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灭烟计划

家庭灭烟计划

估计地球人都知道,我的老爸爱抽烟,因为他吐出来的烟都奔上帝那儿去了,上帝受不了那难闻的烟味,逢人便讲:“××又抽烟了!”明眼人一看老爸那满嘴的大黄牙,那熏黄的食指和中指,就知道他绝对是个“老烟枪”。

我和老妈实在受不了那呛人的烟味,商议着实行灭烟计划。我们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制订了翔实的灭烟计划。

老妈率先实行苦肉计。正巧这几日老妈咳嗽,她却不急着看病,任由自己一个劲儿地咳嗽。我们以老爸该照顾作为病人的老妈和年纪尚小的我为由,趁机提出灭烟要求——有我们母子俩的地方绝不能抽烟。

接下来我和老妈列出了控烟地点,我们的地盘我们做主,分头行动!客厅里、房间里、厨房里,老爸身边随时都有“贴身侍卫”。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看,老爸装作很急的样子,钻进洗手间,关上门,打开换气扇,坐在马桶上,大口大口地吸着烟,吸完了,为了毁灭“证据”,还把烟头扔进马桶里,“哗啦”一声,烟头便被冲走了。抽完烟,他一定不忘刷牙,出来时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个秘密是老爸近期上洗手间过于频繁而被发现的。

我和老妈立刻调整计划,最后通过了三套灭烟计划。

A计划:藏烟计。老妈咳嗽没好,为了减轻老爸的负担,我主动要求做家务。于是,趁着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把老爸的烟和打火机都给藏了起来,老爸问起“烟火”的事,我假装记不起来。家里没了烟,老爸趁倒垃圾的时候又买了回来。

没办法,只好执行B计划:灭烟计。老妈只一个眼神,我就心领神会。我“一不小心”将茶水倒在桌上,烟盒都泡在茶水里了。老爸见了也不发火,赶紧捞起他的宝贝,一字儿排开,让它们到阳台上晒日光浴去了。

最后,我们只好实行终极C计划:调包计。都说戒烟的人需要在烟瘾犯时嘴里有个替代品,如口香糖。于是,我买回了很多口香糖,把烟全都拿出来,烟盒里放了满满的口香糖。这样,老爸烟瘾犯的时候就嚼口香糖。老妈还买回了一个专门用于戒烟的电子烟放在烟盒里。那电子烟外形和真烟相似,想抽烟的时候,拿出来吸两口,不冒烟,但一闪一闪会发光。老爸的烟盒里不再是“真枪实弹”了!

可能是我们一套又一套的计划打动了老爸,他果真下决心戒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