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忧伤从未贬值

有人说,忧伤是一种罪孽。可是,我的罪孽 如此深重
也许是我体内有着忧伤的潜质,我总是莫名的难过

忧伤来自青春期,小脾气一耍,青春就过去了
留下无法蜕变的长长的尾巴,将错就错着

后来的日子一直敞开着,天气晴好,阳光花朵一样散落
身边的人们,纵情嬉戏,掩面哭泣,不同的幸福着,相似的贫穷着

看马戏的时候,我最怕那红鼻子、脸上勾勒白粉的小丑
他常常逗得人捧腹大笑,我却能看到他转过身去的泪水

读书的时候,我看到每本书都是忧伤的记录
恋爱的时候,市场上流通的爱情,让我嫁得寒酸

一切都在涨价,蔬菜、房租、学费、文凭、官职
包括伪劣商品、伪劣真理、伪劣称谓,如教授、明星

生活有一个庞大的胃,吞食着土地、河流、抢占着民宅
我每天做梦、看资料、报表,没完没了的会议,鬼使神差着

我的忧伤还能够贬值吗?我已是一个严重的抑郁症患者
前之如此,此后依旧,且代表一个时代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