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诗歌 > 元曲三百首 >

四块玉.叹世三首_原文·译文·赏析_马致远

【回目录】

四块玉.叹世三首 马致远

带野花,携村酒,烦恼如何到心头。谁能跃马常食肉?二顷田,一具牛,饱后休。

佐国心,拿云手,命里无时莫刚求。随时过遣休生受。几叶绵,一片绸,暖后休。

带月行,披星走,孤馆寒食故乡秋。妻儿胖了咱消瘦。枕上忧,马上愁,死后休。

【写作背景】

青年时期的马致远,是积极入世的,虽生不逢世,用违其志,而豪情未减,所发多为慷慨激越之音。随着二十年宦海浮沉,历尽飘泊之苦,不能不发出“困煞中原一布衣”的感叹。不过这时还有牢,还有不满。及至由壮而衰,由衰而老,壮志消磨殆尽,慢慢的连这点牢也没有了,对人间的荣辱、得失、是非,几乎全部失去了热情,因而高唱起“东篱本是风月主。晚节园林趣”的调子,力图从宁静恬退的隐士生涯中,求得精神上的解脱和满足。《叹世》三首就反映了这种情绪。

【注解】

跃马常食肉:指高官厚禄,富贵得志。

一具:一头。

刚求:硬去追求。刚,此指刚硬意、偏意。

过遣:消遣、过活。

生受:辛苦、为难。

寒食:节令名,清明的前一天或两天,古俗此日禁止生火。

【译文】

带着野花,拿着村酒,烦恼怎么能来到心头?谁能够骑大马,常吃肉?种两顷田,养一头牛,能吃饱也就满足了。

辅佐国王安邦治国的心,能上天揽云的手,如果命里注定没有就不要强求。顺其自然地生活,不要辛苦地云追求。有几叶绵,一片绸,能够保暖就够了。

带着月光行,披着星星走,独自住旅店,过寒食日,离开家乡又到了凄凉的秋天。妻儿胖了我却瘦了。睡觉时在忧愁,出行时刀在忧愁,直到死了才算到头了。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