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五十九 蛇四

【回目录】

卷第四百五十九 蛇四

僧令因 卫中丞姊 蒲州人 相魏贫民 番禺书生 郫县民 游邵 成汭 孙光宪 朱汉宾 牛存节 水清池 王思同 徐坦 张氏 顾遂 瞿塘峡 靳老 景焕 舒州人 贾潭 姚景 王稔 安陆人

僧令因

僧令因者,于子午谷过山,往金州。见一竹舆先行,有女仆服慷从之。数日,终不见人,令因乃急引帘窥之。一妇,人首而蛇身甚伟,令因甚惊。妇人曰:“不幸业重,身忽变化,上人何乃窥之?”问其仆曰:“欲送秦岭之上。”令因遂与诵功德,送及秦岭,亦不见妇人之首,而入林中矣。(出《闻奇录》)

令因和尚,从子午谷过山,到金州去。看见一个竹轿在前面行走,有个女仆穿着丧服跟着,好几天,始终看不见轿中的人。令因于是急忙掀起帘子暗中看那轿子,里面是个妇女,长着人的头蛇的身子很是雄伟。令因非常吃惊,那妇女说:“我很不幸,因罪孽深重,身子忽然发生变化,上人你为什么偷看呢?”问她的仆人,仆人说:“准备送到秦岭上去。”令因于是给她诵念功德经。一直送到秦岭,也没有再看见那妇女露头,而是进到树林中去了。

卫中丞姊

御史中丞卫公有姊,为性刚戾毒恶,婢仆鞭笞多死。忽得热疾六七日,自云:“不复见人。”常独闭室,而欲至者,必嗔喝呵怒。经十余日,忽闻屋中窸窣有声,潜来窥之,升堂,便觉腥臊毒气,开牖,已见变为一大蛇,长丈余,作赤斑色,衣服爪发,散在床 褥。其蛇怒目逐人,一家惊骇。众共送之于野,盖性暴虐所致也。(出《原化记》)

御史中丞卫公有个姐姐,为人性格刚烈乖戾而且恶毒,她的仆人有不少被她用鞭子和木杖打死。忽然她得了热病六、七天了,自己说:“不再见人了。”常常独自一人关着屋子。那些想来看望她的人,一定会受到她的责备、喊叫、呵斥、怒骂。过了十多天,忽然听见屋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暗中来看,走上堂屋的台阶,就觉得出腥气臊气毒气,打开窗户,就看见她变成了一条大蛇,长一丈多,身上是斑斑点点的红色,衣服和四肢头发,散放在床 褥上。那条蛇睁着一双生气的眼睛追赶人,一家人又惊又怕,大家就一起把蛇送到野外。这大概是性情暴虐导致的结果。

蒲州人

蒲州人穿地作井,坎深丈余,遇一方石而不及泉。欲去石更凿,忽堕深坑。蛰蛇如覆舟,小者与凡蛇等。其人初甚惊惧,久之稍熟。饥无所食。其蛇吸气,因亦效之,遂不复饥。积累月,闻雷声。初一声,蛇乃起首,须臾悉动,顷之散去,大者前去,相次出复入。人知不害己,乃前抱其项,蛇遂径去。缘上白道,如行十里,前有烽火,乃致人于地而去。人往借问烽者,云是平州也。(出《广异记》)

有个蒲州人挖地打井,挖下去一丈多深,遇到一块方形石头,还没挖到泉水,想搬去石头再继续挖,忽然掉到一个深坑中去。坑中,冬眠的蛇象翻倒的船一样,小蛇与平常的蛇大小相等。那个人开始时很害怕,时间一长稍微熟悉了。饿了没有吃的,那些蛇吸气,因而那个人也仿效蛇的作法,于是就不再饿了。总共有一个月左右,听到雷声。第一声雷,蛇的头就抬起来了,一会儿全都动起来,不久全分散离开。大蛇往前走离开了,一个挨一个地出去后,又回来了,那人知道蛇不会害自己,就上前去抱住蛇的脖子,蛇就一直走开,爬上白道的时候,象是走了十里路,前面有烽火,就把那人放在地上离开了。那人前去询问管烽火的人,说这里是平州。

相魏贫民

相魏有贫民,斸园荒地,见一大蛇,而杀之。寻见一大穴,穴中十余小蛇,又复杀而埋之,既毕归家。明日,有人持状诉论云:“被杀一家大小,埋在园中。”官捕获此人讯问,了然不伏。于园中验之,得一坑者,共十余人。但言昨打杀者十余条蛇,埋之于此,并不杀人,不知此祸何(“何”原作“而”,据明抄本改。)来。若为就决,实为大枉。官疑之,勘本告者,寻觅无人,又令重就园,检验昨所埋之处,但见十余死蛇,不复见人,乃得免焉。(出《原化记》)

相魏地方有个贫民,挖园里的荒地,看见了一条大蛇,用锄头把它打死了,不久又看见一个大洞穴,洞穴中有十多条小蛇,又杀了并埋了起来,事后就回家了。第二天,有人拿着状子起诉说:被杀的一家大小,埋在园子里。官府捉来那个贫民问情况,明明白白地说不服气,到园中检验,找到一个坑,共十多人。那个贫民只说昨天打死了十多条蛇,埋在这个地方,并没有杀人,不知这个祸灾是从哪里来的,如果因此而判我死刑,实在是太冤枉。当官的对此事起了疑心,要核对一下原告人,找了半天没找到,又命令重新到园里去,检验一下昨天埋人的地方,只看见十多条死蛇,不再是人了,于是贫民被免了刑罚。

番禺书生

有书生游番禺,历诸郡。经山中,见有气高丈余,如烟。乡人曰:“此冈子蛇吞象也。”遂告乡里,振鼓叫噪,而蛇退入一岩谷中。经宵,乡里人各持缻瓮往,见一象尚立,而肌骨皆化为水。遂针破,取其水。里人云,此过海置舟中,辟去蛟龙。又有官人于南中见一大蛇,长数丈,径可一尺五寸。腹内有物,如椓橛之类,沿一树食其叶,腹中之物,渐消无所有。而里人云:“此蛇吞鹿,此木叶能消之。”遂令从者采其叶收之,归后,或食不消,腹胀,乃取其叶作汤饮之。经宵,及午不报。及撤被视之,唯残枯骸,余化为水矣。(出《闻奇录》)

有个书生到番禺游玩,走遍了各个郡。经过山中的时候,看见有股一丈多高象烟一样的气柱。乡里人说:“这里冈子上的蛇在吞吃大象。”于是遍告乡里,人们打鼓叫喊,蛇就退到一个山谷中去。过了一宿,乡里人各个带着缶和瓮前去。就见一只象还立着,可是肌肉骨头全化成水,就用针扎破,取里面的水。乡里人说:“这种水在渡海的时候放在船里,能躲避蛟龙。”又有一个做官的人在南中看见一条大蛇,长有好几丈。直径大约有一尺五寸,肚子里有个东西,象是木桩之类,顺着一棵树吃树叶,肚子里的东西,渐渐地消化没有了。乡里人说:“这条大蛇吞吃了鹿,这种树叶能助消化。”于是命令跟从的人采下那树的叶子收藏起来。回家以后,有一次吃了饭消化不好,肚子胀,就拿出那树叶熬汤喝。过了一宿,到中午也没有反应,等到掀开被子看他,只剩下枯骨了,别的都成水了。

郫县民

郫县有民于南郭渠边得一小蛇,长尺余,刳剔五脏,盘而串之,置于火,焙之数日。民家孩子数岁,忽遍身肿赤,皮肤炮破,因自语曰:“汝家无状杀我,刳剔腹中胃,置于火上。且令汝儿知此痛苦。”民家闻之惊异,取蛇拔去刬竹,以水洒之,焚香祈谢,送于旧所。良久,蜿蜒而去,儿亦平愈焉。(出《录异记》)

郫县有个农民在城南的水渠边捉到一条小蛇,长一尺多,剖开肚子取出五脏,然后盘起来串上,放到火上,烘烤了好几天。农民家有个才几岁的孩子,忽然全身红肿,皮肤起泡破裂,接着自语说:“你们家无缘无故杀了我,剖开并剔除肚子里的脏胃,还放到火上烤,且让你的儿子知道一下这种痛苦。”农民家里听了这话很惊异,取来蛇拔去竹签,用水往蛇身上洒,烧香祈祷道歉,送到捉蛇的地方,很久后,弯弯曲曲地爬走了,孩子的病也好了。

游 邵

汝州鲁山县所治,即元魏时西广州也。今子城东南有妖神祠,其前庭广袤数百步,古老云,当时大球场也。正门左右双槐各二十围,枝干扶疏,亦云当时植焉。至中和初岁,衅起东夏,郡邑然。刺史游邵,许将也,令属县伐木为栅以自固,虽桑柘梓槚,靡有孑遗。将伐双槐,其夕,有巨蟒蟠于上,声若震霆,目若飞星。镇将李璠主其事,璠武人也,闻之以为妖,且率徒亲斩之,下斧而流血雨迸,腥气薄人,亦心动而止。双槐至今尚存。(原阙出处,明抄本作出《三水小牍》)

汝州是鲁山县管辖的地方,就是元魏时期的西广州,现在鲁山县城的东南方有个妖神祠,祠庙前面的庭院面积有几百步见方。很古时传下来说,这是当时的大球场。祠的正门左右两边有一对槐树,各有二十围粗,枝干长得茂盛分披,也说是当时栽种的。到了中和初年,从东夏引起了事端,县城里的人一片混乱。刺史游邵,是个受人赞许的将军,他命令所属的县,砍伐树木造成栅拦来保护自己,即使是桑、柘、梓、槚等珍贵树木,全都砍了,也准备砍这一对槐树。那天晚上,有条巨蟒盘踞在树上,发出的声音象雷霆一样,双眼象闪烁的星星。镇守当地的将军李璠主持这件事,李璠是个武将,听说了这是妖怪,就亲自率领人杀蟒,斧子砍下去流血象大雨一样迸溅,腥气逼人,也就动了心停了手。那一对槐树到现在还活着。

成 汭

荆州节度使成汭领蔡州军,戍 陵,为节度使张璝谋害之,遂弃本都,奔于秭归。一夜 为巨蛇绕身,几至于殒,乃曰:“苟有所负,死生唯命。”逡巡,蛇亦亡去。迩后招缉户口,训练士卒,移镇渚宫。寻受节旄,抚绥凋残,励为理。初年,居民唯一十七家,末年至万户,勤王奉国,通商务农,有足称焉。朝廷号北韩南郭。(韩即华州韩建。成初姓郭,后归本姓。)(出《北梦琐言》)

荆州节度使成汭统领蔡州军,戍守在 陵,被 陵节度使张璝所谋害,就抛弃了自己的大本营,朝着秭旧奔去。一天夜里被一条巨蛇缠住了身子,几乎送了命。就说:“假如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是死是活全听你的。”一会儿,蛇也走开了。这以后招集会合人口,训练士兵,转移地方镇守渚宫,接着又受到朝廷的承认,安抚残余部队,振奋精神进行治理。第一年,居民只有一十七家,到后来人口达到一万户。为朝廷尽力,遵奉国家,沟通商业从事农耕生产,很有值得称道的。朝廷称为北韩南郭。(韩就是华州韩建。成汭最初姓郭,后来才回复本姓氏。)

孙光宪

孙光宪曾行次敍谷,宿于神山,见岭上板屋中,以木根为巨虺,前列香灯。因诘店叟:“彼何神也?”叟曰:“光化中,杨守亮镇褒日,有一蛇横此岭路,高七八尺,莫知其首尾,四面小蛇翼之无数。每一拖身,即林木摧折,殆旬半方过尽,阻绝行旅。因聚草焚燎路隅,虑其遗毒,然后方行。”明年,杨伏诛。(出《北梦琐言》)

孙光宪曾经路过敍谷,住在神山,看见山岭上的木屋中,用树根雕成一条大蛇,前面排列着香和灯火。因而询问开店的老人说:“那是什么神?”老人说:“光化年间,杨守亮镇守褒地的时候,有一条蛇横在这山岭的路上,高有七八尺,不知道它从头到尾有多长,四面有无数小蛇簇拥着大蛇,每挪动一下蛇身,林中的树林就被压断一些,大约过了十五天才过完,阻挡隔断了旅行的人。接着聚些干草烧燎一下路面和角落,担心有蛇留下的毒气。然后才开始通行。”第二年,杨守亮被诛杀。

朱汉宾

梁贞明中,朱汉宾镇安禄之初,忽一日,曙色才辨,有大蛇见于城之西南。首枕大城,尾拖于壕南岸土地庙中,其魁可大如五斗器,双目如电,呀巨吻,以瞰于城。其身不翅百尺,粗可数围,跨于羊马之堞,兼壕池之上。其余尚蟠于庙垣之内。有宿城军校,卒然遇之,大呼一声,失魂而逝。一州恼惧,莫知其由。来年,淮寇非时而至,围城攻讨,数日不破而返。岂神祇之先告欤?(出《玉堂闲话》)

五代梁贞明年间,朱汉宾镇守安禄的初期,忽然有一天,天刚露出一点曙色时,有条大蛇出现在城的西南方。蛇头枕在大城上,尾巴拖在城壕南岸的土地庙里,它的头大得象能盛五斗米的器具,双目象闪电一样,张开巨口,向城里看。蛇的身上没长翅,长有一百尺,有几围那么粗,横架在羊马城堞和城壕上,其余部分还盘踞在庙墙之内。有个住在城里的士兵,突然遇上了蛇,吓得大叫一声,丧魂落魄就死去了,一州人都很害怕,不知道蛇的来由。第二年,淮地的盗匪突然到了城下,把城围起来攻打,打了几天没有攻破城,就回去了。难道是这神预先发出的警告吗?

牛存节

梁牛存节镇郓州,于子城西南角大兴一第。因板筑穿地,得蛇一穴,大小无数。存节命杀之,载于野外,十数车载之方尽。时有人云:“此蛇薮也。”是岁,存节疽背而薨。(出《玉堂闲话》)

梁代牛存节镇守郓州,在小城的西南角兴建一座大府第。因为用板筑法修墙,穿透了地面,底下是个蛇洞,洞里有无数的大蛇小蛇。牛存节命令把蛇全杀死,运到野外去,用十几辆车才装运完毕。当时有人说:“这是蛇的聚居的地方。”这一年,牛存节背上生了个疽疮,接着死了。

水清池

太原属邑有水清池,本府祈祷雨泽及投龙之所也。后唐庄宗未(“未”原作“末”,据明抄本改。)过河南时,(“时”原作猎。据明抄本改。)就郡(“就郡”原作“射都”,据明抄本改。)捕猎,就池卓帐,为憩宿之所。忽见巨蛇数头自洞穴中出,皆入池中。良久,有一蛇红白色,遥见可围四尺以来,其长称是。猎卒齐彀连发,射之而毙。四山火光。池中鱼鳖咸死,浮在水上。猎夫辈共刲剥食之,其肉甚美。庄宗寻知之,于时谄事者,以为克梁之兆,有五台僧曰:“吾王宜速过河决战,将来梁祚,其能久乎?”此亦断白蛇之类也。(出《北梦琐言》)

太原的属城有个水清池,是本府祈祷求雨,投拜龙神的地方。后来唐庄宗还未打过河南时,在离郡不远处打猎,在水清池边上架立帐篷,作为休息睡觉的地方。忽然就见有几条大蛇从洞穴中爬出来,都进水清池里去了。呆了很长时间,又有一条长着红白颜色的大蛇,远远地看粗有四尺左右,长度与粗细很相称。打猎的兵卒们一起连发弓箭,把大蛇射死了。城四面的山出现火光,水清池里的鱼鳖也全死了,浮在水面上。猎卒们就一起动手割肉剥皮吃蛇,蛇肉味道很美。庄宗不久也知道了这件事。当时有献媚讨好的人,认为这是打败梁国的预兆。有个五台山僧人说:“大王您应该快些过河与梁国决战。将来的梁国强大起来,还能打败吗?”这也是汉高祖斩白蛇一类的事啊。

王思同

后唐少帝朝,清泰王起于岐,朝廷诏西京留守王思同统禁旅征之。王师西出之后,寻闻劘垒,雍京僚属日登西楼,望其捷书。忽一日,官僚凭槛西向,见羊马城上有二大蛇,东西以首相向,为从者辈遥掷弹丸以警之。于时一人掷中东蛇之脑,蜿蜒然堕于墙下,挺然不动。使人视之,已卒矣。其西蛇徐徐入于穴巢之间。识者窃议之曰:“潞王乙巳生,统帅王公亦乙巳生,俱为蛇相,今东蛇中脑而卒,岂非王师不利乎?”未逾旬日,群帅叛归潞王,思同腹心都将王彦晖已下,并投岐城纳欵。同单马而遁,竟没于王事焉。蛇亡之兆,得不明乎?(出《王氏见闻》)

后唐少帝主持朝政的时候,清泰王在岐起兵反叛。朝廷下命令让西京留守王思同统帅皇上的亲兵去征伐他。王师西征之后,不久就听说已经逼近叛军的营垒。留守京城的官僚们,天天登上西城门楼,盼望王思同的捷报。忽然有一天,官僚们扶着槛栏向西看,只见羊马城上有两条大蛇,一东一西,蛇头相对着,随从人员扔弹丸给予警告。当时有一个人打中了东面那条蛇的脑袋,蛇就扭动着身子掉到羊马墙下,挺直着身子一动不动。派人去看那蛇,已经死了。西面那条蛇却慢慢地进入洞穴空隙之间。有明白的人私下议论说:“潞王是乙巳年出生,统帅王思同公也是乙巳年出生,都是蛇的象征,现在东面的蛇被打中脑袋死了,难道不是对王师不利吗?”还没过十天,王师方面的大批将军都背叛朝廷归顺了潞王。王思同的心腹将领王彦晖及其手下的人,一起投降到岐城里去,王思同单人一骑逃走,最后竟死在朝廷的事业上。死蛇的兆头,能不明白吗?

徐 坦

清泰末,有徐坦应进士举,下第,南游渚宫,因之峡州,寻访故旧,旅次富堆山下。有古店,是夜憩琴书讫,忽见一樵夫形貌枯瘠,似有哀惨之容。坦遂诘其由,樵夫濡瞍而答曰:“某比是此山居人,姓李名孤竹。有妻先遘沈疴,历年不愈。昨因入山采木,经再宿未返,其妻身形忽变,恐人惊悸,谓邻母曰:‘我之身已变矣,请为报夫知之。’及归语曰:‘我已弗堪也,唯在焉,请君托邻人舁我,置在山口为幸。’如其言,迁至于彼。逡巡,忽闻如大风雨声,众人皆惧之。又言曰:‘至时速回,慎勿返顾。’遂叙诀别之恨。俄见群山中,有大蛇无数,竞凑其妻。妻遂下床 ,伸而复曲,化为一蟒,与群蛇相接而去。仍于大石上捽其首,迸碎在地。”至今有蛇种李氏在焉。(出《玉堂闲话》)

后唐末帝清泰年间末期,有个徐坦参加进士考试,落榜了,向南到 陵去游玩,接着到峡州,寻访老朋友。旅行途中暂时住在富堆山下的一个古老客店,这天晓上刚刚弹完琴写字,忽然看见一个形象枯瘦的樵夫,脸色愁苦象是有悲惨的事情。徐坦于是询问事情的原由。樵夫的眼里流着泪说,“我就居住在这个山里,姓李名叫孤竹,有个妻子先前得了重病,一年多了也不好。昨天我因为进山砍树,过了两晚没回家,妻子的身形忽然发生变化,害怕惊吓了别人,对邻居家的大娘说:‘我的身子已经变化了,请替我告诉丈夫。’等我回家,又对我说:‘我已经不能忍受了,只有体还在,请你托邻居家的人抬着我,放在山口处,就是我的幸运事。’照她说的做了,把她送到山口,不多一会,忽然就象是听见大风雨的声音,众人都很害怕。她又说:‘到时候赶快回去,千万不要回头看。’于是互相叙说永别的遗憾。不久就见群山之中,有无数条大蛇,争着凑到妻子的旁边。妻子就下了床 ,伸开身子又一弯曲,变成了一条大蟒蛇,与群蛇会合在一起走开了。还在一块大石头上碰头,人的头骨迸碎了掉在地上。”到现在还有蛇种李氏的传说。

张 氏

王蜀时,杜判官妻张氏,士流之子。与杜齐体数十年,诞育一子,寿过六旬而殂殁。洎殡于家,累旬后,方窆于外,启攒之际,觉其秘器摇动,谓其还魂。剖而视之,见化作大蛇,蟠蜿屈曲,骨肉奔散,俄顷,徐徐入林莽而去。

王氏在蜀地称帝时,有一个杜判官的妻子,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和杜判官结婚几十年,生育了一个儿子,过了六十岁死了。等到在家里收殓好,几十天以后才下葬在野外。启动棺材的时候,就觉得棺材在摇动,以为是张氏还魂了,打开一看,只见张氏变成了一条大蛇,盘绕弯曲着,全身的骨肉都迸散着,不一会,就慢慢地爬进密林中去了。又

兴元静明寺尼曰王三姑,亦于棺中化为大蛇。其杜妻,即晚年不敬其夫,老病视听步履,皆不任持,张氏顾之若犬彘,冻馁而卒。人以为化蛇其应也。(出《玉堂闲话》)

兴元地方的静明寺有个尼姑叫王三姑,也是在棺材里变成大蛇的。那个杜判官的妻子,是因为她晚年不敬重丈夫,丈夫年老有病,看东西,听说话以及走路,都不能自己照顾自己,张氏象对猪狗一样地对待他,因此她的丈夫受冻挨饿而死。人们认为变成蛇是她的报应。

顾 遂

郎中顾遂尝密话,其先人尝宰公安,罢秩后,侨寄于县侧荆 之壖。四面多林木芦荻,月夜未寝,徐步出门,见一条物,巨如椽,横于地。谓是门关,举足踢之,其物应足而起,自胸背至于腰下,缠缴数十匝,仆于地,懵无所知。其家讶其深夜不归,使人看之,见腰间皎晶而明。来往碣于地上。逼而视之,见大蛇缠其身,解之不可。于是取利刃断其蛇,一段段置于地,弯弯然不展,缴勒闷绝,因而失喑,旬日而卒。(出《玉堂闲话》)

有个叫顾遂的郎中曾秘密地说,他的祖先曾经主管过公安县,辞官以后,就客居在公安县附近的荆 边了。住处的四面有很多树林和芦荻,一个有月亮的晚上还未睡觉,慢慢地走出门外。看见有一个条形东西,象个大椽子,横在地上,以为是门上的横闩,抬起脚来踢那东西,那个东西顺着脚跳起来,从胸背一直到腰的下面,缠绕了几十圈,仆倒在地上,就迷迷糊糊地什么也不知道了。他的家里人惊讶他深夜不归,派人去看看他,只见他的腰里皎洁明亮,在地上来回地滚动。走近一看,只见一条大蛇缠着他的身子,不能解开。于是拿来锋利的刀砍断了蛇,一块块地放在地上,弯着身子伸展不开,被缠绕勒得气闷昏死过去,接着就说不出话来,十天后就死了。

瞿塘峡

有人游于瞿塘峡,时冬月,草木乾枯,有野火燎其峰峦,连山跨谷,红焰照天。忽闻岩崖之间,若大石崩坠,輷磕然有声。遂驻足伺之,见一物圆如大囷,碣至平地,莫知其何物也。细而看之,乃是一蛇也。遂剖而验之,乃蛇吞一鹿,在于腹内。野火烧然,堕于山下。所谓巴蛇吞象,信而有之。(出《玉堂闲话》)

有人在瞿塘峡游玩,当时是冬月,草木都干枯了,有野火在山峰上燃烧,连着山烧过山谷,红色的火焰照亮了天空。忽然听见在岩石山崖之间,象是大石头崩裂落地,轰隆隆互相碰撞着发出声音。就停下脚步去察看,看见一个东西圆圆地象个谷仓,滚落在平地上,不知那是个什么东西。仔细地观察它,竟是一条蛇,就剖开检验它,原来是蛇吞吃了一只鹿在肚子里,野火燃烧,掉在山下。人们常说的巴蛇吞象,相信会有这样的事。

靳 老

恒州井陉县丰隆山西北长谷中,有毒蛇据之,能伤人,里民莫敢至其所。采药人靳四翁入北山,忽闻风雨声,乃上一孤石望之,见一条白蛇从东而来,可长三丈,急上一树,蟠在西南枝上,垂头而歇。须臾,有一物如盘许大,似虾蟆,色如烟熏,褐土色,四足而跳,至蛇蟠树下,仰视,蛇垂头而死。自是蛇妖不作。前沣州有鹍鵊雏,为蛇所吞。有物如虾蟆,吐白气直冲,坠而致死,得非靳老所见之物乎?凡毒物必有能制者,殆天意也。(出《北梦琐言》)

恒州的井陉县丰隆山西北方的一个很长的山谷中,有毒蛇盘据在那里,能伤人,乡里百姓没有人敢到那里去。有个采药的人叫靳四翁进入北山,忽然听到有刮风下雨的声音,就登上一个孤石向远处看去,只见有一条白蛇从东面爬来,大约三丈长,急急地爬到一棵树上,盘在树的西南方的树枝上,垂着头歇着,一会儿,有一个东西象盘子那么大,样子象是蛤蟆,象烟熏的褐土色,用四个脚跳着,到了大蛇盘踞的树下,抬起头看,大蛇垂着头死了。从此蛇妖的事就没有了。从前沣州有鹍鵊的雏鸟,被蛇吞吃了,有个东西象蛤蟆,直冲着蛇吐出白气,蛇从树上掉下来死了。莫不是靳老所看见的东西吗?凡是有毒的动物一定有克制它的东西,全是天意呀。

景 焕

景焕为壁州白石县令,行陟巴岭,峻险万仞。约七八程,达玉女庙,或有巨虺横亘其前,径可七八尺,鳞甲不啻开扇许大,头尾垂在山下,唯闻折木,震响山谷。童仆辈尽股栗惊骇,莫能前进。于是旦驻山穴,因登高望之,竟目方见其尾。欲谓之龙,龙之行动,必有风雨随之,其日晴明,方见是蛇也。因知吞舟之鱼,翳天之鸟,虫禽之绝大者,信有之焉。(出《野人闲话》)

景焕做壁州的白石县县令,步行攀登巴岭山,山岭险峻高万仞,走了约七八里路程,走到了玉女庙,这时有巨蛇横在路上,直径大约七八尺,身上的鳞甲有展开的扇子那么大,头和尾巴都垂在山下,只听见树木折断的声音,在山谷之中震响。僮仆们全都吓得两腿颤抖,不能走路,因此大白天停在山洞里休息。接着又登上高处看那条蛇,目光的尽头才知看见蛇的尾巴。想叫它是龙,但龙的行动,必然有风和雨伴随着,那天天气晴朗,才看见的乃是蛇。由此可知,能吞掉小船的大鱼,翅膀能遮蔽天空的大鸟,爬虫类飞禽类中长得极大的,确实是存在的。

舒州人

舒州有人入(“入”字原阙,据明抄本补。)灊山,见大蛇,击杀之。视之有足,甚以为异,因负之出。将以示人,遇县吏数人于路,因告之曰:“我杀此蛇而有四足。”吏皆不见,曰:“尔何在?”曰:“在尔前,何故不见。”即弃蛇于地,乃见之。于是负此蛇者皆不见,人以为怪,乃弃之。案此蛇生不自隐其形,死乃能隐人之形。此理有不可穷者。(出《稽神录》)

舒州有个人进入灊山,看一条大蛇,就打死了它。看那条蛇,长着脚,对此他觉得很奇怪,因而背着蛇出了山,准备把蛇带给大家看。在路上遇到了几个县吏,就告诉他们说:“我杀的这条蛇有四只脚。”县吏们都看不见他,说:“你在哪里?”回答说:“就在你们眼前,为什么看不见我?”就把蛇扔到地上,才看见了他,因此背着这条蛇的人谁都看不见。人们认为是件怪事,就扔掉了蛇。据考查:这条蛇活着时不能隐藏自己的身形,死后却能隐藏人的身形。这种道理是不能彻底弄明白的。

贾 潭

伪吴兵部尚书贾潭,言其所知为岭南节度使,获一桔,其大如升。将表上之,监军中使以为非常物,不可轻进。因取针微刺其蒂下,乃蠕而动,命破之,中有小赤蛇长数寸。(出《稽神录》)

非法的吴国的兵部尚书贾潭,说起他的一个朋友是岭南节度使,曾得到一个桔子,桔子象一升那么大。准备写篇表文把桔子献给皇上,监军中使认为是不平常的东西,不能轻易地献上去。于是拿过针来刺桔子的蒂部,蒂部竟然能蠕动,让人切开桔子,桔子里有条几寸长的小红蛇。

姚 景

伪吴寿州节度使姚景,为儿时,事濠州节度使刘金,给使厩中。金尝卒行至厩,见景方寝,有二小赤蛇戏于景面,出入两鼻中。良久景寤,蛇乃不见。金由是骤加 擢,妻之以女,卒至大官。(出《稽神录》)

非法的吴国的寿州节度使姚景,在他小的时候,事奉濠州节度使刘金,在马厩中干活。刘金曾经突然地走到了马厩的地方,看见姚景刚刚睡下,有两条小红蛇在姚景的脸上游戏,从两个鼻孔中进进出出,很长时间后姚景醒了过来,小蛇就不见了。刘金从此就特别地对姚景 信和提拔,并把女儿嫁给了他,姚景最后终于做了大官。

王 稔

伪吴寿州节度使王稔,罢归扬都,为统军。坐厅事,与客语,忽有小赤蛇自屋坠地,向稔而蟠。稔令以器覆之,良久发视,唯一蝙蝠飞去。其年,稔加平章事。(出《稽神录》)

非法的吴国的寿州节度使王稔,免官回到扬州,做统军官,坐在厅堂里,和客人说话。忽然有一条小红蛇从屋顶掉到地上,向着王稔蟠踞着。王稔让人用器具扣住小蛇,很久以后打开看,只有一只蝙蝠飞走了。那一年,王稔被委任兼作平章。

安陆人

安陆人姓毛,善食毒蛇,以酒吞之。尝游齐安,遂至豫章。恒弄蛇于市,以乞丐为事。积十余年,有卖薪者,自鄱来,宿黄倍山下,梦老父云:“为我寄一蛇与 西弄蛇毛生也。”乃至豫章观步门卖薪将尽,有蛇苍白色,盘于船中,触之不动。薪者方省向梦,即携之至市,访毛生,因以与之。毛始欲振拨,应手啮其乳,毛失声颠仆,遂卒,食久即腐坏,蛇亦不知所在焉。(出《稽神录》)

安陆县有个姓毛的人喜欢吃毒蛇,用酒把蛇吞下肚。曾经到齐安游玩,又到了豫章,常常到集市上玩蛇,靠当乞丐过日子,这样生活了十多年。有个卖烧柴的人,从鄱县来到这里,住在黄倍山下,梦见一个老人对他说:“替我送一条蛇给 西玩弄蛇的毛生。”于是到豫章的观步门卖柴快要卖光了,有一条苍白色的蛇盘在船上,触一下蛇,蛇不动,卖柴的人才想起以前做的梦。就携带着蛇到集市上去,寻找毛生,接着把蛇给了毛生。毛生刚要弄蛇,蛇就咬中了他的乳房,失声跌倒,就死了。体一顿饭的功夫就腐烂变坏,蛇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