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为一株夭折的向日葵忧伤

 【洪水来了

 
凌晨四点
预告一个半梦半醒的夜即将结束,忽然听见
窗外有两只麻雀,大声地说话
听着听着,就再也无法入睡了
我记下了鸟儿的语言
大约是
洪水来了,洪水来了
有人仰天长叹,天灾啊
有人说,快看,这是海
···
 
我正面临的秋天】 
 
向青草更青处一路走
草原的深处,有我的亲人
 
沿着水边一路走
水的两岸,有我的亲人
 
水草无边,秋色里,我一个人
只能摸着石头过江
不 ,不是江,是汪洋泛滥
对岸,苍鹰盘旋,不见炊烟
依稀可见夜色里生死相依的灯盏
看着这些,秋色加深
草原矮了几分,水又涨了几分
我的亲人啊,离我远了几分
抑或,更近了几分
 
【我只为一株夭折的向日葵忧伤
 
站在十万株向日葵中间
我有雪花一样细小而宏大的忧伤
在这大片的向日葵地里,有一棵
最角落的向日葵,被路人或牛羊绊倒
它被折断了腰,再也无法站起来
在众多向日葵的合唱里。默默地夭亡
 
我不歌唱这十万株向日葵
站在北方的土地上
我只为一株夭折的向日葵忧伤
如同忧伤着水灾里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