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雷电颂》赏析

雷电颂原文

 

 

 屈原 (向风及雷电)风!你咆哮吧!咆哮吧!尽力地咆哮吧!在这暗无天日的时候,一切都睡着了,都沉在梦里,都死了的时候,正是应该你咆哮的时候了,应该你尽力咆哮的时候!

尽管你是怎样的咆哮,你也不能把他们从梦中叫醒,不能把死了的吹活转来,不能吹掉这比铁还沉重的眼前的黑暗,但你至少可以吹走一些灰尘,吹走一些沙石,至少可以吹动一些花草树木。你可以使那洞庭湖,使那长江,使那东海,为你翻波浪,和你一同地大声咆哮呵!

 啊,我思念那洞庭湖,我思念那长江,我思念那东海,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呀!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伟大的力呀!那是自由,是跳舞,是音乐,是诗!

 啊,这宇宙中的伟大的诗!你们风,你们雷,你们电,你们在这黑暗中咆哮着的,闪耀着的一切的一切,你们都是诗,都是音乐,都是跳舞。你们宇宙中伟大的艺人们呀,尽量发挥你们的力量吧。发泄出无边无际的怒火把这黑暗的宇宙,-阴-惨的宇宙,爆炸了吧!爆炸了吧!

 雷!你那轰隆隆的,是你车轮子滚动的声音?你把我载着拖到洞庭湖的边上去,拖到长江的边上去,拖到东海的边上去呀!我要看那滚滚的波涛,我要听那鞺鞺鞳鞳的咆哮,我要飘流到那没有-阴-谋、没有污秽、没有自私自利的没有人的小岛上去呀!我要和着你,和着你的声音,和着那茫茫的大海,—同跳进那没有边际的没有限制的自由里去!

 啊,电!你这宇宙中最犀利的剑呀!我的长剑是被人拔去了,但是你,你能拔去我有形的长剑,你不能拔去我无形的长剑呀。电,你这宇宙中的剑,也正是,我心中的剑。你劈吧,劈吧,劈吧!把这比铁还坚固的黑暗,劈开,劈开,劈开!虽然你劈它如同劈水—样,你掉了,它又合拢了来,但至少你能使那光明得到暂时间的一瞬的显现,哦,那多么灿烂的、多么眩目的光明呀!

 光明呀,我景仰你,我景仰你,我要向你拜手,我要向你稽首。我知道,你的本身就是火,你,你这宇宙中的最伟大者呀,火!你在天边,你在眼前,你在我的四面,我知道你就是宇宙的生命,你就是我的生命,你就是我呀!我这熊熊地燃烧着的生命,我这快要使我全身炸裂的怒火,难道就不能迸射出光明了吗?

 炸裂呀,我的身体!炸裂呀,宇宙!让那赤条条的火滚动起来,像这风一样,像那海一样,滚动起来,把一切的有形,一切的污秽,烧毁了吧!烧毁了吧!把这包含着一切罪恶的黑暗烧毁了吧!

 把你这东皇太一烧毁了吧!把你这云中君烧毁了吧!你们这些土偶木梗,你们高坐在神位上有什么德能?你们只是产生黑暗的父亲和母亲!

 你,你东君,你是什么个东君?别人说你是太陽神,你,你坐在那马上丝毫也不能驰骋。你,你红着一个面孔,你也害羞吗?啊,你,你完全是一片假!你,你这土偶木梗,你这没心肝的,没灵魂的,我要把你烧毁,烧毁,烧毁你的一切,特别要烧毁你那匹马!你假如是有本领,就下来走走吧!什么个大司命,什么个少司命,你们的天大的本领就只有晓得播弄人!什么个湘君,什么个湘夫人,你们的天大的本领也就只晓得痛哭几声!哭,哭有什么用?眼泪,眼泪有什么用?顶多让你们哭出几笼湘妃竹吧!但那湘妃竹不是主人们用来打奴隶的刑具么?你们滚下船来,你们滚下云头来,我都要把你们烧毁!烧毁!烧毁!

 哼,还有你这河伯……哦,你河伯!你,你是我最初的一个安慰者!我是看得很清楚的呀!当我被人们押着,押上了一个高坡,卫士们要息脚,我也就站立在高坡上,回头望着龙门。我是看得很清楚,很清楚的呀!我看见婵娟被人虐待,我看见你挺身而出,指天画地有所争论。结果,你是被人押进了龙门,婵娟她也被人押进了龙门。

 但是我,我没有眼泪。宇宙,宇宙也没有眼泪呀!眼泪有什么用呵?我们只有雷霆,只有闪电,只有风暴,我们没有拖泥带水的雨!这是我的意志,宇宙的意志。鼓动吧,风!咆哮吧,雷!闪耀吧,电!把一切沉睡在黑暗怀里的东西,毁灭,毁灭,毁灭呀!     

 
 
雷雨之夜想起郭沫若的《雷电颂》
 
孟庆德
 
 

  白天里天空晴得一片深蓝,天气很是闷热,旗也不飘,云彩好像都躲到哪个树荫下睡觉去了。夜里,狂风骤起,这风起得没有来由,当听到一些人家门窗“噼噼啪啪”乱响的时候,风已经在了。咆啸的风将所有空间胀得满满,一路将一些东西用力摔打,丝毫不讲道理。风中有犬吠,是惊慌的吠,仿佛感到要有什么祸事。犬吠得有理,强力的风推出大堆的乌云,霹雳闪电炸响在窗外,铅|弹样的雨点就砸下来。
  
  据郭沫若说,两千多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雷雨之夜,屈原在太乙庙里对着天地激动地诵出一篇《雷电颂》。郭沫若在话剧《屈原》中是这样写的,屈原诵过《雷电颂》以后,他的学生婵娟来到太乙庙,误饮了本是为屈原准备的毒酒,屈原展读《桔颂》,祭奠婵娟,随卫士大踏步走出庙去,要和人民一起继续坚持斗争。
  
  郭沫若写剧似也中“大圆”之套,他不写屈原抱石,他写屈原大踏步走出庙去要和人民一起继续坚持斗争。香港老一代电影演员鲍方主演的故事片《屈原》,演到这一幕时,银幕上也出现了陽光,让人感到前途很有希望。屈原要和人民一起继续坚持斗争,和谁做斗争呢?当然是要和外来侵略者,如果郭沫若这里还有别的意思,屈原若知道,一定会苦笑,并会责备郭沫若说,你老兄,你这是要陷我不忠。
  
  屈原是要“忠”的,他在《离骚》中写过:“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鲁迅在《摩罗诗力说》中评屈原的诗:“然中亦多芳菲凄恻之音,而反抗挑战,则终其篇未能见,感动后世,为力非强。”屈原以“忠”被树为榜样。翻《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不见有屈原要发动或要借助人民战争的记载。《史记》所写是这样:“屈平既嫉之,虽放流,睠顾楚国,系心怀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其存君兴国而欲反覆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又有:“屈原至於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傅国涌先生有一篇文章名叫《“不得帮忙的不平”──浅谈鲁迅的屈原观》,文中引鲁迅《言论自由的界限》一段:“其实是,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不过说主奴如此,贾府就要弄不下去了。然而得到的报酬是马粪。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傅国涌先生在文章中说:“中国读书人的最高追求就是做一个忠臣,是屈原塑造了中国文人(他们实在算不上什么知识分子)的精神、人格面貌。在古代到现代无数历史人物身上,我们都能够找到屈原的影子。甚至鲁迅先生从焦大──贾府奴才──身上也看见了屈原。他们的身份、地位虽然完全不同,但他们的人格特征却是惊人的一致,他们的悲剧乃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一贯悲剧,那就是我们在精神上一直是跪着的,屈原如此,焦大如此。我们今天又好到哪里去了呢?”
  
  郭沫若不愧是一个诗人,他把《雷电颂》写得铿锵有力,大气磅礴,在雷鸣电闪的烘托中,舞台上演员的朗诵一浪高过一浪,颇能让人激动,使人感到两千多年前的屈原真有过这样一幕。许多演员都曾朗诵过《雷电颂》,就我所听,以著名话剧演员金乃迁朗诵得最好。“鼓动吧,风!咆哮吧,雷!闪耀吧,电!把一切沉睡在黑暗怀里的东西,毁灭,毁灭,毁灭呀!”屈原没有发动起人民战争,郭沫若却真把个毁灭一切的时代给召唤来了,既然是自己召唤来的,也就什么话也不能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