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色黄昏

此刻,这个夏季的第一场真正的雨正要落下

天空,淡淡的,暗暗的

他的声音虽在耳畔却被我忽略

轰轰隆隆,隐忍的,谁还有这样的沉吟?

温度骤然降下,丝丝缕缕的凉意

我嗅到清香,还有雨的湿润与微凉

回想,那个旧的夏日黄昏,同样的天气

那时,我们在一起

不,应该是,还没有分离

狮子座,忘记一个人的时间是一年

快到了,比想象中的要快

固执如我,依然想要去算

那留不住、算不出的流年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我在流浪彷徨

你在奔跑向

万人之上

我想 我应该去南方

某个多雨的小地方

在那里 容易感伤

也可以 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