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名著 > 中国现代文学名著 > 繁花 >

第二十四章

【回目录】

第二十四章

陶陶时常去延庆路。黄昏,夜里,只要有机会,就去看小琴。心中有人,外表也显得忙,即 便应酬,等于赶场子,吃到六七点钟,想出理由告辞,叫一部车子,直开延庆路,进了门,小琴 就贴到身上来。有一次,菜场老兄弟过生日,陶陶敬了三杯酒,推说去医院吊盐水,急忙出来, 竟然于走廊里,碰到一个气韵矜贵的女人,穿千鸟格套装,大头发,面带三分醉。陶陶难 免多看一眼。对方忽然立定,讲北方话说,嗨,还认识我呀。陶陶一吓,原来是潘静。陶陶讲北 方话说,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潘静笑了笑,显然吃了酒,两人接近,陶陶仍旧闻到潘静身上 熟悉的香气。潘静说,我还行,最近忙什么哪。陶陶说,也就这点破事。

潘静说,前几天我还惦着,今儿就见了。陶陶看看表说,我有急事,再联系吧。陶陶离开潘 静,一路朝前走。潘静在后面顿脚说,陶陶,陶陶。

饭店门口有空车,陶陶开车门说,到延庆路。关门,眼睛一闭,车子开了十分钟,潘静电话 就进来。潘静说,陶陶,我难道会吃人,对我太不尊重了吧。陶陶说,我真有事。潘静说,真的。 陶陶说,好久不见,本想多聊几句。潘静说,亏你还这么说,那咱俩明天见,说个地方。陶陶 说,明天没时间。潘静说,那哪天,后天成吗。陶陶说,后天,后天嘛。潘静说,晚上也可以,我 家也行。陶陶说,这个,酒多了吧。潘静不响。陶陶说,我有空给你电话。潘静忽然激动说,我 这也太失败了,我这样的女人,居然会被拒绝,我问你,究竟对我怎么想,说个真实的想法成 吗。陶陶说,已经讲清楚了,不是吗。潘静说,我不清楚,不清楚,我恨你,恨你,恨你。电话挂 断。陶陶朝后一靠,叹气连连。这天夜里,陶陶抱小琴,一言不发。小琴周全,同样一声不 响。等送陶陶出弄堂,小琴说,最近要少吃酒,心里想到啥,样样告诉我。陶陶不响。回到屋 里,开了门,见芳妹正对房门坐定,眼光笔直,精神抖擞。芳妹说,回来啦。陶陶觉得口气不 对,有麻烦,闷声不响。芳妹说,面色不对嘛,刚刚做了几趟。

陶陶说,啥。芳妹说,自家做的生活,以为自家晓得,裤子拉链拉拉好。

陶陶朝裤子看了一看。芳妹说,校门经常开,校长容易伤风咳嗽。陶陶说,瞎讲有啥意思。 芳妹说,我对老公,算得宽松了,讲起来雌狗尾巴不翘,雄狗不上身,但是一门心思外插花,屋 里软,外面硬,样样只怪别人,可能吧。陶陶说,夜深人静,轻点好吧。芳妹说,我管啥人听不 听,随便听,还要啥面子呢,我现在,面子,衬里,已经输光输尽了,今朝一定要讲出来,夜里 去了啥地方,跟啥人做的。陶陶说,喂,神经病又发了,我不可能讲的。芳妹说,好,不讲对吧, 我来讲,不要以为我是瞎子,我一直怀疑,也一直晓得,再问一遍,要我报名字,还是自家讲。 陶陶不响,心里有点吓,嘴巴硬到底说,讲名字,讲呀。芳妹说,蛮好,浆糊继续淘,为啥叫陶 陶,可以淘,我只问,今朝夜里,松裤腰带的女人,发嗲发,出几身汗的女人,名字叫啥。陶 陶说,不晓得。芳妹说,真要是无名无姓的野鸡,我还气得过,讲,讲出来。陶陶说,啥人。芳妹 冷笑一声说,我讲了。陶陶说,可以。芳妹说,还有啥人,当然就是这个女人。陶陶讲,啥人。桂 芳说,狐狸,外地女人。陶陶一吓说,啊,啥人啥人。芳妹说,除了潘静,还有啥人。陶陶听到 这个名字,心里一松,叫一声耶稣。芳妹说,不响了是吧,这桩事体,现在就讲清爽,准备以后哪能办。陶陶说,真是又气又好笑,我跟这只女人,会有啥事体呢,也就是走廊里讲了两句,通 一次电话,可能是吃了酒,我神志无知。芳妹说,讲得圆兜圆转,合情合理,说书先生一样。陶 陶说,我确实一声不响呀,后来。芳妹说,对呀,后来呢,后来,就开了房间。陶陶说,啥。芳妹 说,不要紧张,房间单子,潘静马上可以送来,我早就相信了,会有这个结果。陶陶一吓。芳妹 说,潘静刚刚来电话,全部坦白,两个人做过几次,心里做,事实也做,三上两下,倒骑杨柳, 旱地拔葱,吹喇叭,吹萨克斯风双簧管,是吧,发了多少糯米嗲,样样不要面孔的事体,全部讲 出来了。陶陶跳起来说,个起来,我做流氓 对吧,根本是瞎七搭八的事体,讲得下作一点, 真正的说书先生,就是这只外地女人,我连毛也见不到一根,这社会,还有公理吧。芳妹跳起 来,方凳子一掼说,喉咙响啥,轧姘头,还有理啦。陶陶说,喂,用点脑子好吧。芳妹忽然哭起 来说,成都路大碟黄牛房间里,已经勾搭成了,现在目的达到,腰板硬了,要养私生子了。

陶陶大叫一声,不许唱山歌。芳妹哭得更响,此刻,忽然电话铃响。两个人一惊。陶陶拎起 电话,潘静声音,是深夜电台热线朦胧腔调,标准普通话说,对不起,陶陶,我刚才心情不好, 陶陶,你心情还好吗,有太多的无奈与寂寞,不要难过,我唱一首歌安慰你,你的心情/现在 好吗/你的脸上/还有微笑吗/人生自古/就有许多愁和苦/请你多一些开心/少一些烦恼 /祝你平安/噢/祝你平安。陶陶此刻,忽然静下来,潘静的静功,仍旧发挥作用,一时之间, 陶陶感觉自己静下去了,一直静下去,浑身发麻,甜酸苦辣,静涌心头。芳妹一把抢过话筒,大 喊一声说,下作女人,皮,再打过来,我报警了。芳妹电话一掼,陶陶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芳 妹说,事体已经清爽,现在讲,准备哪能办。陶陶摇头说,我实在太冤枉了。芳妹说,当初我跟 潘静讲过,如果做了十趟廿趟,就可以谈。

现在看起来,不止十趟廿趟,我是输光了。陶陶说,事体总会搞清爽的。

芳妹说,搞啥呢,再搞,这个吓人的社会,搞出一个小人,老婆顶多叫一声啊呀,我看得多 了,今朝夜里,就解决。陶陶说,解决啥,谈也不要谈。

芳妹说,不谈对吧,有种做,有种就走,走呀。陶陶说,走到啥地方去。

芳妹冷笑说,问我做啥,开房间呀,到皮房间里去呀。陶陶说,再讲一遍。芳妹说,我怕 啥,有种,就立起来,立起来,不做缩头乌龟,敢做敢当嘛,上海男人嘛。芳妹拉开大橱,拖出 几件衣裳,塞进一只拉杆箱子,开大门,轰隆一响,箱子掼进走廊。陶陶立起来,兜了几转说, 好,蛮好,一点情分不讲是吧。芳妹两眼圆睁说,有种吧,有种就出去,大家结束。

陶陶立起来,走到外面,背后哐的一响,咔嚓一记反锁。陶陶拖了箱子,走出弄堂,坐到街 沿上发呆。一部出租车开到面前,司机说,到虹桥啊。

陶陶不响。车子开了几步,倒车回来说,朋友,七折可以了吧,脱班就讨厌了。陶陶不响, 爬起来开了门,箱子朝里一掼说,到延庆路。

造化弄人。这天半夜,陶陶昏头昏脑回到延庆路,进门竟然一吓。

房间里,取暖器烧得正热,台面上一只电火锅,一盆羊肉片,一盆腰花,还有馄饨,黄芽菜粉丝腐竹各一盆,一对酒杯,两双筷,两碟调料。小琴穿一件湖绉中袖镂空咽袍,酥胸半露,粉 面桃花。陶陶说,小琴做啥,等啥人。小琴笑笑不响。陶陶说,乡下阿姐要来。小琴说,下个月 来。陶陶说,这是。小琴说,等朋友来呀。陶陶说,朋友呢。小琴说,查户口啊。陶陶说,男的女 的。小琴说,男的呀。陶陶不响。小琴走过来说,呆子,我等陶陶呀。陶陶勉强一笑,坐到箱子 上说,吓我一跳,赛过诸葛亮了。小琴说,我晓得陶陶会来。陶陶说,啊。小琴说,晓得就是了。

陶陶说,是吧。小琴说,感觉陶陶要出事体了。陶陶不响。小琴说,夜里离开的样子,照过 镜子吧,面色吓人。陶陶不响。小琴说,我当时觉得,陶陶回去,不跟姐姐吵,姐姐也要跟陶陶 吵,要出事体了。陶陶不响。小琴说,我就爬起来做准备,穿了这件衣裳,这批货色里,全镂空 也有,全透明也有,觉得不好看,我换一件。陶陶说,好看。小琴说,我当时想,陶陶如果回来, 我要请陶陶吃冰淇淋,做女人,关键阶段,不可以死白鱼一条,要有味道,女人打扮为了啥,让 男人看,眼睛爽。现在先吃一点,先散散心。陶陶说,小琴一般不讲,一讲就一大串。小琴说, 我急了呀。陶陶起来,踢一记拉杆箱说,不谈了,现在我扫地出门,等于民工。小琴说,瞎三话 四,姐姐是气头上嘛,明朝就好的。陶陶摇摇头。

小琴说,做一份人家,不容易的,先垫垫饥,明早起来,去跟姐姐赔礼道歉。陶陶说,哪里 来这种便宜,老婆脾气,我最晓得。小琴说,真动气了,我有办法,去跟玲子姐姐讲,请介绍人 出面,打圆场,也就好了。陶陶说,我不懂了。小琴说,为啥。陶陶说,我这种情况,小琴照理要 帮我撑腰,拉我后腿。小琴说,先坐,边吃边讲。于是两人坐定,眼前草草杯盘,昏昏灯火,镬 汽氲氤,一如雾中赏花,有山有水,今夕何夕。小琴端起一盅黄酒说,碰着这种麻烦,吃一杯回 魂酒。来来来,吃一点小菜。

陶陶心神恍惚,学一句 丽君台词说,喝完这杯,请进点小菜,小琴接口唱道,来来来,愁 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两个人吃酒。小琴说,为啥不拖后腿,我讲可以吧。陶陶说,嗯。小琴 说,玲子姐姐早就讲了,陶陶,绝对不是一般男人。陶陶说,上海滩,我顶多是一只小虫,一只 麦蝴蝶,小蟑螂。小琴说,比大比小,这就不适意了,蝴蝶大一点,黄鱼大一点,黄猫大一点, 老鹰也大,飞机最大,这又哪能呢,就算做一只小蚊子,飞来飞去,有啥不好呢。陶陶说,我是 打比方。小琴说,玲子姐姐一直提醒我,要当心陶陶,碰到陶陶,千万不要动心,有多少女人, 伤到陶陶手里。陶陶说,冤枉。小琴说,但一般男人呢,女人又不满足,女人是蜡烛,不点不 亮,但碰到了陶陶,就算烊成了蜡烛油,陶陶是不管的,看到蜡烛油,陶陶拔脚就跑。陶陶说, 厉害,等于戳我的轮胎。小琴说,我一直记得蜡烛油,我吓的。陶陶说,讲得太难听了,女人三 围,腰身大腿,变成一摊油,太吓人了。小琴说,我如果跟其他男人来往,玲子姐姐从来不管, 所以,我不会替陶陶撑腰,不拖后腿,我旁边看看。陶陶说,蛮好。小琴说,陶陶看到了我,根 本也不激动,心里的想法,一句不讲。陶陶说,讲得花好桃好,小琴就会相信。小琴不响。陶陶 说,小琴如果碰到一个男人,见面开始埋怨老婆,倒要当心。小琴说,为啥。陶陶说,男女结 婚,是用了心思的,现在讲得老婆一分不值,肯定是绝情人 ,面孔说翻就翻的男人面前,女人 真要变蜡烛油的。小琴点头说,我记牢了,只是陶陶以前,跟玲子姐姐,为啥结束的。陶陶说, 包皮打听了,我不讲。小琴发嗲,一屁股坐到陶陶身上说,我要听。陶陶说,等于讲别人坏话,不 可以的。小琴说,讲。陶陶一拎小琴的咽裙说,当时玲子有老公,我上门送蟹,玲子就穿了这种 等于不穿的衣裳,开了门,女人结过婚,中国叫老婆,日本叫人妻 ,我是小青年,上海童男子,进门看到这种人妻 ,我吃得消吧,当然吃不消。小琴笑说,童男子,我买账。陶陶说,我不讲 了。

小琴一扭说,后来呢。陶陶说,后来,玲子就跌了一跤,讲是穿了高跟拖鞋,不当心,要我 去拖。我一拖,玲子肚皮就痛了,黄鳝一样,扭来扭去,嗲得不得了。小琴说,太下作了,陶陶 完全是临时编的,我只晓得,当时玲子姐姐心情不好,人是绝瘦,正正派派。陶陶说,越瘦越厉 害,懂吧,上海有一句流氓 切口,“金槍难斗排骨皮”,懂了吧。小琴说,下作,反正这天,玲子姐 姐是穿正装,高领羊毛衫,下面长裤,结果,裤纽让陶陶拉脱三粒。陶陶说,所以我不讲了,明 明是热天,搬到冬天,一只嘴巴两层皮,翻到东来翻到西。小琴笑说,我听了,还是心动的。陶 陶说,所以穿得这副样子。小琴说,等有一天,我也要穿正装,里面硬领旗袍,马甲,再里面, 全身绷,拉链,带子纽子,全部扎紧,纽紧锁紧,下面厚丝袜 ,加厚弹力牛仔裤,看陶陶有多少 力气来剥。陶陶说,实在变态 。小琴抱紧陶陶说,老实讲,不是我诸葛亮,刚刚玲子姐姐来电 话,讲陶陶离家出走了,芳妹哭天哭地,问姐姐要人,当年姐姐是介绍人,要负责。芳妹讲.陶 陶是跟一个外地女人搞花头.估计耍牛小囡了。玲子姐蛆一急.想来想去,肯定是我,因此悄 悄来电话,要我关电灯,锁门,先让陶陶做一夜 无头苍蝇,到火车站跟民工咽地板,明早写检 查。我根本是不听的,起来准备小菜。电话又来了,讲可以开电灯了,陶陶的野女人,实名叫潘 静,经理级的女人,欲强,脾气犟。我一听,当然吃醋了,我就去漶浴,衣裳换了好几件,心 里难过。陶陶太厉害了,每礼拜跟我做几趟,回去跟姐姐 公粮,还要跟潘静姐姐搞里白 条,冰火两重天,想想就要哭,是我难以满足陶陶,真担心陶陶身体,这样搞下去,等于一部特 别加急快车,上海开到安徽,安徽到河北,再开回上海,上海再开到安徽,再开河北,三个地方 兜圈子,总有一天,轮盘烧起来,就要粉粉碎。陶陶不响。小琴说,潘静姐姐,有啥真功夫呢, 我有啥不到位,我要听。陶陶一声长叹,此刻,窗外两只野猫忽然咆哮厮打,怪叫连连。

电话里,玲子问沪生,最近见过陶陶吧。沪生说,极少联系。玲子说,小琴跟陶陶私奔了。 沪生说,啊。玲子说,礼拜三夜里,沪生过来吃饭吧,是苏州范总做东,见面再讲。沪生答应。 到这天夜里,沪生与阿宝走进“夜东京”,台子已经摆好。葛老师照例是看报纸。玲子说,有陶陶 的新消息吧。沪生摇头说,根本不接电话。玲子说,芳妹怀疑,陶陶是跟一个叫潘静的野女人 有关系,寻到成都路孟先生,要来地址,然后,到潘静公司里大吵,结果是一场虚惊,两个人根 本不搭界。之后,忽然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讲陶陶与小琴,已经同居 了。要死吧,芳妹急了, 到店里寻我,小琴是我小姊妹,我有责任,于是我陪芳妹到了华亭路,发觉小琴请人看摊位, 已经失踪了,再赶到延庆路,人去楼空,最后,芳妹拉我,去见命相钟大师,走进弄堂,碰到钟 大师遛狗,芳妹问大师,陶陶去了啥地方,钟大师讲,打电话问呀。芳妹讲,陶陶不接。钟大师 讲,无药可救了,陶陶,是绩不偿劳,专骑两头马,原可以放过韶关,但是做定了花蝴蝶,来不 及采蜜,情况不妙了。芳妹讲,究竟去了啥地方。

大师说,难讲的,陶陶的命,太上老君也算不出了。芳妹讲,这只死男人的狗命长短,并不 重要,我是问,现在死到啥地方去了。大师讲,我算不出来,我不开私人事务所,如果算得到这 一步,公安局可以关门。芳妹讲,平常端一只死人的罗盘,横看竖看,到处卖野人头。大师讲, 喂,嘴巴清爽点。芳妹讲,老棺材。大师讲,啊,抛弃华取糠秕,五讲四美懂吧,不许骂人。白狗冲过来穷叫,芳妹想踢,大师一挡,芳妹朝地下一蹲,哭天哭地讲,观世音菩萨呀,居委会同 志呀,我蛮好一个男人,听了这只老棺材的屁话,学坏了呀。白狗穷叫,弄堂里全部是人。大师 讲,各位高邻,现在请大家观察这只女人的面相,吓人吧,两条法令线,像老虎钳,钳煞人不偿 命,克夫克到底了,做男人,肯定要逃的,逃到啥地方,思之思之,鬼神通之,上海西北方向, 可以了吧,绿杨桥,门口有两只垃圾筒,就这个方位,有本事去寻呀,死女人。

玲子讲到此地,苏州范总踏进饭店,身边是俞小姐。范总说,俞小姐现在,是我的老板,我 称呼俞董。俞小姐说,难听吧,北方人以为,我是鱼冻还是鱼肚,蟹粉烩鱼肚。大家笑笑。俞小 姐说,听说陶陶私奔了。沪生不响。此刻,菱红带一个男人进来。菱红说,这是日本人,就住前 面的花园饭店。日本人鞠躬。亭子间小阿嫂,拎了一把水芹走进来。葛老师放了报纸说,水芹 又滑又嫩,赞。玲子看一眼小阿嫂说,是的,真滑真嫩,一掐就出水,不用化妆品。小阿嫂头一 低,转进厨房。最后,丽丽与一个中年男人进来,司机搬进一箱红酒,一箱红酒杯。丽丽说,这 位是我生意朋友,投资公司韩总。于是,十个人围坐,一室雍雍,冷盆摆上台面,大家端杯动 筷。范总介绍新公司计划。丽丽与韩总听得仔细,答应去苏州一趟。玲子看一眼菱红说,中国 人吃饭,为啥要带东洋人进来,廿八岁的人了。菱红说,为啥不可以。日本人坐得笔挺,菱红随 势一靠。玲子说,一句中文不懂。菱红说,吃一点上海小菜,总可以吧。玲子说,这次,是包皮一 年,还是两年。亭子间小阿嫂说,啊,眼睛一霎,菱红有了男人了。阿宝说,张玲讲,做女人, 包皮养要早。菱红笑笑说,我欢喜宝总的噱。小阿嫂说,葛老师有个侄子,条件不错,刚刚国外回 来。菱红说,做啥行当呢。葛老师说,会计师,五百强大公司。

菱红说,这是唐僧肉,我有兴趣的,现在打电话。小阿嫂露惧说,日本人在场呀。玲子说, 这次是无皮养,不要紧的。俞小姐说,啥意思。丽丽莞尔一笑。菱红说,就等于,现在有男人 抱我,就是香我面孔,日本人无所谓。沪生说,不可能的。菱红说,要试吧,日本人根本不吃 醋。大家看看日本人。丽丽笑说,试试看。菱红就立起来。俞小姐说,大家文明一点好吧,尤其 新朋友韩总面前。韩总说,不碍的,我样样明白,样样懂。菱红说,韩总是明白人。范总说,好 是真好,台面上,就应该有甜有咸,有荤有素。菱红说,一听包皮,就想到抱,一讲到抱,就觉得 我低档,一般的结婚,跟包皮,有啥两样呢。阿宝说,好。俞小姐说,法律上面不一样。菱红笑说, 对呀,我最讲法律,讲文明,所以,我不搞男女关系,无无欲,但我靠一靠,总可以吧。菱红 靠紧日本人。玲子笑说,像啥样子,廿八岁的人了,一点不稳重。

大家吃了几轮。丽丽说,菱红姐姐一开口,就是特别。菱红说,别人不讲,不做的事体,我 来讲,我来做,一般事体,几千几百年,基本一样普通情节,故事,多讲有啥意思呢。葛老师冷 笑说,惊险故事,上海要多少。小阿嫂说,还是少讲讲,吃菜。葛老师说,我可以讲吧。玲子说, 可以。葛老师说,以前,有一个外国老先生故世了,身边的老太,盖紧被头,同床 共枕,一死一 活,过了好多年,前几天呢,本埠也有了,一个老太故世了,身边的老先生,闷声不响,不通知 火葬场,每夜一死一活,陪老太半年多,一直到邻居觉得,味道不对了,穿帮了,这是电视新 闻,夜里六点半播出,这个老先生对镜头讲,自从老太一走,心里就慌了,天天做噩梦,但只要 一碰身边老太,也就心定了。俞小姐说,标准神经病。丽丽说,吓人的。葛老师说,我是伤心。 小阿嫂说,现在吃饭,腻心故事少讲。葛老师说,男女现在有这种情分,是难得了。小阿嫂说, 要命,我隔壁的邻居,也是老夫妻,万一一死一活,我是吓的。菱红冷笑。玲子说,是呀是呀,有一种女人,表面上,是关心老头子,其实,有情分吧。小阿嫂不响。阿宝说,我爸爸讲了,人 老了,就准备吃苦,样样苦头要准备吃。菱红说,不一定吧,我以前到花园饭店,碰着一个八十 多的老先生,根本就是享福人,头发雪白,人笔挺,一看见我,老先生慢慢踱过来,背后一个日 本跟班,夹了一只靠枕。老先生讲,小姐会日文吧。我点点头。老先生讲,可以坐下来谈几句 吧。我点点头。老先生坐进大堂沙发,日本跟班马上垫了靠枕。老先生讲,我是老了,我只考虑 享福。我点点头。老先生讲,如果小姐同意,现在就陪我,到前面的大花园里走一走,可以吧。 我答应。两个人立起来,老先生臂膊一弯,我伸手一搭。

老先生可以做我外公,有派头,日本跟班收起靠枕,皮包皮一样,随身一夹,旁边一立,我跟 老先生走出大堂,到前面大花园里散步,小路弯弯曲曲,两个人一声不响,听鸟叫,树叶声音, 走了两三圈,三刻钟样子,全高跟皮鞋,我不容易,回到大堂,老先生讲,天气好,菱小姐好, 我是享福。

我笑笑。老先生微微一鞠躬讲,添麻烦了。我鞠躬讲,不要紧。老先生讲,明朝下午两点 钟,菱小姐如果方便,再陪我走一趟。我点点头。老先生讲,菱小姐有电话吧,我最懂数字了, 号码讲一遍,立刻就记得。我报了号码,就走了,第二天吃了中饭,老先生电话就来了,约定两 点钟散步,第三天吃中饭,电话来了,约定两点钟散步,第四天。玲子打断说,一共几天。菱红 说,第四天两点钟散步,照例到两点三刻结束,我陪四次了,老先生讲,本人就要回日本了,菱 小姐有啥要求,尽管讲。我不响。我当时稀里糊涂,我讲啥呢,沪先生可以猜猜看。沪生说,简 单的,要我讲就是,我准备去日本。菱红不响,眼睛移过来。阿宝说,祝愿中日两国人民友谊, 万古长青,再会。菱红看了看韩总。丽丽说,我建议是,夜里再去坐船,浦 游览。韩总想想 说,我想开店,想做品牌代理,可以吧。大家笑笑。这个阶段,玲子一直与日本人翻译,此刻大 家看日本人。玲子说,日本人讲了一首诗,意思就是,今朝的樱花,开得深深浅浅,但是明朝, 后日呢。大家不响。葛老师说,要是我来讲,简单,我想好了,我准备日夜服伺老伯伯。大家看 亭子间小阿嫂。小阿嫂眉头一皱说,我不讲,请范总讲。范总说,总共去了花园四次,不客气, 这要计时收费了,然后,建议去苏州沧亭,最后散步一次,散散心。阿宝与沪生大笑三声。俞 小姐说,太荒唐了,非亲非眷,陪一个糟老头子逛花园,有空。玲子说,赞。菱红不响,面孔红 了,像有了眼泪,之后笑了笑说,大家讲的,是七里缠到八里,我当时讲得简单,我最喜欢花园 饭店,眼看饭店造起来,又高又漂亮,我真不晓得,最高一层,是啥样子。老先生笑笑,带我乘 电梯,到了三十四层套房,日本跟班开了房门,轻轻关好,房间里就是两个人,我激动得要死, 想不到,我可以到花园饭店顶层的房间里了,下面就是上海呀,前面,四面,全部是上海,我真 的到了此地呀,像梦。菱红讲到此地,不响。小阿嫂说,后来呢。菱红说,后来,我就走了,老先 生讲,过三个月,再来上海,要我等电话。我讲,好的。我就一直等电话,结果等到现在,等我 上海,东京,来回多少趟了,等我跟日本和尚结婚,离婚,最后回到上海,一只电话也等不着。 葛老师说,老先生一定是过世了。菱红说,大概吧,否则,一定会来电话的。大家不响。

菱红说,但我还是等,已经等惯了,一辈子,死等一只电话的女人,是我。

俞小姐说,我比较怀疑,两个人到了房间里,就是看看风景,不符合逻辑。丽丽说,我相信 的。小阿嫂说,如果老先生出手,一定大方。菱红冷笑说,是呀是呀,大多数人,一定这样想, 好像我是女。进贤路开过一辆大客车,地皮发抖。大家不响。沪生说,我不禁要问了,这是一场梦,还是 一部电影 。韩总说,从头到尾巴,一个大花园,一老一小两个人,走来走去,比较单调。阿宝 说,有一部电影 ,两个美女 约老先生跳舞,一帮年轻人,进房间,抢夜礼服,老先生好不容易轧 进去,只有空衣架,墙角一只纸袋里,有一套邮差制服 ,接下来,老先生穿了皱巴巴邮差制服 , 走进跳舞大厅,男男女女舞客看见,突然灯亮,音乐全部停下来。菱红说,后来呢。阿宝说,忘 记了。菱红说,这像做梦,宝总,有问题了。玲子说,我听讲,宝总的心里,只想过去一个小小 姑娘。

阿宝不响。葛老师说,讲到了老先生,前几年,我跟一个日本老朋友,到塞班岛,点过一个 女人,当地中国小姐不少,讲是小姐,多数已经四十出头,灯光暗,等小姐近身,四十多岁女 人,一面孔哭相,我不大开心。我讲日文说,小姐有啥心事。女人讲日文说,父母生了重病,缺 一笔钞票,因此苦恼。我不响。女人讲,先生喜欢我苦恼,对吧,还是喜欢我哭。

我讲,此地,还有啥项目。女人讲,隔壁房间,样样有,来的客人,比较特别,让小姐打耳 光,拉头发,吃脚趾头也有,只要满意,全部可以做。我不响,我身边的日本老先生笑笑。女人 讲,有个老客人,只喜欢装死,让小姐跪到身边,哭个十几分钟,就满足了。女人讲到此地,我 骂了一句,贱人。女人一吓。我讲,到底受啥刺激,做了啥噩梦,还是中国父母生神经病。女人 哭丧面孔讲,先生,先生,真是对不起,是我发昏了。日本老朋友问,老实讲讲看,到底是为 啥。女人不响。我一把捏紧女人的面孔说,讲呀。女人哇的一叫,哭丧面孔说,是我心里烦,确 实,是我父母生了大病,现在请尊敬的先生,打我几记耳光,打我屁股,大腿,也可以,打了, 我就适意了。我不响,捏紧女人面皮不放。女人讲,因为急得发昏,胡说八道了,请先生原谅, 实在失礼了。我喊一声,妈妈桑。一个胖女人连忙进来。我松了手问,此地用这种恶劣态度,服 侍客人,还有责任心吧。妈妈桑是倒眉毛,声音像蚊子叫,哭丧面孔讲,全心全意服务客人,要 让客人称心满意,是本店最大的责任心。我讲,既然要客人愉快,为啥私人父母事体,带到工 作里来,摆出这副死人哭丧面孔,应不应该。我当时,真想扭妈妈桑一记面孔,想不到,妈妈桑 已经猜到了,凑近过来,面孔自动送上来。我看了看,肉太厚,粉太多,我不动手。妈妈桑马上 就落跪,头碰地板道歉。我讲,上年纪的人,最怕看见小辈哭相,等于是哭丧,好像,我马上要 翘辫子了,马上要开追悼会,要进火葬场。妈妈桑翘高屁股,头碰地板,不断道歉。我讲,立刻 叫这只死女人滚蛋,滚回上海去,我不想再看到这种贱人。妈妈桑唯唯诺诺,屁股翘高,头碰 地板,立起来,再鞠躬,嘴巴一歪,旁边的女人一低头,脚步细碎,连忙跟出去,走到一半。我 日本老朋友讲,慢。两个女人立刻不动了。老朋友摸出支票簿讲,死过来。女人哭丧面孔转过 来。老朋友讲,贱人,父母看病,缺多少钞票。女人低头不响。我讲,快讲呀,死人。女人哭丧面 孔不响,鞠躬落跪,翘高屁股,头碰地道歉。老朋友叹口气,戴眼镜,凑近台灯,开了一张六十 万FI币支票,飞到地上说,快点死出去。女人伸出两根手指头,支票一钳,跟咪一路鞠躬,屁 股朝后,慢慢退出去。

大家不响。葛老师说,古代有过归纳,不欢之候,也就是不开心的情况,有十多条,灯暗, 哕嗦,反客为主,议论家政国事,逃席,音乐差,歌女刁,面孔难看,包皮括狂花病叶。韩总说, 啥。葛老师讲,也就等于这种陪酒女,是欢场害马,蔑章程,不入调,不礼貌,懒惰,嚣张。范总 说,这位日本老朋友的钞票,等于是厕所间的卫生纸,随便就扯。玲子说,这只女人,实在太赚了。沪生说,戏外有戏,炉火纯青。阿宝说,葛老师享受了。菱红说,宝总眼光毒的。亭子间小 阿嫂说,夜总会,等于开殡仪馆。玲子瞄了小阿嫂一眼说,老头子嘛,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四十 多岁的老女人,日本叫邻家大嫂。小阿嫂不响。玲子说,这种年龄的中国女人,面皮像轮胎,相 当厚,可以一面让日本人摸,一面借客人电话,打国际长途。小阿嫂说,啥叫这种中国女人,一 竹篙打翻一船人。玲子说,这批女人以为,日本人不懂中文,身体已经横到沙发里,已经一动 一动,扭起来了,屏了气,还对电话里讲,老公,国内天气好吧,小明乖不乖,想吃啥,就买啥, 听见了吧,我回来过春节,我多少辛苦,我回来要检查的,如果小明不乖,房间里有女人长头 发,我肯定不客气,不答应的,听见吧。俞小姐说,确实,一到过年,“全日空”飞机下来的女人, 花花绿绿,大包皮小包皮,吆五喝六,讲啥茶道瓷器,讲啥情调,三蛇六老虫,以为别人不明白。韩 总说,这是个别女人,不可以讲全部。小阿嫂提高声音说,上海正经女人,要多少有多少。玲子 不响。葛老师端起酒杯说,小阿嫂,不必动气,以前中华公司的电影 明星,周文珠,有“ 吞 水”之号,从来不动气,永远不发脾气,多少人欢喜呀,女人就要学这种榜样,才是正道,就等 于现在的讲法,谦虚谨慎,胸怀世界,对人,要春风 暖,小阿嫂来。小阿嫂端起杯子,抿了一 口,葛老师说,玲子来,我敬一敬,开饭店辛苦,保重身体。玲子不响。葛老师说,不要不开心。 小阿嫂冷笑说,哼,不开心的人,是我,人家是千金,我做丫鬟,骂到现在了。玲子说,喂,嘴巴 讲讲清爽。小阿嫂冷笑说,我最近才弄明白,开“夜东京”,原来是葛老师坐庄,是葛老师全埋 单,上海,有这种野狐狸事体吧。葛老师说,少讲两句。玲子说,台面上,大家是朋友,讲清爽 也好。沪生说,不讲了,吃酒吃酒。菱红说,不要讲了。小阿嫂说,做了日本婊子 ,还插嘴。菱红 说,喂,老菜皮,嘴巴像痰盂,当心我两记耳光。小阿嫂立起来说,我怕啥,两只东京来的婊 子,两只上海赖三,打呀,我好人家出身,我怕啥。菱红要立起来,日本人压紧肩胛。小阿嫂 说,我跟葛老师,不讲青梅竹马,起码从小邻居。玲子说,好,赤膊上阵了,去问问葛老师,当 时为啥拿出钞票来,让我随便开饭店,为啥主动送上门来,随便我用多少,懂了吧。菱红说,老 货,还吃醋了,轮得到吧。小阿嫂说,饭店开到现在,有啥进账吧,铜钿用到啥地方去了,大 家心里有数。玲子说,讲出这种屁话来,有身份吧,有名分吧,葛老师一家一当,想独吞,有资 格吧。菱红说,葛老师有一幢洋房,我真眼痒呀,实在痒煞,痒得大腿夹紧,我哪能办啦。葛老 师说,不许再响了,不许讲了。小阿嫂说,我坐得正,立得直。玲子想还嘴,葛老师一拍台面 说,停。大家一吓。葛老师说,当了一台子朋友,尤其新来的韩总,加上日本外宾,国家要面 子,我也要面子,要衬里,再讲下去,等于我自掴耳光,到此为止了。韩总说,小事体,小事体, 大家少讲一句。范总端起杯子,蔼然说,葛老师,各位,我代表玲子,菱红,小阿嫂,我吃一杯。 沪生说,我代葛老师吃一口,可以吧。丽丽说,一口太少了。沪生说,现在我做葛老师,酒量 小。阿宝说,吃一杯。丽丽说,我代表小阿嫂,可以吧。葛老师笑笑。小阿嫂不响。葛老师说,小 阿嫂,笑一笑可以吧。小阿嫂不响。葛老师说,笑一笑。小阿嫂不响。葛老师说,小阿嫂一笑, 甜蜜蜜,最标致,登样。小阿嫂不响。葛老师说,今朝这把水芹,嫩的,是几钿一斤。小阿嫂说, 三块五。葛老师说,吃亏了吃亏了,大沽路只卖三块四。小阿嫂总算一笑说,瞎讲八讲,我去 过,大沽路只有药芹。大家稍微轻松起来。玲子岔开题目,强颜欢笑说,丽丽的钻石生意,一定 做大了。韩总说,深不见底。玲子说,表面上看,丽丽总是笑眯眯,一声不响,身上也中规中 矩,一粒钻石,一点亮头也不见。韩总说,道行深,财务好,我吃过丽丽家宴,小到碟盏,大到 十四寸汤盘,全套威基伍德骨瓷。丽丽不屑说,哪里呀,这是用来吓人的,这个世界,虚来虚 去,全靠做门面,懂吧,完全是虚头,我最喜欢,是此地的真实。韩总说,我可以举个例子。丽 丽说,不要讲了。韩总说,我澳门赌场朋友,一次到内地收赌账。丽丽无奈说,韩总呀。韩总笑笑说,结果呢,这批人有了麻烦,全部捉进去了,我出面搞定,对方实在感激,最后拿出一只六 克拉钻戒,按照赌场抵押价,三十万,请我收进,我这次带来上海,想请丽丽改手寸,丽丽一看 戒指就讲,不必改了。丽丽打断说,讲这种事体,有意思吧,不许讲了。菱红说,结果呢。韩总 说,丽丽出价,一百廿万收进。大家不响。丽丽说,不是我有钞票,做生意懂吧。大家不响。丽 丽讪然说,做我这一行,等于搬砖头,以小博大,也说不定,是以大博小,价钿听起来,总是吓 人的,昨日的传真,有一只全钻戒指,零也数不过来,一个亿,还是十个亿,单一只盒子,报价 猜猜多少。韩总说,多少。丽丽说,四万美金。大家全部不响。

“夜东京”外面,冬雨淅淅沥沥落下来,有几滴听起来,已是雪珠。玲子说,再来一碗菜汤 面,要么,菜泡饭,大家暖热一点。菱红说,我不冷。

玲子说,菱红讲啥呢,花园饭店就几步路,全空调廿四度。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