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去世70年祭

随便看看吧 / 作者:旧梦失词 / 时间:2018-11-18 12:56:08 / 85℃

我开始读徐志摩的诗shi20年前的事,那时候我还在读大学。

那一代大学生,很少有人不读徐志摩,那正是徐志摩的作品刚刚解禁的年代。我记得,校园里有个小小的书店,与我们的教室咫尺之遥,我们总爱在第一节课后的课间跑进书店,看看有没有当日上架的新书。为一本《徐志摩诗选》我就不知跑了多少次,最后还是汇款到四川,通过邮购得到了徐志摩和戴望舒的诗集。
20年后,徐志摩的诗集、文集、甚至还有《爱眉小扎》,在各地的书店里、书摊上随处可见,徐志摩作品的生命力不减当年。例证之一:火爆的网络小说改编为小剧场话剧公演时,剧中人物刚一念出“轻轻的我走了”,就招来年轻观众会意的笑声。例证之二: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学生一旦进入歌曲习作阶段,以徐志摩的诗为歌词者大有人在,

都认为徐诗有韵律。例证之三: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就有赵元任、李维宁等人将徐诗《海韵》、《偶然》谱成了歌,现在仍在唱,后者列入了音乐学院的歌曲教材,前者已流传到美国华人那里。例证之四:我正在制作的小剧场歌剧《再别康桥》,或许可以忝列为最新的例证。

2001年5月,我等数人南下江浙,此行日程之一是要去海宁县硖石镇为徐志摩扫墓。从上海开往杭州的火车,在海宁停车3分钟。因为计划中有杭州朋友陪我们专赴海宁,所以没有在此下车。停车那片刻,我到站台上张望了一下,“这是硖石吗?”我问列车员。“这里就是硖石。”列车员肯定地点点头。那个片刻,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徐志摩,生于斯又葬于斯的徐志摩。1935年11月19日,徐志摩忌日这天,他的挚友林徽因女士写了一篇《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文章传递出她对此地此人的怀念:“去年今日我意外地由浙南路过你的家乡,在昏沉的夜色*里我独立火车门外,凝望着那幽暗的站台,默默地回忆许多不相连续的过往残片,直到生和死间居然幻成一片模糊,人生和火车似的蜿蜒一串疑问在苍茫间奔驰……如果那时我的眼泪曾不住地溢出睫外,我知道你定会原谅我的。”林徽因下面的文字就由伤感转入沉重了,虽然沉重之后稍稍理智了一些。伤感于志摩之死是在所难免的,任何一个对志摩的横溢才华予以认定的人,
都会为他的意外死亡感到伤悲。整整70年了,我辈谈到徐志摩的死,死在36岁的大好年华时,仍免不了伤感,何况林徽因乎?因为手头摆脱不了的事,我未能到徐志摩墓前一拜,便从杭州匆匆赶回北京。次日,我接到两位女性*从硖石镇徐志摩墓前打来的电话,一位是小剧场歌剧《再别康桥》的导演陈蔚,一位是剧中陆小曼的扮演者章小敏。她们告诉我,志摩的墓保护得很好,镇上的志摩故居维护得也不错,语气中颇有几分欣慰。数日后,我见到她们在志摩墓前拍的照片及志摩故居的有关材料。

志摩在硖石的故居有两处,而今这座开放的故居,地处硖石干河街,建于1926年,是一幢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楼,徐志摩与陆小曼婚后住在这里。依据志摩表妹的回忆,近年间按原貌修复,一切陈设,让人看去都恍若当初。在这里可购到的纪念品是一枚纪念封,正面左下角是一幅徐志摩与泰戈尔的油画,背面文字引录了两句评语:“现代中国诗人须首推徐志摩和郭沫若”(朱自清语);“他的散文所达到的高点,一般作者中,是还无一人能与并肩的”(沈从文语)。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搭乘“济南号”邮机由南京飞赴北平途中,遇雾,坠机身亡。次年春,安葬于硖石东山万石窝,胡适题词于墓上。1946年立碑,同里书法家张宗祥书“诗人徐志摩之墓”。十年动乱期间被毁。1983年重建于硖石西山白水泉旁,其子徐德生墓邻于一侧。墓与碑在造型上无甚特殊处,唯有特点的是,墓前台阶两旁的土坡上,各倚着一册翻开的石书。左侧石书上,刻着徐志摩《偶然》一诗中的几句: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右侧石书上,刻的是《再别康桥》的第一段: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墓与碑虽然都是立体的,因其简括而流于概念化了;这两册石书,因刻在上面的诗句,而使这墓地在我们的概念中重又变得立体化了。选录这两段诗,似无可非议,然而若是我来挑选,仍须出自这两首诗,我会选择其中的另外两段。
《偶然》只取两句: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再别康桥》要选的则是最后一段: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不带走一片云彩”,多么潇洒,又多么超脱,也许俗语所说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有那么诗意吧。志摩的诗文,都留在了人间,留在他的身后,任由后人赞赏或诋毁,日久天长,渐渐显出珍珠般的异彩。这么出类拔粹而个性*鲜明的诗文,你怎能不记得,怎么会忘掉呢?

李少红拍了一部电视剧《人间四月天》;韩石山写了一部《徐志摩传》,还编了一本《难忘徐志摩》;有人做诗歌朗诵音乐会,选定的标题也是《再别康桥》。徐志摩没有被人忘掉,徐志摩的故事却没有说尽。《再别康桥》依旧被人传诵,却更应该被后人传唱。我们所做的小剧场歌剧《再别康桥》,不过是把这首经典诗篇前前后后发生的故事串在了一起,让徐志摩和他爱人陆小曼,朋友林徽因、梁思成、金岳霖、胡适,还有他尊敬的长辈泰戈尔,一起走上舞台,在这个可以转换时空的地方,伴着音乐,带我们一同回望70年前那代知识分子足迹中的一个脚印。让我辈或下辈观众在回望中有所回味和感悟。

其实,志摩本身就是一片云彩。胡适说:他是一片最可爱的云彩,永远是温暖的颜色*,永远是美的花样,永远是可爱。这片云彩被狂风吹走了,在我们精神世界的波心中却永远留下了它的投影。

在此怀念徐志摩!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赶考的女人
下一篇:怀大金塔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山居笔记]长者
王羲之的书法特点
贝多芬百年祭
陈学昭:过同蒲路
夜雨
艾芜:冬夜
王羲之最拿手的书法字体是什么?
高梦旦先生小传
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原文(汉译文
浪之歌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今天是春天_张晓风
巴金:灯
傅雷家书
拿波里漫游短札·李健吾
楼梯是长还是短?
方令濡:古城的呻吟
蔡康永出柜是怎么回事
张小娴:二十二年后收到的内衣
张小娴:美丽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