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之雪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 时间:2009-03-27 10:05:08 / 92℃

我出生在冬季,自然爱冬天的雪。
爱他的圣洁,爱他的柔顺,爱他的简单,爱他的宽容,爱他的无声无息。
北京的秋天真的很美,清爽拂面的秋风,悠闲飘落的树叶,清淡自在的浮云,使身处喧闹都市的人们可以尽情的享受着季节变化所带来的乐趣。但最值得一提的当然是香山那红的叫人心动的红叶了。来北京有三年了,早想去体会一下身处遍山漫红的叶林中的浪漫和登到山顶感受阵阵秋风扑面的豪爽。这种心愿却迟迟为能实现,可能是每天为了生计奔波而劳累了身心,可能是在陌生城市里孑身一人孤寂的淡泊了心情。总之,那大片大片漫山遍红的景致如今仍然只是脑海中想象的那幅美丽动人的图画。直到有一天看到楼下满地的枯黄的落叶和连枯黄了的叶子都不再有了的光秃秃的树枝,单薄的衣服所无法抵御的瑟瑟冷风的愈烈和清淡美丽浮云的消失,才蓦然的感觉到早已经不是自己所想象中的哪个美丽的秋天了,初冬已悄然而至。
那天的中午,天变的很沉,-阴-郁郁的夹着冷风。我看着-阴-晦天空中那早已经没了层次的灰色*-阴-云,感受着深秋初冬所带来的凄冷寥寂的心情。是该下雪了!
果然,傍晚十分,-阴-郁的天空再也沉不住气了,雪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飘落。初冬的第一场雪就这样在期待中如约而至。
站在窗前,俯瞰着大厦外漫天飞舞的雪花,却没有了儿时玩雪时的兴奋与愉悦,只是静静的望着,什么也不想,似乎此时凝固了的思想也伴随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一起,飞在空中,散落在每个可以飘落的角落。雪花自在的飘舞着,但终究还是有飘落的去处,而我却的心境却似乎依然空荡荡的没有一点的着落……
下班后走出大厦的,我便忘情的跑进雪中,脚下趟起柔柔的雪,仰起头,任那轻飘柔顺的雪花一片片散落在炽热的脸夹,黑黑的发间,淡淡的睫毛上。我什么都不想,也不想去想,只是迎着漫天飞扬的雪,释放着我的孤独,我的寂寥,我的悲哀,我的无助。似乎只有雪花此时能读懂我内心的一切,我的心只属于我的躯体和这圣洁的白雪。
晚饭后,雪越下越大了,路早已变成了一条银白色*的带子,长长的毫无边际的向前延伸着。高空中彩色*的霓虹灯照射着飞舞的雪花,朦胧的好想走进里一个五彩缤纷的童话世界。路上的车少了很多,行人也寥寥无几。真遗憾,放着老天赐予的这如诗如画的美丽景色*不去欣赏,却跺在水泥垒起了方格中,岂不枉费了老天那份苦心积累的心情。一些不愿意落到地面上的雪片开始拥挤的在路两旁的树上落脚,连细细的枝条也成了他们所栖息的家园。枝条变白了,整个树也变成了白色*,在白色*长带子的两侧又形成了两排白色*的树墙,发黄的路灯灯光照射在白墙、白色*枝条和长长的白带子上,反射着明亮而暖暖的光,使这个夜晚格外明亮了。一对年轻的恋人相拥着擦肩而过,不时说笑着,在雪地上追逐着,相互打着雪球,体会着松软的雪球打在羽绒服上炸碎后那高兴愉悦的快乐心情。时而前后奔跑着,时而相拥热吻。这种浪漫的飘雪天,是多少热恋人们心目中快乐的天堂,而又是多少情感孤寂人的人间地狱。我微笑的注视着他们,分享着他们的高兴快乐和喜悦,慢慢的,他们的身影完全的融进在这雪的世界里,那欢快的笑声。
亦随着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回荡在浪漫的雪夜,也回荡在我的记忆深处。台眼望去,那雪飘的更大了….….
伸开双手,雪,飘进掌心,便瞬间既逝。原来,雪的生命亦如此短暂,雪是水汽的固化,他的生命在形成时是要释放出热量的,尽管他所释放的热量远远不足以和流星相比,但他在融掉的那一瞬间竟和流星如此的相似,不同的是流星要释放出巨大的热量,而雪花则要在释放出自己微弱的热量后,有被热所融取,回到了他的原本。原来他的生命竟有如此神奇的轮回。尽管这是微不足道的,尽管这是人们所无法用心去注意的,但的确,他用他生命的轮回一次有一次的滋润着我们赖以生存着的干涸而贫瘠的土地,他不求回报,只是每年如约而至,带给我们无尽的欣喜和愉悦。这,似乎就是他最简单的生命价值。
我出生在冬季,自然爱冬天的雪。爱他的圣洁,爱他的柔顺,爱他的简单,爱他的宽容,爱他的无生无息。
每个冬天,我都在期盼,在期盼中等待着雪的降临,虽然找不回儿时玩雪的开心和愉悦,但我只想能够和你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就这样的漫步在你宽阔的意境中,向你释放着我所有的心镜。
因为我知道,只有你能那样宽容的接纳我……


2003年12月于北京安德路地兴居3号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儿时的年货
下一篇:雪后*忆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刘墉散文:永远的一课
琅琊山游记
情书──致杨骚
冰心:十字架的园里
《鼎湖山听泉》原文
退休的女人
毕淑敏:束修
王羲之是哪个朝代的人
巴金:灯
冰心:介绍一位艺术家
亡国奴诸相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三月·走过江南——烟花三月下江南的文章
忘不了的画
世间最美的坟墓
楼梯是长还是短?
悼志摩·林徽因
阿英:关窗哲学
哲思与品位
大国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