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35岁孩子的梦 --我的第一次上网经历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 时间:2009-03-27 11:05:08 / 110℃

也许是因为今天走着的路,都是昨天走过的路,明天还得走;也许是因为明天的我,依然是今天的我,后天还要重复;无数个也许,像风一样在现实的世界里鼓荡,又像虫卵一样在虚拟的世界里蠕动着。那一年,网络刚刚成为网络并渐风行,而我已三十岁。向往终究是向往,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不能安下心来,经营自己打下的那点江山,却要在未知的世界里寻求解脱,这对我的自尊心总是一个挑战。就这样,我那所谓的理智,打压了我对网络世界的热情,于是,我把那根将要伸出去的触须,很快地收回了。
一个多月前,由于工作需要,我得到每日两小时的外网权限。我兴奋之极,仿佛获得了一辆远征网络世界的战车,没有驾照,也没有实际的操作经验,我却驾着它,载着那些苏醒的虫卵,横冲直闯入一个个文学网站,而那些思想的虫卵,便得以从那网站的一个结点爬向另一个结点。在那些站点,我经历了人生的好多个第一次——
第一次网上投稿。
那是04年的11月12日,我的一位同事对我说,你的文章和思想不能囿于某种单一的传播形式,你应该为它寻找更多的读者,这也是对你负责任的做法。于是他为我在一个文学网站,注了册。一个非常朴实的用户名ZWX,我户口薄上的名字。几个小时以后,投出去的几首诗被我看见了,当然阅读到它的,还有更多的文字爱好者。网络的迅捷就这样感性*地被我体验着。看到别人的文章,署的都是些诗情画意的笔名,我也试着与那个网站的编辑进行交流了,不用几个来回,我得到自己想要的笔名:槐花雨。稍后几天,我把自己的几十篇稿件陆续地放到网站,我收获到的不只是发稿的喜悦,更有诸多编辑和文友对文章的直接而真实的评点,这是以往投稿所不能体会到的快乐。当然也有令人发悚的评论,直击文章的不足之处,就像自己的孩子因为没有管教好,而被人指出他的无知和顽劣,脸红自不必说,痛定之后的反思也是必不能少的。尽管如此,我收获得最多的还是编辑和文友的勉励和帮助。记得有位编辑在我的一篇小说上,留下了这样的评点"很精彩的小说语言",然后他又解释说,"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有些人写了几十万字的小说,也不能把小说语言运用好,它给读者带来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如果我们以自己的文字为受众制造了痛苦,那我们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为着那一句话,我又开始了人生的又一个第一次。
第一次创作中篇小说。
准确地说,那篇小说,两年前已开了头,写了万把字就撂下了,不光是没有收集到足够的素材,更重要的是缺乏信心。我把想写的愿望告诉了那位编辑,他给我说了个故事,他说有个小孩,从很小开始就无休无止地写,后来就写成了作家。他讲的也许是他自己的经历。这个故事有些极端,可是正因为极端,它才触动了我们心底的东西。我说我已不是小孩,我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他说你就把自己当作三十几岁的孩子,你的梦想从30岁开始也总比没有梦想的好。于是在那以后的十几天里,我拼命地写。十几天下来,写了五万字,瘦了两斤多,同事就打趣地说,你的网上小说又没有稿费,犯得着这么辛苦吗?我自嘲地说,有稿费呢,我把它用于减肥开消了。小说既写成,我得为它寻求第一个读者呀,于是我把QQ的用场派上了。用上了QQ,我又开始了人生的再一个第一次。
第一次网恋。
如果有90%的人在网恋,那就有100%的人要经受痛苦。那种灵肉分离,而灵魂又被撕裂了的痛苦。愿意第一个看我小说的网友,名叫后弈。我与后弈的交谈如行云流水,自然亲切。在上班的午间,在下班的路上,怕赶不上他的时间,或者说不忍心让他等我太久,我把摩托车全速行驶在路上。我们就谈那小说,那部源于倾诉欲|望的小说。从错别字的纠正,到整体的布局结构,到人物命运的安排,围绕小说,我们无话不谈,可是跳出小说,他便嘎然而止,甚至连招呼也不打,便强行关掉QQ,遁入暗处,只任我孤零零地守在原地,仓皇张望,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我曾一度把后弈当作收留我灵魂的好心人。在这些日子里,我是那样地依赖着他。无论多么谨慎的或者呆滞的文字,也隐藏不住文字的主人那活生生的气息,他肯定是嗅着了我的爱的气息了。我守着那只不会变红的企鹅,不断地反省着自己:我是爱上了后弈,还是爱上了后弈用他的话语,为我营造的爱的虚境,它是那样的温暖宁静。但这也是文学的虚境——游戏的规则,只能想象不可碰触。作家丛维熙说过一句话,我始终认同,他说"命运再把人蹂躏一番后,才肯把文学交给他"。我想我之所以热爱着文学,是因为我曾经遭受过命运的蹂躏,我现在仍然热爱着文学,或许是因为我被命运蹂躏得还不够彻底吧。但愿后弈是上苍派来的,最后一个蹂躏我的人了。后弈不是徒手而来,他佩戴着一柄网络的双刃剑,一边刺着别人,一边刺着自己。我终于以109句长诗,换来了他对我的一句"珍重",从容地告别了那场炼狱般的网恋。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我们各自远征归来,回到现实的世界中,拖地、洗衣、看孩子,每天准点地上下班,和同事东扯西拉地开着玩笑……

时光如流水,流淌在每个人记忆的河流之中。投稿、写作、后弈便是我35岁的河流中,沉积下来的几颗沙粒,时时地打磨着自己,把这个年纪不应有的棱角磨蚀掉,然后进入到中年的通透。
转眼新年已到,那些曾经带给我痛苦和欢乐的人,又会在新的一年里,把痛苦和欢乐成批地复制给别人;而我选择的却是剪切,把痛苦剪掉,把快乐伴随新年钟声,粘贴到每个人的心中。
唉,这就是网络。我的三十五岁,因为有这别样的经历,而被自己深深怀念,像一个孩子做了梦,总要找个人说说,于是便有了这篇文字了。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这个冬天有点暖
下一篇:新年,体味母爱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余秋雨:乡关何处
毕淑敏:束修
密西西比河风光.(法)夏多布里昂
善良的单纯
我有一个梦想
忘不了的画
毕淑敏:赔
张小娴:像男人这样的生物
画圣与画风演变_郁风
远处的青山
巴金:火
自然
孟加拉风光
张小娴:一双袜子的爱
方令濡:古城的呻吟
我要成为你书中的男人
张小娴:在掌心里,在子宫里
青春(塞缪尔·厄尔曼)
朱自清:绿
拉斐德墅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