多余的空气

原来,我们在一起
没有超标的顾忌
互相鼓励,相互减压
这不失为一种
抱团取暖的情谊

你说
你要搬去和A在一起
AB才是一对
我的要等待组织另派
可原来,我们互不为A
也不为B
却能很好的在一起

我不怪你
也许我一直就是众矢之的
和我在一起
实在委屈了你
我知道自己
一直那么晦气
和我相处的兄弟
要么升官,要么入狱
这本没什么稀奇

只是你的搬离
让我觉得世间实在不可思议
一个借口
就可以斩断情谊
使得我感到就连空气
都觉得多余
你说
这可气不可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