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秋千——洛夫

我们飞扬
大地随之浮升
止于四十五度角
止干那种伸手便可触及
叫人想死的高度

我们降落
大地随之撤退
惊于三十里的时速
回首,乍见昨日秋千架上
冷白如雪的童年
迎面逼来

啊!雪白的肤香
秋千架上妹妹的肤香
如再荡高一些,势将心痛
势将看到院子里渐行渐远的
蓟草般的乡愁

而左手边
那条至今犹未全部解凉的小河
体温何时上升?
新罗的早雪
至今犹无衣裳 赤
且有提升为水之前的执拗

从四十五度角的危崖跃下
是否有如坠人深及千寻的寒潭
雪,摊开如一部近代史
我们愈读脸色*愈白
且常在冷中骤然惊醒

我们飞扬
低头已不见地面上的脚印
警兆啊警兆,令人顿生
雪花落在颈子里的那种仓皇
阖起的双眼
想象灰飞烟灭的悲壮

荡成如此美好之秩序在如此高度

何等严肃的儿戏
如说是悲剧其韵律岂不稍嫌轻快
雪地的千秋
半悬的中年
我们上升,而且降落
我们摆荡,而且哀伤
在风中,自由而无依
在遍体冰凉的夕陽中
我们抓紧绳索的手
由红而青


——组诗《汉城诗抄》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