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夜营的喇叭

随便看看吧 / 作者:嘲笑。 / 时间:2018-11-18 12:56:15 / 100℃
晚上十点钟,我在灯下看书,离家不远的军营里的喇叭吹起了熟悉的调子。几个简单的音阶,缓缓的上去又下来,在这鼎沸的大城市里难得有这样的简单的心。
我说:“又吹喇叭了。姑姑可听见?”我姑始说:“没留心。”我怕听每天晚上的喇叭,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听见。
我说:“啊,又吹起来了。”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声音极低,绝细的一丝,几次断了又连上。这一次我也不问我姑姑听得见听不见了。我疑心根本没有什么喇叭,只是我自己听觉上的回忆罢了。于凄凉之外还感到恐惧。
可是这时候,外面有人响亮地吹起口哨,信手拾起了喇叭的调子。我突然站起身,充满喜悦与同情,奔到窗口去,但也并不想知道那是谁,是公寓楼上或是楼下的住客,还是街上过路的。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张小娴:美丽的约定
下一篇:张小娴:在掌心里,在子宫里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毕淑敏:不宜重逢
“艺术的逃难”
张爱玲:中国的日夜
刘墉散文:永远的一课
冯文炳:知堂先生
川岛:桥上
我九年的家乡教育五
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原文(汉译文
郭沫若:芭蕉花
埃尔祖鲁姆之行(一)
自慰
爱情饥渴症
冯雪峰:发疯

要喝减肥可乐吗
忘不了的画
北风_杨刚
王羲之的生平简介
阿英:吃茶
丰子恺:野外理发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