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

从车间转了一圈回来还没走进办公室门,《你猜猜我是谁》的铃声就突然响起。我知道,这是有人打来电话了,我赶紧接通。

“姜总,你好哇!”对方先声夺人,张口就来,好像熟得很。

“托你的福,还说得过去。”“请问你是哪位呀?”我接着问道。

“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你可不够朋友呀!啊?”

电话的另一端是一个操着浓重的江南口音的男子,由于我在南方的朋友比较多,生怕得罪哪一个,于是就赶紧说:

“实在对不起,我最近有点儿健忘,一时还真想不起来。”

“你再想想……”,对方边笑边说。

我快速的翻阅着脑海中的电话簿。

片刻,我脱口说道:“你是査总?(查,念zha,第一声)”

“诶------,算你有记性。”“怎么?还在那家钢铁厂?”

“是的。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明天准备到郑州出差办点事,想借此机会去看看老朋友,谈点生意,又怕你不在,就先你打个电话。我原来用的号码换掉了,你就记住我现在的号码就行了。”

“好的好的好的,我随时恭候您的光临!”

“安阳见!拜拜!”对方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突然,“哒、哒、哒!”有人在敲门。

“请进!”

办公室的门被缓缓打开,进来的是史总。

“请坐!”

“谢谢!”说完就坐在了沙发上。

我赶紧倒上水,递上香烟、点上。

“怎么?不忙了?”我习惯地问道。

“诶,你听说了吗?前几天马王铁厂的老总李大春儿叫人家骗了5000块钱!”史总神秘地说道。

“咋回事?”

“一言难尽!我一直觉得这就是预先做好的一个局。这么着,今晚我有事儿,哪天咱俩喝两盅,顺便给你讲讲这个局,再说说该如何破他这个局!”

“好哇!”我高兴地说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好好,常来啊!”

第二天下午五点多钟,我照例又到车间转了一圈。每天上午两圈、下午两圈是我的习惯。由于没发现啥大问题就回到了办公室。

坐在老板椅上,看见对面墙上“发现问题就是水平,解决问题就是能力,敢于负责就是魄力,逃避问题就是失职”的企业文化宣传牌,苦笑了一下。我微闭着眼睛开始回味这几天车间的影像,口中自言自语道“发现问题就是水平……”

突然,《你猜猜我是谁》的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査总打来的:

“姜总你好,我是老査!”

“你好你好!”我赶紧回应。

“我们已经到郑州了,事情办得很顺利。今晚住下了,明天准备去你那里。200公里的路程有三个小时足够了吧?”

“够、够、够,完全够。”我肯定地说。

“那咱们明天见!拜拜!”査总又果断的把电话挂了。

第三天一上班,《你猜猜我是谁》的铃声再次响起。

“姜总吗?我是老査。”

他接着说,“不好意思!昨晚我们去歌厅玩,顺便带回两个小-姐。这不,刚才我们三个被叫到派-出-所了。郑州怎么还管这破事儿啊?不过没事,你放心,顶多罚点钱就会摆平。我告诉你我们可能要耽误一点时间,怕你担心,就先打个电话。你放心吧,没事!”

“真是的,找什么小姐!”我在心里暗暗埋怨,南方人就是这一点不知道检点。

又过了大约三十多分钟,《你猜猜我是谁》的铃声又一次想起。我一看来电显示,又是査总打来的。

“姜总,真不好意思说。郑州对这些事情管的太宽了,竟然要罚我们10000块。我卡上就剩5000块了,给家里要又不好意思,新合作的单位又没法开口,急死我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给我往卡上打8000块,到了安阳我再让家里还你。”

“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卡号呀!”我为难的说。

“没关系,我给你一个我驾驶员的卡号,你打给他就行。”

“那也只好这样了!”

说着,我的手机上来了新信息。我一看,果然是一个账号。

为了朋友,我带着这个账号直奔工商银行的营业网点,排上队。就在要轮到我办手续时,《你猜猜我是谁》的铃声又一次想起。

“姜总,真不好意思。你务必帮帮这个忙……”

“我正在银行办款……”正说着,我一个熟人出现了,我赶紧招呼他:

“李菊,抓紧,那边把卡号打过来了,给,这是账号……”

我还没讲完,对方的通话突然中断了,我赶紧回拨了过去,可是,查总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

说话间,李大春儿进来了,我们赶紧打招呼。他问我在银行干什么,我就把这件事简单说了一遍。谁知他急冲冲问我,钱汇走了没有?

“我一说让李菊帮我办款,结果对方就关了机。”

“李菊,李菊,李局……”“对,是李菊帮你破了这个局!”

这时,《你猜猜我是谁》的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史总。

“姜总,别忘了,今晚老地方,你请客,让我给你详细讲讲,李大春是如何走进了骗子事先设好的局里的!”

这时我直觉得头有点懵。我在想,难道査总一开始就给我设了一个局?我无语。

突然,《你猜猜我是谁》的铃声又再次响起……(完)

2012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