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娘1

 

                       傻娘
时间是多久好像已经不记得了,美丽的女人已经被皱纹占据了独领风骚的地盘,倒是那一口的白牙,仍旧乐呵呵的时刻咧着乐,舞着手中一成不变的厚巾,朝着窗户上笑笑,再笑笑。
“傻娘,做饭了。”
“傻娘,把鸡鸭赶进去!”
“傻娘,还站着干嘛?”
“傻娘,傻娘,傻娘——”村里放学的孩子也嬉笑着跟在后面喊道。
她仍旧笑笑,有时甚至把口袋里的几粒干瘪的花生米摸出来给他们,被一把抓过,扔到地上,哄跑开去。
跑在末尾的孩子,小心的转头瞥了她一样,她温和的眼睛仍旧笑着。
女人真的很美,雪一样的肌肤,乌黑的长发,高挑的身材,丰满的乳%房和小巧的腰身,,红唇白齿,只是目光有些呆滞。女人是于前的妻子,七年前从山外买来的。于钱天生木讷,不爱说话,一直难找老婆,一晃眼三十了,他爹就把家里的年猪赶了几里地,活个儿都给卖了,过年那段的口粮也就没有半点荤腥了。换得的钱托人给买了个娘子回来——这就是傻娘。
据说傻娘才来那晚不傻,被人用麻袋背进于前的房间。惊叫了一夜,于前一句话也没说,他老爹在门口和窗户上都挂了把斧头,说不听话,就得看斧头了。
那一夜过后,女人傻了。起初嘻嘻哈哈,不洗不吃的,于前也不言语,只是由着她在屋里闹着,于家其他人都说是装疯的,别理她,关她久了就好了。
很快两个月过去了,女人也不似初起那般吵闹了,只是不会说话,嘻嘻哈哈的语调时而和院子里的鸡鸭嘀咕些什么。
于家人也渐渐开始支使她干农活,只是她不说话,也没有要跑的意思了。于家娘估摸着女人的月经快来了,注意起她的行动来,没见有迹象,就抿嘴笑着,硬是把女人拽到村卫生所去。哪里年轻的男医生被请求帮忙检查她的乳%房。男医生红着脸,叫他媳妇帮忙看看。媳妇多半可怜这女人,告诉于家娘说该是怀上了,以后该给她吃好点。
没几天,村子那头听见女人惨烈的叫声,伴随着于家娘气急败坏的骂声“你个败家子!她是老娘给你买来的,你还帮她,今天你们必须给老娘圆房了。”接着一阵打骂声,村里小孩哄跑去看热闹,逐个儿都被他家的老狗给吓跑开。
后来听说女人和于前都被灌了许多鹿酒进去,那晚好事算成了吧。没两月,女人就怀上了,于家娘笑得逢人就乐,说她儿子本事。只是于前的脑袋再也不在人前抬起来了。而也是那晚,女人真的傻了,眼睛变呆滞了,时常还骂骂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