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那时汉朝 > 那时汉朝2 >

第六章 可怕的吕雉 三、女人,你的名字就叫疯狂

【回目录】

安葬好刘邦后,吕雉开始了政治人生的一系列报复行动。她第一个下手的,正是让她久眠不安的戚姬和刘如意。这对绝配母子俩,一个软弱,一个年幼,宰她们就像剁铁板上的两块肥肉。第一步,吕雉命令逮捕戚姬下狱,剃光头发,穿上囚服,带上刑具,当上了专门捣米的劳改犯。第二步,把赵王刘如意召回长安,准备剁掉。

此时,刘如意年纪十二。吕雉要想召回刘如意,还得经过他的保护人的同意,此人正是周昌。但是,周昌拒绝了吕雉征召刘如意的要求。

在周昌看来,刘如意一入长安城,肯定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那么,刘邦当初派他辅佐刘如意的期望就全部落空了。如果周昌真的怕死,白白让刘如意送死,那他将不是真正的周昌了。所以,周昌一见到吕雉使者拿出的诏书,大手一挥,大嗓音一吼:你们赶快滚吧,只要有我在,赵王决不能回长安。

周昌一言,传回长安城,吕雉听得都郁闷了。换成是谁,她早一刀劈出去。可是偏周昌不行,因为他毕竟曾经舍命保过刘盈太子。不过,斩草除根,这是政治斗争的基本常识。就算周昌多么强硬,这个刘如意,是坚决不能让他在地球上待下去的。

于是,吕雉再次派出使者前往赵国,一次比一次催得急。但是,周昌更是一次比一次拒绝得坚决。最后,使者再次前来催人,周昌更是不耐烦了。他干脆打开天窗对使者说起亮话:我不让刘如意回长安理由有二,一是皇太后恨戚姬,戚姬都入狱了,如果刘如意回长安,不等于送他下地狱吗?既然这样,我当然不能答应你们;二是刘如意身体有恙,恕他不能奉诏进京!

使者再次无语,只得乖乖回长安复命。这下子,吕雉真是把周昌恨得牙齿咬得咯咯响。可恨有个屁用,关键是要想办法摆平他。马上,吕雉想到一个绝杀刘如意的办法。

首先,召周昌进京,给他换工作。只要周昌离开赵国,刘如意自然就失去保护伞,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果然,调令一到赵国,此次周昌什么话都没说,只得乖乖地收拾行李,打道回府。

周昌很是无奈啊。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的任务已经够出色地完成了,剩下的问题,只能靠刘如意个人造化。不久,周昌回到长安,前来向皇太后请安。吕雉一见周昌,便破口大骂。杀你不得,骂你总行吧。妈的,本来杀掉刘如意,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就是被你这个好事者搅得夜长梦多。

吕雉问周昌:你知道我恨戚姬吗?

周昌:知道!

吕雉再骂:你明知道我都恨戚姬,为何不给我送赵王前来?

周昌闭嘴,什么都不想解释。

吕雉再次破口大骂周昌:你别以为你装聋作哑,我就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以为我容易吗我。想当初,刘邦一无所有时,我嫌弃过他吗?没有。刘三造反前,我是规规矩矩地替他种田生孩子。造反后,我可是背着两个孩子整天没了命地东藏西躲。好了,当他得到天下了,戚姬就想过来夺我 山了。你说我恨不恨她?你说我该不该废掉她?如果没有你们这帮老臣护着我们母子俩,今天坐在这里跟你讲话的,恐怕是戚姬,而不是我吕雉。

周昌仍然不言不语。他只静静地闭上耳朵,似乎真的聋了。

听说,天下的母鸡都是一个德性。在哺蛋之前,它们总是一脸活泼可爱之气。一旦哺出鸡崽来,全身的羽毛总是像充气一般,全部竖起来。这是动物的一种本能,不管多么软弱的母鸡,它们为保护幼崽不得不迫使自己变得强悍,并时刻准备着与一切来侵敌对势力斗力斗狠。

此时的吕雉,正被这种叫做本能的力量牢牢控制。正所谓,爱得越深,斗得亦越深。戚姬和刘如意,如果一天不能在人间蒸发,她就一天不能安卧长乐宫。

好了,骂是骂完了。可是吕雉发现,她心里的气还是没有出完。骂架也算是一项民间体育运动,唯有碰上棋逢对手的人骂才过瘾。就像打排球一样,你扣我顶,我扣你又顶,你来我往,这样才能显出彩纷呈的体育精神和魅力。只可惜周昌还紧闭双唇,不顶不撞,太没劲了。

其实,周昌闭嘴原因有二:一是他口吃;二是,有些话,一出口就是错。于是干脆闭嘴认错,一了百了,多干净。

吕雉只得自知无趣地打发周昌走人,然后马上派人征召刘如意。刘如意是个听话的孩子,只要吕雉举起火把,他就如飞蛾扑火而来,自寻死路。果然,刘如意一接着到吕雉的诏书后,二话没说,当即起程赶往长安。

刘如意,你真的死定了。

正当吕雉对刘如意痛下屠刀时,上天给刘如意又送来了一个保护神。说来让人不可思议,此人正是年轻的皇帝——刘盈。

回首往事,刘邦之所以讨厌刘盈,就是因为他太仁慈,像个熊样,没有杀气,镇不住人。而刘邦之所以喜欢刘如意,则因为在他身上似乎集中性地继承了他老爹的华。上天真是公平的造物主,软弱的戚姬造出了刘邦喜欢的版本孩子。剽悍的吕雉却造了一个软弱善良的刘盈。如果苍天再给刘如意十年,而刘如意也真的表现出老爹刘邦的流氓 无赖之特点,或许个人命运及王朝命运即可改写。

可偏偏是,人生没有如果,历史也不会重来。

刘盈今年十七岁。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换到今天,顶多就是一个会做高考题,甚至会赶韩流,或者是早恋的高中生。然而此时,刘盈却要绞尽脑汁去保护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异母弟弟。刘盈的想法,吕雉不理解,或许别人亦不理解。

但是,只要认真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可理解。原因只有一个:刘如意是无辜的,刘盈是仁慈的。

十八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他曾经有一句经典名言: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保护你说话的权利。然而,在两千年前,刘盈却以他的行动告诉世人:我不同意刘如意夺我太子,但我誓死保护他生存的权利。

伏尔泰的话是一种思想启蒙,刘盈的做法却是一种人性启蒙。在人类的天秤面前,后者比前者更伟大。也正因为此,刘盈后来被尊称汉惠帝。“惠”,本义仁爱。

不得不说,在争取保护刘如意的事情上,刘盈是孤独的。刘盈的孤独是一种必然,当吕雉露出母狼野性,当嚣张的周昌亦被搞定,谁,还有必要和胆量去保护一个貌似人道,其实却百无一用的孩子呢?

好!没人帮忙,我自己来。

刘盈当即想到了一个笨办法。当他闻听刘如意即将来到长安时,亲自率 到灞上迎这只不知死之将临的小绵羊。于是,刘如意便和刘盈一同进入长安。为了好好罩住刘如意,刘盈决定和他形影不离。一同吃饭,一同玩耍,一同睡觉,一同入梦。

这下子,吕雉可傻住了。一个是让她爱得心力 瘁的骨肉;一个则是让她恨得比天天更年期还疯狂的小孩子。可是他们偏偏像影子和身子一般,时刻粘在一起,让她不好下手。

这,难道是好事多磨,还是上天故意捉弄?昨天搞定了一个周昌,今天冒出了一个刘盈,明天,又将是谁来替之撑腰?

吕雉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派人时刻盯梢。只要刘盈离开刘如意半刻,马上下手。

做事只怕有心人,吕雉果然盼来了一个天大的机会。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