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一十四 草木九

【回目录】

卷第四百一十四 草木九

香药

茶芜香 三名香 五名香 沉香 龙脑香 安息香 一木五香 诃黎勒 白豆蔻 穙齐香无石子 紫馡 阿魏 荜拨 椒 阿勃参 山薯 麻黄 荆三棱

服饵

服松脂 饵松蕊 赐茯苓 服茯苓 服菖蒲 服桂 饵柠实 服五味子 食术 服桃胶 服地黄 服远志 服天门冬 饮菊潭水 饮甘菊谷水 食黄

香药

茶芜香

燕昭王时,有波弋之国,贡茶芜香。若焚着衣,弥月不绝。所遇地,土石皆香。经朽木腐草皆荣秀。用薰枯骨,则肌肉再生。(出《独异志》)

燕昭王的时候,有一个波弋国,进贡贡来了茶芜香。如果把它焚烧,附着到衣服上,一个月之后香气不绝。如果让它与地面接触,土块石头都香。让它经过朽木腐草,朽木腐草就会枝繁叶茂,吐穗开花。用它薰枯骨,枯骨上就能再长出肌肉来。

三名香

汉雍仲子进南海香物,拜为涪尉,时人谓之香尉。日南郡有香市,商人 易诸香处。南海郡有村香户,日南郡有千亩香林,名香出其中。香州在朱崖郡,洲中出诸异香,往往不知其名。千年松香闻十里,亦谓之三香也。

汉朝雍仲子献南海香物,被封为涪尉,当时的人们称他是“香尉”。日南郡有香市,是商人们买卖各种香料的地方。南海郡有村香户,日南郡有千亩香林,各种名香就出自村香户和香林之中。朱崖郡有个香州,州中出产各种异香,大都不知道这些异香的名字。千年的松香闻十里,也叫它“三香”。

五名香

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未”原作“来”,据明抄本、陈校本改),洲上有大树。与枫木相似,而叶香,闻数百里。名此为返魂树。叩其树,树亦能自声。声如牛吼,闻之者皆心振神骇。伐其根心,于玉釜中煮取汁,更火煎之,如黑饴,可令丸。名曰惊香,或名之为振灵丸,或名之为返生香,或名之为人鸟香,或名为却死香。一种五名。斯灵物也,香气闻数百里,死在地,闻气乃活。(《十洲记》)

西海中有一个聚窟洲。洲上有一棵大树。这棵大树与枫树相似,它的叶子有香味,香味能传出几百里远。人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返魂树”。用什么东西敲打此树,它能自己发出声音。声音像牛的吼叫声,听到的人都感到心神振骇。砍伐它的根,取根部的中心部分,放到玉釜中煮,取它的液汁,换另火煎熬,熬得像黑色的糖稀,可以做成药丸,名叫“惊香”,有的叫它为“振灵丸”,有的叫它“返生香”,有的叫它“鸟香”,有的叫它“却死香”。一种香五个名字。这是一种灵物啊,香气能闻几百里,死在地,闻到它的香气就活了。

沉 香

唐太宗问高州首领冯盎云:“卿宅去沉香远近?”对曰:“宅左右即出香树,然其生者无香,唯朽者始香矣。”(出《国史异纂》)

唐太宗问高州首领冯盎云:“你家离沉香多远?”对方回答说:“我家左右就出香树,但是那些活着的树不香,只有那些朽烂的才有香味。”

龙脑香

龙脑香树,出婆利国。婆利呼为个不婆律。亦出波斯国。树高八九丈,大可六七围。叶圆而背白,无花实。其树有肥有瘦,瘦者出婆律膏。香在木心,中断其树,劈取之,膏于树端流出,斫树作坎而承之。入药用,别有法。(出《酉杂俎》)

龙脑香树,出在婆利国。婆利人叫它“个不婆律”。波斯国也有这种树。树高八九丈。大的有六七围粗。叶是圆的,叶的背面发白。此树不开花就结实。树有肥有瘦,瘦的出“婆律膏”。香料在树的内心,把树截断,劈开,才能取出来。膏是从树顶上流下来的,在树上砍出一个坎儿来接着就可以。入药用,另有用法。

安息香

安息香树,出波斯国。波斯呼为辟邪。树长三大,皮色黄黑。叶有四角,经寒不凋。二月开花,黄色,心微碧。不结实。刻其叶而其胶如饴,名安息香。六七月坚凝,乃取之。烧之通神明,辟众恶。(出《酉杂俎》)

安息香树,出在波斯国。波斯叫它为“辟邪”。树高三丈,树皮的颜色黄而黑。叶有四个角,冬天也不落。此树二月开花。花黄色,花心儿微碧。只开花不结果。刻它的叶子,流出像糖稀一样的胶来,名叫“安息香”。六七月的时候,安息香凝结变硬,就取下来。把它经过焚烧,就可以通神明,辟众邪。

一木五香

一木五香:根旍檀,节沉,花鸡舌,叶藿,胶薰陆。(出《酉杂俎》)

一棵树上出五香:根是“旍檀香”,节是“沉香”,花是“鸡舌香”,叶是“藿香”,胶是“薰陆香”。

诃黎勒

高仙芝伐大食,得诃黎勒,长五六寸。初置抹肚中,便觉腹痛,因快痢十余行。初谓诃黎勒为祟,因欲弃之。以问大食长老,长老云,此物人带,一切病消,痢者出恶物耳。仙芝甚宝惜之。天宝末被诛,遂失所在。(出《广异记》)

高仙芝领兵征伐大食国,得到了诃黎勒,长五六寸。起初放在怀中,便觉得肚子疼,于是一连大便十几次稀屎。他说这是诃黎勒作祟,就想扔掉它。他向一位大食的长老请教,长老说,这种东西人带在身上,一切病都会消除,便稀屎便出的是些恶物罢了。高仙芝就特别珍惜诃黎勒。天宝年末,高仙芝被杀,诃黎勒也就不知去向。

白豆蔻

白豆蔻,出加古罗国,呼为多骨。形如芭蕉。叶似杜若,长八九尺,冬夏不凋。花浅黄色。子作朵,如蒲萄。其子初出,微青,熟则变白。七月采。(出《酉杂俎》)

白豆蔻,出自加古罗国。他们叫它“多骨”。白豆蔻的样子像芭蕉。叶子像杜若,长八九尺,冬夏不凋。花是浅黄色的。它的子实呈朵状,就像葡萄那样。果实刚结出的时候,略微呈青色,成熟之后就变成白色。七月收采。

穙齐香

穙齐香,出波斯国,佛林呼为顶勃梨咃。长一丈,围一尺许。皮青色,薄而极光净。叶似阿魏,每三叶生于条端。无花实。西域人常八月伐之。致腊月,更抽新条,极滋茂,若不剪除,枯死。七月断其枝,有黄汁,其状如蜜。微有香气。入缶,疗百病。(出《酉杂俎》)

穙齐香,出在波斯国,佛林国叫它“顶勃梨咃”。它的长度为一丈,围长一尺左右,皮是青色的,皮薄而且光净。它的叶像阿魏叶。每三个叶生在枝条的顶端。没有花就结果。西域人常常在八月就把它砍伐了,到了腊月,它就又抽发新的枝条。枝条极为繁密茂盛,若不剪除,就枯死。七月的时候把它的枝砍断,能流出黄汁,样子像蜜,略有香味。把这种东西装入瓦器里,治百病。

无石子

无石子,出波斯国。波斯呼为摩贼。树长六七丈,围八九尺。叶如桃叶而长。三月开花,白色,花心微红。子圆如弹丸,初青,熟乃黄白。虫食成孔者正熟。皮无孔者,入药用。其树一年生无石子,一年生跋屡子。大如指,长三寸,上有壳。中仁如栗黄,可啖。(出《酉杂俎》)

无石子,出在波斯国。波斯人称它为“摩贼”。树高六七丈,围长八九尺。叶像桃叶但是比桃叶要长。三月开花,花呈白色,花心略微泛红。它的果实是圆形的,像弹丸,刚长出的时候是青色的,成熟之后就是黄白色的了。果实上被虫子咬出孔的,正是成熟的。果皮上没有孔的,入药用。这种树,一年结无石子,一年结跋屡子。跋屡子大如手指,三寸长,上边有一层硬壳。里边的仁像栗黄,可以吃。

紫 馡

紫馡树,出真腊国。真腊呼为勒佉。亦出波斯国。树长一丈,枝条郁茂。叶似桔,经冬不凋。三月开花,白色,不结子。天大雾露及雨,沾其树枝条,即出紫馡。波斯国使乌海及沙利深,所说并同。真腊国使折冲都尉沙(“沙”原作“涉”,据明抄本改)门陀沙尼拔陀,言蚁运土于树作窠,蚁壤得雨露凝结,而成紫馡。昆仑国者善,波斯国者次之。(出《酉杂俎》)

紫馡树,出在真腊国。真腊人叫它“勒佉”。波斯国也有此树。树高一丈,枝条茂密。它的叶子像桔叶,冬季也不凋落。三月开花,花白色,不结子。天有大露、大雾、大雨,滋润它的枝条,就生出紫馡来。波斯国使者乌海及沙利深,说的一样。真腊国使者折冲都尉沙门陀沙尼拔陀,说蚂蚁运土到树上做窝,土壤受到雨露的滋润而凝结,便成为紫馡。昆仑国的紫馡最好,波斯国的较差。

阿 魏

阿魏,出伽阇那国,即北天竺也。伽阇那呼为形虞。亦出波斯国。波斯呼为阿虞截。树长八九丈,皮青黄。三月生叶,形似鼠耳。无花实。断其枝,汁出如饴,久乃坚凝。佛林国僧变,所说同。摩伽陀国僧提婆,言取其汁和米豆屑,合成阿魏。(出《酉杂俎》)

阿魏,出在伽阇那国。伽阇那国就是北天竺国。伽阇那人称阿魏是“形虞”。这东西也出自波斯国。波斯叫它“阿虞截”。树高八九丈。树皮青黄色。三月生叶,叶像老鼠耳朵。没有花就结果。把它的枝砍断,会流出糖浆一样的液汁,时间久了便凝结变硬。佛林国的一个叫变的和尚,说的与此相同。摩伽陀国和尚提婆则说,把树汁与米、豆的碎屑和起来,合成了阿魏。

荜 拨

荜拨,出摩伽陀国,呼为荜拨梨。佛林国呼为阿梨诃咃。苗长三四尺,茎细如箸,叶似蕺叶,子似桑椹。八月采。(出《酉杂俎》)

荜拨,出在摩伽陀国。本国呼为“荜拨梨”。佛林国叫它“阿梨诃咃”。它的苗高三四尺,茎像筷子那么粗,叶像蕺菜叶,子实像桑椹,八月可采。

椒,出摩伽陀国,呼为昧履支。其苗蔓生,茎极柔弱。叶长寸半,有细条,与叶齐。条上结子,两两相对。其叶晨开暮合,合则裹其子于叶中。子形似汉椒,至芳辣。六月采。今作 盘肉食,皆用之。(出《酉杂俎》)

椒,出自摩伽陀国。他们叫它“昧履支”。它的苗是蔓生的,茎极其柔弱。它的叶长一寸半,有细条,和叶一样齐,条上结子实。子实是两两相对的。它的叶早晨展开,晚上合拢,合拢时就把子实裹在其中。子实的形状像汉椒,特别辣又特别香。六月开始采。如今做 盘肉食,都用 椒。

阿勃参

阿勃参,出佛林国。长一丈余。皮色青白。叶细,两两相对。花似蔓菁,正黄。子似 椒,赤色。斫其枝,汁如油,以涂癣疥,无不瘳。其油极贵,价重于金。(出《酉杂俎》)

阿勃参,出自佛林国。树高一丈多。树皮青白色。叶子细,两两相对。花像蔓菁花,正黄色。子实像 椒,赤色。把它的枝砍断,流出油一样浆液,用来涂癣疥一类皮肤病,没有治不好的。这种油特别昂贵,价格高于金子。

山 薯

熙穆县里多山薯。《本草》云,南山之曰署预,消热下气,补五脏。(出《南越志》)

熙穆县里山薯很多。《本草》上说,南山北侧产的山薯叫“署预”,它消热下气,补五脏。

麻 黄

麻黄,茎端开花。花小而黄,簇生。子如覆盆,可食。至冬枯死,如草,及春却青。(出《酉杂俎》)

麻黄,在茎的顶端开花。花很小,黄色。它是一簇一簇生长的。子实像覆盆子,可以吃。到了冬天它就枯死,就像草那样,到了春天就又泛青了。

荆三棱

唐河东裴同父,患腹痛数年,不可忍。嘱其子曰:“吾死后,必出吾病。”子从之。出得一物,大如鹿条脯。悬之久干。有客窃之,其坚如骨,削之,文彩焕发。遂以为刀把子,佩之。在路放马,抽刀子割三棱草,坐其上,把尽消成水。客怪之,回以问同。同泣,具言之。后病状同者,服三棱草汁多验。(出《朝野佥载》)

唐朝时河东人裴同的父亲,患肚子疼病好多年,疼起来就不可忍受。他嘱咐儿子说:“我死后,一定要把病从肚子里拿出来。”儿子照他的话做了,取出来一样东西,像鹿条脯那么大。把它悬挂起来,时间久了就干了。有一位门客把这东西偷了去,见这东西坚硬如骨,用刀一削还焕发纹彩,就把它做成刀把,佩带在身上。有一天他在路边放马,抽出刀来割三棱草坐在上面,那刀把便化成水。这位门客感到奇怪,就回去问裴同。裴同哭了,详细地告诉了他。后来有病状与裴同父亲相同的,服下三棱草的浆汁,大多都灵验。

服饵

服松脂

有赵瞿者,病癞历年,众治之不愈。垂死,或云,不如及活流弃之,否则后子孙转相注易。其家乃为赍粮而送之,置山穴中,瞿居穴中。自怨不幸。昼夜悲叹,涕泣经日。有仙人行过穴口而哀之,具问讯焉。瞿知其异人,乃叩头自陈,乞哀于仙人。以囊药赐之,教其服法。瞿服之百许日,愈疮,颜色丰悦,肌肤玉泽。仙人又过视之,瞿谢受更生活之恩,乞丐其方。仙人告之云,此是松脂耳,此山中更多此物,汝炼之服,可以长生不死。瞿乃归。家人初谓之鬼也,甚惊愕。遂具言状。后服松脂不撤,身体转轻,气力百倍,登高越险,终日不倦。年百七十岁,齿不堕,发不白。夜卧,忽见屋间有光,大如镜者。以问左右,皆云不见。久而渐大,一室尽明,如昼日。又夜见面上有婇女二人,长二三寸,面目皆具,但为小耳。游戏其口鼻之间。如是且一年。此女稍长如大人,在侧。又常闻琴瑟之音,欣然独笑。在人间二百许年,色如少童。乃抱犊入山去。必地仙也。其间闻瞿服松脂如此,于是竞服。其多力者,乃车运驴负,誓积之盈室。服之远者,不过一月,未觉有大益,辄止。有志者难得如是也。(出《抱朴子》)

有个叫赵瞿的人,患癞疮病多年,久治不愈。眼看就要死了,有的人说,不如趁他还活着把他抛弃,不然这病往后一定会传给他的子孙的。于是他家里就给他准备了一些行李干粮把它送走了,放在一个山洞里。他居住在山洞里,怨恨自己不幸,昼夜悲叹,整天价哭泣。有一个仙人从山洞外走过,觉得他可怜,就仔细地问他是怎么回事。他知道仙人不是等闲之辈,就一边陈说一边叩头,哀求仙人救他。仙人从囊中取出一种药来给他,教给他服药的方法就走了。他服药服了一百来天,癞疮就好了。面色丰满喜悦,肌肤润泽光滑。仙人又路过这里来看他,他感谢仙人的救命之恩,同时要求仙人把药方告诉他。仙人告诉他说,他吃的那药,其实就是松脂。这山中松脂很多,如果他能经常服用,可以长生不死。于是他就回到家里。家里人乍见到他还以为他是鬼,特别惊愕。他就详细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家人述说了一遍。后来他就坚持经常服用松脂。身体渐渐转轻,力气增长百倍,登高越险,终日不知劳累。一百七十岁了,牙齿没掉,头发不白。有一天夜里躺在炕上,忽然看见一个镜子大小能发光的东西。他问别人,别人都说没看见。他看见那东西渐渐变大,照得满屋都像白天一样明亮。又看到自己脸上有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高二三寸。头脸面目全具备,只是很小罢了。这两个小女人就在他的鼻口之间游戏玩耍,如此将近一年的时间。两个小女人渐渐长得如人大,就在他身侧。他还常常听到弹琴瑟的声音,听后独自大笑。他在人间二百来年,脸色有如少年儿童。于是他就抱犊入山而去。他一定是个地仙。当地的人听说赵瞿服用松脂竟能如此,于是大家竞相服用。那些人多力大的,就车运驴驮,决心把所有的屋室都装满。服用时间较长的,也没过一个月。见没有什么明显的好处就停止了。即使是有毅力的也很难做到像赵瞿那样。

饵松蕊

《遁甲经》云:“沙土之福,云之墟,可以隐居。”云氏,古之仙人。《方记》曰:“南岳百里有福地,松高一千尺,围即数寻,而蕊甘,仙人可饵。”相传服食炼行之人,采此松膏而服,不苦涩。与诸处松别。(出《十道记》)

《遁甲经》上说:“沙土之福,云之墟,可以隐居。”云氏,是古代的一个仙人。《方记》上说:“离南岳一百里的地方有一块福地,松树高达一千尺,围长就好几寻。而且蕊是甜的,仙人可以吃到。相传在山中修炼的人,采这松膏服用,不苦不涩,与其它各处的松不同。

赐茯苓

沈约谢始安王赐茯苓。一枝重一十二斤八两。有表。(出《酉杂俎》)

沈约感谢始安王赐给他茯苓。这一枝茯苓重一十二斤八两。现存在沈约的表章。

服茯苓

任子季,服茯苓十八年,仙人玉女往从之。能隐能彰,不复食谷,炙瘢皆灭,面体玉光。(出《抱朴子》)

任子季,服用茯苓十八年,仙人玉女都前去跟随他。他能隐形能现身,不再吃五谷,身上的疮疤都自消自灭,浑身焕发着玉一样的光泽。

服菖蒲

韩众,服菖蒲十三年,身生毛。日视书万言,皆诵之。冬袒不寒。又菖蒲须生得石上,一寸九节已上,紫花者尤善。(出《抱朴子》)

韩众,服用菖蒲十三年,身上长出毛来。他一天看书一万言,全能背诵下来。冬天他将身体袒露在外面也不冷。另外,菖蒲能生长在石头上,一寸九节以上,开紫花的更好。

服 桂

赵他子,服桂二十一年,毛生,日行五百里,力举千斤。(出《抱朴子》)

赵他子,服用桂花二十一年,身上长毛,日行五百里,力举一千斤。饵柠实(柠与楮同)

柠木实之赤者,饵之一年,老者还少,令人彻食见鬼。昔道士梁顷,年七十,乃服之,转更少。年至百四十岁,能夜书,走及奔马。入青龙山去。(出《抱朴子》)

红色的柠木子实,食用一年,老人就能返老还童,不食五谷。从前有个叫梁顷的道士,七十岁了才开始服用柠实,变得更年轻了。活了一百四十岁。他能夜间写字,跑起来能追上奔马。后来他进了青龙山而去。

服五味子

移门子,食服五味子六十年,色如玉女,入水不沾,入火不灼。(出《抱朴子》)

移门子,食用五味子六十年,颜色如同玉女,入水不能被湿,入火不能被烧。

食 术

文氏说,其先祖汉末大乱,逃壶山中,饥困欲死,有一人教之食术,云遂不饥。十年乃来还乡里,颜色更少,气力胜故。自说在山中时,身轻欲跳,登高履险,历日不倦,行冰雪中,了不知寒。常见一高岩上,有数人对博戏者,有读书者,俯而视之,文氏因闻其相问。言:“此子可呼上否?”其一人答:“未可也。”林子明服术十一年,耳长五寸,身轻如飞,能超逾渊谷二丈许。(出《抱朴子》)

一个姓文的人说,他的先祖在汉末大乱的时候逃进壶山中,饿得要死,有一个人教他吃术,于是就不挨饿了。十年之后他才回乡里,面色显得更年轻了,力气也胜过以前了。他自己说在山里的时候,身体轻快得直想蹦高儿,登高履险,一天也不知疲倦。行走在冰雪之中,丝毫不知道冷。他曾经看到一座高高的岩崖上,有几个人在上面赌博 游戏,有一个读书的俯视下边。姓文的就听到他们在上面问答。一人说:“这人可不可以叫他上来?”另一个答:“不可以。”林子明服用术十一年,耳朵长了五寸,身体轻飘如飞,能超越两丈多宽的深渊大谷。

服桃胶

桃胶,以桑木灰渍,服之,百病愈。久久身有光,在晦夜之地,如月出也。多服之,则可以断谷矣。(出《抱朴子》)

桃胶,用桑木灰淹渍一下,吃了治百病。吃久了身上有光,在昏暗的地方,也像月亮出来了。多服用,就可以不吃五谷了。

服地黄

楚子,服地黄八年,夜视有光,手上车。(出《抱朴子》)

楚子服用地黄八年,夜里看东西如同有光,手劲也大得胜过车

服远志

子仲,服远志二十年,有子二十七人。开书所视不忘。(出《抱朴子》)

子仲,服用远志二十年,有儿子二十七个。他打开书,凡是看过的就不忘。

服天门冬

杜子微,服天门冬八十年,妾有子百四十人。日行三百里。(出《抱朴子》)

杜子微,服用天门冬八十年,他的妻妾为他生下子女一百四十人。他可以一天走三百里。

饮菊潭水

荆州菊潭,其源旁,芳菊被涯澳,其滋液极甘。深谷中有三十余家,不得穿井,仰饮此水。上寿二三百,中寿百余,其七十八十,犹以为夭。菊能轻身益气,令人久寿,有征。(出《十洲记》)

荆州的菊潭,它的源头旁边,长满了芳香的菊丛。这些菊的滋液特别甜。深谷中有三十多户人家,不能挖井,全靠饮用这潭中水。结果呢,上等寿二三百岁,中等寿一百多岁,七八十岁还认为是夭亡呢。菊能令人轻身益气,延年益寿,这就是证明啊。

饮甘菊谷水

郦县山中,有甘谷水。所以甘者,谷上左右皆生甘菊,菊花堕其中,历世弥久,故水味为变。其临此谷中居民皆不穿井,悉饮甘谷水。饮者无不考寿,高者百四五十岁,下者不失八九十,无夭年人。得此菊力也。故司空王畅、太尉刘宽、太傅表隗,皆为南太守,每到官,常使郦县月送甘谷水四十斛,以为饮食。此诸公多患风痹及眩冒,皆得愈。但不能大得其益。如甘谷上居民,小生便饮食此水者耳。又菊花与薏花相似,直以甘苦别之耳。菊甘而薏苦。谚言所谓“苦如薏”也。今所在有贡菊,但为少耳。率多生于水侧也。缑氏山与郦县最多。仙方所谓“白、更生、周盈”,皆一菊,而根茎花实异名。其说甚美。而近来服之者略无效,正由不得真菊也。夫甘菊谷水,南方气味,亦未足言,而其上居民以延年,况得服好药,安得无益乎?(出《抱朴子》)

郦县山中,有甜谷水。之所以甜的原因是因为谷上左右,全都生长着甘菊。菊花落入谷中,时间久了,所以水味也就变甜了。那些在谷中居住的人家,都不打井,全饮用甜谷水。凡是饮用甜谷水的,没有不长寿的。高的一百四五十岁,低的也不下八九十岁。没有夭亡的。这都是得力于这些甘菊啊。所以,司空王畅、太尉刘宽、太傅袁隗,都做过南太守。他们到任之后,都曾让郦县每月送甜谷水四十斛,用来平常饮用。这几位老大人多患风痹及眩冒之症,全都好了。但是不能得到大益处。像甜谷上的居民,从小生下来便饮用此水了。另外,菊花与薏花相似,只能以甜和苦来区别。菊甜薏苦。谚语说“苦如薏”。如今这里有贡菊,只是为数不多。一般都是生长在水侧的。缑氏山和郦县最多。仙方所说的“白、更生、周盈”,全是一菊,根、茎、花、实不同名称罢了。说法确是挺美,近来服用菊花的药效不大,正是因为得不到真正的菊花呀。甘菊谷水,南方的气味,亦不足多说,但是那些谷上的居民延年益寿,况且又能吃到好药,怎么能没有好处呢?

食黄

临川有士人,虐遇其所使婢。婢不堪其毒,乃逃入山中。久之粮尽,饥甚。坐水边,见野草枝叶可爱,即拔取,濯水中,连根食之,甚美。自是恒食,久之遂不饥,而更轻健。夜息大树下,闻草中兽走,以为虎而惧,因念得上树梢乃佳也。正尔念之,而身已在树梢矣。及晓,又念当下平地,又歘然而下。自是意有所之,身即飘然而去。或自一峰之一峰顶,若飞鸟焉。数岁,其家人伐薪见之,以告其主,使捕之。不得。一日,遇其在绝壁下,即以细绳三面围之。俄腾上山顶,其主益骇异,必欲致之。或曰:“此婢也,安有仙骨?不过得灵药饵之尔。试以盛馔,多其五味,令甚香美,值其往来之路,观其食之否?”如其言,果来就食。食讫,不复能远去,遂为所擒,具述其故。问其所食草之形,即黄也。复使之,遂不能得。其婢数年亦卒。(出《稽神录》)

临川有一个士人,虐待他的一位婢女。婢女忍受不了他的虐待,就逃到山中。带的干粮很快便吃光了,饿得厉害。她坐在水边,见野草的枝叶十分可爱,就拔了一些,放到水里一洗,连根带叶全都吃下,竟特别好吃。从此之后她就总吃这种草。时间长了。她就不愁挨饿了。而且,她觉得身体更轻捷更健壮了。夜里休息在大树下,听到草中有野兽奔跑的声音,她认为是老虎,心里十分害怕。于是她想,要是能到树梢上去呆着就好了。她这样一想,身子就不知不觉地已经上了树梢了。到了早晨,她又想应该回到平地上,身子就飘飘然回到了地上。从此,他心里想到哪儿去,身体就飘然而去。有时候从这一山峰到另一山峰,她就像一只飞鸟似的。几年以后,那家有人上山砍柴发现了她,就向主人报告了。主人派人捕她。捕不到。有一天,见她在一座绝壁之下,就用细绳三面包围她,她一下子就腾上山顶。她的主人更加惊异。下决心非捉住她不可。有人说,她是一个婢女,哪能有仙骨?只不过吃过一种什么灵药罢了。可以做一顿好饭,多准备一些好吃的,让它味道特别香特别美,放到她来往的路上,看她吃不吃。于是就按照这人说的去做了。她果然就吃了。吃完以后就不能再远去了。于是就被捉住了。她详细地述说了前前后后。问她吃的那种草的样子,原来就是黄。又让她去到那山上,她却到底也没再获得仙气。几年之后她便死了。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