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薇:情书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沉醉 / 时间:2018-11-18 12:56:15 / 278℃
维弟:
我告诉你一桩怪事:我忽然信起宗教来了,昨晚十一点半钟的时光发见的。当我感到这一层,心里碎裂作奇痛,合掌胸前,流出沉痛的泪水,虔敬地默祷一次又一次。苦痛的代价,给我明白宗教的意味之广大,心田清凉甜蜜地,看世界如掌心底小珠。
近来我常常这样想:无论怎样也与我头脑不起关系的宗教,将来我会信它吗?或者会信:因为宗教是人生最后的归宿。
入寮以来,虽是每早晚要做礼拜,我心目中,不曾有一回有耶稣基督的印象,她们在诚心祷告时,我心上不知道想着些甚么花花彩彩。昨晚几十个可爱可怜的姊妹,一同做了点多钟的礼拜,我哩,变了一只悲哀的孤鹤,在惨淡的云间─—她们的头上逍然
飞舞。归室缝着寒衣,不知道怎么会起这种想头?若是换一个时间,我要自己尽量笑骂自己。然而我是严肃而虔敬的。
弟啊,我坚信我永远不会相信我所嘲笑的宗教;但不知不觉中,竟如上帝跑进我怀里了。这是为什么呢?为人生绝顶的悲哀。
“神啊,愿你诉我并特别地诉他!”我重重复复这么祈祷了。
“神啊,愿你给我认识一个永远的男性*!恳愿你为世界创造些永远的男性*!替我除却世上无永远的男性*的大悲哀!”我恳切地祈愿了。
我常对我的妹妹说:世上没有可信的男子,我誓不再爱人了。她说:何不用金银定铸一个?

10,13朝

维弟:
爱的维,如果你也真的在爱我,你应该会感着我今天一天为你烦恼的心罢?
在爱的火开始燃烧的时候,即使怎样苦,也像蜜一样的甜。如能为你疯成真的狂人,我是怎样的幸福;只想为你死去呵!
爱弟,你所说的话我都能够谅察。你现在的心理状态,正如我今年正月的心理状态一样。我由一场的热病,把“死”本身愉快地烧死了。我觉得过去,悲哀,理性*,现实界的一切,都在炎炎地燃烧着的净火中烧掉,而只剩着纯粹的血清在心里营着不可思议的作用,形成了现在这个无邪气的我的躯体。所以现在的我只是个小孩子,我对你的爱是天真的。
维弟,我的小朋友,好像天使般地和我交际罢!不然,我会哭,不断地哭。
不待说我最初对你的爱就觉得有点奇怪,但你不也是同样吗?可是明了地说起来,我们远是无邪气的爱的成分多几倍。
爱弟,我非爱你不可,非和你往来不可。你要尊重我的无邪气,不要把我无邪气的可爱的灵魂杀死!不要认我的爱单单是男女间的恋情。晓得吗?
我奇妙地接受了你的接吻。但那和小孩从慈爱的母亲所接受的一样,不是男女恋情的接吻。男女风情的接吻是远躲在很远很远的秘密世界的。因为你现在微弱的爱远弹不起我的心弦。但我的爱你是深深的,强烈的。你好像从星的世界飞落来探寻我的心一样。我看到你那水晶样的光明,越觉得寂寞,觉得无边的寂寞。不,我不爱了,决不爱你了。等得一二年,尸骸都要腐朽。你不知道过热爱的日子,一天要比三天长哩。在爱的上面没有理性*,我无我地想服从你的命令,就是苦也服从;但,不,不行,服从不情理的命令是可笑的。
尝过种种苦痛的我,是不怕什么命运的,等,等,等几年几千万年的这种蠢念我不来。我生来是顽强,我要怎样就怎样,我还是任自己的心意行事罢。
维!愿你让我们的运命自然地轮转下去罢!
白薇
10,18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一个南方人来信—郊游
下一篇:夜雨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画圣与画风演变_郁风
天才
毕淑敏:不宜重逢
陈学昭:过同蒲路
王羲之的书法特点
[山居笔记]遥远的绝响
要生活少写意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读后感
徐志摩去世70年祭
杜鹃
差不多先生传
郭沫若:芭蕉花
赛纳河畔的无名少女
我的良友 ─—悼王世瑛女士
蔡康永的母亲是谁
我看苏青
幸福鱼面颊
朱自清:绿
北海浴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