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衣·全文及赏析

【金缕衣】

无名氏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须惜少年时。

有花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鉴赏】

这是中唐时的一首流行歌词 。 据说元和时镇海节度使李锜酷爱此词,常命侍妾杜秋娘在酒宴上演唱(见杜牧《杜秋娘诗》及自注 )。歌词的作者已不可 考。有的唐诗选本径题为杜秋娘作或李锜作,是不确切的。

此诗含意很单纯,可以用“莫负好时光”一言以蔽之。这原是一种人所共有的思想感情。可是,它使读者感到其情感虽单纯却强烈,能长久在人心中缭绕,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它每个诗句似乎都在重复那单一的意思:“莫负好时光 !”而每句又都寓有细微 变化,重复而不单调,回环而有缓急,形成优美的旋律。

一、二句式相同,都以“劝君 ”开始,“惜”字 也两次出现,这是二句重复的因素。但第一句说的是“劝君莫惜 ”,二句说的是“劝君须惜”,“莫”与 “须”意正相反,又形成重复中的变化。这两句诗意又是相通的 。“金缕衣”是华丽贵重之物,却“劝君 莫惜 ”,可见还有远比它更为珍贵的东西 ,这就是“劝君须惜”的“少年时”了。何以如此?诗句未直说 ,那本是不言而喻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 买寸光阴 ”,贵如黄金也有再得的时候,“千金散尽 还复来”;然而青春对任何人却只有一次,一旦逝去就永不复返。可是,世人多惑于此,爱金如命、虚掷光阴。一再“劝君”,用对白语气,致意殷勤,有很浓的歌味,和娓娓动人的风韵。两句一否定,一肯定,否定前者乃是为肯定后者,似分实合,构成诗中第一次反复和咏叹,其旋律节奏是纡回舒缓的。

三、四句则构成第二次反复和咏叹,单就诗意看,与一 、二句差不多,还是“莫负好时光”那个意思。 这样,除了句与句之间的反复,又有上联与下联之间的较大的回旋反复。但两联表现手法就不一样,上联直抒胸臆 ,是赋法;下联却用了譬喻方式,是比义。 于是重复中仍有变化 。三、四没有一 、二那样整饬的句式 ,但意义上彼此是对称得铢两悉称的 。上句说“有花”应怎样,下句说“无花”会怎样;上句说“须”怎样,下句说“莫”怎样,也有肯定否定的对立。二句意义又紧紧关联:“有花堪折直须折 “是从 正面说“ 行乐须及春”意,“莫待无花空折枝”是从 反面说“行乐须及春”意,似分实合,反复倾诉同一情愫,是“劝君”的继续,但语调节奏由徐缓变得峻急、热烈。“ 堪折——直须折”这句中节奏短促,力 度极强,“ 直须”比前面的“须”更加强调。这是对 青春与欢爱的放胆歌唱 。此处热情奔放,不但真率、 大胆,而且形象、优美。“花”字两见,“折”字竟三见;“ 须——莫”云云与上联“莫——须”云云,又 自然构成回文式的复叠美。这一系列天然工巧的字与字的反复、句与句的反复、联与联的反复,使诗句琅琅上口,语语可歌。除了形式美,其情绪由徐缓的回环到热烈的激荡,构成此诗内在的韵律,诵读起来就更使人感到回肠荡气了。

有一种歌词,简单到一两句话,经高明作曲家配上优美的旋律,反复重唱,尚可获得动人的风韵;而《金缕衣》,其诗意单纯而不单调,有往复,有变化,一中有多 ,多中见一,作为独立的诗篇已摇曳多姿, 更何况它在唐代是配乐演唱,难怪它那样使人心醉而被广泛流传了。

此诗另一显著特色在于修辞上的别致新颖。一般情况下 ,旧诗中比兴手法往往合一,用在诗的发端; 而绝句往往先景语后情语。此诗一反惯例,它赋中有兴,先赋后比 ,先情语后景语,殊属别致。“劝君莫惜金缕衣”一句是赋 ,而以物起情,又有兴的作用。 诗的下联是比喻,也是对上句“须惜少年时”诗意的继续生发 。不用“人生几何 ”式直截的感慨,用花(青春、欢爱的象征)来比少年好时光,用折花来比莫负大好青春,既形象又优美,创造出一个意象世界。

这就是艺术的表现,形象思维。错过青春便会导致无穷悔恨,这种意思,此诗本来可以用但却没有用“老大徒伤悲”一类成语来表达,而紧紧朝着折花的比喻向前走,继而造出“无花空折枝”这样闻所未闻的奇语。没有沾一个悔字恨字,而“空折枝”三字却耐人寻味,富有艺术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