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血管里奔走——送给恋人的情诗

献诗

当我闭上眼睛
我的视线特别清晰

当我闭上眼睛
这个世界
只剩下你

我一直被你的美吸引

我一直被你的美吸引
被你的沉稳,你的恬静
你的才气,你的善良
被你如海一般深
又如海一般亮的眼睛
深深地吸引
自从认识了你
我仿佛把灵魂交给了你
真的,你的存在
让我真切地感受到:
美,是洞穿一切的射击
自从认识了你
我的心便失去了安静
我常常在深夜里
听到神在向我喻示
佛说:我给了你一次机缘
基督说:我为你创造一次天意
自从认识了你
你的全部就如同一粒种
种进了我的思想里
我会一辈子记住你
如同铜制的母鼎
一辈子会记住身上秀丽的铭文
如同华美的大理石
一辈子会记住嵌在生命里的花纹

我喜欢这样形容你

我喜欢这样形容你——
形容你是一把折扇
一把有着淡淡檀香的折扇
这把折扇浓缩着
江南所有的柔美

折起来
秀美、安静
打开的时候
非常怡人,充满芳菲

你静静伫立
就是你折起来的时候
你的整个形体
宛若一条秋天里的小路
安宁、淡远、铺满银杏落叶

你敞开心事
就是你打开的时候
那漂亮的半圆
就像冉冉升起的日出
啊,那日出
有融化我的温度

我喜欢这样形容你
你是一把折扇
一把有着淡淡香味的折扇
浓缩着江南所有的柔美

你是我生命中的大山

我攀过天山 上过昆仑
我一直以行者自居
一直为自己
战胜过高海拔而自喜

多少年来啊
我眼里己经不再有大山

突然,在我征服欲
将要凋零的岁月里
发现了你——这座大山
有着瀑布秀发
有着泉水笑声
有着明眸静潭
有着思想果实

我也曾一度寻路而攀
我渴望你
能伸出道路一般的手臂
渴望你呀
不要下起无声的大雪
封掉所有的道路

既然你是我生命中的大山
既然你是我生命中的壮景
我鸵?奥飞先?BR>即使是死,也要死在你的山巅
死在辉煌之时
死在灿烂里

当我们如一群小鸟

当我们如一群小鸟
离开了聚会的树林
飞回自己的巢
当我用手指
在按键上
向你发出第一个信号
我便像花儿一样
有了纯真的笑
我唱起了一首首歌谣
来庆祝一条心路的畅通
我跳起了一支支舞蹈
因为我找到了心爱的珍宝
那一天,我像个掉进糖罐的孩子
连相思都有蜜糖的味道
我终于可以像鹰一样
飞进你的天空
可以在你心灵里舞蹈

你能让我
在你的膝上做梦吗?
你能让我
在你的怀中飞翔吗?

假如你是一段河流

假如你是一段河流
我愿是你河边的芳草
沿着你优美的曲线
铺一条嫩绿的通道

假如你是一段河流
我愿是你热爱的飞鸟
在你心空中翩飞
在你明眸里舞蹈

假如你是一段河流
我愿是你水畔的芦穗
在微微的风中
为你佩上飘飘的旗袍

假如你是一段河流
我愿是你天边的弯月
以一件纯银的饰物
点缀在你胸前

假如你是一段河流
我愿是你岸旁的桃林、桔林
为你玉洁的颈项
递上粉红、桔黄的纱巾

假如你是一段河流
我愿是你繁花的渡口
虽留不住你的心
却可以天天看见你的影……

你在我血管里奔走

你来到我的梦中
披着百花的香气
说着芳草的语言

你来到我的梦中
闪着湖水的眸光
动溪流的身躯

你来到我的梦中
双手撒着芳馨的花
那花瓣,顷刻间
又幻化成纷飞的鸟群

你来到我的梦中
光洁的皮肤
像初春时一片鲜嫩的土地
飘逸的发
像随风入夜润醒万物的春雨

你来到我的梦中
肩披晨雾
裸胴
踩着凉凉的冰凌
迈着云朵的步履
你就像春之神一样
把我从严寒中唤醒

你来到了我的梦中
你在我的血管里奔走
你沸腾着我的魂灵
给了我新的生命、活力
和爱情

尾 声

我知道
走向你的路
是一条暗夜
我愿意掏出自己的心
擎在手里
——因为它是燃烧的火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