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七叶重华 >

第五十九章 帝君收徒好热闹

【回目录】

第五十九章 帝君收徒好热闹

“战神重华帝君于今日酉时,收西天灵山禅尘殿花妖七叶为座下第一位弟子,由四海水君和天庭神威大将军作证;现在,请尊上赐新弟子宫印。”小胖的声音虽清脆,但比耳非的要浑厚些,不过这些话怎么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突然眉间一凉,好像是重华的手朝她指了一下,七叶忍不住朝眉间摸去。

“请战神神君宣读幻琉宫宫规。”小胖喊得煞有介事。

“没有什么宫规,听本君的话即可。”重华单手支着下巴,看着七叶眉间若隐若现的翡翠含笑花,衬着她一身剪裁得宜的蓝白相间仙服,煞是好看。

“什么!没有宫规?”原本就妒忌得眼睛发红的卫朗这下不干了,什么都比不上他也就算了,天上还掉馅饼给她,老天爷要不要这么不公?

卫朗当即大叫:“帝君,您老人家不会被这小花妖色迷心窍了吧?她身上的气息还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呢,老子觉得——”

“卫朗!”无墨喝住了卫朗,好在帝君现在心情好,脸上的冷意也只是一闪而过。

“哼!”卫朗抄起桌上的茶水,仰头咕噜噜喝到见底,转身朝重华行礼道:“帝君,卫朗要去黑荒练兵了,先行告退!”说完也不等重华回答,转身瞪了七叶一眼便大步朝大门走去。

“卫朗,”重华今天似乎真的心情很好,清冷的声音里带了些许的慵懒,“上回本君予你的‘嘉奖’,你要好生参磨。”

“是。”卫朗没好气地回身再示意重华,伸手招来那匹红马,仍旧是卷起一阵云尘离去了。

“恭贺帝君喜得首徒。”无墨的声音将七叶的视线从门口拉了回来。

这话似乎很受用,帝君的嘴角居然浮起了一丝笑意,摆摆手示意无墨坐下,开口道:“目冥,拜师礼行完了?”

小胖正乐呵着自己多了个同门的师妹,乍一被点名,连忙答道:“回尊上,只剩最后一项了。”顿时立直了小胖腰板,短手一甩浮尘,又轻咳了几声才道:“请新弟子向师父敬茶,并行礼——”

小胖说完浮尘一挥,七叶的面前便出现了一杯青花瓷的茶盏,正冒着袅袅的热气和淡淡的茶香。

七叶总觉得这拜师有说不出的随意,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敬茶的时候,一抬头却发现三双眼睛都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小妖,还不赶快给你尊上敬茶?你不是老嚷嚷着要拜帝君为师吗?”无墨摇着折扇看着七叶,眼中似笑非笑的闪烁都在催促她赶快上茶。

再看那座上的帝君,早就正襟危坐的等着七叶前去敬茶了。

眼下帝君肯定是给神宫都下了结界,她轻易不会溜得出去;眼下连衣服都穿了,宫羽和宫印也都有了,既然要识时务,好像就只能这么继续识下去了......

七叶想着,不就敬个茶吗?她敬就是!

重华看着眼前清丽的少女一把端起茶盏走上主位的台阶,嘴角弯起的恶作剧弧度让他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只好抬手抚着下巴假装轻咳。

“弟子七叶拜见尊上,尊上请喝茶。”七叶躬着身,双手将茶盏举过头顶,十分恭敬的样子。

“嗯,甚好。”

待那修长漂亮的手指刚触到杯沿的时候,七叶立刻松开了双手。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杯子落地,七叶下意识地抬起头,却见重华正认真地抿着那杯茶,嘴中赞道:“徒儿敬的茶,果然甚是甘甜。”

居然被他识破了!七叶不甘心地一撇嘴,道:“那徒儿便再给尊上斟一杯。”说完就真的提起他桌案上的那壶热茶,一手不着痕迹地故意将那还发着微光的夜光杯移到桌子的边边处,一手毫不犹豫地用力一倒。

夜光杯果然在一开始就被水冲落到地上,而之后的滚热水当然就直接洒到了重华的膝上。

无墨和小胖只听到“兵乓”的一声玻璃破碎声响,便听七叶“扑通”一声跪地,低头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徒儿愚笨,竟烫伤了尊上,请尊上恕罪!”

这小妖第一时间不是替他擦拭膝上的热水,而是跪下低头认错,看来她心中还是有气啊。

重华摆手示意欲上前的小胖,让他二人退下,大手一把揽起七叶,声音竟是往常没有的温润,“怎么这么鲁莽就跪下去?地上都是那玻璃杯的碎片,锋利得很,被伤到了可如何是好?”

“啊?”

七叶的大脑差点断片,这样他都能忍?

“你——你明知道我要捉弄你,为什么不躲开?”

重华忽然温润一笑,本就是惊世神颜,这一笑差点晃得七叶眼睛直发晕,更何况他是坐着,而七叶的站着,他仰头朝她笑的样子,真的很晃眼。

“气消了?”

“没有!”七叶转过身去,“不可能消的!别以为收我为徒就让我原谅你,哼!”说完跺了跺脚便跑了出去。

重华一听这话,笑意凝在了脸上。

在接下来的几天,重华试图让日子回到从前,但每次吃饭的时候,有重华在的时候七叶便立刻转身就走,就算在湖边赏月偶遇到他,七叶也会立刻遁回房。即使帝君教授功法唤她去,七叶也躲在房里任小胖怎么叫都不出来。

为此小胖对七叶已经苦口婆心的劝了无数遍,但七叶还是那句话: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小胖无奈,只好将原话告知了帝君。帝君负手看着满池的开得正盛的青莲,抬头望了望天上的圆月,什么话都没说。

这时有个人侍女模样的人抱着一个大盒子从云端下来,重华挥手屏退了小胖,朝那侍女问道:“可是照着本君送去的模样做的?”

那侍女满脸酡红,几乎都不敢抬眼看重华,但好在条理还清楚,声音有些颤抖道:“帝君,天衣本来要亲自送来的,无奈途中被雅公主唤了去,便遣奴婢送来了,都是按照帝君送来的样式,用最好的仙布所做,请帝君过目——”

重华一手挥开盒盖,手指一勾一点,两件清雅的华服女衣立在了眼前。重华负手认真地绕着衣服看了一圈,才淡淡道:“嗯,天衣神女的手艺果然不错。”说着一摊开手掌,一个锦盒出现在侍女面前,“这个是本君的谢礼,你且拿回去交予天衣神女。”

重华说完拂袖收起衣服和盒子,转身便想离开,那侍女却叫住了他。

“最后一件本君心里自有数,看这两件足以。”以为侍女奇怪他为什么不三件衣服一起看,重华边走边回答,头儿也不回。

“不、不是这个,是、是天衣着奴婢问,帝君是不是.....给妄卿女神做的衣裳......”

重华顿了一秒,却肯定答道:“不是。”

竟不是妄卿,那还会有谁?

那侍女还沉浸在深深的羡慕嫉妒恨里,却听重华冷声道:“回去告诉天衣神女,本君喜欢清静,叫她好自为之。”

侍女心里一惊,再抬头时,哪里还有帝君大人的身影?

重华提着盒子突然出现在七叶的房里,把正在研究神宫地图的七叶吓了一跳。

“帝——尊、尊上,你怎么来了。”七叶边说边双手在背后结印,狠了狠心,驱火焚掉了这张她花了好几天才画出来的幻琉宫地图。

重华似乎并不在乎七叶的小动作,将盒子朝桌上一放,坐下倒边茶喝边道:“打开看看。”

“尊、尊上,这里边是什么啊?”七叶有些受宠若惊,她这几天对他那种态度,好歹他也是六界唯一的战神,该不会里边是什么暗器吧?不过看着帝君微笑抿茶的样子,不像是要来取她命的样子啊,而且帝君要杀她,还用不着暗器吧.....

七叶有些哆嗦地打开,下一秒却真真怔住了。

七叶看着眼前这两件飞出立在空中的清雅衣裙,都掺了她喜欢的红色,飘逸如絮,熠熠生辉而又不失华贵,这模样真是太合她心意了。

“尊上,给我的?”

“嗯。”重华握着茶盏点点头,嘴角牵起一抹宠溺的微笑。

“幻琉宫里也有不少仙女宫娥,这样的样式七叶却从未见过,不知尊上是从何得来?”

见七叶的眼里终于有了色彩,重华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虽然桫椤家也有锦衣华服,但毕竟地处灵山佛界,向来只能着素衣,就连七叶那身红衣,也是到了红月山底下有个小妖孝敬的。七叶长这么大,还真的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衣服。

修长的手指来回抚着杯沿,重华淡淡道:“自然是天帝所赐。”顿了顿又道,“前日你拜师,本君却只随手变化个弟子服予你,是为师考虑不周。”

听目冥说她那日看到那衣服却不喜欢,在房中换了大半天都不出来,重华便以为是那衣服太寒碜了。这几天琢磨了几个样式便送去给天衣神女做了,现在看来,她果真是不满意那日的衣服。

七叶一听这话,差点又断片了,敢情这帝君以为她气的是那弟子服不好看吗?其实那合身的蓝白仙服穿出去,连守门的那两个魁梧大兵都说很英姿飒爽的.......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