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真快乐

又是一个劳动节。

这天晴空万里,家家户户都忙碌不已,晾衣服的晾衣服,扫地的扫地。街坊邻居们都在家里大扫除,我家也不例外。

瞧,中饭过后,大家都开始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奶奶包下了了所有的脏衣服,在一边埋头苦洗;爸爸“舞”动着拖把,犹如一员精灵大将,在房间拖地,嘴中不停地喊着:“嘿呦,嘿呦!”汗珠在鼻梁上打转;妈妈在衣柜旁整理衣服,一条条散乱的衣服被妈妈叠得整整齐齐;爷爷拿着抹布东擦擦西擦擦,忙个不停;而我呢,则在洗中午用过的碗盘。

我先在一个大盆内加入适当的热水,把碗盘浸入水中,两分钟后,我抓起一个饭碗,用抹布抹了几下,一摸,咦?怎么还黏乎乎的?原来是几粒米饭被我抹烂了,像万能胶一般黏在了碗上。我使出浑身解数,歪着头,扭着腰,牙咬得“咯咯”直响,眼睛瞪着“米粒大军”,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地擦,哎?“米粒大军”不但没被我打得溃不成军,反而好像学会了“分身术”,这儿一堆,那儿一堆,牢牢地抓住了饭碗,我“败下了阵”,它得意极了,露出了鬼魅般的微笑:“哈哈,你就是打不过我!”无奈的我只好去向妈妈“取经”。“妈妈,这粘粘的米饭怎么洗?”“用钢丝球呀!”“哦!”我按照妈妈的方法用钢丝球往碗上一抹,这下“米粒大军”可没了先前的神气,立刻败得“落荒而逃”。

我又抓起一个菜盆,上面满是油渍,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刚“米粒大军”被我打败,现在又来了个“油渍大军”。我随手拿过一条抹布,龇着牙,咧着嘴,眉都竖了起来,腿大步跨开,身子轻轻一斜,开始对“油渍大军”“扫荡”,但是我的“攻击”对它们根本毫无作用,就像帮它们挠痒痒,它们像凶神恶煞一般在盘子上肆无忌惮。我只好使出“杀手锏”——洗洁精。我把洗洁精往盘子上一挤,“刷刷刷”一下,“油渍大军”被我一扫而尽。很快,所有的碗都被我洗净了。

看着洁白无瑕、闪闪发光的碗,我开心地笑了。

劳动真快乐!

指导老师评语:

这篇文章最大的特色是小作者运用大量拟人的修辞手法生动活泼地把生活中常见的洗碗写得很有趣味,更好地体现了“劳动真快乐”的主题。(钮建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