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一十七 草木十二

【回目录】

卷第四百一十七 草木十二

花卉怪下

光化寺客 僧智聓 珪 刘皂 田布 梁生 苏昌远

药怪

人 田登娘 赵生

菌怪

郭元振 宣平坊官人 豫章人

花卉怪下

光化寺客

兖州徂徕山寺曰光化,客有 儒业者,坚志栖焉。夏日凉天,因阅壁画于廊序。忽逢白衣美女 ,年十五六,姿貌绝异。客询其来,笑而应曰:“家在山前。”客心知山前无是子,亦未疑妖。但心以殊尤,贪其观视。且挑且悦,因诱致于室。 欢结义,情款甚密。白衣曰:“幸不以村野见鄙,誓当永奉恩顾。然今晚须去,复来则可以不别矣。”客因留连,百端遍尽,而终不可。素宝白玉指环,因以遗之曰:“幸视此,可以速还。”因送行。白衣曰:“恐家人接迎,愿且回去。”客即上寺门楼,隐身目送。白衣行计百步许,奄然不见。客乃识其灭处,径寻究。寺前舒平数里,纤木细草,毫发无隐,履历详熟,曾无踪迹。暮将回,草中见百合苗一枝,白花绝伟。客因斸之。根本如拱,瑰异不类常者。及归,乃启其重付,百叠既尽,白玉指环,宛在其内。乃惊叹悔恨,恍惚成病,一旬而毙。(出《集异记》)

兖州徂徕山有寺叫光化寺,有个以读书为业的客人意志坚强,长期住在这里。夏季里的一个较凉爽的日子,他因为观看壁画来到廊下忽然遇上一位美丽的少女。少女十五六岁的年纪,姿色绝异。他询问女子从哪里来。女子笑着回答,家在山前。他心里明知山前没有这女子,也没有怀疑她是妖,只是心里因为特别喜欢她的眉眼,又是挑逗,又是说笑,就把她引诱到室内, 欢结义,情意绵绵,难舍难分。白衣说:“你不因为我是村野之人而瞧不起我,我坚决要永远侍奉你,但是今晚必须离去。再回来就可以永不分离了。”他因为心里留连不舍,千方百计地留她,到底不可,只好把平常带在身上的一件宝贝——白玉指环,送给她说:“希望你见到它就能赶快回来。”于是就出去送送她。她说:“恐怕俺家有人来接我,你先回去吧!”客就爬上寺门楼,隐身目送她。她大约走出百步左右,忽然就不见了。他记住她消失的地方,径直跑去寻找。寺前平阔数里,小树小草,一根头发都不能隐藏。他对这里特别熟悉,却就是找不到她的踪迹。天将黑时,他见草中有一株百合,白花绝美,就把它挖了出来。那百合根本处是拱形,非常瑰异。等到拿到屋里,才发现那只白玉指环,就裹在这株百合里。于是他就惊叹,就悔恨,恍恍惚惚,一病不起,十天之后便死去。

僧智聓

上元中,蜀郡有僧智聓在宝相寺持经。夜久,忽有飞虫五六大如蝇,金色,迭飞赴灯焰,或蹲于灯花上鼓翅。与火一色,久乃灭于焰中。如此数夕。童子击堕其一,乃董陆花(明抄本“董”作“薰”、“花”作“香”)也。亦无形状。自是不复见。(出《酉杂俎》)

上元年中,蜀郡有一个叫智聓的和尚在宝相寺念经,夜深,忽然有五六个苍蝇大小的金色小虫飞进来,轮流 替地飞向灯的火苗上,有的蹲在灯花上扇动翅膀。虫火一色,许久才消灭在火焰之中。如此好几个夜晚。童子击落其中一个,一看,竟然是一朵董陆花。也没有什么形状。从此不再出现了。

西有童子寺在郊牧之外。贞元中,有 珪者寓居于寺。是岁秋,与朋友数辈会宿。既阖扉后,忽见一手自牖间入。其手色黄而瘦甚。众视之,俱慄然。独珪无所惧。反开其牖。闻有吟啸之声 ,珪不之怪。讯之曰:“汝为谁?”对曰:“吾隐居山谷有年矣。今夕纵风月之游,闻先生在此,故来奉谒。诚不当列先生之席,愿得坐牖下,听先生与客谈足矣。珪许之。既坐,与诸客谈笑极欢。久之告去。将行,谓珪曰:“明夕当再来。愿先生未见摈。”既去,珪与诸客议曰。此必鬼也。不穷其迹,且将为患矣。”于是缉丝为缗数百寻,候其再来。必缚(“必缚”原作“丝”,据明抄本、陈校本改)之。明夕果来,又以手出于牖间。珪即以缗系其臂,牢不可解。闻牖外问:“何罪而见缚?其议安在?得无悔邪?”遂引缗而去。至明日,珪与诸客俱穷其迹。至寺北百余步,有蒲桃一株,甚蕃茂,而缗系其枝。有叶类人手,果牖间所见者。遂命掘其根而焚之。(出《宣室志》)

之西有一座童子寺立在郊外。贞元年中,有一个叫 珪的人寄居在寺中。这年秋,他与好几位朋友会宿,关门之后,忽然间有一只手从窗户伸进来。那手色黄而且瘦得厉害。大伙见了,都吓得发抖。唯独 珪不怕,反而打开窗子。这时听到有吟啸之声 。 珪不以为怪,问道:“你是谁?”对方回答说:“我隐居山谷有年头了。今晚任风月而游,听说先生在此,特意来拜见。实在不应该坐先生的坐席,愿能坐到窗外,听先生和客人谈话就满足了。” 珪同意了。坐下之后,那东西和人们谈笑谈得极欢。过了许久,便告退。临走时说:“明晚应该再来。希望先生不要排斥我。”走后, 珪对大伙说:“这一定是个鬼。如果不追查他的踪迹,将成为祸患了。”于是用丝搓了一根数百寻长的绳子,等候他再来,一定要缚住他。第二天晚上他果然来了,又把手从窗户伸进来。 珪就把绳子系到他的手臂上,系得很牢,没法解开。人们听到他在窗外问:“我有什么罪而绑我?那讲好的协议哪去了?莫不是后悔了?”于是就拖着绳子跑了。到天明, 珪和客人们一起追寻他的踪迹。到寺北一百多步的地方,有一棵葡萄,特别繁茂,而绳子就系在葡萄藤上。有一片叶子像人手,正是人们从窗户见到的那只手。于是让人挖出它的根,把它全部烧掉。

刘 皂

灵石县南尝夜中妖怪,由是里中人无敢夜经其地者。元和(“元和”原作“大初”,据明抄本、陈校本改)年,董叔经为西河守。时有彭城刘皂,假孝义尉。皂顷尝以书忤董叔,怒甚,遂弃职。入汾水关,夜至灵石南,逢一人立于路旁。其状绝异,皂马惊而坠。久之乃起。其路旁立者,即解皂衣袍而自衣之。皂以为劫,不敢拒。既而西走近十余里,至逆旅,因言其事。逆旅人曰:“邑南夜中有妖怪,固非贼尔。”明日,有自县南来者,谓皂曰:“县南野中有蓬蔓,状类人,披一青袍,不亦异乎?”皂往视之,果己之袍也。里中人始悟,为妖者乃蓬蔓耳。由是尽焚,其妖遂绝。(出《宣室志》)

灵石县南曾经夜间出现妖怪,从此乡里人没有敢夜间从那路过的。元和年间,董叔经是西河太守。当时有一个彭城人刘皂,在他手下做孝义尉。刘皂近来因事与董叔经不和睦,刘皂很生气,一气之下便弃官不做,一走了之。刘皂进入汾水关,正好是夜间来到灵石县南,碰上有一个人站在路旁。那人样子怪异,刘皂的马惊了,他便从马上掉下来。老半天他才起来。站在路旁的那个人就上来脱刘皂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刘皂以为是打劫的,不敢反抗。然后向西跑出十多里,来到一家客栈,就讲了这件事。客栈里的人说:“县南夜里有妖怪,本来不是强盗。”次日,有从县南来的人,对刘皂说:“县南田野中有一棵蓬蔓,样子像人,披了一件青色衣袍,你说怪不怪!”刘皂去看了看,果然是自己的那件袍子。乡里人才明白,原来作妖的是一棵蓬蔓罢了。于是把它全烧掉,那妖便灭绝了。

田 布

唐田布,田悦之子也。元和中,尝过蔡比,路侧有草如蒿。茎大如指,其端聚叶,若鹪鹩巢在苇。折视之,叶中有小鼠数十,才若皂荚子,目犹未开,啾啾有声。(出《酉杂俎》)

唐朝的田布,是田悦的儿子。元和年中,田布有一天路过蔡比,见路旁有一种草很像蒿子。草的茎有手指那么粗,它的顶端聚集着叶子,就像鹪鹩在芦苇上筑的巢。他把它折下来一看,叶子里裹着几十只小老鼠,才只像皂荚子那么个小不点,眼睛还没睁开,吱吱直叫。

梁 生

唐兴平之西,有梁生别墅,其后园有梨树十余株。太和四年冬十一月,初雪霁,其梨忽有花发,芳而且茂。梁生甚奇之,以为吉兆。有韦氏谓梁生曰:“夫木以春而荣,冬而瘁,固其常矣。焉可谓之吉兆乎?”生闻之不悦。后月余,梁生父卒。(出《宣室志》)

唐时,兴平之西有梁生的别墅,别墅后园里有十几棵梨树。太和四年冬十一月,头场雪刚下完,那梨树忽然有的开了花,芳香而且繁茂。梁生特别惊奇,以为是吉兆。有个姓韦的人对梁生说:“树木在春天繁荣,在冬天枯败,是不可改变的规律,怎么能说这是吉兆呢?”梁生听了不大高兴。后来一个多月,梁生的父亲死了。

苏昌远

中和中,有士人苏昌远居苏州属邑。有小庄去官道十里。吴中水乡率多荷芰。忽一日,见一女郎,素衣红脸,容质艳丽。阅其色,恍若神仙中人。自是与之相狎,以庄为幽会之所。苏生惑之既甚,尝以玉环赠之,结系殷勤。或一日,见槛前白莲花开敷殊异,俯而玩之。见花房中有物。细视,乃所赠玉环也。因折之,其妖遂绝。(出《北梦琐言》)

中和年间,有个叫苏昌远的人居住在苏州所属的县城里。离官道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小村庄。吴中水乡一般都多有荷花菱角什么的。忽然有一天,苏昌远见到一位女郎。女郎白衣红脸,容质艳丽。看那姿色,就像是神仙界的人。从此,苏昌远就和这位佳人混在一起,以那个小村庄为幽会的场所。苏昌远已经迷惑得不轻,曾经把一只玉环赠给了她。有一天,苏昌远见门前白莲花开得很美,俯身玩赏,见花房中有个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送给那女子的玉环。于是他就把这株莲花折了下来。那妖女再也没见。

药 怪

隋文帝时,上 有人宅后每夜有人呼声。求之不见。去宅一里,但见一人参枝。掘之,入地五尺,如人体 状。掘去之后,呼声遂绝。时晋王广有夺宗之计,谄事权要,上君也, 与也,言朋 比而谮。太子竟见废。隋室因此而乱。(原缺出处。陈校本作出《宣室志》。今见《隋书·五行志》)

隋文帝时,上 有个人的宅子后边,每天夜里都有人的呼叫声。找还找不到。离宅子一里的地方,有一棵人参。挖它,挖了五尺,才看清它长的是人体 形状。把它挖掉之后,呼叫声便再也没有了。当时晋王杨广暗中有夺权篡位之心,他巴结讨好权贵要人,勾结朋 ,造谣诬陷,终于使太子被废。隋朝王室因此而乱。

田登娘

陕州西北白径岭上逻村,村之田氏尝穿井,得一根大如臂。节中粗皮若茯苓,香气似术。其家奉释,有像设数十,遂置于像前。田氏女名登娘,十六七,有容质。其父常令供香火焉。经岁余,女尝日见一少年出入佛堂中,白衣蹑屐。女遂私之。精神举止,有异于常矣。其物根每岁至春萌芽。其女有妊,乃具白于母。母疑其怪。尝有衲僧过门,其家因留之供养。僧将入佛宇,辄为物拒之。一日,女随母他出,僧入佛堂。门才启,有一鸽拂僧飞去。其夕,女不复见其怪,视其根,亦成朽蠹。女娠才七月,产物三节,其形如象前根也。田氏并火焚之,其怪亦绝。旧说枸杞茯苓人参术形有异,服之获上寿。或不荤血,不色欲,遇之必能降真为地仙矣。田氏非冀,故见怪而去之。宜乎!(出《酉杂俎》)

陕州西北白径岭上逻村,村中有一家姓田的。有一次姓田的挖井,挖出来一块手臂粗细的什么植物的根。根的节中粗皮像茯苓,它的香气像术。田家信奉佛教,家中设有几十个佛像。所以他们就把这块根放在佛像前。田氏有个女儿叫登娘,今年十六七岁,有几分姿色。她父亲常让她供香火。一年多以后。登娘发现有一个年轻人出入佛堂中,身穿白衣脚穿木鞋。一来二去,登娘就和他私通了。既然私通,精神举止便和平常不同了。那块木根每到春天都发芽。田登娘怀孕了,就全都告诉了母亲。母亲怀疑那怪物。有一天一位僧人门前路过,田家就留僧人住下。僧人将要进入佛堂的时候,总有什么东西阻止他。有一天,田登娘跟母亲出去了,僧人进到佛堂。门刚打开,有一只鸽子轻轻掠过僧人身边飞去。那天晚上,田登娘没再见到那怪物。看那块根,也变成朽烂虫咬的木头了。田登娘怀孕七个月,产下三节东西,那形状就像佛像前的那块根。田氏把它烧掉,那怪也就没有了。旧话说枸杞、茯苓、人参、术,形各有异,但是服用这些东西都可以长寿。有的说不吃荤腥,不近女色,遇上这样的好药就能成为地仙。田氏没有这样的奢望,所以发现了怪物就除掉它。应该如此啊!

赵 生

天宝中,有赵生者,其先以文学显。生兄弟数人,俱以进士明经入仕。独生性鲁钝,虽读书,然不能分句详义。由是年壮尚不得为郡贡。常与兄弟友生会宴,盈座朱绿相接,独生白衣,甚为不乐。及酒酣,或靳之,生益惭且怒。后一日,弃其家遁去,隐晋山,葺茅为舍。生有书百余编,笈而至山中,昼 夜息,虽寒热切肌(“肌”原作“饥”。据明抄本、陈校本改),食粟袭紵,不惮劳苦。而生蒙懵,力愈勤而功愈少。生愈恚怒。终不易其志。后旬余,有翁衣褐来造之,因谓生曰:“吾子居深山中,读古人书,岂有志于禄仕乎?虽然,学愈久而卒不能分句详议,何蔽滞之甚邪!”生谢曰:“仆不敏,自度老且无用,故入深山,读书自悦。虽不能达其微,然必欲死于志业,不辱先人。又何及于禄仕也?”翁曰:“吾子之志甚坚。老夫虽无术能有补于郎君,但幸一谒我耳。”因徵其所止。翁曰:“吾段氏子,家于山西大木之下。”言讫,忽亡所见。生怪之,以为妖。遂径往山西寻其迹,果有段树蕃茂。生曰:“岂非段氏子乎?”因持锸发其下,得人参长尺余,甚肖所遇翁之貌。生曰:“吾闻人参能为怪者,可愈疾。”遂瀹而食之。自是醒然明悟,目所览书,尽能穷奥。后岁余,以明经及第。历官数任而卒。(出《宣室志》)

天宝年中,有一个姓赵的读书人,他的先人凭文学显贵一时。他兄弟几人,都以进士或明经资格进入仕途。只有这位赵生愚鲁,虽然读书,却不能分开句子,理解含义。因此岁数不小了也不能得到郡守的推荐。有一回他与哥哥弟弟们的朋友一起吃饭,满座红衣绿袍相连,只有他赵生是白衣,他非常不快。等到酒酣,有的人嘲笑他,他便更加惭愧愤怒。一天之后,他撇弃家园隐遁而去,住进晋山中。房屋是用茅草盖的。他把一百多编书用箱子运进山来,白天读书,黑夜休息,虽然寒热侵袭,吃的是粗粮,穿的是麻衣,但他不怕劳苦。然而这位赵生生性愚鲁,用力越勤功效越少。他更加愤怒,始终不动摇自己的意志。十几天后,有一个穿短褐衣服的老头来拜访他。老头说:“你隐居深山之中,读古人之书,难道有志于高官厚禄吗?即使这样,学的时间越长而到底也不能分句晓义,是多么不明智不灵活呀!”赵生表示感谢,说:“在下不聪敏,自己估计老了将无用,所以来到深山,读书自悦。尽管不能通晓它的深微妙之处,但是我一定要死在我想干的事业上,不给先人带来耻辱。又怎能说到官和禄上去呢?”老头说:“你的意志特别坚定。老夫我虽然没有什么仙术异能帮助你,只希望你到我那去一趟。” 于是赵生问老头在什么地方住。老头说:“我是段氏之子,家在山西大树底下。”老头说完这话,忽然就不见了。赵生奇怪,以为是妖,就径直到山西去寻找他的踪迹。果然有棵繁茂的椴树。赵生想:“这就是段氏之子吗?”于是拿来铁锹挖那树下,挖到一棵一尺多长的人参。这人参特别象他见过的那个老头。赵生想:“我听说能变成妖怪的人参,可以治病。”于是就把人参煮着吃了。从此以后他头脑清醒,聪明颖悟,凡是看过的书,都能通晓其中奥妙。一年之后,考中“明经”科,做了好几任官才死。

菌 怪

郭元振

郭元振尝山居。中夜,有人面如盘,瞬目出于灯下。元振了无惧色。徐染翰题其颊曰:“久戍人偏老,长征马不肥。”元振之警句也。题毕吟之,其物遂灭。久之,元振随樵闲步,见巨木上有白耳,大如数斗,所题句在焉。(出《酉杂俎》)

郭元振有一回住在山里,到了半夜,有一个脸如圆盘的人眨着眼睛出现在灯下。郭元振一点也没害怕,慢慢地拿起笔蘸了墨,在那人的面颊上写道:“久戍人偏老,长征马不肥。”这是郭元振的警句。写完读了一遍,那人就没了。后来,郭元振跟着打柴的随便走走,发现一棵大树上有白木耳,有几斗那么大,那上面有他题写的那两句诗。

宣平坊官人

京宣平坊,有官人夜归。入曲,有卖油者张帽驮桶,不避道。导者搏之,头随而落,遂遽入一大宅门。官人异之,随入至一大槐树下,遂灭。因告其家。其家即掘之。深数尺,并树枯根,下有大蛤蟆如叠。挟二笔錔。树溜津满其中也。及有巨白菌如殿门浮沤钉。其盖已落。蛤蟆乃驴也,笔錔乃油桶也,菌则其人矣。里人有买其油者月余,怪其油好而贱。及怪发,食者悉病呕。(出《酉杂俎》)

京中宣平坊,有一位官人夜里归来。走进曲斜僻静之处,见有一个卖油的,戴着草帽,用驴驮着油桶,不避开道路。官人的导者上去打他,他的头应声而落,其余部分以及驴和油桶迅速地跑进一个大宅院的门里。官人觉得奇怪,就跟了进去,只见那人和驴跑到一棵大槐树下便不见了。于是官人告诉了这家的主人。这家主人立即命人发掘。挖到几尺深,见树的枯根下有一只大蛤蟆。蛤蟆很恐惧的样子。蛤蟆的两边有两只笔套。笔帽里流满了树的津液,还有一个挺大的白菌就像殿门上的浮沤钉,那盖已经落了。蛤蟆就是驴。笔帽就是油桶。菌就是那个卖油的人了。乡里人有的一个月前就买了他的油,奇怪他的油为什么质量好价钱便宜。等到这事发生,吃过那油的全都呕吐起来。

豫章人

豫章人好食蕈。有黄姑蕈者尤为美味。有民家治舍,烹此蕈以食工人。工人有登屋施瓦者,下视无人,唯釜煮物,以盆覆之。俄有小儿裸身绕釜而走,倏忽没于釜中。顷之,主人设(“设”原作“说”,据明抄本、陈校本改)蕈,工独不食,亦不言。既暮,食蕈者皆卒。(出《稽神录》)

豫章人喜欢吃蕈。有一种黄姑蕈更是味道鲜美。有一家盖房子,煮这种蕈招待帮着盖房的工人们。有一个工人在房上瓦瓦。向下看见地上无人,只有一口锅正在煮着什么东西,用盆盖着。片刻之间,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小男孩绕着那锅跑,倏地就在锅里消失了。不多时,主人把煮好的蕈摆到餐桌上,只有那个瓦瓦的工人不吃,也不说。到了天黑,吃蕈的人全死了。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