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一种土

这些年,我常失眠
常常想起家乡的土,沙土
一种会飞的土
一种会流的土
一种光滑的土
一种会生水的土
生出的那个水呀
——贼甜!
在我的故乡
那个叫河滩地方
到处都是沙土
母亲说,那里曾经是条河
一条叫黄河的河
后来,我知道了
黄河,也叫母亲河!

河滩周围的孩子们
都是穿河滩里的沙土
都是喝河滩里的水
长大的,长大的孩子
再去背河滩的沙土
给弟弟妹妹穿呀给弟弟妹妹穿
那时候的孩子,不知道
什么叫卫生纸
什么叫尿不湿
乖乖,现在的孩子们
都不知道呀
什么叫沙土

一不小心镰刀割破了手
撒上些沙土,血呀就不在流
二月里来时好时候
沙土放进锅里
炒!炒呀黄豆、高粱、绿豆、玉米花
磨成的面啊,叫炒面
再放上点白糖
那可真叫个:甜啊香
你一碗,我一碗,他一碗
人人吃得
那个嘴白肚圆

春天哩呀,春风吹
风儿一吹沙土飞,越飞越高
遮住了蓝蓝的天
一去呀不回
如今的河滩长满了树
杨树、槐树、柳树、苹果树
还有那个五谷杂粮
饱满得呀让人乐滋滋
让人乐滋滋
沙土呀,我想念的土
我想念的呀,还有
还有那甘甜的水
呀祖祖辈辈祖祖辈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