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祖鲁姆之行(三)

随便看看吧 / 作者:亿芯 / 时间:2018-11-18 12:56:08 / 67℃
科比哨所位于我们将要翻越的十字山的山脚下。我们在这里停下过夜,开始设想如何完成这个可怕的壮举:是扔下车厢,骑着哥萨克的马前行,还是派人去找来奥塞梯人的犍牛?为了以防万一,我以整个队伍的名义写了一份正式的请求书给这一带的负责人奇里亚耶夫先生,然后,我们就躺了下来,等待供给。
第二天将近十二点的时候,我们听到了一阵响声和叫喊声,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场面:一群半裸着身子的奥塞梯人驱赶着的十八头瘦弱、矮小的犍牛,正在吃力地拉着我的朋友××的那辆维也纳式轻便马车。这个场面立即打消了我所有的犹豫。我决定把自己那辆彼得堡式重型马车放回弗拉季高加索,自己骑着马去梯弗里斯。普希金伯爵不愿照我的样子做。他宁愿让一大群犍牛拉着他那辆装满各种储备品的大车,隆重地翻越雪峰。我们分了手,我与奥加廖夫上校同行,他在巡视这里的道路。道路经过1827年6月底发生过雪崩的地方。这样的事故一般每七年发生一次。巨大的雪块崩塌而下,填满了整整一里路长的峡谷,也阻断了捷列克河。站在下面的哨兵们听见一阵可怕的轰鸣,接着看到河水迅速地变浅了,一刻钟后,河流便安静下来,精疲力竭了。至少要到两个小时之后,捷列克河才会从积雪中喷涌而出。这就是雪崩的可怕之处!我们沿着陡峭的山路越走越高。我们的马儿不时陷入松软的积雪,那积雪的下面有溪水的流动声。我吃惊地看着道路,不明白车轮如何能在其上行走。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阵沉闷的轰鸣声。“这是雪崩。”奥加廖夫先生对我说。我环顾四周,在一旁看到了大堆的积雪,它已崩塌,正慢慢地从峭壁上滚下。小的雪崩在这里并不罕见。去年,有一个俄罗斯车夫赶着马车走在十字山上。发生了雪崩;可怕的雪堆落到了他的马车上,吞没了大车、马匹和车夫,马车滚下大路,连人带货全掉进了深渊。我们登上了最高峰。这里竖立着一座花岗石的十字架,这是由叶夫莫罗夫重新立起的古老纪念碑。
在这里,旅行者们通常都走出马车,徒步行走。前不久,有一个外国领事从这里经过,他太胆小了,只好让人蒙上他的眼睛;人们搀着他,当人们解开他的蒙眼布时,他跪了下来,感谢上帝,等等,让那几个向导大吃了一惊。
从险峻的高加索一下就进入了赏心悦目的格鲁吉亚,这一急速的过渡让人惊叹。南方的气息突然地向旅行者吹拂过来。在古特山的高处,只见卡伊沙乌尔峡谷从脚下伸展出去,峡谷里有着一些有人居住的峭壁,有着一个个的花园,还有那像条银色*的带子一样蜿蜒流淌着的明亮的阿拉格瓦河,——这一切都处在深达三里路的谷底,显得很渺小,峡谷的峭壁上,是一条危险的路。
我们往下向谷底走去。明亮的天空上出现了一轮新月。傍晚的空气平静而又温暖。我在阿拉格瓦河边奇里亚耶夫先生的家中过夜。第二天,我告别了热情的主人,继续赶路。格鲁吉亚从这里开始。受到欢乐的阿拉格瓦河滋润的一道道明朗的山谷,取代了那些幽暗的峡谷和狂暴的捷列克河。我所目睹的不再是光秃秃的山崖,而是碧绿的群山和果实累累的树木。一条条输水管道证明了文明的存在。由于奇妙的视错觉,其中的一条水管让我大为吃惊:水似乎是从山下往山上流的。
为了换马,我在帕伊萨纳乌尔停了下来。在这里,我遇见了一个护送波斯王子的俄国军官。很快,我听到了一阵铃铛声,接着就见大队的骡子从大路上走了过来,它们被一个连一个地拴在一起,按亚洲的做法,让它们在背上驮着东西。没等到马,我便徒步走着;在离阿纳努拉半里路远的地方,在一个拐弯处,我遇见了霍兹列夫?米尔扎。他的车队停了下来。他从他的马车里向外望了一眼,朝我点了点头。在我们相遇后的几个小时,山民们袭击了王子。听到子弹的呼啸声,霍兹列夫跳出马车,骑上一匹马逃走了。在他身边的俄罗斯人都惊讶于他的勇敢。原来,这位年轻的亚洲人不习惯于乘坐马车,他认为那马车不是避难所,而是一口陷阱。我赶到了阿纳努拉,并不觉得疲劳。我的马还是没来。有人告诉我,到杜申特城只有不到十里的路程了,因此,我又徒步登程了。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一条山路。这十里路等于二十里。天黑了,我向前走着,越爬越高。在这里是不会迷路的;但是,在一些地方,由于泉水的浸泡,泥泞深及我的膝盖。我完全累垮了。黑暗越来越浓重。我听到了嚎叫声和狗吠声,感到很高兴,认定离城已经不远了。但是我错了:这是格鲁吉亚牧人的狗在叫,而嚎叫的,则是这一带常见的野兽——胡狼。我在诅咒自己的缺乏耐心,但是已经毫无办法了。终于,我见到了灯火,在将近半夜的时候来到几座树木掩映中的房子前。第一个遇见我的人自告奋勇地要带我去见警察局长,并因此向我索要一个阿巴兹。警察局长是一个格鲁吉亚的老军官,我对他的拜访产生了很大的作用。我向他说道,第一,我要一个房间,以便宽衣休息;第二,要一杯葡萄酒;第三,要一个阿巴兹给我的向导。警察局长不知该如何接待我,便犹豫不决地看着我。见他并不急于去满足我的要求,我便当着他的面脱去了衣服,并要他原谅这delalibertégrande。幸好,我在衣袋里找到了驿马证,它可以证明我是一位老实的旅行者,而不是强盗雷纳尔多-雷纳尔迪尼。这美妙的证件立即起了作用:一个房间拨给了我,一杯葡萄酒也送来了,还给了我的领路人一个阿巴兹,但那领路人受到了一顿慈父般的训斥,说他的贪财有损于格鲁吉亚人的好客风俗。我扑倒在沙发上,希望在我的成功之后再美美地睡上一觉,但是不成!一些比胡狼还要危险得多的跳蚤,不停地向我进攻,整整一夜都没让我安生。早上,我的仆人跑来告诉我,说普希金伯爵已顺利地乘着犍牛越过雪山,到达了杜申特。我得赶紧啦!普希金伯爵和舍伦瓦尔来看我,并建议再次一同赶路。当晚就可以夜宿梯弗里斯了,带着这个愉快的想法,我离开了杜申特。道路仍然那样地赏心悦目,尽管我们很少看见居民的痕迹。在离加尔济斯卡尔几里路远的地方,我们跨上一座罗马人远征时建造的古桥,越过了库拉河。随后,时而大步地走,时而急速地跑,我们的马车奔梯弗里斯而去,并在晚上十一点悄然地来到了这个城市。
作者简介】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1799~1837),俄罗斯诗歌的“太陽”,俄罗斯近代文学和文学语言的奠基者。普希金一生创作了大量作品,包括小说、诗歌、散文等多种体裁。普希金的诗具有明快的哀歌式的忧郁、旋律般的美、高度的思想性*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被别林斯基誉为“俄国生活的百科全书”的诗体长篇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创造了俄国文学中第一个“多余人”的形象。普希金还是一位杰出的散文作家,他的散文文笔犀利,思想深刻,游记体散文《一八二九年远征时的埃尔祖鲁姆之行》(1835),为俄罗斯现实主义散文树立了范本。
1837年2月8日,普希金在一次决斗中重伤身亡,年仅38岁。
专家点评】1829年,在俄国十二月党人起义失败后,普希金受到沙皇当局监视。苦闷中的普希金跟随部队出征并游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土耳其等地,并留下了《一八二九年远征时的埃尔祖鲁姆之行》这部纪实性*旅游散文。游记片断最初在《文学报》上刊载,1836年1月首次完整发表在《现代人》杂志上。这里节选第一章并有所删节。普希金带着猎奇和冒险的心理,以抒情的笔触,生趣盎然地记录了外高加索地区的异域风情和如画风景,留下了关于俄罗斯东方地区山川草木、风土人情、民众生活的详细的原始资料,同时也开创了俄罗斯“东方题材”文学先河。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麻雀山(二)
下一篇:人性的温度——余秋雨语录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刘墉散文:迎向风雨
热爱生命
跳级_名家名篇
张小娴:美好的性,是阳光下的火炬
郭沫若:梦与现实
怀大金塔
拉斐德墅之游
胡适:丁在君这个人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忘不了的画
我看苏青
爱情饥渴症
密西西比河风光.(法)夏多布里昂
阿英:吃茶
大国小城
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林徽因
善良的单纯
徐志摩的爱情史-林徽因、梁思成、徐志摩
蔡康永主持过什么节目
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