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八十 蛮夷一

【回目录】

卷第四百八十 蛮夷一

四方蛮夷 无启民 帝女子泽 毛人 轩辕国 白民国 欧丝 輆沐国 泥杂国 然丘 卢扶国 浮折国 频斯 吴明国 女蛮国 都播 骨利 突厥 吐蕃 西北荒 鹤民 契丹 沃沮 僬侥

四方蛮夷

东方之人鼻大,窍通于目,筋力属焉;南方之人口大,窍通于耳;西方之人面大,窍通于鼻;北方之人,窍通于,短;中央之人,窍通于口。(出《酉杂俎》)

东方的人鼻子大,身体上的孔都跟眼睛相通,体力都归附到这里;南方的人嘴大,体窍都跟耳朵相通;西方的人脸大,体窍都跟鼻子相通;北方的人体 窍都跟部相通,身体矮;中部地区的人,体窍都跟口部相通。

无启民

无启民居穴食土。其人死,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化为人。录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为人。细民肝不朽,八年化为人。(出《酉杂俎》。明抄本作出《博物志》。文亦全同《博物志》。)

无启人住在洞穴中,吃土。他们的人死了,埋葬后,死者心脏不烂,经过一百年又变成人 。录人膝盖不烂,埋葬后过一百二十年又能变成人 。细人肝脏不烂,埋后八年又变成人 。

帝女子泽

帝女子泽性妒,有从婢散逐四山,无所依托。东偶狐狸,生子曰殃;南 猴,有子曰溪;北通玃猳,所育为伧。(出《酉杂俎》)

上帝的女儿子泽生性嫉妒,把陪嫁的婢女都赶走,让她们分散居住在四面山里。她们没有什么依靠,东山的便给狐狸做了配偶,生的孩子叫殃;南山的跟猴子 合,生的孩子叫溪;北山的跟玃猳私通,生的孩子是伧。

毛 人

八荒之中,有毛人焉。长七八尺,皆如(“如”原作“于”,据明抄本改。)人形,身及头上皆有毛,如猕猴。毛长尺余,短牦甡。(上音生,下音管。)见人则眪(古陌反)目,(“目”原作“自”,据明抄本改。)开口吐舌,上唇覆面,下唇覆胸。憙(许记反)食人,舌鼻牵引共戏,不与即去。名曰髯公,俗曰髯丽,一名髯狎。小儿髯可畏也。

八方荒远的地方,有毛人居住在那里。毛人高七八尺,形体都像人,身子和头上都有毛,像猕猴。毛长一尺多,短而蓬松。见到人就闭上眼睛,张开口伸出舌头,上嘴唇能盖上脸,下嘴唇能盖上胸。喜欢吃人。它们之间常用舌鼻相拉一起游戏,如一方不伸舌头,另一方就马上走了。这种毛人名叫髯公,俗称髯丽,又一名称叫髯狎。幼年的髯公是很吓人的。

轩辕国

轩辕之国,在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诸天之野,和鸾鸟舞。民食凤卵,饮甘露。(出《博物志》)

轩辕国在穷山的边上,他们国中不长寿的人也能活八百岁。诸天的原野上,鸾相呼,鸟起舞。百姓吃凤蛋,喝甘美的雨露。

白民国

白民之国,有乘黄,状若狐,背上有角。乘之,寿三千年。(出《博物志》)

白民国有一种动物叫乘黄,样子像狐狸,背上有角。骑过它,寿命可长达三千岁。

欧 丝

欧丝之野,女子乃跪,据树欧丝。(出《博物志》)

欧丝国的原野上,女子竟然跪着,靠着树吐丝。

輆沐国

越东有輆沐之国,(音善爱反)其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宜弟。父死,则负其母而弃之,言鬼妻,不可与共居。楚之南,炎人之国,其亲戚死,刳其肉而弃之,然后埋其骨,乃成孝子也。秦之西有义渠之国,其亲戚死,聚柴而焚之,薰其烟上,谓之登烟霞,然后成为孝。此上以为政,下以为俗,而未足为非也。见《墨子》。(出《博物志》)

越国东部有个輆沐国,该国人的长子生下来,就剁开吃了他,说这样会有利于弟弟。如果父亲死了,儿子就把母亲背出去扔掉,说是鬼的妻子是不能跟他们一起住的。楚国南边的炎人国,他们的父母死了,就把他们身上的肉刮下来扔掉,然后只把骨头埋了,就可以成为孝子了。秦国的西边有个义渠国,父母死了,就把木柴堆积起来点燃,然后把父母放在烟上薰,他们把这叫作登烟霞,这样做后才会被认为孝。这种做法上面提倡的,下面的人就当作风俗,却没有人说不对。这些事《墨子》上都有记载。

泥杂国

成王即位三年,有泥杂(明抄本“杂”作“离”)之国来朝。其人称自发其国,常从云里而行,闻雷震之击在下。或入潜穴,又闻波澜之声 在上。或泛巨水,视日月,以知方面所向。计寒暑,以知年月。考以中国正朔,则序历相符。王接以外宾之礼也。(出《拾遗录》)

周成王即位三年后,有泥杂国的人来朝见。那人说,他从泥杂国家出发后,常从云彩里走,脚下常能传来打雷的声音。有的时候,他进入隐蔽的洞穴中,又听到波浪的声音在头上。有时在大水中飘浮前行,就看太和月亮的运行,来弄清方向,根据季节的冷热,来确定年月。用中原的历法去验证它,就发现顺序年代正相符合。于是周成王以外宾的礼节接待了他。

然 丘

成王六年,然丘之国,献比翅鸟,雌雄各一,以玉为樊。其国使者,皆拳头奓鼻,衣云霞之布,如今霞布也。经历百余国,方至京师。越铁屼,泛沸海,有蛇州蜂岑。铁屼峭厉,车轮各金刚为辋,比至京师,皆讹说(明抄本“说”作“锐”)几尽。沸海皆涌起,如剪鱼也鱼鳖皮骨,坚强如石,可以为铠。泛沸海之时,以铜薄舟底,龙蛇蛟不得近也。经蛇州度,则豹皮为屋,于屋内推车。经蜂岑,燃 苏之木末,以此木烟能杀百虫。经途五十余年,乃至洛邑。成王封太山,禅社首。使发其国之时,人并童稚,乃至京师,鬓发皆白。及还至然丘,容貌还复壮。比翼鸟多力,状似鹄,衔(“衔”原作“冲”,据明抄本改。)南海之丹(“丹”原作“舟”,据明抄本改。)泥,巢昆岑之玄木,而至其中,遇圣则来翔集,以表周公辅圣之神力也。(出《王子年拾遗记》)

周成王六年,然丘国献比翼鸟,雌雄各一只,笼子是用玉石做成的。那个国家的使者都头小如拳,鼻孔张开,穿着云霞那样的布——就像今天的霞布,经过了一百多个国家,才到了京城。途中翻过了铁屼山渡过了沸海,还经过了蛇州和蜂山。铁屼山陡峭危险,车轮的外圈是用金刚石作的,可是等到到了京城,都变形磨损得快没有了。沸海上波浪翻滚,像煎鱼那样。鱼鳖的皮和骨头坚硬得像石头,可用它做铠甲。渡沸海时,用铜片包住船底,使龙蛇蛟不能靠近。经蛇州时,就用豹皮做成屋子,人在屋子里推着车。经过蜂山时,就点燃 苏树的树枝,因为这种树烧出的烟能杀灭各种虫子。在路上走了五十多年,才到了洛。这一年周成王在泰山祭天,在社首山祭地,这使者从他的国家出发的时候,他们还都是孩子,可是到了京城的时候却都已鬓发全白。等到使者回到然丘,容貌恢复,又强壮如初。他们进贡的比翼鸟力气大,形状像鹄,衔来南海的红泥,做窝于昆山玄木上,住在那里面。比翼鸟遇到圣人就飞翔落下,以此显示周公辅佐圣王的非凡的力量。

卢扶国

卢扶国,燕昭王时来朝。渡玉河万里,方至其国。国无恶(“国无恶”三字原作“人并”,据明抄本改。)禽兽 ,水不扬波,风不折枝。人皆寿三百岁,结草为衣,是谓之卉服。至死不老,咸和孝让。寿登百岁已上,拜敬如至亲之礼。葬于野外,以香木灵草,翳掩于。闾里吊送,号泣之声 ,动于林谷。溪原为之止流,春木为之改色。居丧,水浆不入口,至死者骨为埃尘,然后乃食。昔大禹随山导川,乃表(“表”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其地为无老纯孝之国。(出《王子年拾遗记》)

燕昭王时,卢扶国派使者来朝见。从中国要渡过万里玉河才能到达卢扶国。卢扶国内没有凶恶的禽兽 ,水面上不起波浪,风也吹不断树枝。人们寿命都达到三百岁。他们用草编织衣服,这种衣服称为卉服。人到死了的时候也没有变老,全都和气孝顺谦让,寿命达到百岁以上的,人们对他们都像对待最近的亲属那样拜见敬礼。人死后埋葬在野外,用香木山草覆盖在体上,乡里人都去吊唁送葬,号哭的声音,震动了树林山谷,溪水因此而停止了流动,春天的树因为悲悼改变了颜色。在居丧期间,既不喝酒也不喝水,直到死者的骨头变成泥土,才吃饭。从前大禹沿着山疏导河流时,就表彰那个地方是“无老纯孝之国”。

浮折国

元封元年,浮折岁贡兰金之泥。此金汤渊,盛夏之时,水常沸涌,有若汤火,飞鸟不能过。国人行者,常见水边有人,冶此金为器。混若泥,如紫磨之色,百铸,其色变白,有光如银,名曰银烛。常以为泥,封诸函匣及诸宫门,鬼魅不敢干。当汉世,上将出征,及使绝国,多以泥为印封。卫青、张骞、苏武、傅介子之使,皆受金泥之玺封也。帝崩后乃绝。(出《玉子年拾遗记》)

汉武帝元封元年,浮折国每年进贡兰金泥。产这种金的热水坑,在盛夏的时候,里面的水经常沸腾翻涌,就像热水与烈火,飞鸟也飞不过去。国内的人经过此处时,经常看见水边上有人,把这种金属冶炼铸造成器物。像泥那样污浊,颜色如上等的黄金,反复多次铸造,它的颜色就变白了,而且发出银光,这时就称为银烛。常用它作成泥,密封各种盒子、匣子和各宫门,这样,鬼怪就不敢冒犯。在汉朝时候,上将出征,以及出使极远的国家,多用兰金泥作官印的封泥。卫青、张骞、苏武、傅介子出使时,都接受了用兰金之泥封好的盖有皇帝印的证书。汉武帝死后,贡兰金之泥的事就中止了。

频 斯

魏帝为陈留王之岁,有频斯国人来朝,以五色玉为衣,如今之铠。不食中国滋味,自有金壶,中有神浆,凝如脂,尝一滴则寿千年。其国有大风木为林,高六七十里,善算者以里计之,雷电常出树之半。其枝 上蔽,不见日月之光。其下平净扫洒,雨雾不能入焉。树东有大石室,可容万人坐。壁上刻有三皇之像,天皇十二头,地皇十一头,人皇九头,皆龙身。亦有膏烛之处。缉石为床 ,床 上有膝痕二三寸,床 前有竹简长二寸,如大篆之文,皆言开辟已来事,人莫能识。言是伏羲画卦之时有此书,或言苍颉造书之处。旁有丹石井,非人工所凿,下及漏泉,水常沸涌。诸仙欲饮之时,以长绠引汲。频斯国民皆多力卷发,(“卷发”原作“拳头”,据明抄本改。)不食五谷,月中无影,食桂浆。其人发,引之则长,置则自缩如螺。续此人发以为绳,以及丹井,方冬得升合之水。水中有白蛙,两翅,常去来井上,征者食之。至周王子晋临井而窥,有青雀吐杓,以授子晋,取而饮之,乃有云起雪飞。子晋以衣袖撝雪,则云霁雪止。白蛙化为白雁,入云摇摇遂灭。此则频斯人所记,盖其人年不可测也。使图其山川地势瑰异之属,以示张华。华云:“此神异之国,难可验信。”使车马珍服,送之出关。(出《拾遗录》)

魏帝曹奂做陈留王那年,有频斯国的人来朝见。他们用各种颜色的玉石做衣服,像今天的铠甲。他们不吃中原的食物,自己带有金壶,壶里有神仙浆水,像凝固的油脂,尝一滴就能延长一千年的寿命。他们国有大风木形成的树林,树高六七十里,擅长计算的人用里计算它,雷电常出现在树木的半腰。它的枝叶 错形成影在上面遮着,以致不见日月之光,那树下平坦干净,常清扫洒水,雨雾不能进入树下。树东有一座大石头房子,里面可以坐下一万人。墙上刻有三皇的像,天皇十二个头,地皇十一个头,人皇九个头,都是龙身。也有放置灯和蜡烛的地方。把石头连到一起作为床 ,床 上有膝盖印二三寸深,床 前有竹简,长有二寸,上面文字像大篆,说的都是开天辟地以来的事。那字谁都不认识,说这是伏羲画卦时写的,有的人说这里是苍颉造字的地方。旁边有口丹石井,不是人工开凿的,下面深深通着出水的泉眼,泉水经常沸腾上涌。仙人们想喝水的时候,用长绳提水。频斯国的百姓都大力气卷头发,不吃五谷。他们那儿的月亮中没有桂树影。但他们喝桂花酒。那里人的头发拉它就长,放开手就自动缩回去像田螺一般。把这样的人发接续起来做成绳,可以用来提取丹石井中的水。冬季时,得到的井水很少。水中有白色青蛙,这种蛙有两个翅膀,常不断地爬到井上再下去,走路的人往往喂它。周王子晋来到井边往下看,有只青雀吐出一只勺,给子晋,子晋接过来喝了勺里的水。于是云彩出现,雪花飞舞。子晋用衣袖向雪挥动,于是云收雪止。白青蛙变为白雁,飞入云中不断上下,最后看不见了。这些内容都是频斯人记载的。原来那个国家的人年龄是没法推测的。又让他们画他们那里的山川地势和珍贵奇异之类的东西给张华看,张华说:“这是神灵奇异的国家,难以验证相信。”后来就让人用车马和珍贵的衣服,把他们送出了函谷关。

吴明国

贞元八年,吴明国贡常燃鼎鸾蜂蛮。云,其国去东海数万里,经揖娄沃沮等国。其土宜五谷,多珍玉,礼乐仁义,无剽劫,人寿二百岁。俗尚神仙术,一岁之内,乘云驾鹤者,往往有之。常望黄气如车盖,知中国土德王,遂愿贡奉。常燃鼎,量容三斗,光洁似玉,其色紫,每修饮馔,不炽火而俄顷自熟,香洁异于常等。久而食之,令人返老为少,百疾不生也。鸾蜂蜜,云其蜂之声 ,有如鸾凤,而身被五彩。大者可重十余斤,为窠于深岩峻岭间,大者占地二三亩。国人采其蜜,不逾三二合,如过度,即有风雷之异。若螫人生疮,以石上菖蒲根傅之,即愈。其色碧,贮之于白玉碗,表里莹彻,如碧琉璃。久食令人长寿,颜如童子,发白者应时而黑。逮及沉疴眇跛,无不疗焉。(出《杜杂编》)

唐德宗贞元八年,吴明国进贡常燃鼎和鸾蜂蜜。使者说,他们的国家距离东海数万里,途经揖娄、沃沮等国家。那里的土地适合种植五谷,有很多珍宝玉石,讲究礼仪,喜欢音乐,为人仁义,没有偷盗抢劫的事情,人们的寿命可达到二百岁。他们有崇尚神仙术的 俗,一年当中,乘云驾鹤成仙的常常有。他们常看到远处黄气像车盖,知道中国凭土德称王天下,于是愿意来献物朝拜。常燃鼎,容量是三斗,光洁像玉石,是紫色的。每次用它加工饮食,不用烧火食物自己就熟了,又香又干净跟常法做出来的不同。常吃这样的饭菜,会使人返老还童,百病不生。鸾蜂蜜,是说那种蜜蜂的鸣声有些像鸾鸟凤凰,而且身体上有多种颜色。大的可重达十多斤,在幽深的山崖和高峻的山岭间做窝,窝大的占地约二三亩。国内的人采它的蜜,不能超过三二合,如超过,就会出现刮风打雷的不正常情况。如果这种蜂螫了人形成疮口,只要用石头上长的菖蒲根敷上,就好了。那蜜的颜色是绿的,把它盛在白玉碗里,表层和里面都晶莹透明,像绿色的琉璃。长期服用能使人长寿,面如小孩,头发变白的吃了那蜜以后能变黑,即使很重的病,哪怕眼瞎腿瘸,也能治好。

女蛮国

大中初,女蛮国贡双龙犀,有二龙,鳞鬣爪角悉备。明霞锦,云(明抄本“云”作“云”)炼水香麻以为色,光浑映耀,芬馥著人,五色相间,而美于中华锦。其国人危髻金冠,缨(“缨”原作“头”,据明抄本改。)络被体,故谓之菩萨蛮。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词。更女王国贡龙油绫鱼油锦,文采多异,入水不濡,云有龙油鱼油也。优者更作《女王国》曲,音调宛畅,传于乐部矣。(出《杜杂编》)

唐宣宗大中初年,女蛮国进贡双龙犀杯,那上面有两条龙,龙鳞、龙鬣鬃、龙爪、龙角都有。还有明霞锦,说是这种锦的香味是从水香麻中炼出来的,这种锦光彩辉映,浓香能附在人身上,各种颜色 错相配,比中国的锦还要好。那个国家的人梳着高高的发髻,戴着金饰的帽子,身上披着缨络,所以称他们为菩萨蛮。当时的歌舞艺人于是就创作了《菩萨蛮》曲调,文人也常常把自己的词跟《菩萨蛮》曲相配。还有女王国进贡龙油绫和鱼油锦,花纹彩色有很多奇异的特点,放到水里不沾水,说是因为上面有龙油鱼油的缘故。艺人便又创作了《女王国》曲,音调婉转流畅,后来传到国家乐队中去了。

都 播

都播国,铁勒之别种也,分为三部,自相统摄。其俗结草为庐,无牛羊,不知耕稼。多百合,取以为粮。衣貂鹿之皮,贫者亦缉鸟羽为服。国无刑罚,偷盗者倍征其赃。(出《神异录》)

都播国是铁勒族的分支,共分三部分,各自管辖。他们的 俗是用草编制房子,不养牛羊,也不懂得耕种。他们国内百合很多,就以它作为粮食。穿的是貂皮和鹿皮衣服,贫穷的也编结鸟羽做衣服。国家不用刑处罚人,犯偷盗罪的加倍没收他的赃物。

骨 利

骨利国居回纥北方,瀚海之北。胜兵四千。地出名马。昼长夜短,天色正曛,煮一羊胛才熟,东方已曙,盖近日入之所也。(出《神异录》)

骨利国位于回纥的北方,瀚海的北面。有四千优秀的士兵,那地方还出产名马。白天长夜间短,在太快落山时,煮一块羊肩,刚熟,东方已经天色发白,原来这里是靠近太落下的地方啊。

突 厥

突厥事祆神,无祠庙,刻毡为形,盛于毛袋,行动之处,以脂苏涂,或系之竿上,四时祀之。坚昆部落,非狼种。其先所生之窟,在曲漫山北,自谓上代有神,与牸牛 于此窟。其人发黄目绿,赤髭髯。其髭髯俱黑者,汉将李陵及兵众之后也。西屠,俗染齿令黑。(出《酉杂俎》)

突厥奉祀火神,没有祭祀的庙,把毡子刻成祆神形象,装在毛袋里,或者系在竿上,春夏秋冬都进行祭祀。坚昆部落,不是狼种,他们先人诞生的洞窟,在曲漫山北面,他们自己说古代有神跟母牛在此洞窟中 配。他们的人头发是黄的,眼睛是绿的, 子是红色的。 子全是黑色的,则是汉朝将领李陵和他的士兵的后代。西屠人有风俗是喜欢把牙齿染成黑色。又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有(“有”原作“神”,据明抄本改。)神,在阿史得蜜西。射摩有神异,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来往;或射不中,即缘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白鹿金角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阿唲首领,仍誓之曰:“自此之后,须以(“以”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人祭天。(明抄本“天”作“纛”。)常取阿唲。”(明抄本“常取阿唲”四字作“如阿唲例。”)即取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纛”字原缺,据明抄本补。)部落用之。射摩既斩阿唲,至暮还。海神女执射摩曰:“尔手斩人,血气腥秽,因缘绝矣!”(出《酉杂俎》)

突厥的祖先叫射摩。舍利海有神仙,这个海在阿史得蜜以西。射摩有神灵奇特的能力,海神的女儿每到黄昏,用白鹿迎接射摩入海中,到天明再送出,这样过了数十年。后来部落将要大规模打猎,到了半夜,海神女儿对射摩说:“明天打猎时,你们祖先出生的洞窟中,会有金角白鹿跑出来。你如果射中这只鹿,今后就仍能跟我来往;如果射不中,咱俩的缘分就结束了。”到了天亮进入围猎时,果然在前代出生的洞中,有金角白鹿跑出来。射摩就派他的手下人加强围猎,在鹿将要跳出围圈时,被手下的人杀了。射摩大怒,便亲手斩了阿唲部的首领,并立誓说:“自此以后,凡用人祭天,都要由阿唲部出人!”就弄来一个阿唲部的子孙斩了祭天。直到现在突厥人仍以人祭战旗,部落沿用了这个规定。射摩斩了阿唲后,到晚上回去了,海神女儿抓住射摩说:“你亲手杀人,血气又腥又脏,咱俩的缘分从此断绝了!”

吐 蕃

唐贞元中,王师大破吐蕃于青海。临阵,杀吐蕃大兵马使乞藏遮,遮及诸者。(明抄本“及”作“乃”,“者”作“酋”。)或云,是尚结赞男女。吐蕃乃收归营。(“营”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有百余人,行哭随,威仪绝异。使一人立旁代语,使一人问,“疮痛乎?”代语者曰:“痛。”即膏药涂之。又问曰:“食乎?” 代者曰:“食。”即为具食。又问曰:“衣乎?”代者曰:“衣。”即命裘衣之。又问:“归乎?”代者曰:“归。”即具舆马,载而去。译语者传也。若此异礼,必其国之贵臣也。(出《咸通录》。明抄本作出《咸通甸围录》。)

唐代贞元年间,唐军在青海把吐蕃的军队打得大败,在战场上,杀死了吐蕃的大兵马使乞藏遮,有人说乞藏遮和其它死者是尚结赞的侍从。于是吐蕃人收起了首回到了营房,有一百多人跟着首边走边哭,他们的丧祀仪式极奇特。让一人站在体旁代死者说话,让另一人问:“伤处疼痛吗?”代替的人就说:“疼痛。”然后把膏药涂在死者伤处。又问:“吃饭吗?”代答的人说:“吃。”又马上进上食物。又问:“要穿衣服吗?”代答者又说:“穿。”马上命人给穿上皮衣服。又问:“要回去吗?”代答者又说:“回去。”便马上准备好车马,把体装上车拉走。这些情况都是翻译转述过来的,像这种奇特的礼仪,必须是吐蕃国中高贵的大臣才能享受。西北荒

西北荒中,有玉馈之酒,酒泉注焉。广一丈,深三丈,酒美如肉,清澄如镜。有玉樽玉笾,取一樽,复生焉,与天同休,无干时。石边有脯焉,味如獐脯。饮此酒,人不生死。此井间人,与天同生,虽男女不夫妇,故言不生死。(出《神异记》)

西北边远的地方,有一种玉馈酒,是从酒泉流入的。酒池宽有一丈,深有三丈,酒味纯美如肉,清澈透明像镜子。酒池上有玉石酒杯和玉石的盘,盛出一杯酒,池里马上又生出一杯,酒池与上天寿命相同,没有干涸的时候。石头旁边还有肉干儿,味道如同獐肉干儿。喝了这种酒,人就不生不死。这池子周围的人,也与天同寿,虽有男有女,但不结为夫妇,所以说不生不死。鹤 民

西北海戌亥之地,(“地”字原缺,据陈校本补。)有鹤民国。人长三寸,日行千里,而步疾如飞,每为海鹤所吞。其人亦有君子小人。如君子,性能机巧,每为鹤患。常刻木(“木”原作“吐”,据明抄本改。)为己状,或数百,聚于荒野水际,以为小人,吞之而有患。凡百千度,后见真者过去,亦不能食。人多在山涧溪岸之旁,穿穴为国,或三十步五十步为一国,如此不啻千万。春夏则食路草实,秋冬食草根,值暑则裸形,遇寒则编细草为衣。亦解服气。(出《穷神秘苑》)

西北海戌亥那地方,有个鹤民国,人身高三寸,但日行千里,步履迅急如飞,却常被海鹤吞食。他们当中也有君子和小人。如果是君子,天性聪慧机变灵巧,每每因为防备海鹤这种祸患,而经常用木头刻成自身的样子,有时数量达到数百,把它们放置在荒郊野外的水边上。海鹤以为是鹤民,就吞了下去,结果被木人卡死,海鹤就这样上当千百次,以后见到了真鹤民也不敢吞食了。鹤民大多数都在山涧溪岸的旁边,凿洞建筑城池,有的三十步五十步就是一座城,像这样的城不止千万。春天和夏天的时候就吃路上的草籽,秋天冬天就吃草根。到了夏天就裸露着身体,遇到冬天就用小草编衣服穿,也懂得修炼气功的养生之法。又

一说,四海之外,有鹄国焉。男女皆长七寸,为人自然有礼,好经谕跪拜。其人皆寿三百岁,行千里,百物不敢犯之。虽畏海鹤,陈章与齐桓公言,鹄遇吞之,亦寿三百岁。此人鹄中不死,而鹄亦一举千里。陈章与齐桓公所言小人也。(出《神异录》)

还有一种说法:四海的外面有个鹄国,男女都只有七寸高,为人泰然自如很有礼貌,喜欢经书,懂得跪拜之礼,那些人都能活三百岁,能走千里路,各种东西都不敢侵犯他们。他们虽然害怕海鹤,但陈章与齐桓公说,如果鹄把他们吞到肚里去,也能活三百年,被吞下肚的人不死,而鹄也能一飞千里。陈章与齐桓公所说的就是那种小人。

契 丹

卢文进,幽州人也,至南,封范王。尝云,陷契丹中,屡又绝塞射猎,以给军食。正昼方猎,忽天色晦黑,众星粲然。众皆惧,捕得蕃人问之。至所谓笡却日也,此地以为常,寻当复矣。顷之乃明,日犹午也。又云,常于无定河,见人胸(“胸”原作“脑”,据明抄本改)骨一条,大如柱,长可七尺云。(出《稽神录》)

卢文进是幽州人,到了南方,被封为范王。他说,他曾落入契丹人手里,契丹人派他多次在极远的边塞打猎,以便供给军队食物。有一次大白天正打猎,忽然天色昏黑,群星明亮,大家都非常害怕。抓到一个蕃人询问,回答说:“这是日蚀,契丹人称为‘笡却日’,这地方已 以为常,稍过一会儿就会恢复正常了。”过了不一会果然明亮起来了,太还正在正午。卢文进又说,曾在无定河那地方,看见一条人的胸骨,像柱子那样粗,大约有七尺长。

沃 沮

毋丘俭遣王倾追高丽王官,(明抄本无“官”字,按《博物志》“官”作“宫”)尽沃沮东东界。问其耆老,海东有人不。耆老言。国人尝乘船捕鱼,遭风,见吹数十日,东得一岛。上有人,言语不相晓。其俗尝以七月,取童女沉海。又言有一国,亦在海中,纯女无男。

又说,得一布衣,从海中浮出,其身如中人衣,其两袖长二丈。(“丈”原作“尺”,据明抄本改。)又得一破船,随浪出,在海岸边。有一人,项中复有面,生得(“得”原作“的”,据明抄本改。)之,与语不相通,不食而死。其地皆在沃沮东大海中。(出《博物志》)

毋丘俭派王倾追高丽王官,追到沃沮(今朝鲜西北)东部的边境就停下了。问那里的一位老人:“海东有人没有?”老人说,“国内的人曾经坐着船去捕鱼,遇到了大风,被吹了几十天,在东面碰到了一个海岛。海岛上有人,但说话听不懂。那地方有个 谷,要在七月弄来童女沉入海里。”又说还有一个国家,也在海中,只有女的,没有男的。

又说,有人曾看到一件布衣服,从海水中浮上来,那衣服象中国人的衣服,但它的两只袖子却有二丈长。又看到一只破船,随着海浪涌出,停在海岸边。上有一个人,脖子上还有一张脸,这是被活捉的。,与他 谈,但语言不通。他也不吃东西,不久就死去了。那些地方都在沃沮东面的大海当中。

僬 侥

李章武有人腊三寸余,头髀肋成就,眉目分明,言是僬侥国人。(出《酉杂俎》)

李章武有一个用活人腊制的“人干儿”,脑袋、大腿、胸脯都完好无损,眉毛眼睛也很分明,说那就是古代传说中矮人国僬侥国的人。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