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的爱情史-邂逅陆小曼,先同居后结婚

随便看看吧 / 作者:割舍@ / 时间:2018-11-18 12:56:08 / 83℃

邂逅陆小曼,先同居后结婚

也就是在民国九年(1920年),陆小曼嫁给了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的王赓将军。此刻的陆小曼「……英法语言,都讲得流利,而面目也长得越发清秀端庄,朱唇皓齿,婀娜娉婷;在北平的大家闺秀里,是数一数二的名姝。这时候,北京的外交部常举行交际舞会,小曼是跳舞能手,……她的举措得体,发言又温柔,仪态万方,无与伦比。」倾倒了无数的男子。

她嫁得王赓「学问虽然优长,而应付女性*却是完全外行,有了这样漂亮太太,还是手不释卷,并不分些工夫去温存一下。……不久……他做了哈尔滨警察厅长;……而小曼却依然住在北京母家,只是行动之间,已不像婚前拘谨。」此时的陆小曼在北京的交际场合出尽的风头,徐志摩就是在这种时候,民国十四年(1925年)在交际场合遇到陆小曼,在他的印象中,小曼是他最中意的「理想的美人」了。俩人互相倾慕,一见钟情,于第二年的夏月的七月七日,订婚,不久就结为秦晋之好,留下一段文坛的佳话。

陆小曼是江苏常州人,卒业于北平法国圣心学堂。中西文学均有优厚根基,尤以多年研究中国绘画,造诣颇深。徐志摩邂逅陆小曼以后,开始进行拼命的追求,正如他在「爱眉小札」中所说的:「……眉,你真玲珑,你真像一条小龙。我爱你奢华。你穿上一件蓝布袍,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我看了心里就觉著不可名状的欢喜。朴素是真的高贵。你穿戴齐整的时候当然是好看,但那好看是寻常的,人人都有认得的,素服时的眉,有我独到的领略。」

徐志摩于民国十四年(1925年)曾经很郑重的考虑过他和陆小曼的关系。他立定心肠,要在爱情上勇往直前,绝不半路收兵。他第一个大胆步骤就是直接写信给小曼母亲,请求她支持小曼和王赓离婚。陆老太太接信大怒,当然不加理睬。小曼自己也很为难。

徐志摩第二步策略,是督促小曼跟他私奔。他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以白马王子身份救小曼出「牢笼」,要二人恋爱成功。但小曼没有出走的勇气。

陆小曼知道徐志摩曾经追求林征因不遂一事,她同情志摩;她对志摩说:「摩,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叫你担心就是,不管有多少荆棘的路,我一定走向前去找我们的幸福,你放心就是。」

但随后她又觉得困难重重,又怕夫妻之爱难以持久,内心十分矛盾。她在日记中说,「你还是走那比较容易一点的路吧,那一条路你本来已经开辟得快成形了,为什么又半路中断呢?……我这里满地荆棘,就是我两人合力的工作也不知几时才可以达到目的呢!……我很愿意看到你最初的恋爱,我愿意你快乐,因为你的快乐就和我的一样。」

徐志摩的「最初的恋爱」人人皆知。

林徽因在民国十五年虽然没有跟梁思成订婚,但徐志摩的失败已成定局,所以他开始穷追陆小曼是可以理解的。

不久小曼病倒,徐志摩从欧洲兼程回国;两人相见,爱情倍增。然而,此时陆小曼仍是难以决断。志摩不堪苦恋,独往杭州,跑到灵隐寺,「直挺挺的躺在壑雷亭下那条石条磴上寻梦」,不过此时,陆小曼在上海却把婚离了,而且是志摩所不知道的。在「爱眉小札」里小曼所写的「序」中说:

「我在上海住久了,我的计划居然在一个很好的机会中完全实现了。我离了婚就到北京来寻摩,但是一时竟寻不到他,直到有一天在晨报副刊上看到他发表的『迎上前去』的文章,我才知道他做事的地方,而这篇文章中的忧郁悲愤,更使我看了急不及待的去找他,要告诉他我恢复自由的好消息。那时他才明白了我,我也明白了他,我们不禁相视而笑了。」

徐志摩和陆小曼是在同居数月后才结婚的。

结婚以后,志摩又来了烦恼。徐志摩仍感觉到头脑空空,笔杆沈重。他有创作和译书还债的计划,但计划虽在,却完全无期。他的烦恼纷至遝来。

一是他们的婚姻得不到志摩双亲的谅解,二是得不到父亲在经济上的接济,徐志摩不得不借贷。在上海债台高筑,身为难民的志摩,心中之苦,可想而知。以及与陆小曼生活的不协调,他想改造小曼的愿意难以实现,陆小曼喜欢挥霍与玩乐,她性*格与习惯上的缺点,不是徐志摩能够改造的了的,大概也不是什么人能够做到的。徐志摩一向生活平顺,但到此一关,苦头却接二连三而至。作为一个好丈夫,徐志摩很多时候跟陆小曼去做他所不愿意甚至是讨厌的事。他曾说:「我想在冬至节独自到一个偏僻的教堂里去听几折圣诞的和歌,但我却穿上了臃肿的袍服上舞台去串演不自在的『腐』戏。我想在霜浓月澹的冬夜独自写几行从性*灵暖处来的诗句,但我却跟著人们到涂蜡的跳舞厅去艳羡仕女们发金光的鞋袜。」

徐志摩在康桥读书的时候,深感绝对爱情的伟大;当他读到拜伦的传记,对于拜伦夫妇的恋史以及他的在文学上的成就,更是万分的钦羡。对于伴侣,自从在林徽因那里得不到之后,就把全部的理想寄予在陆小曼的身上。他在给陆小曼的信中说:

「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你要你有信心,有勇气,腔子里有热血,灵魂里有真爱。龙呀!我的孤注就押在你的身上了!」

陆小曼,对于徐志摩来讲,是他「一辈子的成绩」,小曼是他的「归宿」,是他「几世修来和幸运」,志摩得到她「比做一品官,发百万财,乃至身后上天堂,都来得宝贵」。这些话都是他们同居后,写在「眉轩琐语」的心声。

后来由于小曼与伶人翁瑞午的不寻常的关系,搅得徐志摩心疼,那时他与陆小曼的关系虽然恶化了,但在人面前,他仍要装得若无其事,潇洒落拓。「我的心肝五脏都坏了,要到你那里圣洁的地方去忏悔。」民国十八年,志摩可能就对冰心女士说了这几句声泪俱下的话。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毕淑敏:妈妈福尔摩斯
下一篇:毕淑敏:赔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赶考的女人
毕淑敏:束修
余秋雨:乡关何处
郭沫若:梦与现实
北海浴日
蔡康永的经历以及他出过哪几本书
宗璞《锈损了的铁铃铛》
王羲之的书法特点
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赏析
王羲之练书法的故事
我改变的事物
冯雪峰:发疯
琅琊山游记
阿英:关窗哲学
忘不了的画
麻雀山(三)
最后的命运·庐隐散文
我要成为你书中的男人
夜雨
[山居笔记]遥远的绝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