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忆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 时间:2018-09-25 03:02:24 / 68℃

鹅毛的雪下了两天,铺了一地的棉被。屋房楼舍,放眼望去,皑皑一片。这里的雪不象我的老家的雪一样柔软,光滑,他硬硬地,滑漏漏地,稍不注意,一脚上面,人仰马翻。
儿时,看惯了家乡的雪,多半在年冬,"瑞雪兆丰年",一场雪下来,整个茫茫的原野,铺上一块雪白的棉被。草儿在睡觉,花儿在涂粉,连泪珠儿悄悄溜出眼眶。家乡的一片平原,田埂阡陌,五谷杂粮,勤劳百姓。
今年的雪来得有些早,梅花尚未开放,含苞之中,雪便匆匆而下,还记得来的时候,空中暗云,黄中夹黑,刹那间,-阴-风咋起,淅淅历历,似冰雹,似盐糖。还没认准是何物时,飘飘飒飒,将军风度,悄然而至,我便喜欢窗外看雪,看它空中弥舞之形,潇洒痛快之音。
生长在江南,长江旁边的我,去年因为晚见而有过点伤心,无雪的冬天还有何种意义?天公不作美之时,便怨声一片──-雪去了那里。今年的雪,让人尝到真正之冬的到来,雪下大的当中,我没去看梅花,我想她应该象我一样"用整个胸膛来迎接这场难得的雪吧"。
下了两天的雪,似乎有些疲倦。于是人也疲倦,但愿能早停。果然,雪天似乎恋爱我们这些孩子,第三天,雪便停了。
沉寂的街道,依稀有了声音,人们躲在皮衣里,虽前锋以离开,严寒还未消退。买小吃的早早开了门,几家的小吃店,生意很红火,人们围在小吃店里,在讨论今年的雪。"这场来的比往年早,驻地比往年长。也不知道咋哪块地明年开冬的收成如何?""二狗子他妈那病,今年好多了。去年还躺在床上,今年还下地看雪"小吃店里飘出来的暖气与香味,弥漫整条街道。
药房的门也早开,绿色*的药幌子,沾了些雪的影子。老太太挽着老爷爷,在雪中蹒跚起步,老爷爷的腿脚不方便,老奶奶紧紧的缠着他。"老伴,这两年辛苦你了"老爷爷感觉不好意思,拐棍一边那动,一边轻起着嘴唇。
"结婚都这么多年,你这老头子还说这些?闺女说了,你这病多自己保养,看你年轻时,那个拼命的劲?"老奶奶虽在责怪,嘴角边却露出来的微笑无法摸去。
阵阵的清脆的机械声,是道路旁的"爆米花"。我用手指弹了弹身上的水滴,径直朝响声迈步过去。
一群人儿,几个妇女,几个小孩,还有一些年轻人。米香的味道冲着我的鼻子,儿时以来,对米花有异样感情。每年新年,母亲总会为我们准备些新年的零食。我们俗称叫"糖粑"与"米花"。家乡是个米产区,大米每年的丰盈,让祖祖辈辈脸上增添许多荣耀。大米虽多,但钞票很少。虽米多但贱,于是农村的孩子便没有了城里的"肯德鸡""老板鸭"。
母亲是个聪明的农家妇女,出生的贫苦与年龄,未有一天过学,认得的几个字,也是自己偷学的,但母亲的接受能力特别强,一次在"姑姥家"看了一次做糖粑,后便回家做得出来,而且做的比姑姥要好吃许多。母亲也是豆腐高手,打出来的豆腐不比"八公山"的差。只记得自己一次在"切"门板上的豆腐的时候,因为用力过重,把一块上好的布料大卸八块,让母亲伤心了一阵。于是我便没有权利再出切豆腐,那便是姐姐享受的事。
每逢年节,爆米花的挨个子老人总赢得我们的喜爱。从机子的空口处拉出来的米花,特长。几家邻居相互爆了一些,一斤米能爆出一袋,袋子鼓鼓的,和母亲与邻家的几个妇女一起,戴着共同的欢乐。
而今,爆米花又到我面前。蹦着跳起来的小男孩恰是当年的我。
城中的公园,水还是停留在池塘的水面,严严实实地。冰冻尚未逢解。亭廊几处还有一些雪的痕迹,几对情侣手牵着手,枯子上的雪时不时故意来一个问候,惹得女孩一阵惊讶的轻声。
光线照耀大地的面积越而变大,陽光里没有半点辣意,风轻和,行人跺跺脚,好一派雪后。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初冬之雪
下一篇:新岁希望篇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张小娴:幸福总被思念所淹没
胡适:丁在君这个人
我看苏青
“无限之生”的界线
[山居笔记]长者
冯文炳:知堂先生
悼志摩·林徽因
《鼎湖山听泉》原文
王羲之和王献之是什么关系呢???
阿英:关窗哲学
贾平凹有哪些优秀好看的作品呢?
张小娴:像男人这样的生物
毕淑敏:不宜重逢
杜鹃
丰子恺:山中避雨
昏眩交响乐
拿波里漫游短札·李健吾
蔡康永的母亲是谁
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赏析
朱自清: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