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诗歌 > 宋词 > 宋词精选 >

《水龙吟·采药径》全文及赏析_葛长庚

【回目录】

●水龙吟·采药径

  葛长庚

  云屏漫销空山,寒猿啼断松枝翠。

  芝英安在,术苗已老,徒劳屐齿。

  应记洞中,凤箫锦瑟,镇常歌吹。

  怅苍苔路杳,石门信断,无人问、溪头事。

  回首暝烟无际,但纷纷、落花如泪。

  多情易老,青鸾何处,书成难寄。

  欲问双娥,翠蝉金凤,向谁娇媚。

  想分香旧恨,刘郎去后,一溪流水。

  葛长庚词作鉴赏

  这首词虚实结合,将现实、幻想和回忆融为一体,构造出一片神奇的世界。葛长庚所处的时代有太多的动乱和灾难,诗人和道士的想象力都带上了悲凉的色彩。在报国之志实现不了的时候,只有望北长叹,以幻想的翅膀,迷醉自己。

  葛长庚,又名白玉蟾,在游历名山,隐居学道中,渡过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云屏漫锁空山,寒猿啼断松枝翠。芝英安在,术苗已老,徒劳屐齿”。屏峰矗立,空山云绕,寒猿悲啼,松枝青翠,但青山不老,人颜已改,年岁徒增,灵芝花已找不到了,赤术苗也已老而不能摘了。翻山越岭,无所收获,所以说“徒劳屐齿”。“空山”、“寒猿”,一派凄清色彩。此词将前世的梦幻,设想得非常细致,逼真。

  作者在词中常常描写“记忆”中的前身之事:“手折琪花今似梦,十二楼台何处,犹记得、当时伴侣”(《虞美人》“极目神霄路”)。“遥想十二楼前,琪花开已篇,鸾歌鹤舞”(《酹 月》“当初误触”)。白日做梦,无非是强烈欲望 的曲折反映,而梦醒以后一无所有,就会产生更沉重的失落感:“怅苍苔路杳,石门信断,无人问,溪头事。”再没有仙女候于溪头,引入仙山。桃源一别,旧径苔封,仙境难寻。“我何缘、清都绛阙,遽成千古。白鹤青乌消息断,梦想鸾歌凤舞”。(《虞美人》“极目神霄路”)。虽然,词人一直自信“吾家旧在瑶京”,坚信自己是宿植仙胎,谪下尘世,但他终不能理解,为何一离清都,回玉京,成仙之路终是遥遥无期。写到这里,失望已超过希望。

  “回首暝烟无际,但纷纷,落花如泪。”这几句既是现实中的暮春景色,又暗寓怀抱;由此而引出下面“多情易老,青鸾何处,书成难寄”的感叹。青鸾本是仙家信使,不见青鸾,也就是不得成仙的消息。

  类似的喟叹在他的词里一再出现。“长念青春易老,尚区区、枯蓬断梗”(《水龙吟》“层峦叠巘浮空”)。“青鸟无凭,丹霄有约,独倚东风无限情”(《沁园春》“嫩雨如尘”)。“叹未有紫云梯;绛阙消息子,也无一二,枉垂涕”(《菊花花》“十二楼台”)。不见青鸾,音讯难通,只有沉思暗想:“欲问双娥,翠蝉金凤,向谁娇媚。”这几句表明的是求仙心愿。仙家美景本只是放大了的人间乐事。在道教徒的心目中,神仙世界无非是:“于中青鸾唱美,丹鹤舞奇。有粉娥琼女,齐捧芳卮,天真皇人陈玳席。”(《菊花新》“渺渺烟霄风露冷”)长寿加美女 就意味着成仙,因此,刘晨、阮肇入天台得艳遇 获长生也就成了道家美谈,这首词也一直隐隐串用此典,在此更为显明。“双娥”以刘、阮所遇二仙女比喻自己追求的目标,因自己成仙无路,难归洞府,所以不知“双娥”又“向谁娇媚”,不知何人逍遥于洞府仙境。想分香旧恨,刘郎去后,一溪流水。“”分香“用曹操临死分香与诸夫人这一典故,以写幽明殊途,仙凡阻隔。而自刘、阮离开仙境后,云遮雾绕,难觅归路,唯有一溪流水,依然带出桃花片片。结尾景物虚实结合,显得十分空灵。

  这是一首迷离 情感的渲泻之作,别有滋味。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