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微小说

假面舞会上,他头戴一个恐怖的鬼脸面具,显得极为另类。忽然,他发现了她,她美丽的脸上没有戴面具,与晚会格格不入。
他风度翩翩的邀请她与他共舞,她欣然接受。舞会散去后,他与她在车子里。他笑着说:“该吧面具摘下来了。”说完摘下面具,露出了一张英俊的面庞。她笑笑说:“是应该把面具摘下来了。”说完把脸撕了下来,露出了藏在面具后面的獠牙,然后在他惊恐的尖一叫中向他扑了过去。
鲜红的液体盖住了车子的挡风玻璃,让人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他是侠客,而她是风尘女子,
一次偶然,那是他救下一受伤女子路过她的客栈歇脚,
“店家这话,是在说在下是轻薄之人?”
他以为她把他看成了寻花问柳的公子哥,冷笑后,扶身边女子进客房休息。
“客官,不可以……”她欲言又止,
心里念叨:那女子乃厉鬼所变,已害数人啊……言之晚矣。

她伤感地对朋友说:“我和老公吵架了,他冲我大吼,让我带上自己的东西滚开。我用袋子把老公装进去,哭着说你是属于我的。”“真感人,然后呢?”朋友问。她回答:“然后我装了四袋才把他装完。”

医生和护一士坐电梯到地下室拿车。
而地下室上一楼是停一尸一房。
当电梯到一层时,门自动开了。
面前有个小女孩说:“求求你,让我进去吧。”
医生不准,想关门,可就是关不上。
护一士问他为什么不让小女孩进来,医生说:“手上有红丝带的都是停一尸一房的一尸一体。”
听完,只见护一士把右手提起高兴的说:“是这条吗?”

一女生和闺蜜在食堂吃饭,突然路过一位帅哥,女生一激动脱口而出:“快到碗里来!”帅哥笑了笑走了。第二天,女生和她闺蜜准时在食堂等候那位帅哥,吃着吃着女生觉得今天的肉味道怪怪的,就向闺蜜抱怨。闺蜜冷冷地说到“原来你不喜欢啊,我好不容易把他弄到你的碗里。”

某地开了一家餐馆,叫《舌一尖上》,进去吃东西,不要钱。于是乎很多人去吃,味道真是非常好。但是招牌菜舌一尖上却怎么都点不到。大家吃的满嘴流油出来。第二天有人漱口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舌一尖不见了!嗯。那家餐厅也关了,带着无数的舌一尖,要去给著名人士XX做一道名垂千古的美食。

你明天回家吗?她问。他沉吟了一下:大概不会回去吧,我明天还想在海边玩一天。她说:那我先回去吧,我放心不下你弟弟。他冷笑一声:我就知道你放心不下他。她脸色骤变:你别误会。他仍然冷笑:我误会什么?你自己不动手,却挑一拨我杀了他。现在却想急着回去处理冷库里的一尸一体掩盖我们的罪行吧?

一哥们与一红颜知己相处甚欢,只差上一床,女的总说等一合适日子。2月14日情一人节,她发短信给他:“天津安徽湖南江西”。他百思不得其解,也不好意思答复。只到后来一天看到一个关于地理的只是恍然大悟。朋友们,你们猜猜看,是什么?

<邻里>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划破了夜的宁静。“谁呀?”她迷迷糊糊地问。“啊?!”她一骨碌爬起来,蹿了他一脚:“赶快起来,开车去医院!”“你有病?大半夜的!”他呼一呼地骂道。“我没病,是小宝有病!”她一把拉起他:“小宝发高烧,他爸出差,燕燕急得哭个不停,哎,咱们是邻居哪......”

《肉丝面》他要了一碗肉丝面。服务员端来,他用筷子搅动了几下:“这是肉丝面吗,怎么没有一丝肉?”服务员说:“肉太贵,我们用‘人造肉’代替了。”“肉贵,可以少放点。”“你不知道,肉里有瘦肉一精一!”“那,价钱应该便宜些。”“把‘人造肉’切成这么细的丝,一刀一刀的,很费工夫的。”

福尔摩斯最后一次断案是他自己的案子。他被发现死在郊外一个废弃的小木屋里,双手反绑,双一腿断裂,身首异处。一尸一体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有福尔摩斯的字迹:“根据现场情况判断,我是自一杀。”

罪犯是谁?谁在说谎?一名警察有一天抓住4名盗窃犯A、B、C、D,下面是他们的答话:A说:"是B干的。"B说:"是D干的。"C说:"不是我干的。"D说:"B在说谎话。"事实证明,在这四个盗窃犯中只有一人说的是真话,你知道罪犯是谁吗?

【政客的一陰一谋】老王拿出车钥匙,打开车子的后盖箱,使尽全身的力气将袋子放了进去。他走到自己的车旁,将车头的血全部擦掉,然后走进客厅中,宴会已经进行到一半,他开始逐一向市里的大人物敬酒。“老爸也在啊。”儿子醉醺醺地拍了一下老王的肩膀。看见搂着儿子的漂亮女人,老王咬咬牙,自己的儿子竟然和自己的政敌混在一块了!他哼了一声,脸色一陰一沉了下来,儿子酒醒三分连忙和女人分开,女人笑着走开了。晚上老王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呼了口气:“刚才电视上说发生了车祸。我正担心你呢,好像死了三个人,警察竟然在后车厢发现了一具一尸一体!”“什么,三个人!?”老王惊愕道:“儿子不是回来了吗?”

刚才走在街上,看到一个小孩把他穿开裆裤的弟弟摁到在地,正用一把折叠刀做出割他弟弟的耳朵的模样。薄薄的刀刃紧一贴他弟弟薄薄的耳根子上。他告诉我他们在做游戏。然后……我用5RMB买走了那把刀。

《鸡蛋》他徒步旅行走进深山,天已黑又累又饿。一户山民收留了他,特意为他煮了两个鸡蛋。房东的儿子,不错眼珠地盯了会儿,悄悄来到外屋:“一妈一,那鸡蛋,不是说留着给我过生日吗?”一妈一一妈一说:“小点声,你生日是后天,鸡还能下一个。”孩子进屋:“叔叔,你吃鸡蛋吧,明天不是我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