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入膏肓的婚姻

  书上说, A型血的人喜欢进行心理测试。我就是这样的,是一个A型血人。
我给自己进行过许多测试,事业的、性*格的、能力的等等。这些测试现在已经通通不能打倒我了,因为它们一再证实了一件事,我是一个中等偏上的庸常的人。我也已经认可了这样一个平庸的自己。现在,惟一能让我苦恼的,就是关于婚姻感情的测试。
“你知道对方最喜欢的一本书吗?”不知道。他根本就很少看书,除了专业书和说明书以外,其他的都是我强迫他看的。
“你知道他最喜欢的歌是什么吗?”不知道。他在卡拉OK里唱的歌都是我喜欢的。他听得多了,久而久之,熟能生巧,也就常常哼唱。那就勉强算是他也喜欢吧,但是,哪一首是他最喜欢的呢?我这人喜新厌旧的速度快,一首歌,迷恋一阵就换了新的,所以他也跟着我的速度在不断更新,天知道哪一首能算“最”!
“你知道他最喜欢的人是谁吗?”这知道,我呀。但是,等等,上回他怎么说来着?“要不最喜欢你,你不是不干吗。”这么说他最喜欢我是我逼的?要是不逼呢?
……
不用说,这个关于相互了解的测试,又不及格了。
再看看浪漫指数吧。“上一次的周年纪念日,你们是怎么过的? A:烛光晚餐; B:浪漫法国游; C:对方送你贵重珠宝。”上一次,上一次我们都给忘了,等过了好几天才想起来,他说要不去吃大餐吧,我说那多浪费啊,你在家给我做面条吧。
“每天下班回来后,他会: A:拥吻你,说想你; B:说‘亲爱的,我累死了’; C:说‘我回来了’,然后拿起报纸。”下班,如果他回来得早,我会赖着让他下楼来接我,见面的第一句话通常是:“你不是说5分钟就到吗,我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要是我回家早,他回来的第一句话往往是:“××(家庭昵称,无法外传),别赖在床上看书,起来看我做饭。”
“他最近一次给你买玫瑰是: A:一年前;B:一个月前; C:昨天。”我从来不喜欢接受鲜花,好好的花被强行剪下,在我们精美的花瓶里过早地衰弱而死,再被弃为垃圾,我总觉得不忍。他上一次给我买花,大概是刚刚成为我男朋友时。
再下一题……还是算了,不用测都知道答案,肯定还是不及格。
常常看电视里的夫妻节目,主持人说:妻子做的什么最让丈夫感动。夫妻二人同时举起牌子,上面都写的是:洗衣服。台下一片掌声。我在电视前看得心惊肉跳。要是邀请我做这种节目,打死也不能去,保证答案南辕北辙。
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测试,我的婚姻都令人沮丧。我们不了解、不默契、不浪漫,甚至,测试还常常告诉我,我们根本不爱彼此。
我的婚姻真的已经病入膏肓?可要命的是,我在平时看不出一丝迹象,只有在拿着一本心理测试书的时候,才觉得危机重重。我郑重地向先生发出警告,要用一级战备的方式来重视并挽救我们的婚姻。先生对我的书嗤之以鼻,但经不住我死缠滥打,终于答应要按我说的方式来生活。
“首先,你下班得拥吻我,还得说想我了”,我翻开《心理测试大全》第21页。
“拥吻?在街上?”
“那,要不你别接我下班了,我自己回家,在家里拥吻。”
“其次,你得给我买花。”这是第44页。
“你不是看花谢了特难受吗?”
“那,那也得买。我忍着。”
“还有,每星期天都去吃烛光晚餐。”我合上书,为了挽救婚姻,刀山火海都敢去,况烛光晚餐乎!
新生活坚持了还不到一个月,就效果显著。回家再看不到在大院门口翘首的先生,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亲爱的”听得我鸡皮疙瘩一片片地起,先生也平添了回家先要喝酒的恶习,“不喝酒,这么肉麻的话,我说得出来吗!”
摆在卧室的花被我挪到客厅,最后又放到客房。“你还是别买了,谁这么残忍把它们剪下来!”
最忍无可忍的是烛光晚餐。在那些地方,两个人一起去的通常都是年轻情侣。有一次我们正相对无言,听到临桌的小情侣悄声说:看他们一定是婚外恋!
这回不用看书,都觉出有问题。
幸福的生活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生活各有各的不幸。其实,幸福的生活也是各有各的幸福。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按照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去过的。没有谁能成为你的标准,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书可以去衡量和评价。
日子,只要舒服就好。
(张学锋摘自2003年4月9日《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