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六十一 禽鸟二

【回目录】

卷第四百六十一 禽鸟二

孔雀

趾 罗州 王轩

汉燕 燕 千岁燕 晋瑞 元道康 范质

鹧鸪

飞数 飞南向 吴楚鹧鸪

鹊(鸽附)

知太岁 张 颢 条支国 黎景逸 张昌期 崔圆妻 乾陵 鸽信

陈仓宝鸡 楚鸡 卫女 长鸣鸡 沉鸣鸡 孙休 吴清 广州刺史 祝鸡公 朱综 代郡亭 高嶷 天后 卫镐 合肥富人

孔雀

趾郡人多养孔雀,或遗人以充口腹,或杀之以为脯腊。人又养其雏为媒,旁施网罟,捕野孔雀。伺其飞下,则牵网横掩之,采其金翠毛,装为扇拂。或全株,生截其尾,以为方物。云,生取则金翠之色不减耳。(出《岭表录异》)

趾郡人大多饲养孔雀,或是送给别人吃肉,或是杀了做成肉脯。还有的人饲养小孔雀做诱饵,在旁边安好网,捕捉野孔雀。等野孔雀飞下地时就牵动网绳将孔雀罩住,然后拔取孔雀身上金翠色的羽毛,制造成拂尘的扇子。有时要完整的羽毛,就活着截断孔雀的尾巴,当作土特产品,还说:“活着取毛,毛上的金翠色一点不变。”

罗 州

罗州山中多孔雀,群飞者数十为偶。雌者尾短,无金翠。雄者生三年,有小尾,五年成大尾。始春而生,三四月后复凋,与花萼相荣衰。然自喜其尾而甚妬,凡欲山栖,必先择有置尾之地,然后止焉。南人生捕者,候甚雨,往擒之,尾沾而重,不能高翔,人虽至。且爱其尾,恐人所伤,不复骞翔也。虽驯养颇久,见美妇人好衣裳与童子丝服者,必逐而啄之。芳时媚景,闻管弦笙歌,必舒张翅尾,盼睇而舞,若有意焉。山谷夷民烹而食之,味如鹅,解百毒。人食其肉,饮药不能愈病。其血与其首,解大毒。南人得其卵,使鸡伏之即成。其脚稍屈,其鸣若曰“都护”。土人取其尾者,持刀于丛篁可隐之处自蔽,伺过,急断其尾,若不即断,回首一顾,金翠无复光彩。(出《纪闻》)

罗州的山中有很多孔雀,几十只为一群在一起飞翔。雌孔雀尾巴短,也没有金翠色,雄孔雀出生三年,开始长出小尾巴,五年长成大尾巴。立春时尾羽开始生长,三四个月后又凋落了,和花朵同时繁荣和凋谢。孔雀喜爱自己的尾羽并且非常忌妒,凡是想在山林里休息,一定要先选择好放置尾巴的地方,然后才栖息在那里,南方人要捕捉活孔雀,要等到下大雨的时候才去,这时孔雀的尾巴上沾上雨水变得很沉重,不能高飞。虽然有人走近,但是因为它太爱自己的尾巴,恐怕被人损坏,就不再飞翔了。孔雀即使是驯养了很久,但是如果看见了漂亮女人穿着好看衣服和穿鲜艳丝绸衣服的小孩,也一定要追上去啄她们。如果遇到美好的天气,美丽的景色,听到管弦乐器演奏的曲调,一定要舒展开翅膀和尾巴,目光流转地跳舞,好象是很有情意的样子。住在山谷里的少数民族把孔雀煮熟了吃,味道象鹅肉一样,能解百毒。人要是吃了孔雀肉,吃药就没有治病的效验了。孔雀的血和头,能解巨毒。南方人得到孔雀蛋,让鸡孵化就可以了。孔雀的脚稍稍弯曲,它的叫声象是在说:“都护”。当地的土人想得到孔雀尾羽,就拿着刀在丛竹中隐蔽,等孔雀经过时,赶快砍断它的尾巴,如果不能立即砍断,孔雀回头看上一眼,尾羽就会失去金翠的颜色和光彩。

王 轩

卢肇住在京南海,见从事王轩有孔雀。一日来告曰:“蛇盘孔雀,且毒死矣。”轩令救之,其走卒笑而不救,轩怒,卒云:“蛇与孔雀偶。”(出《纪闻》)

卢肇住在京城南海,看见从事王轩有只孔雀。有一天,仆人来告诉说:“蛇盘住孔雀,快要毒死孔雀了。”王轩让兵丁快去救孔雀,他的手下笑着却不去救,王轩生气了,手下人说:“蛇与孔雀在 配。”

汉 燕

蓐泥为窠,声多稍小者汉燕。陶胜力注《本草》云,紫胸轻小者是越燕,胸斑黑声大者是 燕。其作巢喜长,越燕不入药用。越与汉,亦小差耳。(出《世说》)

用草和泥做巢,叫声频繁体形较小的燕子是汉燕。陶胜力注《本草》说:胸前是紫色,重量轻体形小的是越燕。胸前有黑斑点,叫声宏亮的是 燕, 燕做巢喜欢做长形的巢。越燕不能做药用。越燕和汉燕,也只不过是稍有差别罢了。

凡狐白貂鼠之类,燕见之则毛脱,或燕蛰于水底。旧说燕不入室,取桐为男女各一,投井中,燕必来。胸斑黑声大,名 燕,其窠有容匹素者。(出《酉杂俎》)

凡是狐狸和白貂鼠一类的动物,燕子看见它们羽毛就脱落了,藏伏多水的泥洞中。传说燕子如果不进屋里,取桐木来雕刻成男女各一人扔到井里,燕子一定进屋。胸前有黑色斑点叫声宏亮的,名叫 燕,它的巢有的能放下一匹生绢。

千岁燕

齐鲁之间,谓燕为乙,作巢避戊己。《玄中记》云,千岁之燕户北向。《述异要》云,五百岁燕生 髯。(出《酉杂俎》)

齐鲁那个地方的人把燕叫做乙。燕子做巢躲避戊日己日。《玄中记》中说:千年燕子的巢口向北开。《述异要》中说:五百年的燕子长 须。

晋 瑞

魏禅晋岁,北阙下有白光如鸟雀之状,时有飞翔去来。有司即闻奏,帝使罗者张之,得一白燕,以为神物,以金为笼,致于宫内,旬日不知所在。论者云:“金德之瑞。”昔师旷时,有白燕来巢,检瑞应图,果如所论。师旷,晋人也,古今之议相符焉。(出《拾遗录》)

魏把帝位禅让给晋的那一年,京城北面的城楼下有白光象是鸟雀的形状,经常地飞来飞去。官署将这件事报告给皇上,皇上派人用网去捉,结果捉到一只白燕,认为是神物,用金丝做了个笼子,放在皇宫内,十天之后白燕不知到哪里去了。有人评论说:“这是兴盛繁荣的好兆头,从前师旷的时候,就有白燕来筑巢,考察这个祥瑞现象,正应验了图谶上的话。”果然就象这个人说的一样。师旷是晋人也罢,古代和今天的议论是相符合的。

元道康

后魏元道康字景怡,居林虑山,云栖幽谷,静掩衡茅,不下人间,逾二十载。服饵芝木,以娱其志。高欢为丞相,前后三辟不就。道康以时方乱,不欲应之。至高洋,又征,亦不起。道康书斋常有双燕为巢,岁岁未尝不至。道康以连征不去,又(“又”原作“有”,据明抄本改。)惧见祸,(“祸”原作“抑”,据明抄本改。)不觉嗟咨。是夕,秋月朗然,清风飒至。道康向月微思,忽闻燕呼康字云:“景怡,卿本澹然为乐,今何愁思之深耶?”道康惊异,乃知是燕。又曰:“景怡景怡,乐以终身。”康曰:“尔为禽而语,何巢我屋?”燕曰:“我为上帝所罪,暂为禽耳。以卿盛德,故来相依。”道康曰:“我忘利,不售人间,所以闭关服道,宁昌其德,为卿所谓?”燕曰:“海内栖隐,尽名誉耳。独卿知道,卓然嚣外,所以神祇敬属,万灵归德。”燕曰:“我来日昼时,往前溪相报。”道康乃策杖南溪,以伺其至。及昼,见二燕自北岭飞来而投涧下,一化为青衣童子,一化为青衣女子。前来谓道康曰:“今我便归,以卿相命,故来此化。然无以留别,卿有隐志,幽见嘉,卿之寿更四十岁,以此相报。”言讫,复为双燕飞去,不知所往。时道康已年四十,后果终八十一。

后魏有人叫元道康,字景怡,隐居在林虑山。云雾笼罩着幽深的山谷,静静地掩闭着横木为门的茅草屋,他从不下山到尘世中去,一直过了二十多年。他服用灵芝仙草,来陶冶自己的情操和志向。高欢做了丞相,前后三次来请他出山做官他都没有去,元道康认为那时正要发生动乱,不想答应他。等到高洋做了丞相,又来请他出山,他仍然没有去。元道康的书房里有一对燕子,每年都飞来筑巢的。元道康因为朝廷连年征召自己都没有去,害怕引来灾祸,不觉地暗自叹气。这天晚上,秋月朗朗地照着,清风一阵阵吹来,元道康面向明月思索,忽然听到燕子招呼元道康的字说:“景怡,你本来心情淡泊,自得其乐,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忧愁和思虑呢?”元道康很惊奇,这才知道是燕子在说话。燕子又说:“景怡景怡,要一辈子快乐。”元道康说:“你是禽鸟却会说话,为什么在我的屋里筑巢?”燕子说:“我被上帝责罚,暂时做禽鸟了。因为你道德高尚,所以才来依附于你。”元道康说:“我忘却名利,不愿步入尘世,所以才关上门学习 道家学说,发扬光大道家学说,就象你所说的那样。”燕子说:“天下隐居的人,全是沽名钓誉的人。只有你真正懂得道法,卓然独立尘世之外。所以神灵尊敬你、关注你,千万种生灵都佩服于你的德行。”燕子接着又说:“我明日天亮时,到前面的溪水边有话对你说。”元道康便拄着木杖到南面的溪水边去等候燕子,等到天亮,看见两只燕子从北面的山岭飞来落到山涧下面。一只变成一个穿黑衣的男童,一只变成一个穿黑衣的少女,走上前来对元道康说:“今天我们就要回天上去了,为了给你预测命运,所以才到这里来点化你,否则就没有什么留作纪念的了。你有隐居的志向,神灵都给予好评,你的寿命还有四十岁,就以此来作为对你的报答吧。”说完,又变成一对燕子飞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这时元道康已经四十岁了,后来果然八十一岁才死去。

范 质

汉户部侍郎范质言,尝有燕巢于舍下,育数雏,已哺食矣。其雌者为猫所搏食之,雄者啁啾,久之方去。即时又与一燕为匹而至,哺雏如故。不数日,诸雏相次堕地,宛转而僵。儿童剖腹视之,则有蒺藜子在嗉中,盖为继偶者所害。(出《玉堂闲话》)

汉代户部侍郎范质说,曾经有一对燕子在他家的屋下筑巢,养育了几只雏燕,已经进入哺育喂食阶段。那只雌燕被猫捉住吃了,雄燕鸣叫着很久才飞走,不多时又和另一只雌燕配成一对回来了,还象从前一样地哺育雏燕。不几天,所有的雏燕一个接一个地掉到地上,辗转着死去。儿童剖开雏燕的肚子观察发现有蒺藜子在雏燕的胃里,都是被燕子后来的配偶给害死的。

鹧鸪

飞 数

鹧鸪飞数逐月,如正月,一飞而止于窠中,不复起矣。十二月十二起,最难采,南人设网取之。(出《酉杂俎》)

鹧鸪飞翔的次数随着月份而变化。如果是正月,飞一次后就呆在巢中,不再起飞了。十二月十二日开始,最难捕捉,南方人就张网捕捉鹧鸪。

飞南向

鹧鸪似雌雉,飞但南,不向北。杨孚《 州异物志》云:“鸟像雌雉,名鹧鸪,其志怀南,不思北徂。”(出《旷志》,明抄本作出《广记》)

鹧鸪的样子象雌野鸡,只向南飞,不向北飞。杨孚的《 州异物志》中说:“有一种鸟象雌野鸡,名叫鹧鸪。它心里只是想着南方,不愿意朝北方走。”

吴楚鹧鸪

鹧鸪,吴楚之野悉有。岭南偏多此鸟。肉白而脆,远胜鸡雉。能解冶葛并菌毒,臆前有白圆点,背上间紫赤毛。其大如野鸡,多对啼。《南越志》云:“鹧鸪虽东西回翔,然开翅之始,必先南翥。其鸣自呼‘社(明抄本“社”作“杜”)薄州。’”又《本草》云:“自呼‘鉤輈格磔。’”李群玉《山行闻鹧鸪》诗云:“方穿诘曲崎岖路,又听鉤輈格磔声。”(出《岭南录异》)

吴楚一带都有鹧鸪的踪迹,然而岭南最多。鹧鸪的肉白而且脆嫩,远远超过家鸡和野鸡的味道,并且能化解和治疗葛草和菌类中毒。鹧鸪胸前有白色圆点,背上间隔生长着紫色和红色的羽毛。它的大小象野鸡,大多数喜对面鸣叫。《南越志》上说:“鹧鸪鸟虽然东西来回地飞翔,可是刚展翅起飞的时候,一定先向南飞。鹧鸪鸣叫的声音似乎是在呼唤‘社薄州’”。另外《本草》上说:“鹧鸪鸟常常自己呼叫‘鉤輈格磔’”。李群玉的《山行闻鹧鸪》诗中说:“刚刚穿过艰难曲折的山路,又听见鹧鸪鸟‘鉤輈格磔’的叫声。”

鹊知太岁

鹊知太岁之所在,《博物志》云:“鹊窠背太岁。”此非才智,任自然尔。《淮南子》曰:“鹊识岁多风,去(去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乔木,巢傍枝。”(出《说文》)

喜鹊知道太岁星所在的方向,《博物志》上说:“鹊巢背着太岁星。”这不是因为喜鹊有智慧,而是靠喜鹊天生的本能。《淮南子》上说:“喜鹊知道哪一年风大,就离开高大的乔木,去到傍出的树枝上筑巢。”又

鹊构窠,取在树杪枝,不取堕地者,又缠枝受卵。端午日午时,焚其巢,灸病者,疾立愈。(出《酉杂俎》)

喜鹊建巢,常选取树梢上的细枝,不取落在地上的干枝,然后缠起树枝做巢下蛋。端午节这一天的中午,火烧喜鹊的巢,用来给病人烧炙治病,病立刻就全好。

张 颢

常山张颢为梁相,天新雨后,有鸟如山鹊,稍下堕地,民拾取,即化为一圆石。颢椎破之,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颢以上闻。藏之秘府。颢后官至太尉,后议郎汝南樊行夷校书东观,上表言:“尧舜之时,尝有此官,今天降印,宜应复。”

常山的张颢是梁国的丞相。有一天雨过天晴,有一只象山鹊的鸟坠落 到地下,被一个老百姓拾起来以后变成一块圆圆的石头。张颢砸破石头,得到一金印,上面的文字是:“忠孝侯印”。张颢把这件事报告给皇上,金印被收藏在宫内册府里。张颢后来官至太尉。议郎汝南人樊行夷在东观书府校对书稿,给皇上上书说:“尧舜的时候,曾经设过忠孝侯个官职,现在上天降下这颗金印,应该重设这个官职。”

条支国

章帝永宁元年,条支国有来进异瑞,有鸟名鳷鹊,形高七尺,解人言。其国太平,鳷鹊群翔。昔汉武时,四夷宾服,有致此鹊,驯善。有吉乐事,则鼓翼翔鸣。按庄周云:“雕陵之鹊,盖其类也。”(出《拾遗记》)

东汉章帝永宁元年,条支国派人来进献不平常的吉祥物,有一只鸟名鳷鹊,身高七尺,能听懂人说的话。哪个国家太平,就会有鳷鹊成群地飞翔。从前汉武帝时,四边的少数民族归顺,有的国家就奉献过这种鳷鹊,驯养得很好,要是有了吉祥快乐的事,它就振动双翅一边飞翔一边鸣叫。按,庄子说的,“雕陵之鹊”,就是指的这种鸟。

黎景逸

唐贞观末,南康黎景逸居于空青山,常有鹊巢其侧,每饭食餧之。后邻近失布者,诬景逸盗之,系南康狱。月余,劾不承,欲讯之,其鹊止于狱楼,向景逸欢喜,以传语之状。其日传有赦,官司诘其来,云:“路逢玄衣素衿人所说。”三日而赦果至,景逸还山,乃知玄衣素衿者,鹊之所传。(出《朝野佥载》)

唐太宗贞观末年,南康的黎景逸住在空青山上,有喜鹊在他住的地方附近筑巢,他每天用饭喂喜鹊。后来,他的邻居中有个丢了布的人,诬告黎景逸偷布,黎景逸被关押在南康的监狱中。一个多月的时间,黎景逸都没有承认偷布,官府正准备刑讯。那只喜鹊停在狱楼上,向着黎景逸显示出很欢喜的样子,似乎是在向他传递话语。当天就有人传言说要有大赦,官府问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回答说:“路上遇到一个穿黑色衣服白色领子的人所说的。”三日后大赦的公文果然传到,黎景逸被放还归山,这才知道黑衣白领的人,就是喜鹊去传的话。

张昌期

汝州刺史张昌期,易之弟也,恃 骄贵,酷暴群僚。梁县有人白云,有白鹊见。昌期令司户杨楚玉捕之,部人有鹞子七十笼矣,以蜡涂爪。至林见白鹊,有群鹊随之,见鹞迸散,唯白者存焉。鹞竦身取之,一无损伤,而笼送之。昌期笑曰:“此鹊赎君命也。”玉叩头曰:“此天活玉,不然,投河赴海,不敢见公。”拜谢而去。(出《朝野佥载》)

汝州刺史张昌期,是张易之的弟弟。他依仗哥哥的权势而骄横自大,对待同事也残酷暴虐。梁县有人对他说,有白喜鹊出现。张昌期就命令司户杨楚玉捕捉。杨楚玉的部下有七十笼雀鹰,他们用蜡涂到雀鹰的爪子上;到了树林里以后,看见有一只白喜鹊在前边飞,还有一群喜鹊跟着在这只喜鹊后边飞,看见鹞子以后都飞散了,只有白鹊还在。鹞子去捉白喜鹊,白鹊一点也没受到损伤。用笼子装着白喜鹊送给张昌期,张昌期笑着说:“这只白喜鹊赎了你一条命。”杨楚玉磕头说:“这是上天让我活着,不然的话,就是去投河跳海,也不敢来见您。”

崔圆妻

鹊窠中必有栋。崔圆相公妻在家时,与姊妹于后园见一鹊构窠,共衔一木,大如笔管,长尺余,安窠中,众悉不见。俗言见鹊上梁必贵。(出《酉杂俎》)

喜鹊的巢里一定有一根“栋梁”。崔圆丞相的妻子在家的时候,和姐妹们在后园看见一对喜鹊在筑巢。两只喜鹊共同衔着一根木棍,粗细象笔管一样,长短有一尺多,安放到巢中,而别的人都没有看见。俗话说,看见喜鹊上梁的人一定尊贵。

乾 陵

大历八年,乾陵上仙观之尊殿,有双鹊衔柴及泥,补葺隙坏十五处。宰臣表贺之。(出《酉杂俎》)

唐朝大历八年,乾陵上仙观的殿楼上,有一对喜鹊鸟衔着木柴棍和泥,修补殿楼上的裂缝和损坏的地方十五处。辅政大臣给皇上上书祝贺这件事。

鸽 信

大理丞郑复礼言,波斯舶上多养鸽,鸽能飞行数千里,辄放一只至家,以为平安信。(出《酉杂俎》)

大理丞郑复礼说,波斯人的船上大多都养着鸽子,鸽子能飞行数千里,过一段时间就放一只鸽子回家,当做是一封平安的家信。

陈仓宝鸡

秦穆公时,陈仓人掘地得物,若羊非羊,若猪非猪,牵以献穆公。道逢二童子曰:“此为媪述,常在地中,食死人脑。若欲杀之,以柏插其首。”媪曰:“此二童子名为鸡宝,得雄者王,得雌者伯。”陈仓人舍之,逐二童子,二童化为雉,飞入于林。陈仓人告穆公,发徒大猎,果得其雌,又化为石,置之汧渭之间。至文公立祠,名陈宝。雄者飞南集,今南雉飞县,即其地也。(出《列异传》)

秦穆公的时候,陈仓人挖地得到一个动物,象羊又不是羊,象猪又不是猪,便牵着它准备去献给秦穆公。路上遇到两个童子对他说:“这个动物叫媪述。经常生活在地下,吃死人的脑子,如果想要杀它,可以用柏树枝插进它的头里。”媪述说:“这两个童子名叫鸡宝,如果捉到雄的,就能做国王,捉到雌的,就能够做伯爵。”陈仓人就舍掉媪述,去追赶两个童子。两个童子变成野鸡,飞进树林。陈仓人把事情告诉了秦穆公,秦穆公就派人进行大规模地捕猎,果然捉到了那只雌的,雌的又变成石头,被放到汧山和渭水之间。等到秦文公时为它建祠堂,把那块石头叫做“陈宝”。那只雄鸡飞到南集,现在南的雉飞县,就是那只雄鸡停留的地方。

楚 鸡

楚人有担山鸡者,路人问曰:“何鸟也?”担者欺之曰:“凤皇也。”路人曰:“我闻有凤皇久矣,今真见之。汝卖之乎?”曰:“然。”乃酬千金,弗与。请加倍,乃与之。方将献楚王,经宿而鸟死。路人不遑惜其金,惟恨不得以献耳。国人传之,咸以为真凤而贵,宜欲献之。遂闻于楚王,王感其欲献己也,召而厚赐之,过买凤之直十倍矣。(出《笑林》)

楚国有一个人挑着山鸡,在路上遇到有人问他:“这是什么鸟?”他欺骗那人说:“是凤凰。”那人说:“我听说有凤凰已经很久了,现在才算真正看见了,你卖吗?”回答说:“卖。”于是路人出价千金,挑担人不同意,要求加倍出钱,这才把山鸡卖给了路人。路人正准备把它献给楚王时,过了一宿鸟就死了,路人不去可惜花掉的那些钱,只恨不能把鸟献给楚王。人们传说着这件事,全都认为那是只真正的凤凰,因而路人才要把它献给楚王。事情传到楚王的耳朵里,楚王为路人想把凤凰献给自己行为所感动,便把路人叫来厚厚地赏赐了路人,超过买鸟时所花的钱数的十倍。

卫 女

《雉朝飞》操者,卫女傅母所作也。卫侯女嫁于齐太子,中道闻太子死,问傅母曰:“何如?”傅母曰:“且往赴(“赴”原作“当”,据明抄本改。)丧。”丧毕,不肯归,终之以死。傅母悔之,取女所自操琴,于冢上鼓之。忽有二雉俱出墓中,傅母抚雌雉曰:“女果为雉耶?”言未卒,俱飞而起,忽然不见。傅母悲痛,授琴作操,故曰《雉朝飞》。(出杨雄《琴清英》)

《雉朝飞》琴曲,是卫女的女师傅创作的。卫侯的女儿嫁给齐国的太子,走到半路上听说太子死了,就问师傅说:“怎么办呢?”师傅说:“暂且去参加丧礼。”丧礼结束后,卫女不肯再回娘家,一直到死。师傅后悔这件事,拿过来卫女生前使用的琴,在卫女的坟前弹了起来。忽然有两只野雉一起从坟墓里飞出来。师傅抚摸着雌雉说:“你果然变成雉鸟了吗?”话未说完,两只雉鸟一起飞起来,一会儿就不见了。师傅很悲痛,弹着琴创作了一支乐曲,所以叫《雉朝飞》曲。

长鸣鸡

汉成帝时, 趾越隽献长鸣鸡伺晨鸡,即下漏验之,晷刻无差。长鸣一食顷不绝,长距善斗。(出《西京杂记》)

汉成帝的时候, 趾的越隽贡献了一只能长鸣报晓的司晨鸡。成帝立即命令人用滴漏计时器来验证,司晨鸡鸣叫的时刻和计时器的刻度一点不差。司晨鸡鸣叫起来能连续一顿饭的时间不停歇。这种鸡的脚爪很长,善于搏斗。

沉鸣鸡

建安三年,胥图献沉鸣石鸡,色如丹,大如燕。常在地中,应时而鸣,声能远彻。其国闻其鸣,乃杀牲以祀之。当声处掘地,得此鸡。若天下平,翔飞颉颃,以为嘉瑞,亦谓宝鸡。其国无鸡,人听地中,以候晷刻。道师云:“昔仙人相君采石,入穴数里,得丹石鸡,舂碎为药。服者令人有声气,后天而死。”昔汉武宝鼎元年,四方贡珍怪,有琥珀燕,置之静室,自然鸣翔,此之类也。《洛书》云:“胥图之宝,土德之征。大魏嘉瑞焉。”(出王子年《拾遗记》)

建安三年,胥图国贡献沉鸣石鸡,红色,大小象燕子一样。石鸡经常生活在地下,按时鸣叫,叫声能清楚地传到很远的地方。胥图国的人听到了石鸡的叫声,就杀牲畜祭祀它。在它发出叫声的地方挖地,就得到这只鸡。如果天下太平,石鸡就上下翻飞,人们把这种现象当成祥瑞,所以又把这种鸡叫作宝鸡。胥图国没有普通的鸡,人们听地下石鸡的鸣叫,来计算时间。有个道士说:“从前仙人相君去采石料,入洞穴几里深,得到了红色石鸡。捣碎了做药,服了能使人加强声音和气息,在先天的寿数之后才死去。”从前汉武帝宝鼎元年,四方国家都来贡献珍奇的宝物,其中有个琥珀燕,把它放在一间静室里,会自然地鸣叫飞翔,就是沉鸣石鸡这一类的珍奇宝物。《洛书》上说:“胥图国的宝物,乃是土德的象征。这正是大魏国的祥瑞之兆。”

孙 休

孙休好射雉,至其时,则晨往夕返。群臣莫不上谏曰:“此小物,何足甚耽?”答曰:“虽为小物,耿介过人,朕之所以好也。”(出《语林》)

孙休喜好射猎雉鸡,到了适合打猎的季节他就早晨出去晚上才返回。大臣们没有不提意见劝阻的,他们说:“这是小动物,为什么那么爱好呢?”孙休回答说:“它虽然是小动物,耿直刚正却超过了人,所以我才喜欢它。”

吴 清

徐州民吴清,以太元五年被差为征。民杀鸡求福,煮鸡头在盘中,忽然而鸣,其声甚长。后破贼帅邵宝,宝临阵战死。其时僵狼藉,莫之能识。清见一人著白袍,疑是主帅,遂取以闻。推校之,乃是宝首。清以功拜清河太守,越自什伍,遽升荣位。鸡之妖,更为吉祥。(出《甄异记》)

徐州的百姓吴清,在吴国太元五年被派遣出征。吴清杀鸡祈求赐福,煮熟的鸡头在盘子里,忽然鸣叫起来,叫声悠长。后来打败了贼兵主帅邵宝,邵宝战死在沙场上。沙场上僵硬的体乱七八糟,没有人能识别。吴清看见一具体穿着白袍,怀疑是主帅,就搬过体来研究推断,那鸡头也正是邵宝首级之征。吴清因此功被任命为清河太守。从士兵越级提升,一下子就登上了高贵荣耀的位子。鸡表现出的妖异现象,更是吉祥的征兆。

广州刺史

广州刺史丧还,其大儿安吉,元嘉三年病死,第二儿,四年复病死。或教以一雄鸡置棺中,此鸡每至天欲晓,辄在棺里鸣三声,甚悲彻,不异栖中鸣,一月日后,不复闻声。(出《齐谐记》)

广州刺史死后被运回故乡。他的大儿子安吉在南朝元嘉三年得病死了,第二个儿子元嘉四年又得病死了。有人让把一只公鸡放在棺材里避灾,这只鸡每天天要亮时,都在棺材里叫三声,叫得很悲惨,同在鸡窝里叫的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一个月以后,也听不到这只鸡的叫声了。

祝鸡公

祝鸡公者,洛人也。居乡北山下,养鸡百余年,鸡皆有名字,千余头。暮栖树下,昼放散之。欲取呼名,即种别而至。卖鸡及子,得千余万,辄置钱去。之吴,作养池鱼。后登吴山,鸡雀数百,常出其旁。(出《列仙传》)

祝鸡公是洛人,住在乡的北山下。他养了一百多年的鸡,养的鸡全都有个名字,一共有一千多只。晚上鸡就睡在树下,白天就散放着。他呼唤哪一只鸡的名字,哪一只鸡就自动来到他的身边。他卖大鸡和鸡蛋,得到一千多万贯钱。就放好钱来到吴国,又开始干起用池塘养鱼。后来他攀登吴山,经常有几百只鸡和雀出现在他的身边。

朱 综

临淮朱综遭母难,恒外处住。内有病,因见前妇。(“妇”字原缺,据明抄本补。)妇曰:“丧礼之重,不烦数还。”综曰:“自荼毒已来,何时至内?”妇云:“君来多矣。”综知是魅,敕妇婢,候来,便即闭户执之。及来,登往赴视,此物不得去,遽变老白雄鸡。推问是家鸡,杀之遂绝。(出刘义庆《幽明录》)

临淮朱综的母亲去世了,长期在外面居住守丧。听说妻子病了,于是回去看望妻子。妻子说:“丧礼是大事,不要经常回来了。”朱综说:“自从母亲去世,我什么时候到内室去过?”妻说:“你来的次数很多啊。”朱综知道是妖魅作怪。就命令妻子的婢女等到他来时,就立即关上门窗捉拿。等到那装扮成他的怪物来了,朱综立刻前去探视捉拿,这个怪动无法离开,马上变成一只白色的老公鸡。一追问原来是家养的鸡,杀了鸡以后再没有怪事发生。代郡亭

代郡界中一亭,作怪不可止。有诸生壮勇者,暮行,欲止亭宿,亭吏止之。诸生曰:“我自能消此。”乃住宿食。夜诸生前坐,出一手,吹五孔笛,诸生笑谓鬼曰:“汝止(“止”原作“上”,据明抄本改。)有一手,那得遍笛,我为汝吹来。”鬼云:“卿为我少指耶?”乃复引手,即有数十指出,诸生知其可击,因拔剑砍之,得老雄鸡。(出《幽明录》)

代郡的边界处有一座供行人住宿吃饭的亭站,经常有妖作怪。有一个姓诸的书生,很勇敢傍晚走路,想在亭站中住宿,官吏制止他,他说:“我自己能消除灾祸。”于是便住下来吃饭休息。夜里书生坐在前厅,这时,出现了一只手,吹着一支五个孔的笛子。书生笑着对鬼说:“你只有一只手,怎么能按住所有的笛孔,我替你吹吧。”鬼说:“你以为我手指少吗?”于是又伸出手来,竟有几十个手指。书生知道可以攻击鬼了,于是就拔出剑来砍去,结果砍死的是一只老雄鸡。

高 嶷

唐渤海高嶷巨富,忽患月余日,帖然而卒,心上仍暖,经日而苏。云,有一白衣人,眇目,把牒冥司,讼杀其妻子。嶷对元不识此老人,冥官云:“君命未尽,且放归。”遂悟白衣人乃是家中老瞎麻鸡也,令射杀,魅遂绝。

唐代渤海的高嶷非常富有,忽然得了一个多月的病就安然地死去了。但他死去后心口上还 暖,过了几天又苏醒过来。他说:“有一个穿白衣服瞎了一只眼的人,拿着状子到司去告我,说我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高嶷申辩说从来就不认识这个老人,冥府的官员说:‘你的寿命未尽,放你回间去吧。’”他明白了那个白衣人就是家中瞎了一只眼的白公鸡,便让人杀死了这只鸡,怪异的事也没有了。

天 后

唐文明已后,天下诸州,进雌鸡变为雄者甚多,或半已化,半未化,乃则天正位之兆。

唐代中宗文明年代之后,天下各个州贡献的母鸡变成公鸡的很多。有的已经变化了一半,还有一半没变。这是武则天要正式登基做皇帝的预兆。

卫 镐

卫镐为县官,下县,至里人王幸在家,方假寐,梦一乌衣妇人引十数小儿,著黄衣,咸言乞命,叩头再三,斯须又至。镐甚恶其事,遂催食欲前。适镐所亲者报曰:“王幸在家穷,无物设馔,有一鸡,见抱儿,已得十余日,将欲杀之。”镐方悟,乌衣妇人果乌鸡也,遂命解放。是夜复梦,感欣然而去。(并出《朝野佥载》)

卫镐当县令时下乡去,到了里正王幸在家。他打了个盹,梦见一个穿黑衣服的妇人领着十多个穿黄色衣裳的小孩,都说请饶命,再三磕头,过了一会又来一次。卫镐醒了后心中很烦,就催着快点吃饭。同卫镐关系好的人报告说,王幸在家穷,没有什么菜,养了一只鸡正在孵蛋,已经十多天了,王幸在想把这只鸡杀了。卫镐这才明白,黑衣妇人就是这只黑母鸡,就告诉不要杀。这天夜里他又做了一个梦,黑母鸡十分感谢他,然后高高兴兴地走了。

合肥富人

合肥有富人刘某,好食鸡,每杀鸡,必先刖双足,置木柜中,血沥尽力,乃烹,以为去腥气。某后病,生疮于鬓,既愈,复生小鸡足于疮瘢中。每巾栉,必伤其足,伤即流血被面,痛楚竟日。如是积岁,无日不伤,竟以是卒。(出《稽神录》)

合肥有个姓刘的富人,喜欢吃鸡。每次杀鸡时,一定要先砍去鸡的双脚,放在木柜子里,等到血流光了,力气也没有了,才煮着吃,认为这样能解除腥气。刘某后来生了病,在鬓角处生了个疮,疮治好后,又在疮瘢的地方长出一只小鸡爪。每次洗脸梳头,一定会碰伤那只鸡爪而血流满面,疼痛一整天。象这样过了一年,没有一天不受伤流血,竟因此而死去。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