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诗歌 > 宋词 > 宋词精选 >

《眼儿媚·平沙芳草渡头村》全文及赏析_洪咨夔

【回目录】

●眼儿媚

洪咨夔

平沙芳草渡头村,绿遍去年痕。

游丝下上,流莺来往,无限销魂。

绮窗深静人归晚,金鸭水沉

海棠影下,子规声里,立尽黄昏。

洪咨夔词作鉴赏

洪咨夔,字舜俞,於潜(今属浙 临安)人,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进士,曾因正直纳谏而被疏远,至理宗时颇受知遇,官至刑部尚书,拜翰林学士,为一朝名臣。

洪咨夔的词,应酬和答作品占多数,不过写得倒是慷慨激昂。他有两首抒情小词:一是这首《眼儿媚》,一是《卜算子》(簸弄柳梢春),写的是“闺情”,较为新颖别致。这首《眼儿媚》,写一闺中妇人期待情人 回归的感情。

她所期待的人,似乎已离别经年;归期已定,但天晚了,人还没有回来。词中的“平沙芳草渡头村,绿遍去年痕。”借写景,点出这个闺人的住地,靠近沙边渡口的村庄;又从芳草重绿,透露她和意中人的离别,也已是“去年”之事了。借景点事,而对事的“点破”却很不着迹,真是草色有“痕”而人事无“痕”。接下去三句:“游丝下上,流莺来往,天限销魂”,又突出春天的两种景象,借以写情。这里的“流莺”句写的是泛景,“游丝”句则写到细处。两句对偶匀称,又从“显”、“微”的不同角度,涵概了整个春光 。春光 如此美好,人见之却“无限销魂”。这“销魂”是被春光 陶醉呢?还是别有因缘呢?词中没有明白点出,颇见含蓄之妙。

下片起二句:“绮窗深静人归晚,金鸭水沉 。”她住在“绮窗”佳屋之中,能用“金鸭”炉烧“水沉”香,生活高贵,由此点明了这位闺中人的身份,居宁静之新,却无浮华之心。同时,作者又暗暗点出上片“销魂”的内容:不是陶醉于春光 ,而是抱着怀人的幽思。词的深层脉胳,到了这里才开始显露,使人了解它的主旨所在。这种显露,仍然力求了无痕迹。

结尾三句,又以写景烘托人物形象,浓化人物心情,是意旨点明后的加意渲染,也是回味词的整体的传神笔墨,写得高妙而又自然。在花下,在“子规声里”而“立尽黄昏”的佩环,又当然是情深可爱的了。写花影、写鸟声,都巧妙地烘托出人物的美好、可爱的内外形象。

这首词写得格调婉约秀丽,表现出作者这个被许为“鲠亮忠悫”的名臣的感情世界中的悱恻缠绵 的一面,是洪词中较为别致的佳作。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