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太平洋舟中见一明星》赏析

  鲜艳的明星哪!──
  太-阴-底嫡裔,
  月儿同胞的小妹──
  你是天仙吐出的玉唾,
  溅在天边?
  还是鲛人泣出的明珠,
  被海涛淘起?  
  哦!我这被单调的浪声
  摇睡了灵魂,
  昏昏睡了这么久,
  毕竟被你唤醒了哦,
  灿烂的宝灯啊!
  我在昏沉的梦中,
  你将我唤醒了,
  我才知道我已离了故乡,
  贬斥在情爱底边徼之外──
  飘簸在海涛上的一枚钓饵。  
  你又唤醒了我的大梦──
  梦外包着的一层梦!
  生活呀!苍茫的生活呀!
  也是波涛险阻的大海哟!
  是情人底眼泪底波涛,
  是壮士底血液底波涛。  
  鲜艳的星,光明底结晶啊!
  生命之海中底灯塔!
  照着我罢!照着我罢!
  不要让我碰了礁滩!
  不要许我越了航线;
  我自要加进我的一勺温泪,
  教这泪海更咸;
  我自要倾出我的一腔热血,
  教这血涛更鲜!  


  在苍茫而辽远的航线上,生命象一条孤独漂荡的小舟。在恶风险浪的颠簸中,在迷一样的人生寻梦中,它每时每刻都在祈望着一线光热以引导航程,哪怕那光线只是淡淡的星光,哪怕这样的星也只有一颗!

  《太平洋舟中见一明星》就是这样一副具有象征意味的人生图景。诗作创作于1922年8月,是诗人初到美国芝加哥留学时的作品。它是一篇追忆之作,是诗人对自己漫长太平洋之旅的小结和回顾。

  站在去国离乡的船头,迎着无数海风和迷雾,一种深挚的思乡之情和随之涌来的忧思愁绪自然占据了诗人的心。它们的份量是那样重,以致使这颗敏感的诗心不能再忍受那重负,被坠得“昏昏睡了”,梦境是诗人遗忘现实的手段,也是诗人在凄暗的孤旅中排遣乡愁的唯一途径。

   然而,年轻踊跃的诗心是不甘沉睡,不甘寂寞的,终于,当昏沉的眸子接触到天空那颗灿烂的明星,诗人迷蒙的心灵一下被照亮了,焕发出青春的热情与活力。因此,在诗的开首一节中,诗人用最纯美、最精致的词句赞美那星的光焰:“鲜艳的明星哪!──/太陽底嫡裔,/月儿同胞的小妹──你是天仙吐出的玉唾,/溅在天边?/还是鲛人泣出的明珠,/被海涛淘起?”一系高贵圣洁的形象把那颗明星刻画得如此光亮、如此明艳,使读者从一开始就沐浴在一片神圣如水的清光中。接下来,诗人极力表达了明星之光对孤独寂灵魂的拯救,对消沉精神的启迪。“我在昏沉的梦中,/你将我唤醒了,/我才知道我已离了故乡,”逃避现实的梦境被星光搅浑了,诗人真切而痛苦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清醒的灵魂是痛苦的,但在明星的照耀下,痛苦也变成一种诗化的体验。“灿烂的宝灯”指引着诗人,使他在“飘簸”的航程中重新充满了希望和勇气。

  然而,诗作所要传达的并不仅仅是航旅中的真实感受。诗人沉雄的笔力冲破时间和情感的局限,直接指向人生哲理的广域。诗人清醒地认识到,太平洋舟中之行只是人生总体图景的片断,是一种象征性*的人生际遇的浓缩。“你又唤醒了我的大梦──/梦外包着一层梦!/生活呀!苍茫的生活呀!/也是波涛险阻的大海哟!”此时,诗作已跳出航船,跳出太平洋,翱翔在人生的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了。诗人巧妙地将现实之海和生活之海叠合在一起,自然而然地借海浪的咸涩引出了对生活之海的解析;指出它“是情人底眼泪底波涛,/是壮士底血液底波涛。”泪与血、爱与泪、缠绵悱恻与慷慨悲壮的人的特有情感、智慧构成了生活之海的波涛。虽然浪峰险恶,但能驾驭扁舟自由旋于其中更 是一种无上的享乐。于是,在最后一诗中,诗人动情地高呼:“鲜艳的星,光明底结晶啊!生活之海中底灯塔!/照着我罢!照着我罢!/不要让我碰了礁滩!/不要许我越了航线;/我自要加进我的一勺温泪,教这泪海更咸;/我自要倾出我的一腔热血,教这血涛更鲜。”自然之海与人生之海流在一起了,自然之光也与生命之光融合在一处。太平洋舟中所见的明星,在思索和体悟着人生哲理的诗人眼中,幻化为一片生命的火光,它象灯塔般明亮,照指着人生之旅的航程。渴望作为的诗人急切要求驾驭生活的风帆,在“生命之海”中旅行。虽然他祈求星光的庇佑,以绕开礁滩,沿循航线,但并非作小心怯懦的追随者。他要创造,他要奉献,加进“一勺温泪”,倾出“一腔热血”,体现了年轻诗人勇于正视生活旅行中的恶浪,并敢于热烈追求理想人生的百折不回的勇气。

  全诗采用写实与象征相互辉映的写法,从平凡的舟中偶感引发出深刻的人生际遇的哲理,体现了闻一多特有的深挚情思和雄健开阔的胸怀。

(阎延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