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雪中来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 时间:2009-03-27 17:05:08 / 107℃

我从雪中来,诗化了寒冷,也诗化了心情。

这是几天前我编辑的《子归电子杂志》前言中的第一句话。

当时我刚刚从雪中走回来,纷纷扬扬的雪花在飘洒,漫天都是飞扬的诗意,满天都是莹洁的思绪,披了一身雪花的我放眼望去,世界已经变成了一片纯白。于是,久违的未泯的童心被唤醒了,我忽然感到几分激动,儿时的关于雪的往事,生命中关于雪的诗意被唤醒了,我有几分莫名的兴奋和轻狂,不由得哼起了一首欢快的雪的歌谣。那时候,同事们都说你怎么这么天真啊,我说看到下雪,我就变得天真了,只因为我爱下雪天!

就是从那天起,漫天雪花飘飘洒洒,纷纷扬扬,一直下到了现在。


雪在飘,时而是大片大片的轻盈飞舞,时而是颗粒状的簌簌洒下,时而又是像面粉一样轻轻降下。一连下了七八天了,我们的世界早已变成一片雪国。

雪,让喧嚣的世界暂时沉寂了下来,怕冷的人们就像鸟儿一样躲进了自己的巢里。

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走在飞雪飘零的街道上,感受着脚下的节奏,看雪花落在行人的身上,落在车上,落在楼顶上,落在一切静止的运动的物体的上面,为他们穿上一身银白的装饰。看着街道两旁的民居上积着厚厚的雪,看着路两旁的树木的枝枝丫丫上也积了厚厚的雪,不经意的一回首,原来自己走过的路上已经留下了一行歪歪斜斜的脚印。

大片大片的雪花还在继续飘落着,路两旁的树木一眨眼似乎已变成玉树琼花,那白雪覆盖的屋子是否会走出几个小精灵来。这是在哪里?我是否已经走进了童话里的世界?

走在雪中,如梦似幻,许多久违的情怀就释放出来了。


雪在飘,郊外的小路上有几个孩子在堆雪人,滑雪、打雪仗,欢呼雀跃的,那银铃似的笑声传的很远很远,一直飘向白茫茫的田野,田野里也是一片迷茫的混沌的白。

孩子们还在疯狂的玩耍,那热火朝天的样子一下子感染了我。让我也想起了我的童年,我的童年也在这雪天里,与这样的雪天似乎只有一墙之隔,我们曾经在那边玩耍,现在这些孩子在这边玩耍。但仔细一想,这一墙之隔的距离啊,竟然隔着悠悠时光三十年。

三十年的时光啊。


雪花落在我的头上,落在我的羽绒服上,挂在我的睫毛上,我也成了一个雪人了。

走在雪中,走在白茫茫的雪的世界里,也就走回了童年莹洁的梦中。

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在一个冬日的早晨打开门,耀眼的亮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于是他兴奋地喊起来:"妈,下雪了,好大的雪啊!"

于是他一个蹦子就冲进雪地里,一边在雪地上撒欢子,踩一些奇形怪状的脚印,一边一捧一捧掬起厚厚的白雪团成雪球扔起来,这些还不过瘾,他还用脚猛踩院子里的树杆,感受满树厚厚积雪飘落的那一瞬间的纷纷扬扬。一会儿,雪就落满了他的一身,他的小手被冻得红彤彤的了,但他的头上脸上却热汗直流。他还和邻居的小丽、小刚经常打雪仗,疯狂的不亦乐乎!

玩得够了,疯得也够了,妈妈就喊他扫雪,扫雪他总是觉得有点可惜,心想这么美丽的白雪留着多好,为什么要扫呢?但拗不过妈妈,也就只有服从了。但这时候他也总是一马当先,拼命的扫,用铁锨和推把使劲儿铲啊推啊,他知道扫完雪了还可以堆雪娃娃,他可以塑造出许多活灵活现的小精灵呢,那可是他的现场创意的再现了。

那个小男孩,就是三十年前的我。


雪在飘,只有下雪的冬天才更像冬天,没有雪的冬天总是有许多缺憾。

我们已经习惯了没有雪的冬天了。冬天不下雪,天气也不太冷,结冰的时候都很少了,人们都说这是暖冬。只是树木凋零了它们的黄叶,四处望去,山依旧,水依旧,城市依旧,车水马龙依旧,一切都在照常运转,喧嚣嘈杂依旧。季节交替的印记已经被抹杀了,我们在冬天有时候就想,这也算冬天吗?没有雪的冬天能叫冬天吗?

下雪是冬天肆意张扬的个性*,下雪是冬天的保留节目,没有雪的冬天就少了许多情趣,少了许多诗意。

雪花在飘,渐渐的变大了,大片大片的。

忽然就想起了"燕山雪花大如席"的诗句,我们这里不是燕山,但雪花也够大的了。真是上苍的恩赐,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上,在这暖冬效应愈演愈烈的时候,竟然能降下一场瑞雪,而且一下就是七八天,让我们这些爱雪的孩子过足了雪瘾。

那天从雪中回到屋内,在QQ上看到了伊人,轻狂的我第一句话就是:"你那里下雪了吗?"
"没有啊,就是干冷干冷的。"她说
"我们这里下了好几天雪了,纷纷扬扬的漫天皆白,真是太美了!"
"美死你了,你们真够幸福的,真是羡慕你们。"

一场雪也成了大自然的恩赐了!喜欢下雪的朋友真是不少,看来我们期盼那些美好的东西已经很久了!

雪花总是飘在每一个爱美爱大自然孩子的梦里。


雪花在飘,风,呼呼的,响在耳边,令人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忽然就想起了白乐天的诗句"绿蚁新陪酒,红泥小火炉。",是啊,古人真是会享受啊,在这样的天气里,邀三五个文朋诗友相聚,在红红的炉火前面吟诗喝酒,真是一种不错的境遇。可是我们现代人都很忙,大家都在忙自己的工作,难得有个闲情逸趣,就是有了,到哪里去找红泥小火炉呢?


雪在飘,我从雪中走来,披着一身雪花。

屋内一朵花静静地绽放了,屋外是一个银白色*的世界,那个世界曾经留下过我的脚印......

在线创作于2008年1月19日18:46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雪之恋
下一篇:雪之遐想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马裤先生》老舍
好好地活一天自己
麻雀山(三)
毕淑敏:婚姻鞋
巴金:火
幸福鱼面颊
一个南方人来信—郊游
关露:仲夏夜之梦
浪之歌
人性的温度——余秋雨语录
张小娴:美好的性,是阳光下的火炬
刘墉:点一盏心灯
《雪夜》原文·莫泊桑随笔
忘不了的画
张小娴:像男人这样的生物
冯文炳:知堂先生
王羲之的生平简介
楼梯是长还是短?
自然
“无限之生”的界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