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邪王的嫡宠妖妃 >

妖女邪王 第四十九章:共同喜好

【回目录】

邪王轩辕煌,是皇上的第九子,故皇后留下的唯一。他是众多皇子中,唯一一个出生就封王的,名字更是用了个“煌”字,可见皇上有多重视他。但他的封号“恪”,似乎并不像他的名字那么嚣张,仿佛是个桎梏,随时提醒他,他只是个王爷,是个皇子。

不过,皇上的对他的态度,就有些难以琢磨,即纵容又残忍。纵容的是,不管他做了什么,皇上都会竭尽所能的护着他。不管他想要什么,只要不是天下,皇上也都会想尽办法的满足他。残忍的却是,明明他战功显赫,地位崇高,却偏偏不给他自由,常常用思念为理由,把他从封地召回,陪王伴驾。但一遇见战事,就毫不犹豫把他推出去,让他带军亲征,出入沙场,哪还有什么心疼子的慈父模样?

软禁,牵制,利用——这大概就是帝王的权术,哪怕是亲儿子……

“吱呀——”

门开了,流云的声音打断了凌姿涵的思考。

“小姐,婢……”

“流云,进来吧!”及时收回思绪,凌姿涵轻轻唤了声。

流云从外屋进来,眸光在厅里的圆桌上顿了下,心中忧虑的朝屏风看了眼,赶忙稳步绕过去,悄悄打量着端坐案前的凌姿涵,微微福身。“小姐,您还没吃午饭。”

“不饿。”干净利落的给了个解释,凌姿涵抬头看了眼流云,神色凝重。

只需一个眼色,流云就明白了,立刻从袖间取出一份密函递给凌姿涵,低声道:“小姐,事情都办妥了,凤颜阁那边已经准备妥当,埋伏在京城中的暗卫,也调过来了一些,只等苏氏动手……”

她沉静的脸上没有泄露一丝情绪,照实汇报着凌姿涵代的差事。

“嗯,最新消息,苏氏在太子府与太子妃碰面,昨晚的事情让她下定决心要把我给弄出去了。计划就在这里,你知道我要怎么办。”凌姿涵将瑞逸送来的情报和地图一起递给流云,并没有想过要隐瞒什么。

流云扫了眼内容,心下一惊,忽然抬头看着凌姿涵,“小姐是要以身犯险去太子府!”

凌姿涵捻起一块牡丹糕,脑海中忽然浮现瑞逸邪魅的笑脸,心中小小埋怨了句,魂不散。随即却嘴角一翘,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这让流云心里又是一惊,想到了进门前静好的那番话,不由寒噤。

“小姐万万不能以身涉险!”

“谁说我要以身犯险?再猜!”凌姿涵敲了敲还未拆分的密函,嘴角一弯,潋潋眼波婉转的眸中透着柔媚的诡谲。

“小姐是要让苏氏……”

“猜对了!”凌姿涵抿唇一笑,张嘴咬了口牡丹糕,柔软香滑的口感比静好做的还好吃。再咬第二口时,舌头抵到一个尖尖的东西。

凌姿涵怔了下,将牡丹糕拿到眼前看了看,掰开取出一张字条。心下好笑,这个瑞逸,到底在玩什么?

刚要打开看,却听流云轻声叹息,凌姿涵微微蹙眉,慵懒的媚眼斜挑着朝她瞥来,“你在不满?”

婢不敢!”

每次她用这种口吻,并自称婢时,不敢就成了敢。

“你放心,不该想的人,不该想的事,我不会想。”收回探究的眼神,凌姿涵捏着字条淡淡的说,眸光闪过一丝寥落。

“是流云多虑了。”回复了平和的语调,流云再次福身,起来时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道:“四姑在外头吵着嚷着要见小姐,静好在门厅周旋了好一会儿,还没把她送走,若不是几位护院嬷嬷拦着,她怕是要闯进来了。”

“她来是为了夏节的是吧!”见流云点头,凌姿涵放下字条用手心压着,微微垂眸,指尖轻扣着桌面,似乎是在想事情时的小动作。许久,那玫瑰色的唇缓缓弯起一道漂亮的弧度,透着狡黠的媚惑。“苏氏知道那天我与师兄有约,在外头不好下手,所以改在了我回府时动手。但她怎么会放过这个可以接近尧王的机会能?”

流云恍然,“小姐的意思是,大夫人是故意把消息放给四姑,利用她对尧王的慕,去破坏或探听小姐和尧王的事?”

难怪静好嚷着要给四姑下巴豆,原来是为了这事。

凌姿涵微微挑眉,顺手给自己倒了杯凉茶,抿了口,淡定的说:“没用的,静好就算给她吃一盆巴豆,她明天也照去不误,什么都阻挡不了她发情。”放下茶盏,凌姿涵朝密函又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诡笑,玩味道:“明天,她一定还会跟着我的!”

流云怔了怔,很快揣度清楚凌姿涵的心思,附和了句,“有她跟着,更能掩人耳目。”

凌姿涵微笑着点头,“是啊,苏姨以为自己送来了个麻烦,其实是给自己找麻烦。”既然苏氏那么喜欢找麻烦,那这次就让她一次麻烦个够本,让她尝尝什么叫自食恶果!当然,也不会便宜了太子妃,怎么地她也得好好谢谢这位“媒人”。

流云心中舒畅,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但很快又肃起面孔,和凌姿涵说了些京中的事。并带来消息,说尧王因为夏节当天皇室祭祖,得等下午才能赴约。凌姿涵一边拆着密函,一边听着,时不时的插几句话,等她说完了,凌姿涵也没留她,吩咐她她回去休息了。

屋里只剩下了自己,凌姿涵烧了密函,又拿起桌上的那张字条,小心翼翼的用指甲拨弄着,好半天才打开。

字条显然做过防油处理,上头行云流水的写着——吃了我的东西,就必须记住,这是我最喜欢的糕点,最喜欢的……

后头似乎少了些什么,凌姿涵又拨了拨纸条,没发现还有没展开的地方,大概他撕掉了,又或者他只是在强调,这牡丹糕是他最喜欢的。

可转念一想,凌姿涵摇了摇头,心道,送人东西还这么霸道,还不如说是知道人家喜欢,特意送上的。不过……他们也算有共同好了!

瑰丽的唇角勾着弯蛊惑,凌姿涵又捻起块牡丹糕,朝侧面的窗外看去,纯粹邪恶的眸光盯着古树,喃喃自语:“下次让你尝尝我最喜欢的毒药,最喜欢的。”说完,她狠狠地咬了口甜蜜多汁的牡丹糕,嘴角翘起抹小邪恶。

树上的严修远读懂了她的唇语,加上她那透着“狠劲”的模样,脚下一滑,跌倒下一个树丫上,倒挂着。

心中感叹:王爷,您这王妃选的……自求多福吧!

------题外话------

喵呜,明儿开始就是夏节的内容了~(*^__^*)嘻嘻……会有更多惊喜与彩哦~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