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月饼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 时间:2011-10-20 13:09:02 / 61℃

儿时,家住农村,八月十五,正是农忙时节,大人们都在地里忙碌,我们这些小孩坐在家门口一边做功课一边左顾右盼,等父母早点回家做月饼吃,那时物质条件差,月饼都是自制的,没有任何添加剂,只有一种口味:甜。记忆中的“月饼”跟现在的南瓜饼差不多,条件好一点的在馅里面加些变化,比如花生、芝麻,考究的人家把自家种的槐花、桂花、玫瑰花采摘下来,用白糖和红糖分别腌制后做成馅料。带着花香的“月饼”是我们的最爱,但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尝到,我们常常私下里互相交换着吃。其实“月饼”里的馅料少得可怜,要咬好几口,才能品到一丝丝甜一缕缕香,正因为珍贵,那些自家做的饼香永远飘在我童年的中秋记忆里了。

记得母亲是生产队长,她总是最后一个收工,当她回来时,我们早已口水直流。看到我们姐妹仨的馋嘴样,母亲赶紧把发酵的面粉揉成团状,然后把面团分成小块,安排我们负责第一道工序:把面团搓圆。接着母亲在面团中央压个坑,用手指把面团捏成碗状,然后把各种花式糖馅放在中间;再把面团的边缘包起来,搓圆,最后用手掌轻轻地将面团压成圆饼。“月饼”的雏形就算做好了。

“月饼”可以下锅了,我们兴奋地围在母亲身边,看母亲在大铁锅上涂了一层薄薄的油后把圆饼一个个放入,圆圆的“月饼”就像铁锅上盛开的花,煞是好看。随着一阵加热,“月饼”的香味夹着“兹兹”声在屋子里穿梭,钻到我们的鼻孔里。我们围在炉灶旁,谁也不愿意走开。“月饼”终于出锅了,一个个“月饼”金黄油亮,我们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等着母亲把“月饼”分发到我们的小盘里,好香的“月饼”,我们迫不及待地去拿,可刚拿到手就烫得放下,又想吃又怕烫,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好用吹气、数数打发时间,“月饼”终于凉了,我们拿在手里,像宝贝似的,先用舌头舔一下,再一小口一小口地含在嘴里,我们姐妹仨吃饭速度很快,吃月饼可真是慢,谁也不愿意先把月饼吃完。

小时候的“月饼”土气、单调,可现在想起来,味道却是浓浓的。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难忘军营中秋夜
下一篇:中秋赏月散文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冯志:空洞的话
蔡康永的家底?
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赏析
我看苏青
蔡康永老婆是谁
余秋雨:乡关何处
李冶《八至》诗有感
丰子恺:山中避雨
要生活少写意
论老之将至
接吻的处境
丰子恺:野外理发处
最后的命运·庐隐散文
我看苏青
孟加拉风光
《鼎湖山听泉》原文
草明:龙烟的三月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一个南方人来信—郊游
拉斐德墅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