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五十七 蛇二

【回目录】

卷第四百五十七 蛇二

蒙山 秦瞻 广州人 袁玄瑛 薛重 顾楷 树提家 隋炀帝 兴福寺 张骑士 李崇贞 马岭山 至相寺贤者 李林甫 韦子春 宣州 李齐物 严挺之 天宝樵人 无畏师 张镐 毕乾泰 杜暐 海州猎人

蒙 山

鲁国费县蒙山上有寺废久,民欲架堂者,辄大蛇数十丈长,出来惊人,故莫得安焉。(出《异苑》)

鲁国费县的蒙山上有个被废弃很久的寺庙,老百姓想架起庙的大堂进行修建,就有一条几十丈长的大蛇,出来惊吓人,所以就不能修建了。

秦 瞻

秦瞻居曲河(明抄本“河”作“阿”。)彭星野,忽有物如蛇,突入其脑中。蛇来,先闻臭气,便从鼻入,盘其头中,觉泓泓冷,闻其脑间,食声咂咂,数日出去。寻复来,取手巾,急缚口鼻,故不得入。积年无他,唯患头重。(出《广古今五行记》)

秦瞻住在曲河的彭星野,忽然有个象蛇的东西,突然地进入他的脑子里。蛇来了,先闻到臭气,就从鼻孔进去,盘在他的头里,觉得象凉水一样冷嗖嗖地,听他脑里面,有咂咂的吃东西的声音。几天后出去。后来又来,这人拿来手巾,急忙地堵上口和鼻,所以不能再进到脑里。过了一年了,没有别的毛病。只是得了头重的病。

广州人

广州人共在山中伐木,忽见石窠中有三卵,大如升,便取煮之。汤始热,便闻林中如风雨声。须臾,有一蛇大十围,长四五丈,径来,于汤中衔卵去,三人无几皆死。(出《续搜神记》)

广州人一起在山中伐树,忽然看见石头的巢穴中有三个卵,象升那么大,就拿出来煮它们。汤刚刚热,就听见树林中发出象刮风下雨的声音,不一会,有一条蛇有十围粗,四、五丈长,一直走过来,从汤中衔着卵就走了,这几个人不久都死了。

袁玄瑛

吴兴太守(“守”原作“平”,据明抄本改。)袁玄瑛当之官。往日者问吉凶,曰:“法。至官当有赤蛇为妖,不可杀。”至,果有赤蛇在铜虎符石函上蟠,玄瑛命杀之,其后果为贼徐馥所害也。(出《广古今五行记》)

吴兴太守袁玄瑛在要去上任做官时,到占卜者那里去问吉凶。占卜者说:根据筮法的象征看,到官任上会有红蛇做妖,不可杀蛇。到了官任上时,果然有红色的蛇在装铜虎符的石匣上盘踞着。袁玄瑛杀了蛇,他后来果然被贼人徐馥所害。

薛 重

会稽郡吏郧县薛重得假还家,夜至家,户闭,闻妇床 上有丈夫眠声,唤妇,久从床 上出来(“来”原作“未”,据明抄本改。)开户。持刀便逆问妇曰:“床 上醉人是谁?”妇大惊愕,因且苦自申明,实无人。重家唯有一户,既入,便闭妇索。了无所见。见一蛇隐在床 脚,酒醉臭,重斫蛇寸断,掷于后沟。经日而妇死,数日,重又死,后忽然而生。说始死,有人桎梏之。将到一处,有官寮问曰:“何以杀人?”重曰:“实不行凶。”曰:“尔云不杀者,近寸断掷著后沟,此是何物?”重曰:“正杀蛇耳。”府君愕然有悟曰:“我当用为神,而敢人妇,又讼人。”敕左右持来。吏将一人,著平巾帻,具诘其妄之罪,命付狱,重为官司便遣将出,重倏忽而还。(出《广古今五行记》)

会稽郡的小官吏郧县人薛重请假回家,夜里到家。门关着,听见妻子的床 上有男人睡觉的声音,召唤妻子,很久才从床 上下来开门。薛重拿着刀迎着问妻子说:“床 上喝醉酒的人是谁?”妻子吃惊地愣住了,接着苦苦地为自己申辩,真的没有人。薛重家只有一个门,进屋之后,就把门关上来搜索,却什么也没看见,只看见一条蛇隐藏在床 下,喝醉了酒,满身臭味,薛重把蛇砍成一块块的,扔在屋后的沟里。过了一天妻也死了。几天后,薛重也死了,后来忽然又活了。薛重说自己刚死的时候,有人给他上了枷锁,带到一个地方,有个官僚问他说:“为什么杀人?”薛重说:“我真的没有行凶。”又问:“你说没杀人,近来砍成一块块又扔到后沟里去的,那是什么东西?”薛重说:“那杀的是蛇。”府君愣了一下就明白了说:“我准备让他成神,却敢去奸别人的妻子,又来告状。”命令身边的人把他提来,官吏带着一个人,头上戴着平顶的头巾布,详细地问了他奸和妄告的罪行,下命令送到监狱里去,薛重被官衙很快打发出去,一下子就还了。

顾 楷

陈时吴兴顾楷在田上树取桑叶,见五色大蛇入一小穴。其后蛇相次,或三尺五尺次第相随,略有数百。楷急下树,看所入之处,了不见有孔。日暮还家,楷病口哑,不复得语。(出《广古今五行记》)

南北朝陈国的吴兴,有个人名叫顾楷在田地的树上摘桑树叶,看见一条五色的大蛇进入一个小洞,它的后面蛇都排着,有的隔三尺有的隔五尺一个接一个地跟随着,大约有几百条。顾楷急忙下树,看那蛇进去的地方,一点也看不见有孔洞。天黑回家,顾楷得了哑巴病,不再能说话。

树提家

隋绛州夏县树提家,新造宅,欲移入,忽有蛇无数,从室中流出门外,其稠如箔上蚕,盖地皆遍。时有行客云:“解符镇。”取桃枝四枚书符,绕宅四面钉之,蛇渐退,符亦移就之。蛇入堂中心,有一孔,大如盆口,蛇入并尽。命煎汤一百斛灌之,经宿,以锹掘之,深数尺。得古铜钱二十万贯。因陈破,铸新钱,遂巨富。蛇乃是古铜之。(出《朝野佥载》)

隋代时绛州的夏县树提的家里,刚建一所住宅,准备搬进去住。忽然有无数条蛇,从屋里爬出门外,蛇多得象竹席上的蚕,把地上全都铺得满满的。这时有过路的客人说:’我懂得符镇。”就找来四根桃树枝写上符,绕着住宅四面钉上,蛇渐渐地退回去,桃符也移动着随着蛇走。蛇进入堂屋的中心,有一个洞,象盆口那么大,蛇全都进入洞里,就让烧一百斛开水灌进洞去。过了一宿。用锹挖那个洞,挖了几尺深,挖到了古代的铜钱二十万贯。因陈旧锈蚀了,就用这些古铜铸了新钱,于是成了大富户。蛇就是古铜的灵。

隋炀帝

《搜神记》:“蛇千年则断复续。”《淮南子》云:“神蛇自断其身而自相续。”隋炀帝遣人于岭南,边海穷山,求此蛇数四,而至洛下。所得之者,长可三尺,而色黄黑,其头锦文,全似金色,不能毒人,解食肉。若欲令自断其身者,则先触之令怒,使不任其愤毒,则自断为三四。其断之处,如刀截焉,见其皮骨文理,亦有血焉。然久怒定,则三四断稍稍自相就而连续,体复如故,亦似不相断。隋著作郎 隆云,此灵蛇一类,自断,不必千岁也。(出《穷神秘苑》)

《搜神记》中说,蛇活上千年就能使断了的身子再接上。《淮南子》里说,神蛇能自己把身子弄断然后自己再把身子接上。隋炀帝多次派人到岭南和海边以及山的深处,去寻找这到种蛇,带到洛。得到的蛇,大约三尺长,黄黑色。蛇头上有锦绣一样的花纹,全象金子那样的颜色。没有毒,知道吃肉。如果想让它自己弄断自己的身子,就先撩拨让它发怒,使蛇受不了那种折磨,就会自己断成三四截。那断的地方,象刀割的一样,能看出它的皮、骨和肌肉的纹理,上面也有血。可是等时间一长愤怒过后,那三四截断了的身子的接头就自己互相靠近连接起来,身体又象从前一样,也就象不曾断过一样。隋朝的著作郎 隆说:“这是灵蛇一类,能自断身体,不必一定得是活了千年以上的。”

兴福寺

长安兴福寺有十光佛院,其院宇极壮丽,云是隋所制。贞观中,寺僧以其年纪绵远,虑有摧圮,即经费计工,且欲新其土木,乃将毁撤。既启户,见有蛇万数,连贯在地,蛇蟠绕如积,摇首呿喙,若吞噬之状。寺僧大惧,以为天悯重劳,故假灵变,于是不敢除毁。(出《宣室志》)

长安的兴福寺有个十光佛院,那佛院的殿宇极其壮丽,传说是隋朝时建造的。唐太宗贞观年间,寺里的和尚因为它的年代太久远,担心有所毁坏和坍塌,就筹集经费计算人工,打算重新翻盖。打开门以后,就看见有上万条蛇在地上连在一起,蛇互相缠绕着象堆在一起似的,摇着头张着口,象吞吃东西的样子。寺里的和尚非常害怕,认为是上天怜恤繁重的劳动,所以假借灵物使人改变主意,因此也不敢再拆十光佛院了。

张骑士

张骑士者,自云,幼时随英公李勣渡海,遇风十余日,不知行几万里。风静不波,忽见二物黑色,头状类蛇,大如巨船,其长望而不极。须臾,至船所,皆以头绕(明抄本“绕”作“搭”)船横推,其疾如风。舟人惶惧,不知所抗,已分为所啖食,唯念佛求速死耳。久之,到一山,破船如积。各自念云,彼人皆为此物所食。须臾,风势甚急,顾视船后,复有三蛇,追逐亦至,意如争食之状。二蛇放船,回与三蛇斗于沙上,各相蜿蟺于孤岛焉。舟人因是乘风举帆,遂得免难。后数日,复至一山,遥见烟火,谓是人境。落帆登岸,(“岸”原作“陵”,据明抄本改。)与二人同行,门户甚大,遂前款关。有人长数丈,通身生白毛,出见二人,食之。一人遽走至船所,才上船,未及开,白毛之士走来牵揽。船人人各执弓刀斫射之,累挥数刀,然后见释。离岸一里许,岸上已有数十头,戟手大呼。因又随风飘帆五六日,遥见海岛。泊舟问人,云见清远县界,属南海。(出《广异记》)

张骑士自己说,小时候跟随着英公李勣渡海,遇上十多天的大风,不知走了几万里,风停了也没有波浪。忽然看见二个黑色的东西,头的样子类似蛇,象条大船那么大,它的身长望去看不到头,不一会,到了船边,都用头绕着船横着推进,快得象风一样。船上的人惶恐害怕,不知道如何抗拒,已经断定要被怪物吃掉,只是念佛要求快些死去。很久以后,来到一座山前,破船堆积在山下,船上的人各自心里想,这些人都是被这个怪物吃掉了。不一会,风吹得很急,回头看船后,又有三条大蛇,也追赶而来,那意思就象争夺吃食的样子。二蛇放开船,回身和三条蛇在沙地上斗了起来,各个互相在孤岛上屈曲盘旋着争斗。船上的人因此乘着风架起帆,于是才得免除了灾难。往后几天,又到了一座山,远远地看见生火的烟,以为是人生活的地方,就落下帆上岸去,有一个人和二个人一起走,看见一个很大的门,就上前去敲门,有一个人身子有几丈高,浑身长白毛,出来见了两个人,捉住就吃了,剩下一个人急忙地跑回停船的地方,才上了船,没等开船,那个浑身白毛的人就跑来抓住缆绳。这时,船上的人个个手拿弓刀又砍又射,连续地挥舞了好几刀,然后船才被放开。离岸有一里多,岸上已出现了几十个白毛巨人,挥动着手大声呼叫。于是又随风飘着船走了五、六天。远远看见一个海岛,停下船问居民,说是清远县的地方,属于南海郡。

李崇贞

高宗光宅中,李崇贞任益州长史。厅前柑子树有一子如鸡子。晚熟,微有小孔如针,群官咸异之。方欲将进,久而乃罢。因剖之,得一赤斑蛇,长尺余,崇贞后竟以罪死。(出《广古今五行记》)

唐高宗光宅年间,李崇贞担任益州长史。他的官厅前柑子树上结了一个果实象鸡蛋一样,很晚才成熟,上面微微地有象针尖那么大的小孔。所有的官员们全都对此感到诧异,正要准备进献给皇上。时间过长就算了。于是剖开它,里面有一条红斑蛇,长一尺多。崇贞后来因犯罪而被处死。又

连州见一柑树,四月中,有子如拳大,剖之,有两头蛇。(出《广古今五行记》)

在连州看到一棵柑子树,四月中旬,结了果象拳头那么大,又剖开一看,里面有一只两头蛇。马岭山

开元四年六月,郴州马岭山侧有白蛇,长六七尺,黑蛇长丈余。须臾,二蛇斗,白者吞黑蛇,到粗处,口两嗌皆裂,血流滂沛。黑蛇头入,啮白蛇肋上作孔,头出二尺余,俄而两蛇并死,后十余日,大雨,山水暴涨,漂破五百余家,失三百余人。(出《朝野佥载》)

唐玄宗开元第四年的六月,彬州马岭山边有条白蛇,长六、七尺,还有条黑蛇长一丈多。不久,二条蛇斗了起来,白蛇吞了黑蛇。吞到黑蛇的身子粗的地方,口和咽的两侧都裂开了,血流得象下雨一样。黑蛇的头被吞,就咬白蛇的肋肉咬出了孔洞,头伸出白蛇的身子有二尺多长,不久两条蛇就一块死了。又过了十多天,天下大雨,山水暴涨,冲毁了五百多家,失踪了三百多人。

至相寺贤者

长安至相寺有贤者,自十余岁,便在西禅院修道。院中佛堂座下,恒有一蛇,贤者初修道时,蛇大一围,及后四十余年,蛇如堂柱。人(“人”原作“大”,据明抄本改。)蛇虽相见,而不能相恶。开元中,贤者夜中至佛堂礼拜,堂中无灯,而光粲满堂,心甚怪之。因于蛇出之处,得径寸珠。至市高举价,冀其识者。数日,有 市,定还百万。贤者曰:“此夜光珠,当无价,何以如此酬直?” 云:“蚌珠则贵,此乃蛇珠,多至千贯。”贤者叹伏,遂卖焉。(出《广异记》)

长安的至相寺有个贤者,从十多岁起,就在西禅院修道。院中佛堂的座下,早就有一条蛇,贤者刚修道时,蛇有一围粗细,等到四十多年后,蛇就象堂柱那么粗,人蛇虽互相见面,却不互相厌恶。开元年间,贤者半夜到佛堂做礼拜,堂中没有灯,可是满堂光华灿烂,心中觉得很奇怪。接着在蛇出入的地方,得到一枚直径一寸的珠子,就到市上抬高价钱出卖,希望遇上一个认识这个宝珠的人。几天后,有个 人到市上来 易,只出钱百万。贤者说:“这是夜光珠,应当是无价之宝,为什么出这么低的价钱呢?” 人说:“要是蚌珠就值钱了,这个是蛇珠,最多能卖一千贯钱。”贤者完全信服了,就卖给了 人。

李林甫

李林甫宅,即李靖宅。有泓师者以道术闻于睿宗时,尝与过其宅,谓人曰:“后之人有能居此者,贵不可言。”其后久无居人。开元初,林甫官为奉御,遂从而居焉。人有告于泓师,曰:“异乎哉!吾言果验。(验原作如。据明抄本改。)是十有九年居相位,称豪贵于天下者,此(此原作一。据明抄本改。)人也。虽然,吾惧其易制中门,则祸且及矣。”林甫果相玄宗,恃权贵,为人觖望者久之。及末年,有人献良马,甚高,而其门稍庳,不可乘以过,遂易而制。既毁其檐,忽有蛇千万数,在屋瓦中。林甫恶之,即罢而不能毁焉。未几,林甫竟籍没。其始相至籍没,果十九年矣。(出《宣室志》)

李林甫的住宅,就是从前李靖的住宅。有个叫泓师的人,在他因为精通道术而闻名于睿宗皇帝的时候,曾经路过那所住宅,对别人说:“以后有能居住在这所住宅里的人,一定非常尊贵。”那以后很久无人居住。开元年间,李林甫做了奉御官,就住进这里。有人告诉了泓师,泓师说:“真是神奇呀,我的话果然应验了。那个占居相位十九年,在天下被称为最显贵的人,就是这个人。虽然这样,我怕他改造中门,那么灾祸就来临了。”李林甫果然给唐玄宗做了丞相。依仗权贵,长久以来,成为人民怨恨的人。有人向他献上一匹好马,马很高,可是那个门又稍微矮了一点,不能骑着马通过,于是打算改造大门。折毁了门檐以后,忽然有千万条蛇,出现在屋瓦中,李林甫憎恶这件事,就停下不再折毁了。不久,李林甫竟然被没收了家产。从他开始做宰相到被没收家产,果然是十九年。

韦子春

临淮郡有馆亭,滨泗水上。亭有大木,周数十栱,(“栱”原作“株”,据明抄本改。)突然劲拔,合百步,往往有甚风迅雷,夕发其中。人望见亭有二光,对而上下,赫然若电,风既息,其光亦闭。开元中,有韦子春以勇力闻,会子春客于临淮,有人语其事者,子春曰:“吾能伺之。”于是挈衣橐止于亭中以伺焉。后一夕,遂有大风雷震于地,亭屋摇撼,果见二光照耀亭宇。子春乃敛衣而下,忽觉有物蟠绕其身,冷如水冻,束不可解。回视,见二老在其身后。子春即奋身挥臂,騞然有声,其缚亦解,遂归亭中。未几而风雨霁,闻亭中腥若鲍肆。明日视之,见一巨蛇中断而毙,血遍其地。里人相与来观,谓子春且死矣。乃见之,大惊。自是其亭无风雷患。(出《宣室志》)

临淮郡有个馆所亭园,建在泗水边上。亭园有棵大柱子,柱周围有十枓拱,独立挺拔,亭能遮住百步方圆,常常有大风和迅雷,傍晚时出现在亭园中。有人远远地看见亭园中有二道光,相对着一起上下地动,清楚得象闪电一样,风停息以后,那两道光也闭上了。开元年间,有个韦子春因勇敢有力量而闻名于世,正赶上韦子春在临淮作客,有人告诉他那亭园里的怪事,韦子春说:“我能去观察一下。”于是带着衣服行李住在亭中以便察看。有一天晚上,有大风雷震动地面,亭子和屋子摇撼着,果然看见一道光照耀着亭园和屋宇,韦子春就收拾一下衣服下了亭子,忽然觉得有个东西蟠绕着自己的身子,冷得象冰冻一样勒得很紧,解不开。回头看,看见两个老人站在他的身后,韦子春就鼓起全身力气挥动着手臂,就听騞地一声响,他的束缚解开了,就回到亭中,不久风住雨停,闻到亭中的腥气象卖鱼铺子一样。第二天一看,看见一条大蛇从中间断开死在那里,血流得遍地都是。乡里人互相前来观看,以为韦子春也一起死了,却见到了韦子春,都大吃惊。从此那个亭子没有了风雷的灾害。

宣州

宣州鹊头镇,天宝七载, 水盛涨漫三十里。吴俗善泅,皆入水接柴木。 中流有一材下,长十余丈,泅者往观之,乃大蛇也。其色黄,为水所浮,中 而下。泅者惧而返,蛇遂开口衔之,泅者正横蛇口,举其头,去水数尺。泅者犹大呼请救,观者莫敢救焉。(出《纪闻》)

宣州的鹊头镇,天宝七年, 水猛涨漫淹三十里。吴地的 俗,人人都善于泅水,都入水捞取木柴。 的中流有一木材流下来,长十多丈,泅水的人去察看木材,竟是一条大蛇,身上黄色,让水漂浮着,在 的中间流下来,泅水的人惊得往回返,蛇就张开口衔他,泅水的人正好横在蛇口里,蛇抬起头,离水有几尺高。泅水的人还在大声呼救,看到的人没有敢下水去救的。

李齐物

河南尹李齐物,天宝中,左迁竟陵太守。郡城南楼有白烟,刺史不改即死,土人以为常占。齐物被黜,意甚恨恨。楼中忽出白烟,乃发怒云:“吾不畏死,神如余何?”使人寻烟出处,云:“白烟悉白虫,恐是大蛇。”齐物令掘之,其孔渐大,中有大蛇,身如巨瓮。命以镬煎油数十斛,沸则灼之。蛇初雷吼,城堞震动,经日方死。乃使人下堑塞之,齐物亦更无他。(出《广异记》)

河南府尹李齐物,天宝年间,被贬职担任竟陵太守。郡的城南楼如果出现白烟,刺史不改换就会死去,当地人认为是正常事。李齐物被贬职,心里很是恨恨不平,楼中忽然出现白烟,就发怒说:“我不怕死,神仙能把我怎么样?”派人寻找烟的出处,回来说:“白烟全是白蛇所为,恐怕是条大蛇。”李齐物下令掘洞,那洞孔渐渐大了,洞中有条大蛇,身子象大坛子那么粗。李齐物命令用大锅烧几十斛油,油滚沸时就用来浇蛇,蛇刚开始时象雷吼叫一样,连城墙都震动了,过了一天才死去,就派人去把洞塞死填平。李齐物也没再遇到什么意外。

严挺之

严挺之为魏州刺史,初到官,临厅事。有小蛇从门入,至案所,以头枕案。挺之初不达,遽持牙笏,压其头下地。正立凝想,顷之,蛇化成一符。挺之意是术士所为,寻索无获而止。(出《广异记》)

严挺之做魏州刺史,刚到任时,到厅堂去,有条小蛇从门进去,爬到桌子跟前,把头枕在桌子上。严挺之开始不理睬,急忙拿着手板,压住蛇头,让它下去。正站着疑惑,不一会,蛇变成一张符。严挺之以为是术士干的事,寻找了一会,没找到什么就停止了。

天宝樵人

天宝中,有樵人入山醉卧,为蛇所吞。其人微醒,怪身动摇,开视不得,方知为物所吞。因以樵刀画腹,得出之。眩然迷闷,久之方悟。其人自尔半身皮脱,如麻风状。(出《广异记》)

天宝年间,有个樵夫喝醉了,躺在山上,被大蛇吞吃了。那人稍微清醒了一点,奇怪身子在一动一摇,睁开眼什么也看不见,才知道是被动物吞到肚里,因而用砍柴刀划开动物的肚子,才得出来。觉得眩晕不清醒而且憋闷。很久之后才明白过来。那个人从此半身的皮都脱落了,就象白风病的样子。

无畏师

天宝中,无畏师在洛,是时有巨(“巨”原作“目”,据明抄本改。)蛇,状甚异,高丈余,围五十尺,魁魁若。盘绕出于山下,洛民咸见之。于是无畏曰:“后此蛇决水潴洛城。”即说佛书义甚。蛇至夕,则驾风露来,若倾听状。无畏乃责(“责”原作“愤”,据明抄本改。)之曰:“尔蛇也,营居深山中,固安其所,何为将欲肆毒于世?即速去,无患生人。”其蛇闻之,遂俯于地,若有惭色,须臾而死焉。其后禄山据洛,尽毁宫庙,果无畏所谓决洛水潴城之应。(出《宣室志》)

天宝年间,无畏禅师在洛,这时有条巨蛇,样子很特异,头能抬起一丈多高,身围粗达五十尺,很是很壮大雄伟的样子,盘绕着出现在山下。洛的百姓全看见过这条蛇。因此无畏师傅说:“以后这条蛇将掘开堤坝淹没洛城。”就讲说佛书中的道理很是深。大蛇到了晚上,就驾着风和雾前来,象是倾听的样子。无畏就责备它说:“你是蛇类,应当居住在深山中,那里本来就是你安身的地方,为什么要想对世上的人大肆毒害呢?就快走开吧,不要给活着的人带来灾难。”那条蛇听了这话,就俯伏在地上,象是有点惭愧的样子,不一会就死了。那以后安禄山占据了洛,把宫室和庙宇全毁了。果然应了无畏师傅说的掘开洛水淹没城市的话。

张 镐

洪州城自马瑗置立后,不复修革。相传云:“修者必死。”永泰中,都督张镐修之不疑。忽城西北陬遇一大坎,坎中见二蛇,一白一黑,头类牛,形如巨瓮,长六十余尺,蜿蟺在坑中,其余小蛇不可胜数。遽以白镐,镐命逐之出,乃以竹篾缚其头,牵之。蛇初不开目,随牵而出。小蛇甚多,军人或有伤其小者十余头,然犹大如饮椀。二蛇相随入徐孺亭下放生池中,池水深数丈,其龟皆走出上岸,为人所获,鱼亦鼓鳃出水,须臾皆死。后七日,镐薨。判官郑从、南昌令马皎,二子相继而卒。(原缺出处,明抄本作出《广异记》)

洪州城自从马瑗建造以后,没有人再修理改造过。人们互相传说:重建的人一定要死。唐代宗永泰年间,张镐都督修理城墙,没有顾及那个传说。忽然西北城角外出现一个大地洞,洞中出现了两条蛇,一条白一条黑,头长得类似牛头,头的形状象个大坛子,身子长六十多尺,屈曲盘旋在洞中,其余的小蛇就数不清了。急忙地把这事报告给张镐,张镐命令把蛇赶出来,就用竹篾捆在蛇头上,牵着蛇,蛇开始时不睁眼,随着牵引走出洞来,有的军人打伤了十多条小蛇,也还有水碗那么粗。二条大蛇互相跟随着走进徐孺亭下的放生池里。池子水有几丈深,池里的龟全跑到岸上来,被人们捉获。鱼也鼓着鳃浮出水面,不一会都死了。这以后第七天,张镐死了,判官郑从、南昌令马皎二个人也接着死了。

毕乾泰

唐左补阙毕乾泰,瀛州任丘人,父母年五十,自营生藏讫。至父年八十五,又自造棺,稍高大,嫌藏小,更加砖二万口。开藏欲修之,有蛇无数。时正月尚寒,蛰未能动,取蛇投一空井中,仍受蛇不尽,其蛇金色。泰自与开之,寻病而卒。月余,父母俱亡。此开之不得其所也。(出《朝野佥载》)

唐代的左补阙毕乾泰,是瀛州任丘人。父母五十岁时,自己就预先营造好了墓穴。到了父亲八十五岁时,又自造了棺材,稍显高大了一点,于是嫌预选的墓小了,想再加二万块砖,打开墓穴准备修建。墓穴里有无数条蛇,当时是正月,天气还冷,蛇蛰伏不能行动,把蛇取出扔到一个枯井中,那个空井还能容纳很多蛇。那些蛇都是金色的。毕乾泰亲自与仆人打开墓穴修建,不久,就得病死了。一个多月后,他的父母也都死了。这是开墓穴开得地方不对的原因。

杜 暐

殿中侍御史杜暐尝使岭外,至康州,驿骑思止,(“止”原作“上”,据明抄本改。)白曰:“请避毒物。”于是见大蛇截道南出,长数丈,玄武后追之。道南有大松树,蛇升高枝盘绕,垂头下视玄武。玄武自树下仰其鼻,鼻中出两道碧烟,直冲蛇头,蛇遂裂而死,坠于树下。又见蜈蚣大如筝。(“筝”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牛肃曾以其事问康州司马狄公,狄公曰:“昔天宝四载,广府因海潮,漂一蜈蚣,死,剖其一爪,则得肉百二十斤。至广州市,有人笼盛两头蛇。集人众中言:‘汝识二首蛇乎?汝见二首蛇,则其首并出,吾今异于是,首蛇各一头,欲见之乎?’市人请见之,乃出其蛇。蛇长二尺,头在首尾。市人伶者,常以弄蛇为业,每执诸蛇,不避毒害。见两头蛇,则以手执之。蛇螫其手,伶者言痛,弃蛇于地。加药焉,不愈。其啮处肿,遂浸,俄而遍身。伶者死,身遂洪大,其骨肉皆化为水,身如贮水囊。有顷水溃,遂化尽。人与两头蛇失所在。”(出《纪闻》)

殿中侍御史杜暐曾经出使岭外,走到康州,驿卒停下来,对杜暐说:“请躲避毒物。”于是看见一条大蛇横道向南面游去,长好几丈,一只龟在后面追蛇。道南有棵大松树。蛇爬升到高枝上盘绕,垂下头看着龟,龟也从树下仰起鼻子,鼻子里冒两股青烟,直冲向蛇头,蛇就身子裂开死去,掉到树下。又看见蜈蚣大得象一只风筝。牛肃曾用这件事去问康州的司马狄公,狄公说:“从前天宝四年,广府因为大海涨潮,漂上来一只死蜈蚣,割下蜈蚣的一只腿,就得到一百二十斤肉。到了广州市,看见有人用笼子盛着两个头的蛇,到了人多的地方说:‘你们见过二头蛇吗?你们看见的两头蛇,蛇的两个头并列地生长,我现在的两头蛇和那种不一样,蛇的两端各有一个头。想看看这种蛇吗?’集市上的人请他把蛇拿出来看,就拿出了蛇,蛇有二尺长,头长在首尾两端。市集中有个卖艺的人,常以玩蛇为职业,每每拿着蛇,也不躲避毒害。看见了两头蛇,就用手拿过来,蛇咬了他的手,卖艺的人喊疼,把蛇扔在地上,给伤口上药,治不好,那被咬的地方肿了,就逐渐地蔓延,一会儿全身都肿了,卖艺的就死了,身体肿得很大,他的骨肉都变成水,身子象个贮水的口袋。不多久水口袋破了口,就化光了。那个人和两头蛇也不见了。”

海州猎人

海州人以射猎为事,曾于东海山中射鹿。忽见一蛇,黑色,大如连山,长近十丈,两目成日。自海而上,人见蛇惊惧,知(“知”原作“如”,据明抄本改。)不免死。因伏(伏原作杖。据明抄本改。)念佛。蛇至人所,以口衔人及其弓矢,渡海而去。遥至一山,置人于高岩之上。俄而复有一蛇自南来,至山所,状类先蛇而大倍之。两蛇相与斗于山下,初以身相蜿蟺,久之,口相噬。射士知其求己助。乃傅药矢,欲射之。大蛇先患一目,人乃复射其目,数矢累中。久之,大蛇遂死,倒地上。小蛇首尾俱碎,乃衔大真珠瑟瑟等数斗,送人归至本所也。(出《广异记》)

海州有个人靠射猎来维持生活,曾在东海的山上射鹿。忽然看见一条蛇,黑色,大得象座小山,长大约有十丈,两个眼睛象太一样亮,从海里爬上山来。那人见了蛇很害怕,知道免不了一死,因而伏在地上念佛。蛇到了人呆的地方,用口衔着人及其弓矢,渡海走了,远远到了一座山,把人放在高岩上。不一会儿又有一条蛇从南面游来,到了山下,样子与先前的蛇类似可比先前的蛇大一倍。两条蛇在山下互相争斗,开始时把身子缠绕在一起,时间长了之后,互相用口咬。那个射手知道先前的蛇是请求自己帮助它,就准备好药箭,射那条大蛇。大蛇原先就瞎了一只眼睛,那个人就又射它的另一只眼睛,几支箭都射中了,时间一长,大蛇就死了,倒在地上。小蛇的头和尾巴也全都破皮受伤,却衔了几斗大珠子送给他,还把那人送回原来的地方。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