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芳《预言》原文及赏析

【原文】

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于来临!
呵,你夜的叹息似的渐近的足音
我听得清本是林叶和夜风私语,
麋鹿驰过苔径的细碎的蹄声!
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
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青的神?

你一定来自那温郁的南方!
告诉我那里的月色*,那里的日光!
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
燕子是怎样痴恋着绿杨!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
那温暖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

请停下你疲劳的奔波,
进来,这里有虎皮的褥你坐!
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
听我低低地唱起我自己的歌!
那歌声将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
火光一样将我的一生诉说。

不要前行!前面是无边的森林:
古老的树现着野兽身上的斑纹,
半生半死的藤蟒一样交缠着,
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星。。
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
当你听见了第一步空寥的口声。

一定要走吗?请等我和你同行!
我的脚步知道每一条熟悉的路径,
我可以不停地唱着忘倦的歌,
再给你,再给你手的温存!
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
你可以不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

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
你的脚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
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
消失了,消失了你骄傲的足音!
呵,你终于如预言中所说的无语而来,
无语而去了吗,年青的神?

1931年秋天

【赏析一】

《预言》写于1931年到1937年的《预言》是诗人迷茫、苦闷、幻灭、追求的连绵心灵变奏乐章。
卷一多为梦幻式的爱情吟唱。生活中诗人被他爱慕的少女抛弃过,爱慕他的少女又被他忽视了,这二者都属于海市鹰楼式的爱情,这种现实经历折射在诗中便使情思复杂起来,既在幸福中感受不幸,又在不幸中咀嚼幸福,有甜美的期盼,也有痛楚的相思,有温馨的怀想,也有清醒的失落,酸甜苦辣搅拌在一起难以名状。《预言》一诗把爱拟为“年轻的神”,“我”热切盼他来临表露爱恋,可她却“无语而来”又“无语而去”,消失了骄傲的足音,空留下“我”之惋叹与无望,这种爱尽管略显飘渺,却也是一首真挚炽热的向往的梦之歌。一般说来逝去的东西人们才愈觉其可贵,已成“珠泪玉烟”的爱情使诗人沉酒于记忆中,患了刻骨相思的“季候病”,一件《罗衫》惹起他对花一般时光的怀念,一阵《脚步》在他心头“踏起甜蜜的凄动”;他明知“对于梦里的一枝花/或者一角衣裳的爱恋是无希望的”,(《赠人》)可他又偏偏钟情地追求着,甚至甘心为之牺牲,“我合张开明眸/给你每日的第一次祝福”,(《祝福》)深沉地将爱埋在心底、为爱人真诚祝福。他为自己的过失懊悔不已,也幻想旧梦复归“日夜等待着熟悉的梦覆我来睡”,(《慨叹》)可见痴情之深。这就是何其芳式的爱情,不同于至上的爱情肉感的爱情,它深情缝绪,细腻缠绵,蕴涵着真挚纯洁、健康真诚,既有“只是近黄昏”的悲凄,也有“夕陽无限好”的妩媚,并且因其悲凉而愈显其美.毫不夸饰地说,在人心不古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这是一种令人温馨的可贵情怀。


※ 读这首诗要抓住全诗构思与结构上的特点:前五节充满青春激*情的对爱情的竭力渲染与铺写,与最后一节的突然翻跌,形成强烈对比:这不过是"无语而来,无语而去"的梦。抓住这一"全局"之后,再去细读各节诗,就可以发现,最后的"突转",其实前面早有蛛丝马迹,形成一股青春激流底下的感伤的潜流,最后才喷发出来。了然于此,再去吟诵全诗,就会读出两种诗情明暗、虚实、起伏之间的丰厚的韵味。

【赏析二】

本诗写的是一个令人心跳的约会,足音“渐近”到足音“消失”,人的情感也经历了一个大的起伏,全诗构思的焦点在听觉的产生和消失上。全诗据此可分为三层:
一、足音渐近。1
二、由足音而生发的猜测、请求、哀告、倾诉的心灵体验过程。2~5
三、足音消失。6

1、开头,“我”以小夜曲般的柔美旋律,倾诉了期待已久的时刻的到来。幻想世界中年轻的神来到“我”跟前。
2、接着“我”驰骋想象的翅膀,写神所居之地的美丽、温暖,充满对其赞美。
3、劝神停止疲劳的奔波,别往前行,因为那儿充满-阴-森、恐怖。
4、当神执意前行时, “我”又愿和神结伴同行,用自己的歌声、手、眼睛给对方温暖、光亮。
5、年轻的神终于无语来去,既给 “我”带来梦幻般的暂时欢乐,又带来无限惆怅。


读这首诗要抓住全诗构思与结构上的特点:前五节充满青春激*情的对爱情的竭力渲染与铺写,与最后一节的突然翻跌,形成强烈对比:这不过是\"无语而来,无语而去\"的梦。抓住这一\"全局\"之后,再去细读各节诗,就可以发现,最后的\"突转\",其实前面早有蛛丝马迹,形成一股青春激流底下的感伤的潜流,最后才喷发出来。了然于此,再去吟诵全诗,就会读出两种诗情明暗、虚实、起伏之间的丰厚的韵味。
何其芳的爱情诗,立足于自己对爱情的憧憬、经历和思索,又净化了自己的不幸爱情,而趋向于对爱情本身的生命体验与感悟。想象已融入他的思维动作之中,他眼中的图案和色*彩,潜藏着丰富的底蕴和象征意义。在爱情诗现代化的追求上,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

【赏析三】

飘逝于爱情预言的歌

——何其芳作品《预言》赏析

如梦如烟,宁静柔婉,何其芳在回忆与梦幻中寻求美,表达美,抒下这首《预言》。全诗富有音乐性*,六行大体押韵,每行的节奏又大体相等,读来平和愉快,诗句本身的节奏又和情绪的抑扬顿挫相协调,从而产生了拨动心弦的音乐效果。一支充满柔情的夜曲,引领我们步入何其芳的涓涓心灵细语中。

耳边飘过那个神秘的足音,如夜的叹息,悠长而安静。细细等待,林叶和夜风私语,麋鹿驰过苔径蹄声细碎,那是她的足音,正渐行渐近。诗人的情绪不禁砰然跳动,渴望而欣喜,“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青的神?”期待着这位年青的神的停留,而他,也开始了这段可遇而不可求爱情预言。

这个“预言”,取材于古希腊神话中美少年那喀琉斯与回声女神厄科的故事,厄科痴恋美少年,唱着歌儿盼着他的驻留,而那喀琉斯却终究离开了她。厄科只能化成幻影,在众女神报复的诅咒下,美少年爱上了自己水中的倒影,爱而不得,叹息而死,化为水仙,终日顾影自怜。

神话中,年青的神是个美少年,而诗人笔下的却是个美丽的女子。来自温郁的南方,温柔可人,带着那身诗情画意的气质,这个形象是诗人是无数少年,心中那个完美理想的化身,是他们心灵深处最初最单纯的爱情憧憬。诗人期待听到如梦般的她唱的歌,合眼沉醉,感受那灵魂深处似曾相识的温暖。这份期待下,诗人温柔地邀请, “请停下你疲劳的奔波进来,这里有虎皮的褥你坐!”,敞开自己的心扉,诗人愿为这次注定的邂逅付出自己所有的温柔。烧起每个秋天拾来的落叶,烧起积累已久的等待与期盼,幻化为无限的温暖,留着年青的神,细细倾听诗人自己的歌。

“听我低低唱起我自己的歌!那歌声将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火光一样将我的一生诉说。”那是少年对爱情的期盼,沉郁又高扬,心中有着这样一首歌,唱给梦中人,唱给这年青的神,或许只是,“原来你在这里” 的一声叹息。歌声怎能将他的一生诉尽,只是十九岁的心如此骄傲,十九岁的激*情如此高昂!写下此诗的何其芳刚刚失去一段恋爱,昙花一现的爱情是一个注定的预言,当诗人感受到这个年青的神出现时,当他怀着火光般的激*情|欲与之诉自己的一生时,歌中是否也不知觉地有着这段宿命的愁肠?

尽管诗人如此勇敢地表白胸臆,如此殷勤地呼喊挽留,可年青的神却并不因此而驻足听他歌唱。诗人告诉,近乎于威胁她,前面是无边的森林,古老的树现着野兽身上的斑纹,藤蟒交织,-阴-森恐怖,没有一丝星光。事实上,这不是年青的神将会遇到的不幸,而是诗人面对将要失去她时,内心不忍想象的失落画面的写照。“一定要走吗?请等我和你同行!”此时诗人的挽留甚至已成了哀求,一腔挚诚,只为舍不得放不下的这个女子,这份眷恋。愿用尽全身力气为她唱忘倦的歌,只要她回眸,诗人便愿给她全部的温暖。这忘倦的歌唱的是男子的誓言与最后的决心啊!

“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你的脚步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诗人的歌声到达了高|潮,从小心翼翼的守候到倾注着所有的渴望与真情,而年青的神最终还是决然而去。歌声在这个爱情的预言中渐渐飘逝,年青的神无语而来,无语而去,留下诗人独自惆怅。这段美丽而又感伤的境遇,是一个美丽的预言,注定会有那么一个歌声,去追逐,去惆怅。

何其芳的诗总是不去刻意刻画那个美的形象,总如镜花水月,却总能打动读者心底的情丝。木雕流金,岁月漾开涟漪,回首间,正是十九岁这个梦的季节,想着那首歌,关于红尘,关于爱情,关于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