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九十一 杂传记八

【回目录】

卷第四百九十一 杂传记八

谢小娥传 杨娼传 非烟传

谢小娥传 (李公佐撰)

小娥姓谢氏,豫章人,估客女也。生八岁丧母,嫁历侠士段居贞。居贞负气重义, 游豪俊。小娥父畜巨产,隐名商贾间,常与段婿同舟货,往来江湖。时小娥年十四,始及笄,父与夫俱为盗所杀,尽掠金帛。段之弟兄,谢之生侄,与僮仆辈数十悉沉于 。小娥亦伤胸折足,漂流水中,为他船所获。经夕而活。因流转乞食至上元县,依妙果寺尼净悟之室。初父之死也,小娥梦父谓曰:“杀我者,车中猴,门东草。”又数日,复梦其夫谓曰:“杀我者,禾中走,一日夫。”小娥不自解悟,常书此语,广求智者辨之,历年不能得。至元和八年春,余罢 西从事,扁舟东下,淹泊建业。登瓦官寺阁,有僧齐物者,重贤好学,与余善,因告余曰:“有孀妇名小娥者,每来寺中,示我十二字谜语,某不能辨。”余遂请齐公书于纸,乃凭槛书空,凝思默虑,坐客未倦,了悟其文。令寺童疾召小娥前至,询访其由。小娥呜咽良久,乃曰:“我父及夫,皆为贼所杀。迩后尝梦父告曰:“杀我者车中猴,门东草。’又梦夫告曰:‘杀我者,禾中走,一日夫。’岁久无人悟之。”余曰:“若然者,吾审详矣,杀汝父是申兰,杀汝夫是申春。且“车中猴”,“车”字,去上下各一画,是“申”字,又申属猴,故曰“车中猴”;“草”下有“门”,“门”中有“东”,乃“兰”字也;又“禾中走”,是穿田过,亦是“申”字也。“一日夫”者,“夫”上更一画,下有日,是“春”字也。杀汝父是申兰,杀汝夫是申春,足可明矣。”小娥恸哭再拜,书“申兰、申春”四字于衣中,誓将访杀二贼,以复其冤。娥因问余姓氏官族,垂涕而去。尔后小娥便为男子服,佣保于江湖间,岁余,至浔郡,见竹户上有纸牓子,云召佣者。小娥乃应召诣门,问其主,乃申兰也。兰引归,娥心愤貌顺,在兰左右,甚见亲爱。金帛出入之数,无不委娥。已二岁余,竟不知娥之女人也。先是谢氏之金宝锦绣,衣物器具,悉掠在兰家。小娥每执旧物,未尝不暗泣移时。兰与春,宗昆弟也,时春一家住大 北独树浦,与兰往来密洽。兰与春同去经月,多获财帛而归。每留娥与兰妻(“妻”原作“宴”,据许本改。)兰(陈校本“兰”作“染”。)氏同守家室,酒肉衣服,给娥甚丰。或一日,春携文鲤兼酒诣兰,娥私叹曰:“李君悟玄鉴,皆符梦言,此乃天启其心,志将就矣。”是夕,兰与春会,群贼毕至,酣饮。暨诸凶既去,春沉醉,卧于内室,兰亦露寝于庭。小娥潜锁春于内,抽佩刀,先断兰首,呼号邻人并至。春擒于内,兰死于外,获赃收货,数至千万。初,兰、春有 数十,暗记其名,悉擒就戮。时浔太守张公,善娥节(“娥节”二字原空缺,据陈校本补。)行,为具其事上(“为具其事上”五字原空缺,据黄本补。)旌表,乃得免死。时元和十二年夏岁也。复父夫之仇毕,归本里,见亲属。里中豪族争求聘,娥誓心不嫁,遂剪发披褐,访道于牛头山,师事大士尼蒋(“蒋”原作“将”,据陈校本改。)律师。娥志坚行苦,霜春雨薪,不倦筋力。十三年四月,始受具戒于泗州开元寺,竟以小娥为法号,不忘本也。其年夏月,余始归长安,途经泗滨,过善义寺,谒大德尼令操。见新戒(“见新戒”原作“戒新见”,据陈校本改。)者数十,净发鲜帔,威仪雍容,列侍师之左右。中有一尼问师曰:“此官岂非洪州李判官二十三郎者乎?”师曰:“然”。曰:“使我获报家仇,得雪冤耻,是判官恩德也”。顾余悲泣。余不之识,询访其由。娥对曰:“某名小娥,顷乞食孀妇也。判官时为辨申兰、申春二贼名字,岂不忆念乎?”余曰:“初不相记,今即悟也。”娥因泣。具写记申兰、申春,复父夫之仇,志愿粗(“粗”原作“相”,据陈校本改。)毕,经营终始艰苦之状。小娥又谓余曰:“报判官恩,当有日矣,岂徒然哉。”嗟乎!余能辨二盗之姓名,小娥又能竟复父夫之仇冤,神道不昧,昭然可知。小娥厚貌深辞,聪敏端特,炼指跛足,誓求真如。爰自入道,衣无絮帛,斋无盐酪;非律仪禅理,口无所言。后数日,告我归牛头山。扁舟泛淮,云游南国,不复再遇。君子曰:誓志不舍,复父夫之仇,节也;佣保杂处,不知女人,贞也。女子之行,唯贞与节,能终始全之而已,如小娥,足以儆天下逆道乱常之心,足以观天下贞夫孝妇之节。余备详前事,发明隐文,暗与冥会,符于人心。知善不录,非《春秋》之义也,故作传以旌美之。

小娥姓谢,豫章人,是商人的女儿,长到八岁时母亲去世,许配给了历的侠义之士段居贞。居贞刚强好胜,讲究义气,喜欢结 豪杰。小娥的父亲积蓄了巨额的财产,隐姓埋名于商人当中;常跟女婿同舟贩货,往来于江湖之上。当时小娥年龄才十四,刚到成年。父亲和丈夫就都被强盗杀死,金钱财物全被抢走。段居贞的弟兄、谢家的外甥和侄子、还有仆人们数十口都被沉入 中。小娥的胸和脚也受了重伤,漂浮在水中,被别的小船救了上来,过了一夜 才苏醒过来。没办法小娥只好流浪乞讨,到了上元县,暂住在妙果寺的尼姑净悟的房子里。当初父亲刚死时,小娥梦见父亲对自己说:“杀我的人是:‘车中猴,门东草’。”又过了几天,又梦见她的丈夫对自己说:“杀我的人是:‘禾中走,一日夫’。”小娥自己解释不了这些话的含义,就常把这些话写给别人看,广泛地恳求那些有智慧的人解释它,但经过一年也没有人能解释。到了元和八年春天,我被罢免了 西从事的官职,乘着小船东下,来到建业城停船逗留。我登上了瓦官寺的殿阁,有一个和尚叫齐物,他重视贤人喜欢学习 ,和我很友好。有一天他告诉我说:“有个寡妇 名叫谢小娥,每次来到寺里,都让我看十二个字的谜语,但我解释不了。”我于是请齐物把谜语写到纸上,就靠着栏干用手在空中比划着写字,集中精神默默的思考,坐位上的游客还没觉得疲倦,我就明白了那字谜的意思。就叫寺里的小童快去把小娥叫来,来后我就向她询问事情的原由。小娥呜呜咽咽地哭了好久才说:“我父亲和丈夫,都被贼人杀了,不久后曾经梦见父亲告诉我:‘杀我的人是“车中猴,门东草”;又梦见丈夫告诉我:‘杀我的人是“禾中走,一日夫。”但多年也没人明白这些话的意思。”我说:“如果是这样,我就很清楚这话的意思了。杀你父亲的是申兰。杀你丈夫的是申春。且说‘车中猴’,车字去上下各一画,是‘申’字(指繁体“車”字),申又属猴,所以说‘车中猴’。‘草’下有‘门’,‘门’中有‘东’,是“兰”字。(指繁体‘蘭’)又‘禾中走’是穿‘田’过,也是‘申’字啊。‘一日夫’呢,‘夫’上再有一画,下有‘日’,是‘春’字啊。杀你父亲的是申兰,杀你丈夫的是申春,足以证明了。”小娥非常悲痛地哭着拜了两拜,把“申兰”、“申春”四个字写在衣服里,发誓要寻找,杀死两个贼人,来报自己的冤仇。小娥便问了我的姓和家世,流着眼泪走了。从这以后小娥便换装穿上了男人的衣服,在江湖上给人当佣工。一年多后,来到了浔郡,看见竹门上有张纸招帖,上面说招收佣工。小娥于是应招到了那家。问那家的主人,竟是申兰!申兰领回去。小娥心中虽然愤怒,外表却装得很恭顺。在申兰身边,小娥很受爱护、信任,钱财的收入支出的数目,全都 给小娥掌握。这样过了两年多,申兰竟不知道小娥是个女子!谢家从前金宝锦绣、衣物器具,全被抢到了申兰家。小娥每当拿起那些旧物时,都要暗暗哭泣好久。申兰和申春是堂兄弟,当时申春家住在长 北面的独树浦,跟申兰来往密切、融洽。兰与春一起出去一个月,就能弄到很多钱财回来。常常把小娥留下跟申兰的妻子兰氏一同守护家庭,好酒好肉好衣服经常给小娥。有一天,申春带着鲤鱼和酒来到申兰家。小娥私下里自己叹息说:“李君确的分析和神妙判断,都符合梦中的话,这是上天启发了他的思想,我的心愿将要实现了。”那天晚上,申兰与申春聚会,群贼全来了,喝酒喝得很尽兴。等到那些凶手都走了以后,申春大醉,躺在里屋;申兰也醉卧在院子里。小娥暗暗地把申春锁在了黑屋,抽出佩带的刀,砍下了申兰的头,然后呼喊哭叫把邻人都引来。申春在里屋被擒,申兰死在屋外。起获赃物赃款,数量达到千万。当初,申兰、申春有同伙数十人,小娥都暗暗记下了他们的姓名,这时候就把他们全都抓来杀掉了,当时浔太守张公,很赞赏小娥的节操行为,就为她向上陈述了她的事迹,进行了表彰,于是小娥才未被处死。当时是元和十二年夏天。小娥报了父亲和丈夫的仇后,回到了故乡,拜见亲属。故乡中的豪门争相求婚,但小娥在心中发誓绝不再嫁。于是小娥剪去了头发,穿上了粗布衣服,到牛头山寻找有学问的僧人去了。她找到了很有学问,又严守戒律的老尼姑蒋律师,便拜她为师。小娥志向坚定,言行谨慎又肯吃苦,在风霜中舂米,在雨露中打柴,身体也不感疲倦。元和十三年四月,才在泗州的开元寺接受了“具足戒”,竟以“小娥”为法号,这是表示不忘本的意思。那年夏天,我回长安,途中经过泗水滨,拜访善义寺,去谒见大德尼姑令操。去后看到新受戒的数十人,都剃净了头发戴着新的披肩,举止严肃而有法度,排列侍奉在师傅左右。队列中忽然有一位尼姑问老师:“这位官员岂不是洪州李判官二十三郎吗?”老师说:“对。”又说:“使我报了家仇,洗雪了冤仇耻辱,多亏了这位判官的恩德啊!”她看着我悲伤的哭泣,我却不认识她,就询问她这样说的原由。小娥回答说:“我的名字叫小娥,就是从前讨饭的那个寡妇 。判官当时为我分析出了申兰、申春二贼的名字,难道没有回忆起来吗?”我说:“开头不记得了,现在就想起来了。”小娥哭了起来,然后便详细地写了记下申兰、申春名字、报了父亲和丈夫的冤仇、志向基本实现的经历和所受的艰苦种种情况。小娥又对我说:“报答判官的恩情,会有机会的。怎能空口说白话呢?”唉,我能分析出两个强盗的姓名,小娥又能终于报了父亲和丈夫的冤仇,神明之道不会不显示出来,从这件事就看得很清楚了。小娥容貌忠厚,说出话来却很深刻,聪明正直,才能特出,烧自己手指,弄瘸自己的腿侍奉佛,决心追求永恒不变的真理。于是自从进入佛门,不穿絮帛的衣服,不吃有盐酪的斋饭,除了佛教戒律和思维静虑的修行之道,嘴里不说别的。此后过了几天,小娥告诉我回牛头山,她要乘着小船飘浮在淮水上,到南方四处游览,我们不会再相遇了。君子说:“立下志向决不放弃,终报父、夫之仇,这是气节;做佣工仆役与男人杂处,而没暴露出自己女人的身份,这是贞节。女子的行为,唯有贞和节能自始至终保全就可以了。像小娥,足可以警醒天下的背叛道德、违反伦常的行为,足可以看到正直的男人、孝顺的妇人的节操。我详细地了解上面提到的事,释明哑谜,暗中与鬼神托梦时所说的话符合,也符合人心。知道好事不记下来,不合《春秋》一书的旨意,所以我作了这篇传来表彰赞美这件事。

杨娼传 (房千里撰)

杨娼者,长安里中之殊色也。态度甚都,复以冶容自喜。王公钜人享客,竞邀致席上,虽不饮者,必为之引满尽欢。长安诸儿一造其室,殆至亡生破产而不悔。由是娼之名冠诸籍中,大售于时矣。岭南帅甲,贵游子也。妻本戚里女,遇帅甚悍。先约,设有异志者,当取死白刃下。帅幼贵,喜,内苦其妻,莫之措意。乃出重赂,削去娼之籍,而挈之南海,馆之他舍。公余而同,夕隐而归。娼有慧姓,事帅尤谨。平居以女职自守,非其理,不妄发。复厚帅之左右,咸能得其欢心。故帅益嬖之。会间岁,帅得病,且不起。思一见娼,而惮其妻。帅素与监军使厚,密遣导意,使为方略。监军乃绐其妻曰:“将军病甚,思得善奉侍煎调者视之,瘳当速矣。某有善婢,久给事贵室,动得人意。请夫人听以婢安将军四体,如何?”妻曰:“中贵人信人也,果然。于吾无苦耳,可促召婢来。”监军即命娼冒为婢以见帅,计未行而事泄,帅之妻乃拥健婢数十,列白挺,炽膏镬于廷而伺之矣。须其至,当投之沸鬲。帅闻而大恐,促命止娼之至。且曰:“此自我意,几累于渠。今幸吾之未死也,必使脱其虎喙,不然,且无及矣。”乃大遗其奇宝,命家僮傍轻舠。卫娼北归,自是帅之愤益深,不逾旬而物故。娼之行适及洪矣,问至,娼乃尽返帅之赂,设位而哭曰:“将军由妾而死,将军且死,妾安用生为?妾岂孤将军者耶?”即撤奠而死之。夫娼以色事人者也,非其利则不合矣。而杨能报帅以死,义也;却帅之赂,廉也。虽为娼,差足多乎!

杨娼是长安里巷妓院中特别漂亮的女子,风度很优美,又能把自己打扮得很妖艳而自己感到高兴。王公大人宴请客人时,竞相邀请她到席上。即使不会喝酒的人,也会因为她的陪劝而满饮尽兴。长安的那些年轻人一到她家,几乎到了失去性命、倾家荡产也毫不后悔的地步。由此杨娼的名声在长安城在册的妓女中首屈一指,红极一时。岭南有位带兵的主将某某,是没有官职的贵族的儿子。他妻子本是皇帝外戚的女儿,对待主将很凶狠,率先就约定,假如对她有外心,就用刀杀死他。主将幼年娇贵、好色,但在京中苦于妻子的凶悍,没办法实现自己的心愿。于是暗地里用了很多财物,销去了杨娼的妓女身份,然后带着她到了南海,把她安排在另外房子里住。公事之余就去跟她同住,晚上就偷偷回去。杨娼性情聪明伶俐,事奉主将格外谨慎小心。平日坚守妇女的职责,不合情理的,不乱说;又厚待主将身边的侍从,都能使他们人人满意,所以主将越来越 爱她。聚会隔了一年,主将得了病,似乎是好不了啦,就想见一见杨娼,但又害怕他的老婆。主将一向跟监军使 情很深,就秘密地派人去转达自己的心意,让他给想个办法。监军于是骗主将的妻子说:“将军病得很厉害,想找一个擅长侍候煎药调药的人来侍候他,这样病会好得快些。我有一个好的婢女,长期侍候贵族人家,行动很善解人意,请夫人选用这个婢女,以便伺候好将军,怎么样?”主将妻子说:“中贵人是诚实的人,果真这样的话,对我没有什么害处,可以赶快把那个婢女召来。”监军就让杨娼扮作婢妇来会见主将。不料,计划刚一实施却被泄露出去。于是主将的妻子就带着健壮的婢女几十人,摆出了一排白木棍,在主将办公处把油锅烧得滚烫,等待着杨娼,打算等她来了,就把她扔到沸腾的油锅里。主将听到后非常惊恐,急忙叫人阻止杨娼前来,并且说:“这是我的想法,几乎连累了她!现在幸亏我还没死,一定要使她脱离虎口,不然,就来不及了。”于是派人给杨娼送去很多奇珍异宝,叫家中年轻仆人驾着轻快的刀形小船,护卫着杨娼回北方去。从此主将的烦闷更加厉害,没过十天就去世了。杨娼北行恰好到了洪州,主将去世的消息传来后,杨娼就全部返回主将赠送的财物,设了灵位,哭着说:“将军因我而死。将军尚且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呢?我怎么会是辜负将军的人呢?”就撤掉祭奠为将军而死。娼妓是以美色侍候人的,对她们无利的事就不会跟人一心,可是杨娼却能以死报答主将,这是义;退回主将的财物,这是廉。虽是娼妓,她也还是值得赞美的。

非烟传 (皇甫枚撰)

临淮武公业,咸通中,任河南府功曹参军。爱妾曰非烟,姓步氏,容止纤丽,若不胜绮罗;善秦声,好文笔,尤工击瓯,其韵与丝竹合。公业甚嬖之。其比邻天水赵氏第也,亦衣缨之族,不能斥言。其子曰象,秀端有文,才弱冠矣,时方居丧礼。忽一日,于南垣隙中,窥见非烟,神气俱丧,废食忘寐。乃厚赂公业之阍,以情告之。阍有难色,复为厚利所动,乃令其妻伺非烟间处,具以象意言焉。非烟闻之,但含笑凝睇而不答。门媪尽以语象,象发狂心荡,不知所持,乃取薛涛笺,题绝句曰:“一睹倾城貌,尘心只自猜。不随萧史去,拟学阿兰来。”以所题密缄之,祈门媪达非烟。烟读毕,吁嗟良久,谓媪曰:“我亦曾窥见赵郎,大好才貌。此生薄福,不得当之。”盖鄙武生麄悍,非良配耳。乃复酬篇,写于金凤笺曰:“绿惨双娥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拟谁?”封付门媪,令遗象。象启缄,吟讽数四,拊掌喜曰:“吾事谐矣。”又以剡溪玉叶纸,赋诗以谢曰:“珍重佳人赠好音,彩笺芳翰两情深。薄于蝉翼难供恨,密似蝇头未写心。疑是落花迷碧洞,只思轻雨洒幽襟。百回消息千回梦,裁作长谣寄绿琴。”诗去旬日,门媪不复来,象忧恐事泄,或非烟追悔。春夕,于前庭独坐,赋诗曰:“绿暗红藏起暝烟,独将幽恨小庭前。沉沉良夜与谁语,星隔银河月半天。”明日,晨起吟际,而门媪来传非烟语曰:“勿讶旬日无信,盖以微有不安。”因授象以连蝉锦香囊,并碧苔笺诗曰:“无力严妆倚绣栊,暗题蝉锦思难穷。近来嬴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象结锦囊于怀,细读小简,又恐烟幽思增疾,乃剪乌丝阑为回简曰:“春日迟迟,人心悄悄,自因窥觏,长役梦魂。虽羽驾尘襟,难于会合;而丹诚皎日,誓以周旋。况又闻乘春多感,芳履违和。耗冰雪之妍姿,郁蕙兰之佳气,忧抑之极,恨不翻飞;企望宽情,无至憔悴。莫孤短韵,宁爽后期;恍惚寸心,书岂能尽?兼持菲什,仰继华藊。诗曰:见说伤情为见春,想封蝉锦绿蛾颦。叩头为报烟卿道。第一风流 最损人。”门媪既得回简,径赍诣烟阁中。武生为府掾属,公务繁夥,或数夜一直,或竟日不归。是时适值生入府曹,烟拆书,得以款曲寻绎,既而长太息曰:“丈夫之志,女子之心,情契魂 ,视远如近也。”于是阖户垂幌,为书曰:“下妾不幸,垂髫而孤。中间为媒妁所欺,遂匹合于琐类。每至清风朗月,移玉柱(“柱”原作“桂”,据陈校本改。)以增怀;秋帐冬釭,泛金徽而寄恨。岂期公子,忽贻好音,发华缄而思飞,讽丽句而目断。所恨洛川波隔,贾午墙高,联云不及于秦台,荐梦尚遥于楚岫。犹望天从素恳,神假微机,一拜清光,九殒无恨。兼题短什,用寄幽怀。诗曰:“画檐春燕须同宿,洛浦双鸳肯独飞。长恨桃源诸女伴,等闲花里送郎归。”封讫,召门妪,令达于象。象览书及诗,以烟意稍切,喜不自持,但静室焚香,虔祷以俟息。一日将夕,门妪促步而至,笑且拜曰:“赵郎愿见神仙否?”象惊,连问之。传烟语曰:“今夜功曹直府,可谓良时。妾家后庭,郎君之前垣也。若不逾惠好,专望来仪。方寸万重,悉俟晤语。”既曛黑,象乃跻梯而登,烟已令重榻于下。既下,见烟靓妆盛服,立于花下。拜讫,俱以喜极不能言,乃相携自后门入堂中。遂背釭解幌,尽缱绻之意焉。及晓钟初动,复送象于垣下。烟执象泣曰:“今日相遇,乃前生因缘耳,勿谓妾无玉洁松贞之志,放荡如斯。直以郎之风调,不能自顾,愿深鉴之。”象曰:“挹希世之貌,见出人之心,已誓幽庸,永奉欢狎。”言讫,象逾垣而归。明日,托门媪赠烟诗曰:“十洞三清虽路阻,有心还得傍瑶台。瑞香风引思深夜,知是蕊宫仙驭来。”烟览诗微笑,因复赠象诗曰:“相思只怕不相识,相见还愁却别君。愿得化为松下鹤,一双飞去入行云。”封付门媪,仍令语象曰:“赖妾有小小篇咏,不然,君作几许大才面目。”兹不盈旬,常得一期于后庭。展微密之思,罄宿昔之心,以为鬼神不知,天人相助。或景物寓目,歌咏寄情,来住频繁,不能悉载。如是者周岁。无何,烟数以细过挞其女衔之,乘间尽以告公业。公业曰:“汝慎言,我当伺察之。”后至直日,乃伪陈状请假。迨夕,如常入直,遂潜于里门。街鼓既作,匍伏而归。循墙至后庭,见烟方倚户微吟,象则据垣斜睇。公业不胜其忿,挺前欲擒,象觉跳去,业搏之,得其半襦。乃入室,呼烟诘之。烟色动声战,而不以实告。公业愈怒,缚之大柱,鞭楚血流。但云:“生得相亲,死亦何恨!”深夜,公业怠而假寐。烟呼其所爱女仆曰:“与我一杯水。”水至,饮尽而绝。公业起,将复笞之,已死矣。乃解缚举置阁中,连呼之,声言烟暴疾致殒。后数日,窆于北邙,而里巷间皆知其强死矣。象因变服易名,远窜 浙间。洛才士有崔李二生,常与武掾游处,崔赋诗末句云:“恰似传花人饮散,空床 抛下最繁枝。”其夕,梦烟谢曰:“妾貌虽不迨桃李,而零落过之。捧君佳什,愧仰无已。”李生诗末句云:“艳魄香魂如有在,还应羞见坠楼人。”其夕,梦烟戟(“戟”原作“战”,据明抄本改。)手而言曰:“士有百行,君得全乎?何至矜片言苦相诋斥?当屈君于地下面证之。”数日,李生卒,时人异焉。

临淮的武公业,在咸通年间,任河南府功曹参军。他所 爱的妾名叫非烟,姓步。容貌、举止柔弱艳丽,仿佛承受不了绮罗的衣服似的。她擅长秦地的音乐,喜欢写文章,在敲击名为瓯的乐器方面尤其有功夫,其韵律能跟弦乐、管乐配合得很好。公业很 爱她。他的近邻是天水籍姓赵的住宅,赵氏也是官宦人家,不过不便把他的名字明白地说出来。他的儿子名叫象,清秀端庄有文采,才二十岁。当时赵象正处于守丧期间。忽然有一天,赵象从南墙的缝隙中偷偷地看见了非烟,一下子好像精神和魂魄全都丧失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便用很多财物贿赂公业的看门人,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他。看门人露出为难的脸色,但那么多的财物又使他很动心,于是就叫他的妻子在非烟闲着没事时,把赵象的心事全部向她说了。非烟听了,只含笑斜眼凝视却没说什么。看门的老太婆把情况全告诉了赵象,赵象高兴得发狂,不禁心摇意荡,不知道怎样控制自己的感情了,于是取出“薛涛笺”,在上面写了一首绝句:“一睹倾城貌,尘心只自猜。不随萧史去,拟学阿兰来。”把写的诗密封好,请看门老太婆送给非烟。非烟读完了,感慨叹息了好久,然后对老太婆说:“我也曾偷偷看到过赵郎,才貌很好,可惜我这辈子没有福分,不能配上他。”这话的含意其实是鄙视武公业的粗鲁、凶暴,不是理想的配偶,便又答复了一首诗,写在“金凤笺”上,说:“绿惨双娥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拟谁?”非烟把诗封好 给了看门的老太婆,叫她送给赵象。赵象打开信封,把诗吟诵了好多遍,拍着手高兴地说:“我的事情成功了!”便又用“剡溪玉叶纸”,作诗答谢说;“珍重佳人赠好音,彩笺芳翰两情深。薄于蝉翼难供恨,密似蝇头未写心。疑是落花迷碧洞,只思轻雨洒幽襟。百回消息千回梦,裁作长谣寄绿琴。”赵象的诗送去了十天,看门的老太婆也没来。赵象忧虑害怕事情泄露出去,或者非烟反悔。春天的一个晚上,赵象在前院里独坐,作诗道:“绿暗红藏起暝烟,独将幽恨小庭前。沉沉良夜与谁语?星隔银河月半天。”第二天,早晨起来吟诵时,看门老太婆却来传达非烟的话,说:“不要奇怪十天没有消息,是因为飞烟身体稍有不适。”于是 给赵象一个连蝉锦香囊和写在“碧苔笺”上的诗。诗写道:“无力严妆倚绣栊,暗题蝉锦思难穷。近来嬴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赵象把锦囊系到怀中,仔细读小小的书信。又怕非烟思虑,加重病情,于是剪下一块“乌丝阑”写回信说:“春天使人懒洋洋的,又那么长,而人内心又很忧愁,自从偷偷看见了你,在梦中也总想念。虽然像神仙与凡人,难以相会,但我一片赤诚之心可以对日发誓:我一定要永远追随着你。何况又听到你因春伤感、玉体不适,减损冰雪一样美好的身体,蕙兰一样的气息抑郁不畅,我因此而忧愁郁闷到极点,恨不得一下子飞到你身边。盼望你宽心,不可劳累,不要辜负我在短诗里所表达的意思。哪里就会没有再见面的日子?我的心也恍惚不安,信里哪能写得完呢?再送去一首浅薄的诗,来仰攀、接续您的华美的诗篇。诗是:见说伤情为见春,想封蝉锦绿蛾颦。叩头为报烟卿道,第一风流 最损人。”看门老太婆拿到回信后,径直送到了非烟住的内室中。武公业是府中的属官,公务繁多,有时几天晚上值班一次,有时一整天不回家。当时恰好赶上武公业到府曹去办公,非烟便拆开书信,仔细地研究信中含义。过了一阵,她长长叹息说:“男人的志向,女子的心愿,情意投合,心灵相通,即使在远处也就像在近处。”于是关上门,放下帷幕,写信说:“我很不幸,幼年时就失去了父亲,中间被媒人欺骗,于是跟一个小人结合。每到风清月朗的时候,我弹琴反而增加了怀念;秋天在帐中,冬天在灯前,也只能用琴寄托我的遗憾。哪里想到,公子您忽然送给我美好的信息。打开华美的信封我不由思绪飞腾;吟诵优美的词句,使我望眼欲穿。遗憾的是洛水上有波浪隔断,贾午周围的墙却很高,想联结巫山的云,却无秦穆公筑的凤台,想梦中荐枕却离楚山太远。希望上天能顺从我一向的恳切愿望,神仙能给我一点机会,能使我拜见您的尊容一次,即使让我死上多次,我也没有怨恨。再写一短诗,用它传送我深深的情怀。诗是这样的:画檐春燕须同宿,洛浦双鸳肯独飞?长恨桃源诸女伴,等闲花里送郎归。”封好了诗、信后,把看门老太婆叫来,让她送给赵象。赵象看了信和诗,因为非烟情意渐渐亲切,而高兴得控制不住自己,只在肃静的房间里烧香,虔诚地祷告以等待好消息。有一天将要黄昏时,看门老太婆快步走来,边笑边拜见说:“赵郎君愿意见见神仙吗?”赵象很惊讶,连忙询问。老太婆传达非烟的话说:“今晚功曹到府里值夜班,可以说是一个有利的时机,妾家的后院就是郎君家前墙,如果你对我的情义没改变,我专候你的到来。我心中的千言万语,全等见面时再说吧。”天晚后,赵象就踏着梯子登上了墙头,非烟已叫人在墙根处重叠地摆上了榻,让赵象踩榻而下。赵象下来后,看见非烟化了妆,穿戴得很漂亮,站在花下。互相拜见后,都高兴到极点了,以致不知说什么好。于是二人携手从后门进入正屋,就背着灯光,放下了帐子,尽情尽欢地表达了缠绵 的情意。等到早晨的钟声刚响,非烟拉着赵象的手哭着说:“今天相遇,是前世的因缘罢了,不要认为我没有美好、坚定的品行,如此放荡;只不过因为您的风度才情,使我控制不了自己,希望您能深深地理解我。”赵象说:“您生成世上少有的美貌,显露出高于常人的心性,我已经向鬼神发过誓,愿意永远为您献上我的亲密。”说完了,赵象越墙回到自己家。第二天,赵象托看门的老太婆赠给非烟一首诗;“十洞三清虽路阻,有心还得傍瑶台。瑞香风引思深夜,知是蕊宫仙驭来。”非烟看了诗后微微一笑,于是又赠给赵象一首诗:“相思只怕不相识,相见还愁却别君。愿得化为松下鹤。一双飞去入行云。”把诗封好又 给了看门老太婆,仍叫告诉赵象说:“幸亏我还能作几篇小诗,不然的话,你还能摆出多少才学?”此后不到十天,常能在后院约会一次,诉说彼此间的微妙的思念之情,尽情地实践从前的心愿。他们认为这事鬼神也不会知道,天和人都帮助他们。有时他们一起观赏景物,作诗文寄托感情。他们来往频繁,也不能一一记载。像这种情形持续了一年。不久,非烟屡次因为小的过失鞭打她的婢女。婢女怀恨在心,找了一个机会把情况全都告诉了武公业。武公业说:“你说话要谨慎,我会找机会了解这个情况。”后来到了轮值的日子,公业就假托有事情,向长官请了假。到了黄昏,公业装着像平常那样去值夜班的样子,但却藏在小巷的门口。等到街上更鼓声响了以后,就爬着回到了家。顺着墙根到了后院,看见非烟正倚着门低声吟诵,而赵象却按着墙在那斜看非烟。公业非常愤怒,冲上前去想捉住赵象,赵象发觉后跳下墙逃跑。公业跟赵象搏斗,扯下了他的半截短衣。公业于是进到屋里,把非烟喊出来进行盘问。非烟变了脸色,声音颤抖,却没说实情。公业更加气愤,就把非烟捆到大柱子上,用鞭子打出血来。非烟只是说:“活着能互相亲近,死了也没什么遗憾。”夜深了,公业疲倦了,坐在那儿打盹。非烟招呼她最喜欢的婢女说:“给我一杯水。”水拿来了,非烟喝完了就断了气。公业站起来,想再鞭打她。但一看已经死了,便从柱子上解下来抱着放在内室中。连连呼唤,声称非烟暴病而死。此后过了几天,埋葬在北邙山上。可是里弄中的人都知道她是死于非命的。赵象于是换了衣服改了名字,远远地逃到 浙一带。洛的有才德的读书人中有崔生和李生,常跟武功曹 游相处。崔生作了一首诗的末句是:“恰似传花人饮散,空床 抛下最繁枝。”那晚上,梦见非烟来感谢说:“我的容貌虽然赶不上桃李,可是凋落的情形却超过它们。捧读您的佳作,惭愧仰慕不停。”李生的诗的末句说;“艳魄香魂如有在,还应羞见坠楼人。”那晚上,李生梦见非烟用手指着他说:“读书人有百种品德,您全具备了吗?何至于一定要傲慢地用一两句话来诋毁我呢?应当委屈您到间当面解释清楚。”不几天,李生就死了。当时的人对此觉得很奇怪。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