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一十三 草木八

【回目录】

卷第四百一十三 草木八

芝(菌蕈附)

竹芝 楼阙芝 天尊芝 紫芝 参成芝 夜光芝 隐晨芝 凤脑芝 白符芝 五德芝 石桂芝 滴芝 木芝 萤火芝 肉芝 小人芝 地下肉芝 异菌 石菌 竹肉 毒菌

叙苔 地钱 蔓金苔 如苣苔 石发 瓦松 瓦松赋

芝(菌蕈附)

竹芝

梁简文延香阁,大同十年,竹林吐芝。长八寸,头盖似鸡头实,黑色。其柄似藕柄,内通干空。皮质皆纯白,根下微红。鸡头实处似竹节,脱之又得脱也。自节处别生一重,如结网罗,四面,周可五六寸,圆绕周匝,以罩柄上。相远不相著也。其似结网众自(校者按,“众自”当为“众目”),轻巧可爱。其与柄皆得相脱。验仙书,与威喜芝相类。(出《酉杂俎》)

梁简文帝的延香阁。大同十年的时候,竹林里长出灵芝草,长八寸,头盖像乳房,黑色。它的柄像荷藕的柄,柄内是空通的。柄的皮质全是纯白色,根下略微发红。长“乳房”的地方像一个竹节,剥下一层还能剥下另一层。从节处另长出一重,像结成的网罗,四面都有,周长有五六寸,圆转环绕,罩在柄上。它与柄的距离较远,并不附着在柄上。它像结网的许多网眼,轻巧可爱。它和柄都能互相脱离。查验《仙书》,这种灵芝与威喜芝相类似。

楼阙芝

隋大业中,东都永康门内会昌门东,生芝草百二十茎,散在地,周十步许。紫茎白头,或白茎黑头。或有枝,或无枝。亦有三枝,如古“出”字者。地内根并如线,大道相连著。乾殿东,东上阁门槐树上,生芝九茎,共本相扶而生。中茎最长,两边八茎,相次而短,有如树阙。甚洁白。武贲郎将段文操留守,图画表奏。(出《大业拾遗记》)

隋大业年间,东都的永康门内,会昌门东,长出一百二十棵灵芝草。这些灵芝草就那么散生在地上,大约十步方圆的一块地方。它们都是紫茎白头,有的是白茎黑头。有的有枝,有的无枝。有的三枝,像古文字“出”那样。埋在地下的根,像细线一样,在大道的下边互相牵连着。乾殿东,东上阁门的槐树上,长出九棵灵芝。九棵灵芝长在一块木上,互相扶持着。中间一棵最高,其它八棵依次变矮,很像树阙,特别洁白。武贲郎将段文操留守在那里,并画图上表禀奏了皇上。

天尊芝

唐天宝初,临川郡人李嘉,所居柱上生芝草,形类天尊。太守张景佚截献之。(出《酉杂俎》)

唐天宝年初,临川郡人李嘉家里的一根柱子上长出一棵灵芝,样子像天尊。太守张景佚把它截下来献入宫中。

紫 芝

唐大历八年,卢州庐 县紫芝生,高一丈五尺,芝类至多。(出《酉杂俎》)

唐朝大历八年,卢州庐 县生长紫灵芝,高一丈五尺,类似的灵芝也很多。

参成芝

参成芝,断而可续。(出《酉杂俎》)

有一种灵芝草叫“参成芝”,弄断以后可以再接上。

夜光芝

夜光芝,一株九实。实坠地如七寸镜。夜视如牛目。茅君种于句曲山。(出《酉杂俎》)

夜光芝,一棵灵芝上结出九颗果实。果实落到地上,就像一面七寸镜。夜间看它,它像牛眼睛一样明亮。茅君在名曲山上种植它。

隐晨芝

隐晨,状如斗,以星为节,以茎为网。(出《酉杂俎》)

有一种名叫“隐晨”的灵芝草,样子像斗,用星形成节,用茎织成网。

凤脑芝

《仙经》言,穿地六尺,以环宝一枚种之,灌以黄水五合,以土坚筑之。三年,生苗如匏,实如桃,五色。名凤脑芝。食其实,唾地为凤,乘升太极。(出《酉杂俎》)

《仙经》上说,在地上挖六尺深,把一枚环宝种到里边,浇上五盒黄水,用土牢固地修筑一下。三年后生长出一种东西来,苗像匏,果如桃,五色。有人给它起名叫“凤脑芝”,吃了它的果实,吐口唾沫就能变成凤凰,骑着凤凰便可升上太极。

白符芝

白符芝,大雪而白华。(出《酉杂俎》)

有一种叫做“白符芝”的灵芝草,生在大雪中而且开白花。

五德芝

五德芝,如车马。(出《酉杂俎》)

五德芝形状好像车马。

石桂芝

石桂芝,生山石穴中,似桂树而实石也。高如大绞尺,光明而味辛,有枝条。捣服之,一斤得千岁也。(出《酉杂俎》)

石桂芝,生长在山石洞穴之中,就像桂树上结出了石头果实,像大绞尺那么高,能发光,味道辣,还长有枝条。把它捣碎服下,服一斤便可活一千岁。

滴 芝

少室石户中,更有深谷,不可得过。以石投谷中,半日犹闻其声也。去户外十余丈,有石柱,柱上有偃盖石,南度径可一丈许。望之,蜜芝从石上随石偃盖中,良久,辄有一滴,有似雨屋后之余漏,时时一落耳。然蜜芝堕不息,而偃盖亦终滴也。户上刻石为科斗字,曰:“得服石蜜芝一斗者,寿万岁。”诸道士共思惟其处,不可得往。唯当以碗器置劲竹木端,以承取之。然竟未有能为之者。按此户上刻题如此,前世必已有之者也。(出《抱朴子》)

少室山的一个石洞中,还有更深的山谷,没法过得去。把石头投入谷中,老半天还能听到它的声音。离洞口十几丈以外的地方,有一根石柱,柱上有一块仰卧的盖石,量南面的径长估计能有一丈左右。望去,蜜芝从石上滴落到在石仰盖中。很久,就有一滴,像雨后漏屋的余漏,时不时地一落。然而蜜芝不息地滴落,那仰盖到底也因为装不下而滴落了。洞穴上方的石头上刻着字,是蝌蚪文,说:“能服用石蜜芝一斗的,可以活一万岁。”道士们都在想过去取石蜜芝的办法,可谁也去不了。只可能把碗一类的东西绑在极长极结实的竹竿木杆的一端,伸过去接一点,但是到底没有办得到的。从洞穴上边的石刻题字看,一定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有能做得到的。

木 芝

木芝者,松柏脂沦地千岁,化为茯苓;万岁,其上生小木,状似莲花,名曰木威喜芝。夜视有光,持之甚滑。烧之不焦。带之辟兵。以带鸡,而杂以鸡十二头笼之,去其处十二步,射十二箭,他鸡皆伤,带威喜芝者,终不伤也。(出《抱朴子》)

木芝,是松柏的脂滴落到地上一千年后,化为茯苓;一万年后,茯苓上长出小树木,样子像莲花,名字叫“木威喜芝”。木威喜芝晚上看有光,用手拿很光滑。烧它不能把它烧焦。把它带在身上,可避兵匪之灾。把它带到鸡身上,把这只鸡与其它十一只鸡一起装进一个笼子里,离开十二步,向鸡笼射十二箭,其它的鸡全都射伤,这只带木芝的却始终不伤。

萤火芝

良常山有萤火芝,其实是草,大如豆。紫花,夜视有光。食一枚,中心一孔明。食至七,心七窍洞澈。可以夜书。(出《酉杂俎》)

良常山有一种灵芝叫“萤火芝”,它的果实是一种草,有豆子那么大。开紫色花,夜里看它有光。吃一枚,内心的一孔透明。吃到七枚,心和七窍全都洞澈明亮。夜间写字,可以用萤火芝照明。

肉 芝

昔有人泊渚登岸,忽见芦苇间,有十余昆仑偃卧,手足皆动。惊报舟人。舟人有尝行海中者识之,菌也。往视之,首皆连地。割取食之,菌但无七窍。《抱朴子》云:“肉芝如人形,产于地。”亦此类也。何足怪哉?(出《岭南异物志》)

从前有一个人乘船来到一个小岛登岸,忽然间发现芦苇丛中有十几个黑皮肤的人仰卧在那里,手脚都会动。他大吃一惊,急忙告诉了别的乘船人。乘船的人当中,有的曾经在海上航行过,认识这东西,是一种菌。过去细看,见那东西头全连着地。于是就割取面食之。它只是没有七窍,太像人了。《抱朴子》说的:“肉芝像人的身形,从土地上长出。”也是这一类东西,有什么可怪的呢?

小人芝

或山中见小人,乘车马,长七八寸者,肉芝也。取服芝,即仙矣。(出《抱朴子》)

有的人在山中看见一种小人,乘坐着车马,有七八寸高,那是一种肉灵芝草。把它弄来服下,立即就成仙。

地下肉芝

兰陵萧逸人,亡其名。尝举进士下第,遂焚其书,隐居潭水上,从道士学神仙。因绝粒吸气,每旦屈伸支体,冀延其寿。积十年余,发尽白,色枯而背偻,齿有堕者。一旦引镜自视,勃然发怒,且曰:“吾弃声利,隐身田野间,绝粒吸气,冀得长生。今亦衰瘠如是,岂我之心哉?”即还居邺下,学商人逐什一之利。凡数年,资用大饶,为富家。后因治园屋,发地得物,状类人手,肥而且润,色微红。逸人得之惊曰:“岂非祸之芽?且吾闻太岁所在,不可兴土事。脱有犯者,当有修肉出其下,固不祥也。今果有,奈何?然吾闻:得肉食之,或可以免。”于是烹而食,味甚美,食且尽。自是逸人听视明,力愈壮,貌愈少。发之秃者,尽黰然而长矣;齿之堕者,亦骈然而生矣。逸人默自奇异,不敢告于人。后有道士至邺下,逢逸人。惊曰:“先生尝得饵仙药乎?何神气清晤如是?”道士因诊其脉。久之又曰:“先生尝食灵芝矣。夫灵芝状类人手,肥而且润,色微红者是也。”逸人悟其事,以告。道士贺曰:“先生之寿,可与龟鹤齐矣。然不宜居尘俗间,当退休山林,弃人事,神仙可致。”逸人喜而从其语,遂去。竟不知所在。(出《宣室志》)

兰陵有一个姓萧的隐士,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了。他曾经考进士没有考中,一气之下,就把书全都烧了,隐居到潭水之上,跟着道士学成仙之道。于是他就不吃粮食,只吸空气,每天早晨起来屈伸肢体,希望延长寿命。十几年之后,他的头发全白了,脸色枯干,背也驼了,牙齿也有掉的。一天早上他照了一下镜子,立刻就勃然大怒,并且说道:“我放弃了名利,隐身在田野之间,只吸气不吃粮,希望能够长生不老。现在竟衰老到这种程度,哪是我的心愿哪!”于是他马上还居邺下,跟商人学着追逐那十分之一的小利。共几年,他家的资用就多起来,成为富足人家。后来由于建宅院,挖地挖出一个东西来,这东西样子很像人的一只手,肥厚而且润滑,色微红。他看见了这东西之后惊诧地说:“莫非这是祸事的先兆?我听说太岁在的地方是不能动土的,如果有人违犯了,就可能挖出一块肉来,是特别不祥的事。现在果然挖出来一块肉,怎么办呢?但是我又听说,挖出肉来就把它吃了,或许还可以免祸。”于是他就把这块肉煮着吃了。味道很美,他全吃了。从此,他的听觉、视觉比原先灵了,力气更大了,模样更年轻了。头发秃了的地方,纷纷地长出了新头发;掉了牙的地方,又长出新的牙齿。他暗自感到奇怪,不敢告诉别人。后来有一个道士来到邺下,见到他便吃惊地说:“先生你吃到过仙药吗?为什么气色如此之好?”道士就给他诊脉。诊了很长时间又说:“先生你吃过灵芝。那灵芝样子像人的手,肥厚而且润滑,色微红。”他只好把怎么回事全都告诉了道士。道士祝贺说:“先生你的寿命,可以和龟和鹤一样了。但是不能居住在尘俗之间,应该休闲于山林,放弃人事纷争,就能成仙。”他十分高兴,听了道士的话,就离去了。到底也不知他去了哪里。

异 菌

唐开成元年春,段成式修行里思第书斋前,有枯紫荆数株蠹折,因伐之,余尺许。至三年秋,枯根上生一菌,大如斗,下布五足,顶黄白两晕,绿垂裙,如鹅鞴,高尺余。至冬(“冬”原作“午”,据陈校本改),色变黑而死。焚之,气如茅香。成式尝置香炉于枿台上念经,问僧。以为善徵。后览诸志怪:南齐吴郡褚思庄,素奉释氏。眠于梁下,短柱是柟木,去地四尺余,有节。大明中,忽有一物如芝,生于节上,黄色鲜明,渐渐长。数日,遂成千佛状。面目指爪及光相衣服,莫不宛具,如金鐷隐起(“隐起”原作“起隐”,据陈校本改),摩之殊软。尝以春末落,落时佛形如故,但色褐耳。至落时,其家贮之箱中。积五年,思庄不复住其下,亦无他显盛。阖门寿老:思庄父终九十七;兄年七十,健如壮年。(出《酉杂俎》)

唐朝开成元年春天,段成式修行里思第书斋前,有几棵枯紫荆被虫子咬折,因此就伐掉了,留下了一尺多高的树茬子。至开成三年秋,枯根上生出一菌,大如斗,下边分布着五只脚,顶着黄、白两道晕,绿色垂裙,像一种叫做“鹅抱”的草,高一尺多。到了冬天,颜色变黑而死。用火烧,气味像茅香。段成式曾经把它放到枿台上的香炉里燃着它念经,向僧人请教这是怎么回事。僧人认为是好征兆。后来翻看各种志怪的书籍,看到如下一则:南齐吴郡的褚思庄,一向信奉佛教。他睡眠的梁下,有一个柟木的短柱。这短柱离地四尺,有节子。大明年中,忽然从节子上长出一个像灵芝草的东西,黄色,鲜艳明亮,一天天增长。几天后,长成千佛状。脸、眼睛、手指以及衣服什么的,没有不完备的。隐起有如金鐷,用手一摸却感到很软。曾在春末脱落。脱落时佛的形状没变,只是颜色变成褐色了。他家把它放到箱子里。过去五年,褚思庄不再在那梁下睡觉了,也没有其它显著的大事。全家的老人多寿。褚思庄的父亲活到九十七岁;他的哥哥七十岁了,还像个中年人那么壮健。

石 菌

宋州莆田县破岗山,唐武宗二年,巨石上生菌,大如合篑,茎及盖黄白色。其下浅红。尽为过僧所食。云:美倍诸菌。(出《酉杂俎》)

宋州莆田县的破岗山,唐武宗二年的时候,大石头上长出菌来,大小有如合篑,茎和盖是黄色的,下边是浅红色的。这些菌都被路过的和尚所吃了。他们说,这种石菌的味道要比其它各种菌好上好多倍。

竹 肉

竹肉。 淮有竹肉,如弹丸,味如白鸡(“鸡下”原有“竹皆”二字,据明抄本、陈校本删)。代(“代”原作“向”,据明抄本、陈校本改)北又有大树鸡,如杯棬。呼为 猕头。卢山有石耳,性热。(出《酉杂俎》)

淮一带有竹肉,长在竹节上,弹丸大小,味如白条鸡。代北又有大树鸡,大小如杯棬,叫做“ 猕头”。卢山有石耳,性热。

毒 菌

夏汉县出毒菌,号茹闾。非茅搜也。每岁供进。县司常令人于田野间候之,苟有此菌,即立表示人,不敢从下风而过,避其气也。采之日,以竹竿芟倒,遽舍竿于地,毒气入竹。一时爆裂。直候毒歇,仍以榉柳皮蒙手以取,用毡包之,亦榉柳皮重裹。县宰封印在而进。其赍致役夫,倍给其直,为其道路多为毒薰,以致头痛也。张康随侍其父宰汉,备言之。人有为野菌所毒而笑者,煎鱼椹汁服之,即愈。僧光远说也。(出《北梦琐言》)

夏汉县出一种毒菌,名叫“茹闾”。茹闾不是茅搜。每年都要向宫中贡进这种毒菌。县里常常派人在田野间察看,一旦发现有此菌,就立即立上标志向人们报警,不要从下风头通过,避开毒菌的毒气。采的时候,用竹竿子把它割倒,急忙扔掉竹竿,让毒气进入竹内。竹子就爆裂。直等到毒气没了,就用榉柳皮蒙着手把它取下来,用毡子包好,再用榉柳皮重包一遍。县令封印之后就往京城送。那些进京去送的人,要成倍地给钱,因为在道上很容易被毒气薰着,薰着就头痛。张康随着在汉做县令的父亲长住过汉,所以他说得很详备。人有中了野菌毒而发笑不止的,煎鱼椹汁给他服下,立刻就好。这是和尚光远说的。

苔 叙 苔

苔钱亦谓之泽葵,又名董钱草,亦呼为宣癣,南人呼为垢草。(出《述异记》)

苔钱也叫做“泽葵”,又名“董钱草”,也叫做“宣癣”,南方人叫它“垢草”。

地 钱

地钱,叶圆茎细,有蔓,多生溪涧边。一曰积雪草,亦曰连钱草。(出《酉杂俎》)

地钱,叶是圆的,茎较细,有蔓,大多生长在溪涧的边上。一名叫“积雪草”,也叫“连钱草”。

蔓金苔

晋梨国献蔓金苔。色如金,若萤火之聚,大如鸡卵。投之水中,蔓延波澜之上,光出照日,皆如火生水上也。乃于宫中穿池,广百步,时时观此苔,以乐宫人。宫人有幸者,则以金苔赐之。以置漆碗中,照耀满室,名曰夜明苔。著衣襟则如火光矣。帝虑外人得之,炫惑百姓,诏使除苔塞池。及皇家丧乱,犹有此物。皆入 中。(出王子年《拾遗记》)

晋时梨国献来了蔓金苔。颜色宛如金子,像许许多多的萤火虫聚集在一起,鸡蛋大小。把它投入水中,它的蔓伸延到波澜之上,日光一照,都像火苗在水上燃烧。于是就在宫中挖了一个一百步宽的大水池放养此苔,天天观看,用来逗乐宫中美人。受到 爱的美人,皇帝就把蔓金苔赐给她。把它放在一个漆碗里,可以照耀满屋,名叫“夜明苔”。把它附着到衣襟上,那就像火光了。皇帝担心让外人把蔓金苔弄了去夸耀迷惑百姓,就下诏把蔓金苔除掉了,把池子填上了。等到皇家丧乱的时候,还有这种东西,都被弄到 人那里去了。

如苣苔

慈恩寺唐三藏院后檐楷,开成末,有苔状如古苣,布于砖上,色如蓝绿,轻软可爱。谈论僧义林,大和初,改葬基法师,初开冢,香气袭人。侧卧砖台上,形如生。砖上苔厚二寸余,作金色,气如爇檀。(出《酉杂俎》)

开成年末,慈恩寺唐三藏院后檐楷上长出苔来,样子像古苣,分布在砖上,色如蓝草绿,轻软可爱。大和年初,改葬基法师,刚打开坟墓的时候,香气袭人。基法师侧卧在砖台上,像活人一样。砖上苔厚二寸还多,呈金黄色,气味宛如爇檀。

石 发

张乘言,南中水底有草,如石发。每月三四日始生,至八九已后可采。及月尽,悉烂。似随月盛衰也。(出《酉杂俎》)

张乘说,南方的水底下有一种草,好像石头的头发。每月的初三初四开始生长,到初八初九以后便可采集了。等到月底,全都烂掉。它似乎是随着月亮的盛衰而盛衰。

瓦 松

《广雅》:“在屋曰昔耶,在墙曰垣衣。”《广志》谓之兰香。生于久屋之瓦。魏明帝好之,命长安西载其瓦(“魏明帝”等十二字原缺,据《酉杂俎》十九补)于洛(“洛”原作“落”,据《酉杂俎》十九改),以覆屋。前后词人诗中,多用“昔耶”。梁简文帝《咏薇》曰:“缘阶覆碧绮,依檐映昔耶。”或言构木上多松栽,土木气泄,则瓦生松。大历中,修含元殿,有一人投状请瓦,且言瓦工唯我所能。祖父时尝瓦此殿矣,众工不能服。因曰:“若有能瓦毕不生瓦松乎?”众方服焉。又有李阿黑者,亦能治(“治”原作“至”,据《酉杂俎》十九改)屋,布瓦如齿,间不通綖,亦无瓦松。《本草》:“瓦衣谓之屋游。”(出《酉杂俎》)

《广雅》写道:“生在屋上的叫‘昔耶’,生在墙上的叫‘垣衣’。《广志》叫它“兰香”。它生在老屋的瓦上。魏明帝喜欢这玩艺儿,就命令把长安的瓦西运到洛,瓦到洛的屋顶上。前前后后的词人诗中,大多使用的是“昔耶”这一名称。梁简文帝《咏薇》写道:“缘阶覆碧绮,依檐映昔耶。”有的人说,建筑上多用松木,土木之气泄露出来,就生出瓦松。大历年中,修含元殿,有一个人投状请求让他为大殿盖瓦,并且说,瓦工里只有他能行,他爷爷当年就为此殿瓦瓦。众瓦工不服气。于是他说:“你们瓦的瓦,能让它永不生瓦松吗?”众瓦工这才服气。又有一个叫李阿黑的,也能盖房子,布瓦如齿,紧凑无间,也不长瓦松。《本草》:“瓦衣谓之屋游。”

瓦松赋

崔融《瓦松赋·序》云:“崇文馆瓦松者,产于屋溜之下。谓之木也,访山客而未详;谓之草也,验农皇而罕记。”赋云:“煌煌特秀,状金芝之产溜。历历虚悬,若星榆之种天。葩条郁毓,根祗连拳。间紫苔而裛露,凌碧瓦而含烟。”又曰:“惭魏宫之乌悲,恧汉殿之红莲。”崔公学博,无不该悉,岂不知瓦松已有著说乎?(出《酉杂俎》)

崔融在《瓦松赋》的序中说:“崇文馆瓦松,生长在屋檐之下。说它是树木吧,访问山上熟悉树木的人也问不明白;说它是草呢,查验农耕之书也不见记载。”赋说:“煌煌特秀,状金芝之产溜。历历虚悬,若星榆之种天。葩条郁毓,根祗连拳。问紫苔而裛露,凌碧瓦而含烟。”又说:“惭魏宫之乌悲,恧汉殿之红蓬。”崔公学识渊博,没有不具备不熟悉的,难道不知道已经有了关于瓦松的著说了吗?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