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是什么

 散文是什么?或者,什么是散文?这个问题说了千年,好像让人叹服的定论仍然没有出现。原因在于散文这玩意儿实难定义。近日无聊,找了一些事物来定义什么是散文。我这样做当然不是为了要当散文届的“牛顿”或“哥白尼”,而是为了在形象比喻中获得一种好玩的趣味。

文学的种类有很多,比如诗歌、散文、小说、辞赋等等,真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我觉得吧,诗歌,尤其的现代诗歌,犹如童子撒尿。为什么说是童子撒尿呢?盖因童子撒尿飚射有力,晶莹剔透,且大多飚成一条直线。所以,用童子撒尿来形容诗歌,再适合不过了。

那么,散文呢?我认为散文其实就是一位美少妇撒尿。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少妇撒尿不再是一条直线,是呈扇状的,而在扇状的分布中又有一条主线。这样的形状恰好切合了散文形散而神不散的特质。再者,少妇撒出的“粒粒珍珠”,不再如处女那般清纯而晶莹,这样的珍珠,恰恰是散文写作时需要的词汇。一颗颗平静而出的珍珠,一颗颗泰然而出的珍珠,实在就像散文写作力求的自然与恬淡了。所以我认为,知道了少妇的撒尿,就知道了散文的写法了,也就明白啥是散文了。我说少妇撒尿就是散文这个比喻,好像不太雅,但是在理,而且通俗,一看就清楚,绝不不晦涩,更不高深。

我说可以用少妇撒尿来定义散文,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太婆撒尿,绝对就不散文了。因为,太婆撒尿,啰嗦啰嗦的,滴滴答答的,流汤滴水的,这样的状态肯定就不是散文了,而应是小说,尤其是那些章回体的长篇小说。而少妇撒尿,远没有到啰嗦啰嗦和滴滴答答的地步,更没有到尿不尽的程度,少妇撒尿,干脆、利落、优雅而又妩媚,而这些都是写散文必须要具备的。

我为什么说散文是少妇撒尿,而不说是壮男撒尿呢?因为,壮男撒尿,有一股很浓的骚气,是那种公羊和公牛才有的骚气。而这样的骚气,一旦体现在散文里,那简直是对散文的亵渎,也会败坏读者的胃口。所以,散文只能是少妇撒尿,而不是壮男撒尿。

想想少妇撒尿的样子,就叫人陶醉,就叫人迷恋,因此常有偷窥者。正因为这样,散文热就形成了,写散文和读散文的人就越发地多起来了。

不要怕把散文比喻成少妇撒尿,能称的上少妇尿的散文,一定是好的散文了,就如那叫人陶醉和迷恋的少妇撒尿时窸窸窣窣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