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追想胡明复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开溜 / 时间:2018-11-18 12:56:08 / 71℃
宜统二年(1910)七月,我到北京考留美官费。那一天,有人来说,发榜了。我坐了人力车去看榜,到史家胡同时,天已黑了。我拿了车上的灯,从榜尾倒看上去(因为我自信我考的很不好),看完了一张榜,没有我的名字,我很失望。看过头上,才知道那一张是“备取”的榜。我再拿灯照读那“正取”的榜,仍是倒读上去。看到我的名字了!仔细一看,却是“胡达”,不是“胡适”。我再看上去,相隔很近,便是我的姓名了。我抽了一口气,放下灯,仍坐原车回去了,心里却想着,“那个胡达不知是推,几乎害我空高兴一场!”
那个胡达便是胡明复。后来我和他和宪生都到康南耳大学,中国同学见了我们的姓名,总以为胡达胡适是兄弟,却不知道宪生和他是堂兄弟,我和他却全无亲属的关系。
那年我们同时放洋的共有七十一人,此外还有胡敦复先生,唐孟伦先生,严约冲先生。船上十多天,大家都熟了。但是那时已可看出许多人的性*情嗜好。我是一个爱玩的人,也吸纸烟,也爱喝柠檬水,也爱学打“五百”及“高低,杰克”等等纸牌。在吸烟室里,我认得了宪生,常同他打“ShuffleBoard”;我又常同严约冲张彭春王鸿卓打纸牌。明复从不同我们玩。他和赵元任周仁总是同胡敦复在一块谈天;我们偶然听见他们谈话,知道他们谈的是算学问题,我们或是听不懂,或是感觉没有趣味,只好走开,心里都恭敬这一小群的学者。
到了绮色*佳(Ithaca)之后,明复与元任所学相同,最亲热;我在农科,同他们见面时很少。到了一九一二年以后,我改入文科,方才和明复元任同在克雷登(Prot.J.E.Creighton)先生的哲学班上。我们三个人同坐一排,从此我们便很相熟了。明复与元任的成绩相差最近,竞争最烈。他们每学期的总平均总都在九十分以上;大概总是元任多着一分或半分,有一年他们差只有几厘。他们在康南耳四年,每年的总成绩都是全校最高的。一九一三年,我们三人同时被举为PhiBetaKappa会员;因为我们同在克雷登先生班上,又同在一排,故同班的人都很欣羡;其实我的成绩远不女问他们两位。一九一四年,他们二人又同时被举为SigmaXi会员,这是理科的名誉学会,得之很难;他们两人间时已得PhiBetaKappa的“会钥”,又得SigmaXi“会钥”,更是全校稀有的荣誉。(郭复先生也是PhiBetakappa的会员。
明复是科学社的发起人,这是大家知道的。这件事的记载,我在我的《藏晖室札记》里居然留和一点材料,现在摘已在此,也许可供将来科学社修史的人参考。
科学社发起的人是赵元任胡达(明复)周仁秉志过探先杨铨任鸿隽金邦正章元善。他们有一天(1914)聚在世界会(CosmopolitanClub)的一个房间里,──似是过探先所住,──商量要办一个月报,名为“科学”。后来他们公推明复与杨铨任鸿隽等起草,拟定“科学社”的招股章程。最初的章程是杨铨手写付印的,其全文如下:
科学社招股章程
(1)定名本社定名科学社(ScienceSociety)。
(2)宗旨本社发起“科学”(Science)月刊,以提倡科学,鼓吹实业,审定名词,传播知识,为宗旨。
(3)资本本社暂时以美金四百元为资本。
(4)股份本社发行股份票四十份,每份美金十元。其二十份由发起人担任,余二十份发售。
(5)交股法购一股者,限三期交清,以一月为一期:第一期五元,第二期三元,第三期二元。购二股者,限五期交清:第一期六元,第二三期各四元,第四五期各三元。每股东以三股为限,购三股者其二股依上述二股例交付,余一股照单购法办理。凡股东入股,转股,均须先经本社认可。
(6)权利股东有享受赢余及选举被选举权。
(7)总事务所在地本社总事务所暂设美国以萨克(Ithaca)城。
(8)期限营业期限无定。
(9)通讯处美国过探先。(住址从略)
当时的目的只想办一个“科学”月刊,资本只要美金四百元。后来才放手做去,变成今日的科学社,“科学”月刊的发行只成为社中的一件附属事业了。
当时大家决定,先须收齐三个月的稿子,然后赶送出付印。明复在编辑上的功劳最大;他不但自己撰译了不少稿子,还担任整理别人的稿件,统一行款,改换标点,故他最辛苦。他在社中后来的贡献与劳绩,是许多朋友都知道的,不用我说了。
明复学的是数学物理,但他颇注意于他所专习的科学以外的事情。我住在世界会,常见明复到会里来看杂志;别的科学学生很少来的。
有一件事可以作证。民国元年(1912)十一月里,明复和我发起一个政治研究会。那时在革命之后,大家都注意政治问题,故有这个会的组织。第一次组织会在我的房间里开会,会员共十人,议决:
(1)每两星期开会一次。
(2)每会讨论一个问题,由会员二人轮次预备论文宣读。论文完后,由会员讨论。
(3)每会由会员一人轮当主席。
(4)会期在星期六下午二时。
第一次论会的论题为“美国议会”,由过探先与我担任。第二次论题为,“租税制度”,由胡明复与尤怀皋担任。我的日记有这一条:
十二月念一日,中国学生政治研究会第二次会,论“租税”。胡明复尤怀皋二君任讲演,甚有兴味。
二君所预备演稿俱极精详,费时当不少,其热心可佩也。
明复与元任后来都到哈佛去了。那时杏佛(杨铨)编辑“科学”,常向他们催稿子。民国五年(1916)六月间,杏佛作了一首白话打油诗寄给明复:──
寄胡明复
自从老胡去,这城天气凉。
新屋有风阁,清福过帝王。
境闲心不闲,手忙脚更忙。
为我告“夫子”,“科学”要文章。
元见此诗,也和了一首:──
寄杨杏佛
自从老胡来,此地暖如汤。
“科学”稿已去,“夫子”不敢当。
才完就要做,忙似阎罗王。
幸有“辟克匿,那时波士顿肯里白奇的社友还可大大的乐一场!
这也可以表示当时的朋友之乐,与科学社编辑部工作的状况。
民国三年(1941)明复得盲肠炎,幸早去割了,才得无事。民国五年(1916),元任也得盲肠炎,也得割治。那时我在纽约,作了一首打油诗寄给元任,并寄给明复看:──闻道先生病了,叫我吓了一跳。
“阿彭底赛梯斯!”这事有点不妙
依我仔细看来,这病该怪胡达。
作和他两口儿,可算得亲热杀:同学同住同事,今又同到哈1,同时“西葛玛鳃”,同时“斐贝卡拔”。
前年胡达破肚,今年“先生”该割。
莫怪胡适无礼,嘴里夹七夹八。
要“先生”开口笑,病中快活快活。
更望病早早好,阿弥陀佛菩萨!
那时候我正开始作白话诗,常同一班朋友讨论文学问题。明复有一天忽然寄了两首打油诗来,不但是白话的,竟是土白的。第一首是:
纽约城里,有个胡适,白话连篇,成啥样式!
第二首是一首“宝塔诗”:——痴!
适之!
勿读书!
香烟一支!
单做白话诗!
说时快,做时迟。
一做就是三小时!
我也答他一首“宝塔诗”:——咦!
希奇!
胡格哩,1我做诗!
这话不须提。
我做诗快得希,从来不用三小时。
提起笔何用费心思,笔尖儿嗤嗤嗤嗤地飞,也不管宝塔诗有几层儿!
这种朋友游戏的乐处,可怜如今都成永不回来的陈迹了!
去年五月底,我从外国回来,住在沧州旅馆。有一天,吴稚晖先生在我的房里大谈。门外有客来了,我开门看时,原来是明复同周子竞(仁)两位。我告诉他们,里面是稚晖先生。他们怕打断吴先生的谈话,不肯进来,说“过几天再来谈”,都走了。我以为,大家同在上海,相见很容易的。谁知不多时明复遂死了,那一回竟是我同他的永诀了。他永永不再来谈了!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艺术的逃难
下一篇:巴金:小狗包弟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马裤先生》老舍
世间最美的坟墓
沸腾的梦_杨刚
好好地活一天自己
阿英:关窗哲学
关露:海的梦
家书_郁风
昏眩交响乐
草明:龙烟的三月
拉斐德墅之游
怀王统照·李健吾
密西西比河风光.(法)夏多布里昂
悼志摩·林徽因
埃尔祖鲁姆之行(三)
川岛:桥上
最后的命运·庐隐散文
张小娴:像男人这样的生物
丰子恺:山中避雨
徐志摩的爱情史-林徽因、梁思成、徐志摩
[山居笔记]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