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八十二 蛮夷三

【回目录】

卷第四百八十二 蛮夷三

苗民 奇肱 西北荒小人 于阗 乌苌 汉槃陀国 苏都识匿国 马留 武宁蛮 悬渡国 飞头獠 蹄羌 扶楼 趾 南越 尺郭 顿逊 堕婆登国 哀牢夷 诃陵国 真腊国 留仇国 木客 缴濮国 木饮州 阿萨部 孝忆国 婆弥烂国 拨拔力国 昆吾 绣面獠子 五溪蛮 堕雨儿

苗 民

西荒中有人焉,面目手足皆人形,而腋下有翼,不能飞,名曰苗民。书曰:窜三苗于三危,四(《神异经》“四”作“西”)裔,为人饕餮,佚无理,舜窜之于此。(出《神异经》)

西方边远的地方有一种人,面目手脚都是人的样子,但腋下长有翅膀,不过不能飞,名称叫苗民。《尚书》上说:“把三苗族流放到三危山和四方极远的地方。苗民为人贪吃、纵欲放荡,没有伦理,所以舜才把他们流放到那里。”

奇 肱

奇肱国,其民善为机巧,以杀百禽。能为飞车,从风远行。汤时,西风久下,奇肱人车至于豫州界中。汤破其车,不以示民。后十年,东风复至,乃使乘车遣归。其国去玉门 西万里。(出《博物志》)

奇肱国的百姓擅长制作巧妙的机械,来杀死各种禽鸟。还能制造飞车,随风飞到很远的地方。商汤的时候,总是刮西风,所以奇肱的飞车飞到了豫州一带。商汤打落了他们的飞车,也不把飞车给百姓看。以后过了十年,东风又刮起来了,于是让他们乘着飞车归国了。他们的国家在玉门 西边有一万里。

西北荒小人

西北荒中有小人长一寸,其君朱衣玄冠,乘辂车,马引,为威仪居处。人遇其乘车,抵而食之,其味辛。终年不为物所咋,(“物”字“咋”字原空缺,据许本、黄本补)并识万物名字。又杀腹中三虫,三虫死,便可食仙药也。(出《博物志》)

西北边远的地方有种小人,高只有一寸。他们的国君身穿红衣。头戴黑帽,乘坐着马拉的大车,住处十分庄严、讲究。人类如果遇到乘车的小人国皇帝,把他抓住吃下去,味道很辣,以后就不怕任何东西了,并能识别各种东西的名字,还能杀死人肚子里的寄生虫。寄生虫死了,就可以服用仙药了。

于 阗

后魏,宋云使西域,行至于阗国。国王头著金冠,以鸡帻,头垂二尺生绢,广五寸,以为饰。威仪有鼓角金钲,弓箭一具,(“具”原作“门”,据明抄本改)戟二枚,槊五张。左右带刀,不过百人。其俗妇人袴衫束带,乘马驰走,与丈夫无异。死者以火焚烧,收骨葬之,上起浮图。居丧者剪发,长四寸,即就平常。唯王死不烧,置之棺中,远葬于野。(出《洛伽蓝记》)

后魏时宋云出使西域,到了于阗国。那里的国王头戴金冠,像鸡冠,冠上垂着二尺长的生绢,宽五寸,以此作为装饰。仪仗有皮鼓、号角、铜锣、一副弓箭、两把戟、五把槊。带刀侍从不超过一百人。他们的妇女像男人一样穿长裤和衣衫,腰间扎着带子。骑着马奔驰,与男子没有什么不同。死了的人用火焚烧,骨头收起来埋葬,上面修起一座塔。守丧的人要剪去头发。等头发长出四寸,守丧期就算结束。只有国王不烧,而是装到棺材中,远远地埋在野外。

乌 苌

乌苌国,四熟之稻,苗高没骆驼,米大如小儿指。(出《洽闻记》)

又乌苌国民,有死罪,不立杀刑。唯徙空山,任其饮啄。事涉疑似,以药服之,清浊则验,随事轻重,则当时即决。(出《洛伽蓝记》)

乌苌国的稻米一年成熟四次,稻苗很高,能没过骆驼,米粒大如小孩的指头。

还有乌苌国的百姓犯了死罪也没有杀死的刑法,只是把犯人送到空山中,任凭他喝水吃东西。事情如果属于可疑的,就让可疑的人服一种药,清白还是不清白就验证出来了,根据情节的轻重,当场立刻作出判决。

汉槃陀国

汉槃陀国正在山顶(“山顶”原作“须山”,据《洛伽蓝记》改)。自葱岭已西,水皆西流(明抄本“流”下有“入西海”三字)。世人云,是天地之中,其土人民,决水以种。闻中国待雨而种,笑曰:“天何由可期也?”(出《洛伽蓝记》)

汉槃陀国恰好在山顶上,从葱岭以西,水都向西流。世上的人说,这里是天地的中间,那里的人,都引水种地。他们听说中国要等下了雨再种地,笑着说:“有什么理由要去指望天啊?”

苏都识匿国

苏都识匿国有野叉城,城旧有野叉,其窟见在。人近窟住者五百余家,窟口作舍,设关钥,一年再祭。人有逼窟口,烟气出,先触者死,因以掷窟中。其窟不知深浅。(出《酉杂俎》)

苏都识匿国有座野叉城,这城中过去有野人,野人住过的洞还有。人们靠近洞窟住的有五百多家。洞窟口盖上房屋,里面设置门闩,一年到洞窟前祭祀两次。人如果靠近了洞窟的口,烟气冒出来,先接触的就会死去,于是就把体扔到洞窟中。那个洞窟不知有多深。

马 留

马伏波有余兵十余家,不返,居寿洽(据《水经注》三十六,“洽”当作“冷”)县,自相婚姻,有二百户。以其流寓,号马留,饮食与华同。山川移铜柱入海,以此民为识耳。(出《酉杂俎》)

后汉光武时的伏波将军马援的部队,有十几股余部没有返回内地,留住在寿洽县。他们内部互相联姻,繁衍到二百家。因他们寄居他乡,所以号称“马留”。他们的饮食跟中国人相同。山河改道,马援当年立的铜柱已没入海中,只有这里的马留人才能找到它的位置。

武宁蛮

峡(“峡”字据《酉杂俎》卷四补)中俗,夷风不改。武宁蛮好著芒心接离,名曰亭绥。以稻记年月葬时(“稻记年”三字及“葬时”二字原空缺,据黄本补)。以笄向天,谓之刺北斗。相传磐瓠初死,置于树上(“树上”二字原空缺,据黄本补),以笄刺之,其后化(“其后化”三字原空缺,据黄本补)为象。临邑县有雁翅以御者(按《酉杂俎》卷四“临邑县有雁翅以御者”九字系另条,疑抄纂时误写入)。(出《酉杂俎》)

三峡一带的人仍没有改掉夷人的风气。武宁的蛮子好戴着中间起尖的帽子,把它叫作“亭绥”。用稻子的生长、收割时间来记载年月和死人埋葬的时间。他们把束发的簪子指向天空,把这称作“刺北斗”。相传磐瓠刚死时,放在树上,用束发簪子刺它,那以后就变成了象征。悬渡国

乌耗西有悬渡国,山溪不通,引绳而渡,朽索相引二千里。土人佃于石间,垒石为室,接手而饮,所谓猿饮也。(出《酉杂俎》)

乌耗西面有个悬渡国。山溪隔断了道路,便扯了绳子渡河,绳子连起来有二千里。当地人在石头之间种地,用石头垒成房子,喝水用手捧着喝,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猿饮”吧。

飞头獠

邺鄯之东,龙城之西南,地广千里,皆为盐田。行人所经,牛马皆布毡卧焉。岭南溪洞中,往往有飞头者,故有飞头獠子之号。头飞一日前,颈有痕,匝项如红缕,妻子遂看守之。其人及夜,状如病,头忽离身而去。乃于岸泥,寻蟹蚓之类食之,将晓飞还,如梦觉,其腹实矣。梵僧菩萨胜又言,阇婆国中有飞头者,其人无目瞳子。聚落时。有一人据于民志怪。南方落民,其头能飞,其欲所祠,名曰虫落,因号落民。昔朱桓有一婢,其头夜飞。《王子年拾遗》言,汉武时,因墀国有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头飞南海,左手飞东海,右手飞西海,至暮,头还肩上,两手遇疾风,飘于海外。(出《酉杂俎》)

又南方有落头民,其头能飞,以耳为翼,将晓,还复著体。吴时往往得此人也。(出《博物志》)

邺鄯的东面,龙城的西南,有广阔千里的土地。都是盐碱地,走路的人经过此处,休息的时候连牛马都得铺上毡卧在上面。五岭以南的溪洞中,常常有头能飞的人,所以有“飞头獠子”的名称。在头飞走的前一天,脖子上就有痕迹,绕脖子一圈像一根红线,妻和孩子便看守着。这人到了夜晚,样子像有病似的,头忽然离开身子就飞走了。头落在河岸边的泥中,找些螃蟹、蚯蚓之类的东西吃,将要天亮时才飞回来,像做梦忽然醒了似的,然而却觉得肚子里已经很饱了。佛教僧人菩萨胜又说,阇婆国中也有头能飞去的人,那种人眼眶里没瞳孔,在头突然落下的时,有一个人根据这个人的情况记下了这怪异的事情。南方的落民,他们的头能飞,他们祠庙中供祀的神名字叫“虫落”,于是称他们为“落民”。从前朱桓有一个婢女,她的头在夜晚能飞走。《王子年拾遗记》中说,汉武帝时因墀国的南方有能分解身体的人,能先让头飞到南海,左手飞到东海,右手飞到西海。到了晚上,头回到肩上,两只手遇到了猛烈的风,飘飞到了海外。

又传说,南方有落头民,他们的头能飞,用耳朵作翅膀,天快亮时又回到他的身体上。孙吴时常常得到这种人。

蹄 羌

蹄羌之国,其人自膝已下,有毛。如马(“马”原作“水”。据明抄本改)蹄。常自鞭其胫。日行百里。(出《博物志》)

蹄羌国的人,膝盖以下都长着毛,脚像马蹄。他们经常自己鞭打自己的小腿,每天能走百余里。

扶 楼

周成王七年,南垂有扶楼之国,其人能机巧变化,易形改服。大则兴云起雾,小则入于纤毫之里。缀金玉毛羽为衣裳。能吐云喷火,鼓腹则如雷霆之声 。或化为巨象狮子龙蛇犬马之状,或变虎,或口中吐人于掌中,备百兽之乐,旋转屈曲于指间。见人形,或长数分,或复数寸。神怪欻忽,炫于时,乐府皆传此伎,代代不绝。故俗谓婆侯伎,则扶楼之音讹替也。(出《王子年拾遗记》)

周成王七年时,南部边境有个扶楼国。那个国的人能机巧变化,改变自己的形体和服装。大能使云雾出现,小能进入细小的东西里边。穿着装饰着金玉毛羽的衣服,能从口中吐出云喷出火。鼓起肚子传出声音像很响的雷。有的人能变成巨象、狮子、龙、蛇、狗、马的样子。有的能变成虎,有的口中能吐出人,立在手掌上。他们还能做各种野兽的娱乐,在手指间能旋转弯曲做出各种动作。这些小人有的才几分高,有的也只有几寸高,神奇怪诞,在当时是大显身手。国家的乐府中也传入这种技艺,而且代代相传,所以人们称他们为婆侯技,原来是“扶楼”这个音被传错了。

趾之地,颇为膏腴,从民居之,始知播植。厥土惟黑壤,厥气惨雄,故今称其田为雄田,其民为雄民。有君长,亦曰雄王;有辅佐焉,亦曰雄侯。分其地以为雄将。(出《南越志》)

趾那地方很肥沃,自从有人住在那里后,才刚刚懂得播种耕田。那里的土壤都是黑色的,那里的气都是雄气,所以现在把那里的田地叫作雄田,那里的百姓叫雄民。那里有君王,也称雄王,辅佐王的大臣也叫雄侯。国王把那里的土地分成几块,封给那些有功的“雄将”们。

南 越

南越民不耻寇盗,其时尉陀治番禺,乃兴兵攻之。有神人适下,辅佐之。家为造一张,一放,杀越军万人,三放,三万人。陀知其故,却垒息卒,还戎武宁县下,乃遣其子始为质,请通好焉。(出《南越志》)

南越人向来不以偷盗抢劫为耻。当年尉陀的官府在番禺,于是就派兵攻打。正好有天神降临帮助,神为他们每家造了一张弓,弓放一次就杀了一万南越军,放三次就杀了三万南越军。尉陀知道是什么原因,就赶快停战,把越军撤回到武宁县,并把他的儿子尉始送去作人质,要求和他们友好往来。

尺 郭

南有人焉,周行天下,其长七丈,腹围如其长。朱衣缟带,以赤蛇绕其项(“项”原作“顶”,据明抄本改)。不饮不食,朝吞恶鬼三千,暮吞三百。此人以鬼为食,以雾为浆,名曰尺郭,一名食邪,一名黄父。(出《神异经》)

南方有一种人,能走遍天下。他们身高七丈,肚子周长也有七丈;穿着红色衣服,系白色的带子,把赤蛇围在自己脖子上。不喝水,也不吃饭,早晨能吞下三千恶鬼,傍晚能吞下三百。这种人把鬼作为食物,把雾作为饮料。名字叫尺郭,另一个名叫食邪,还有一个名叫黄父。

顿 逊

顿逊国,梁武朝,时贡方物。其国在海岛上,地方千里,属扶南北三千里。其俗,人死后鸟葬。将死,亲宾歌舞送于郭外,有鸟如鹅而色红,飞来万万,家人避之,鸟啄(“啄”原作“之”,据明抄本改)肉尽,乃去。即烧骨而沉海中也。(出《穷神秘苑》)

顿逊国在梁武帝时,经常进贡一些地方特产。那个国家在海岛上,土地纵横千里,跟扶南国北界接壤处有三千里。那个国家的风俗是人死后进行鸟葬。人将要死时,亲戚来宾唱着歌跳着舞把人送到城外,立刻会飞来很多的鸟,这种鸟像鹅而颜色是红的。这时家里人就都躲避起来,鸟把死人的肉啄吃了后,就飞走了。人们马上把死人骨头烧了;然后把骨灰沉入海里。

堕婆登国

堕婆登国在林邑东,南接诃陵,西接述黎。种稻,每月一熟。有文字,书于贝多叶。死者口实以金缸,贯于四支,然后加以婆律膏及檀沉龙脑,积薪燔之。(出《神异经》)

堕婆登国在林邑国东面,南边和诃陵国接壤,西边毗邻述黎国。堕婆登国种稻子,每月成熟一次。有文字,写在菩提树叶上。死了的人口里塞入金缸。并使它跟四肢相连。这样之后再把婆律膏和檀沉龙脑等香料涂到体上,然后,堆起木柴把体烧掉。

哀牢夷

哀牢夷,其先有妇人名沙壶,居牢山。捕鱼水中,若有所感(“若有所感”四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妊孕十月而生十子,今西南夷其裔也。(出《独异志》)

哀牢夷的祖先是一位名叫沙壶的妇女,这个妇女住在牢山。有一次她在水中捕鱼时,忽然好像有什么感觉,于是怀孕十个月后生下了十个孩子,现在的西南夷就是她的后代。

诃陵国

诃陵在真腊国之南,南海洲中,东婆利,西堕婆,北大海。竖木为城,造大屋重阁,以棕皮覆之。以象牙为床 ,以柳花为酒,饮之亦醉。以手撮食。有毒,与常人居止宿处,即令身上生疮。与之 会,即死。若旋液,沾著草木即枯。俗以椰树为酒,味甘,饮之亦醉。(出《神异录》)

诃陵国在真腊国的南面,在南海的海岛中,东靠婆利,西邻堕婆登,北面是大海。城墙是用竖起的木头构成的,建造的屋子很大,上面有多层阁楼,用棕树皮覆盖屋顶。他们用象牙做床 ,用柳花做酒,喝了它也能醉。他们都用手抓食物吃。诃陵人有毒。如果他们跟汉人在一起住宿,就会使汉人身上生疮。汉人若与他们发生性关系,马上就会死。他们的尿液如果沾在草木上,草木就干枯。他们用椰汁制酒,酒味甜,但喝了它也能醉。

真腊国

真腊国在欢州南五百里。其俗,有客设槟榔龙脑香蛤屑等,以为赏宴。其酒比之秽,私房与妻共饮,对尊者避之。又行房,不欲令人见,此俗与中国同。国人不着衣服,见衣服者,共笑之。俗无盐铁,以竹射虫鸟。(出《朝野佥载》)

真腊国在欢州南面五百里。那里有这样的风俗,来了客人之后,主人设槟榔、龙脑香、蛤屑之类的东西,用来招待。他们的酒十分地不干净,在自己的房间里与妻子一起饮酒。对高贵的人,妻子则要回避。行男女之事时,是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的,这一点和中国是相同的。真腊国的人不穿衣服,看见有穿衣服的人,大家都笑话他。那里没有盐和铁器,用竹子造的弓箭猎杀飞禽走兽。

留仇国

炀帝令朱宽征留仇国,还,获男女口千余人并杂物产,与中国多不同。缉木皮为布,甚细白,幅阔三尺二三寸。亦有细斑布,幅阔一尺许。又得金荆榴数十斤,木色如真金,密致,而文采盘蹙有如美锦,甚香极。可以为枕及案面,虽沉檀不能及。彼土无铁。朱宽还至南海郡,留仇中男夫壮者,多加以铁钳锁,恐其道逃叛。还至 都,将见,为解脱之。皆手把钳,叩头惜脱,甚于中土贵金。人形短小,似昆仑。(出《朝野佥载》)

隋炀帝命令朱宽征讨留仇国。回来时,俘获男女一千多口。还有各种各样的物产,大多与中国的不一样。其中有用树皮搓线织成的布,很细很洁白,幅宽三尺二三寸。也有细斑布,幅宽一尺左右。又带回金荆榴数十斤,木质的颜色像真金,纹路细密,而花纹色彩盘绕皱缩就像美丽的锦绣,很香又很致,可用它做枕头和桌面,即使是沉檀木也赶不上它。他们的国家不出产铁,朱宽回到南海郡,把留仇俘虏中健壮的男人大多用铁钳锁着,怕他们途中叛乱或逃跑。回到扬州时,拜见皇上之前便给他们解下铁钳。他们却手把铁钳,叩头舍不得解下,胜过中国人对金子的看重。留仇人形体矮小,像昆仑

木 客

郭仲产《湘州记》云,平乐县西七十里,有荣山,上多有木客。形似小儿,歌哭衣裳,不异于人。而伏状隐现不测。(“现不测”三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宿至巧。时市易作器,与人无别。就人换物亦不计其值(“物亦不计其值”六字原空缺,据黄本补)。今昭州平乐县(出《洽闻记》)

郭仲产的《湘州记》上说,平乐县西面七十里处,有座荣山,山上有不少木客,形体像小孩,他们也能唱歌、哭泣,衣服裤子跟常人没有什么不同,而他们的行踪不定,难以发现。他们住处极为巧,有时买卖物品和器具,他们跟人 换物品时也不计较物品的价钱。郭仲产书中说的平乐县,就是现在的昭州平乐县。

缴濮国

永昌郡西南一千五百里,有缴濮国。其人有尾,欲坐,辄先穿地作穴,以安其尾。若邂逅误折其尾,即死也。(出《广州记》)

永昌郡西南一千五百里的地方,有个缴濮国。那里的人们都长着尾巴,想坐下时,就得先把地上挖个坑,来放置他们的尾巴,如果万一不慎弄折了尾巴,那人马上就会死去。

木饮州

木饮州,朱崖一州。其地无泉,民不作井,皆仰树汁为用。(出《酉杂俎》)

木饮州是朱崖的一个州,那里没有泉水,百姓也不打井,都依靠树的汁液解决用水问题。阿萨部

阿萨部,多猎虫鹿,剖其肉,重叠之,以石压沥汁。税波斯拂林等国米及草子酿于肉汁之中,经数日,即变成酒,饮之可醉。(出《酉杂俎》)

阿萨部族的人,大多把猎获的各种野物或鹿剖开,割下它们的肉,叠放在一块,上面压上石头,榨出汁液。再把从波斯、拂林等国买来的米,还有草籽都放入汁液中发酵,经过几天,肉汁就变成了酒。喝了它也能醉。

孝忆国

孝忆国,界周三千余里。在平川中,以木为栅,周十余里。栅内百姓二千余家,周围木栅五百余所。气候常暖,冬不凋落。宜羊马,无驼牛。俗性质直,好客侣。躯貌长大,褰鼻,黄发绿睛,赤髭被发,面如血色。战具唯矟一色。宜五谷,出金铁,衣麻布。举俗事妖,不识佛法,有妖祠三百余所。马步兵一万。不尚商贩,自称孝忆人。丈夫妇人俱佩带。每一日造食,一月食之,常吃宿食。仍通国无井及河涧,所有种植,待雨而生。以纩铺地,承雨水用之。穿井即苦,海水又咸。土俗伺海潮落之后,平地收鱼以为食。(出《酉杂俎》)

孝忆国国界周长三千多里。处在平原中,用木料建造篱笆,周长十多里,栅栏内居住百姓二千多家,遍及全国的木栅栏有五百多处。孝忆国气候经常很 暖,冬天草木也不凋落,适合养羊养马,没有骆驼和牛。孝忆人性格质朴直率,很好客。他们身高脸大,大鼻子,黄头发,绿眼珠, 髭是红色的,头发披散着,脸色像血。他们的武器只有槊这一种。那里适合种植五谷,还出产金和铁。那里的人穿麻布衣服。全国都有供奉妖物的风俗,不懂得佛法,共有供奉妖物的祠堂三百多处。骑兵和步兵共有一万人。不重视商业,自称为孝忆人。男人和妇女都佩带着带子。一天做的饭,够吃一个月,所以常吃剩饭。全国既没有井也没有河溪,所有种植的东西,都依赖雨水生长。用丝绵絮铺地,用以接收雨水,以便使用。打井出的水都是苦的,海水又是咸的。他们习惯等海潮退后,捡鱼类来作为食物。

婆弥烂国

婆弥烂国去京师二万五千五百五十里。此国西有山,巉岩峻险,上多猿,猿形绝长大,常暴田种,每年有二三十万。国中起春已后,屯集甲兵,与猿战。虽岁杀数万,不能尽其巢穴。(出《酉杂俎》)

婆弥烂国距离京师二万五千五百五十里。西部有山,高峻陡峭险恶,山上有很多猿猴。猿猴的形体又高又大,常常把田地里的种子挖出来,每年下山毁田的猿猴有二三十万。立春以后,他们集中驻扎军队,与猿猴作战。虽然每年杀掉数万猿猴,仍不能从根本上把猿猴全部杀死。

拨拔力国

拨拔力国在西南海中,略不识五谷,食肉而已。常针牛畜脉取血,和乳生饮。无衣,唯腰下用羊皮掩之。其妇人洁白端正,国人自掠卖与外国商人,其价数倍。土地唯有象牙及阿未香(“香”原作“看”,据《酉杂俎》改)。波斯商人欲入此国, 集数千人,赍緤布,没老幼共刺血立誓,乃市其物。自古不属外国。战用象牙排,野牛角矟,衣甲弓矢之器,步兵二十万。大食频讨袭之。(出《酉杂俎》)

拨拔力国在西南方的大海中。国人对五谷毫无所知,只知道吃肉。他们常针刺牛等牲畜的血脉管采血,和在奶中生喝。也没有衣服,只用羊皮把腰以下部分盖住。那个国家的妇女皮肤白皙五官端正,国内的人就把她们抢来卖给外国人,那价钱比国内高出好几倍。当地上只出产象牙和阿未香。波斯国的商人打算进入这个国家,聚集了数千人,带着緤布,拨拔力人让波斯人不分老少都刺血立誓,才买了波斯人的东西。这个国家自古没附属过外国。他们作战用象牙盾牌、野牛角槊、铠甲、弓箭之类的武器,步兵有二十万。大食国屡次讨伐袭击过这个国家。

昆 吾

昆吾陆盐,周十余里,无水,自生(“生”原作“坐”,据明抄本改)朱盐。月满则如积雪,味甘;月亏则如簿霜,味苦;月尽,盐亦尽。又其国累堑(“堑”字原空缺,据明抄本改)为丘,象浮图,有三层。(“层”原作“僧”,据明抄本改)乾居上,湿居下。以近葬为至孝,集大毡屋,中悬衣服彩缯,哭化之。(出《酉杂俎》)

昆吾国的土地上全是陆盐,周围十多里都没有水,会自然地出现粉末状的盐。月圆时就像积雪,盐的味道是甜的;月缺时就像一层薄薄的霜,味道是苦的;没有月亮时,盐也就没有了。那个国家多次挖沟取土堆成小丘,像塔,分三层。干体放在上层,湿体放在下层。把死者埋在近处被看作是最孝敬的,人们聚集在一个大毡屋中,中间悬着死者的衣服和彩缯,人们哭着就把体烧了。

绣面獠子

越人 水,必镂身以避蛟龙之患。今南中有绣面獠子,盖雕题之遗俗也。(出《酉杂俎》)

越地的人熟悉水性,他们一定在身体上雕镂花纹图案,以避免蛟龙的危害。现在 南一带有在脸上刺上花纹的仡佬族人,大概就是雕绘额头的旧风俗的流传吧。

五溪蛮

五溪蛮,父母死,于村外阁其,三年而葬。打鼓路歌,亲属饮宴舞戏,一月余日。尽产为棺,余(黄本“余”作“饮”)临 高山,半助(《朝野佥载》“助”作“肋”)凿龛以葬之,山上悬索下柩,弥高者以为至孝,即终身不复祠祭。初遭丧,三年不食盐。(出《朝野佥载》)

五溪的蛮人,当父母死后,就把他们的体放置在村外,三年后再埋葬。葬时,打着鼓,在路上唱着歌,亲属们宴会,吃喝跳舞做游戏,这样一个多月。他们不惜用光了全部的钱财做棺材,然后把棺材抬到面临 水的高山的半山腰上。人们帮助死者家属在石壁上凿出一个小阁子似的山洞,安葬死者。然后从山上用绳索把棺材吊放下去,棺材安放得越高,人们就认为是最孝顺的,就可终生不用再进行祭礼。凡首次遇到丧事的,家人三年不吃食盐。

堕雨儿

魏时,河间王子充家,雨中有小儿八九枚,堕于庭,长五六寸许。自云,家在海东南,因有风雨,所飘至此。与之言,甚有所知,皆如史传所述。(出《述异记》)

魏时,在河间的王子充家,下雨的时候,有八九个小孩随着雨落到院子里,高只有五六寸左右。小孩们自己说,家在海的东南方,因遇到大风雨,被刮到这里。跟他们谈话,觉得他们颇有知识,所说的事情都像史书上所叙述的那样。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