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旅行》艾芜

随便看看吧 / 作者: / 时间:2011-01-08 16:11:00 / 114℃
夏天的旅行
艾芜

夏天的早上,住厌了都市的人,单是在火车里,看见了蒙着薄雾的青色*秧田,开着柠檬色*小花的棉地和门前系着一两条黑色*水牛的人家,已够心情爽朗了,何况在终点地方,欣欣迎人的,有点缀着海面的茶褐色*的风帆和掠人衣袂的湿润海风呢。
夏天真是勾人旅行的季节呵!
在赴吴淞去的车上,心里禁不住暗自这样咏叹起来了。
鹤见佑辅论夏天的旅行:"太陽将几百天以来,所储蓄的一切精力,摔在大地上。在这天和地的惨淡的战争中,人类当然不会独独震恐而退缩的。大批的人,便跳出了讨厌透了的自己的家,扑到大自然的怀里去。这就是旅行。"
这样看来,在暑天,旅行的人倒仿佛近于战士的了,其实呢,比如此次的游吴淞,我只觉得是不折不扣地偷闲而已,同自然抗争之气,是一点也没有的。倘真以炎天之下的远足为勇敢,则那些终日留在机器两侧锅炉旁边流汗的人,敢说他们是懦弱的吗!也许鹤见氏的话是对的,不过这只适合于向"夏日炎炎正好眠"的胖子们说教吧了。
旅行,是娱乐,尤其在夏天,这娱乐,应该普及到一切的人们,虽然,在此刻,又能算作梦想,但将来终归是会实现的。
"海风,蝉鸣,六月的太陽。"
住在吴淞的友人,来信说着这些诱人的字眼,我们便开始了夏天第一次的旅行。
在堤上当风走着是惬意的,就是把一双足酱在泥灰寸积的村道中,也很愉快的,因为人在但见屋瓦墙砖的环境里面脱逃出来,便好像得了莫大的解放似的。
坐在一家卖汽水的茅草店内,望见了海面天空和田野,人便觉得是做了大自然的儿子,躺在它的怀中一样。海风作声地吹着,依着藤椅就想呼呼地睡去,虽然我们的唇间,都在不时地流出使人不易倦怠的孩子气那样的话语。
藤桌旁边的泥地上,螃蟹悄悄地爬着,我们不去捉它,也不作声惊动,只是带笑地看着,让它自由自在的。
在村中饭店去,路过芦苇丰盛的池塘,便觉得在我们缓缓步去的足声中,应该有二三只野鸭,蓦地惊飞起来。虽然结果是野鸭一只也没有,但却想起屠格涅夫在《猎人日记》上所写的那些打野鸭的场面来了。因此我们在日光下,信口开河地谈话,便搭着了《猎人日记》这只船,开到了小说的海洋上面。
也许就因为是夏天吧,在海边上,很容易回忆起了南国,从前我所到过的那些殖民地国家。
虽然在这儿并没有看见椰子和芒果的树荫,但望着了精雅的洋式饭店,和店前草地上啜饮咖啡的白人,就好像我已回到了新加坡的海滨公园和仰光的绿绮湖畔一样。
心里起着这样不快的感觉:难道我们的国家,竟同缅甸。爪哇一般的么?
然而,实际上,倘若这时拭着额上的汗,在绿绮湖畔散步,或是海滨公园闲坐,我相信,一定是要更为愉快些。因为,至少不会在绿荫蓬草之间,看见了残缺的墙,和一片乱瓦,那些以往的战事痕迹。
甚么时候才是最愉快的夏天旅行呢?
我想:应该是一切人都能作一次夏天旅行的时候。
作者简介:艾芜(1904一1992),四川新繁人。曾漂泊西南边境、缅甸、新加坡等地当杂工.校对、编辑。著有《南行记》、《山野》等。近年出版有多卷本《艾芜文集》。
摘自:《艾芜文集》第10卷,四川文艺出版社1989年初版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永远的黄河》古清生
下一篇:《香炉峰上鸟瞰》徐蔚南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丰子恺:悼夏丐尊先生
张小娴:幸福总被思念所淹没
我改变的事物
庐山游记
楼梯是长还是短?
张小娴:恋爱的人都很忙
杜鹃

王羲之的个人介绍
让生活之泉涓涓流淌
川岛:桥上
夜雨
北海浴日
埃尔祖鲁姆之行(三)
哲思与品位
密西西比河风光.(法)夏多布里昂
王羲之练字的故事
赶考的女人
我的良友 ─—悼王世瑛女士
江南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