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一十二 草木七(五谷、茶、荈附)

【回目录】

卷第四百一十二 草木七(五谷、茶、荈附)

叙竹类 涕竹 棘竹 筻簕竹 菡苰竹 慈竹 筋竹 百叶竹 桃枝竹 瘿竹 罗浮竹 童子寺竹 竹花 竹箹 竹实

五谷

雨稻 雨粟 雨麦 雕葫 雨谷 摇枝粟 凤冠粟 绕明豆 延麦 紫沉麻 雨五谷 野粟石壳 芋 雀芋 甘蔗

茶荈

叙茶 获神茗 飨茗获报 消食茶

叙竹类

《竹谱》:竹类有三十九。(出《酉杂俎》)

《竹谱》上说,竹子有三十九类。

涕 竹

南方荒中有涕竹,长数百丈,围三丈六尺,厚八九寸。可以为船。其笋甚美,煮食之,可止疮疠。(出《神异经》)

南方大荒之中有一种竹子叫“涕竹”,高数百丈,围长三丈六尺,厚八九寸,可以用来做船。它的笋味道很美,煮着吃,可以治恶疮。

棘 竹

棘竹一名笆竹,节皆有刺,数十茎为丛。南夷种以为城,猝不可攻。或自崩根出,大如酒瓮,纵横相承,状如缲车。食之,下人发。(出《酉杂俎》)

棘竹又一名叫“笆竹”,节上都有刺,几十棵为一丛。南方少数民族种棘竹当城墙,一时间还很难攻下。有的棘竹因为土石崩塌自己露出根来,根大像酒瓮,纵横 错,互相盘结,样子很像缲车。人吃了它会掉头发。

筻簕竹

筻簕竹,皮薄而空多,大者径不逾二寸,皮上有粗涩文,可为错子。错甲,利胜于铁。若钝,以浆水浇之,还复快利(出《广州记》。古林之竹,劲而利,削为刀,割象皮如切芋。出《岭表录异》)

筻簕竹,皮薄而空多,大的直径也超不过二寸,皮上有粗涩的花纹,可用来做错子。用这样的错子错甲壳一类坚硬的东西,它的锋利胜过铁错。如果钝了,把它用浆水浇一下,它就又恢复先前的锋利了。

菡苰竹

菡苰竹,大如脚指,腹中白幕拦隔,状如湿面。将成而筒皮未落,辄有细虫啮处,成赤迹,似绣画可爱。(出《酉杂俎》)

菡苰竹,大小如同脚趾,腹中由白幕拦隔着,样子像湿面,将要长成而筒皮未落的时候,总是有细虫咬啮的地方,形成红色的痕迹,像锦绣和图画那样可爱。

慈 竹

慈竹,夏月经雨,滴汁下地,生蓐,似鹿角,色白。食之,已痢。(出《酉杂俎》)

慈竹,夏季雨后,它的汁液滴到地上,便长出一种草垫子一样的东西,像鹿角,白色。人吃了这种东西,可以止痢疾。

筋 竹

筋竹,南方以为矛。笋未成竹时,堪为弦。(出《酉杂俎》)

筋竹,南方用它做矛。这种竹的笋未长成竹的时候,能用来做弦。

百叶竹

百叶竹,一枝百叶。有毒。(出《酉杂俎》)

百叶竹,一个枝上有一百片叶子。有毒。

桃枝竹

东官郡,汉顺帝时属南海,西接高凉郡,又以其地为司监(陈校本“监”作“盐”)都尉。东有芜地,西接临大海。有长洲,多桃枝竹,缘岸而生。(原缺出处,今见《酉杂俎》)

东官郡,汉顺帝的时候属于南海,西边与高凉郡相接。又把司监都尉设在那里。东面有荒芜之地,西面接临大海。海中有一个长洲,洲上多有桃枝竹,缘着海岸而生。

瘿 竹

东洛胜境有三溪,张文规有庄近溪。忽有竹一竿生瘿,大如李。(出《酉杂俎》)

三溪是东洛的名胜之地,张文规有一处庄院临近三溪。忽然有一天一枝竹上生出一个肿瘤。肿瘤有李子那么大。

罗浮竹

唐贞元中,有盐户犯禁,逃于罗浮山。深入第十三岭(《南越志》云,本只罗山,忽海上有仙浮来相合,是谓罗浮山。有十五岭、二十二峰、九百八十瀑泉。洞穴则山无出其右也。曾有诗曰:“四百余崖海上排,根连蓬岛荫天台。百灵若为移中土,嵩华都为一小堆。”),遇巨竹万千竿,连直岩谷。竹围皆二丈余,有三十九节,二丈许。逃者遂取竹一竿,破以为蔑。会赦宥,遂挈以归。有人得一蔑,奇之,献于太守李复。乃图而纪之。予尝览《竹谱》曰:“云丘帝竹(帝陵上所生竹),一节为船。”又何伟哉!南海以竹为甑者,类见之矣,皆罗浮之竹也。(出《岭表录异》)

唐贞元年间,有一个盐户犯了禁,逃进罗浮山,深入到第十三岭,遇见巨竹万千竿。这些巨竹直上岩谷,耸入云霄。竹围都在两丈以上。每竿竹都有三十九节,每一节两丈左右。于是逃者就砍了一竿,把它做成竹篾。赶上皇帝赦免罪犯,他便带着这些竹篾回家。有一个人从他手中得到一根竹篾,认为出奇,就把它献给太守李复。李复就画图纪念它。我曾经看到《竹谱》上说:“云丘帝竹一节就能做一条船。”那竹又是多么雄伟高大啊!南海用竹子做蒸锅,这是人们所都见过的,那就是罗浮山的竹子啊。

童子寺竹

唐李卫公言:北都唯童子寺有竹一窠,才长数尺。相传其寺纲维,每日报竹平安。(出《酉杂俎》)

唐李卫公说,北都只有童子寺有一棵竹子,仅仅几尺高。相传那寺中管事的和尚,每天都要报告竹子平安。

竹 花

《山海经》曰:竹生花,其年便枯。竹六十年易根,易根必花,结实而枯死。实落复生,六年而成町。子作穗,似小麦。(出《感应经》)

《山海经》上说,竹子开花的那年便枯死。竹子六十年换一次根,换根就必然开花。开花结实之后便枯死。子实落后复生,六年之后便连片成林。子实是穗的,象小麦穗。

竹 箹

竹复死曰箹。六十年一易根,易根则结实枯死。(出《酉杂俎》)

竹子复死叫作“箹”。竹子六十年一换根,换根就结实枯死。

竹 实

唐天复甲子岁,自陇而西,迨于褒梁之境,数千里内亢,民多流散。自冬经春,饥民啖食草木,至有骨肉相食者甚多。是年,忽山中竹无巨细,皆放花结子。饥民采之,舂米而食,珍于粳糯。其子粗,颜色红纤,与今红粳不殊,其味尤更馨香。数州之民,皆挈累入山,就食之。至于溪山之内,居人如市,人力及者,竞置囤廪而贮之。家有羡粮者不少者,又取与荤茹血肉而同食者,呕哕。如其中毒,十死其九。其竹,自此千蹊万谷,并皆立枯。十年之后,复产此君。

可谓百万圆颅,活之于贞筠之下。(出《玉堂闲话》)

唐朝天复年甲子岁,自陇往西,一直到褒、梁之境,数千里内光炽烈,久旱不雨,百姓大多都流离四散。从冬到春,从春到夏,饥饿的人民只能吃草木,甚至有许多骨肉相食的。这年,忽然间山里的竹子不分大小,全都开花结籽。饥民们便采集它舂米充饥,比稻米还珍贵。竹子所结的籽,较粗,颜色略红,与如今的红稻米没有不同,它的味道还更香。几个州的饥民,全都拥进山里,就近吃它。来到溪山之中,居人有如闹市。力所能及的人们,竟抢着设置仓房囤子之类贮存竹籽。家里有不少余粮的,并且把竹籽和其它荤腥菜肴一起吃的,吃了以后便呕吐不止,气不顺。这样中毒的,十有九死。那些竹子,从此以后,无论千溪万谷,全都立刻就枯死。十年之后才又生此君。可以说是千万颗头颅,存亡系于竹子这位真君子。五谷

雨 稻

夏禹时,天雨稻。古诗云:“安得天雨稻,饲我天下民。”(出《述异记》)

夏禹那时候,天就像下雨那样往地上下稻子。古诗说:“怎么样能让老天下一场稻子雨,让天下的老百姓吃上饱饭。”

雨 粟

吕后三年,秦中天雨粟。(出《述异记》)

吕后三年的时候,秦中一带从天上往下下谷子。

雨 麦

汉武帝时,广县雨麦。(原缺出处,明抄本作出《述异记》)

汉武帝的时候,广县下过一场麦子雨。

雕 葫

太液池边,皆是雕葫紫萚、绿节蒲丛之类。菰之有米者,长安人谓为雕葫;葭芦之未解叶者,谓为紫萚;菰之有首者,谓为绿节。其间凫雏子,布满充积。又多紫龟绿鳖。池边多平沙,沙上鹈鹕鸆。鸿鶃,动辄成群。(出《西京杂记》)

太液池边,全都长满雕葫、紫萚、绿节、蒲丛什么的。有米的菰,长安人叫它是“雕葫”;没有打开叶子的葭芦,叫做“紫萚”;有头的菰,又叫做“绿节”。池中到处都是凫于水上的幼禽。又有许多龟鳖之类。池边是大片大片的沙滩,沙滩上各种鸟雀成群结队。

雨 谷

汉宣帝时, 淮饥馑,人相食。天雨谷三日。寻魏地奏,亡谷二千顷。(出《述异记》)

汉宣帝的时候, 淮一带遇上荒年,饥民遍野,人吃人。一连下了三天谷子雨。不久,魏地向朝庭禀奏,说他们那里丢失了两千顷谷子。

摇枝粟

宣帝地节元年,乐浪之(“之”原作“子”,据明抄本、陈校本改)东,有背(“背”字原缺,据《拾遗记》补)明之国人至,贡方物。言其乡土在扶桑之东,见日出于西方。其国昏昏恒开。宜五谷,名日融泽,方三千里。五谷皆良,食者延年,清腹一粒。历年不饥。有摇枝粟,言其枝长而弱,无风常摇,食之益髓。(出王子年《拾遗记》)

宣帝地节元年,有一个地处乐浪之东的背明国的人来到京师贡献土产。这人说他的国家在扶桑之东,看见太从西方升起。说他们国家总是昏昏然不暗不明的,但是国门关口总是开着的。说他们的国家适于种五谷,名叫“日融泽”,方圆三千里。说他们国家的五谷都很好,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空肚子吃一粒,一年不知道饿。说他们国家有一种摇枝粟,它的枝很长但是很弱,没有风也总是在摇动。吃了这种摇枝粟对骨髓有好处。

凤冠粟

凤冠粟,似凤鸟之冠。食者多力。有游龙粟,枝叶屈曲,如游龙。有琼膏,色白如银。食此二粟,令人骨轻。(出王子年《拾遗记》)

“凤冠粟”,像凤凰的头冠。吃了凤冠粟的人长力气。还有一种“游龙粟”,枝叶弯弯曲曲,像游动的龙。有色如白银样的琼膏。吃了这两种谷米,能使人的骨头变轻。

绕明豆

绕明豆。言其茎弱。自相萦缠。有挟剑豆。言荚形似人挟剑。而横斜生。有倾篱豆。言见日则叶垂覆地。食者不老不疾。(出王子年《拾遗记》)

绕明豆,它的茎很柔弱,自己互相缠绕。有一种豆叫“挟剑豆”,它的荚就像人挟着的剑,横斜着长。还有一种豆叫“倾篱豆”,见了光就垂下叶子把地盖上。吃了这种豆的人不衰老不生病。

麦,言延寿益气。有昆和麦,调畅六腑。有轻心麦,食者体轻。有淳和麦,面以酿酒,一醉累月,食之凌冬不寒。

有含露麦,粝中有露,甘如饴。(出王子年《拾遗记》)

麦,可以延寿益气,使人力充沛。有一种“昆和麦”,能调畅人的六腑。还有一种“轻心麦”,吃了它可以使体重变轻。又有“淳和麦”,用它的面酿酒,人喝了一醉一个来月。吃了淳和麦的人冬天不知冷。还有一种“含露麦”,粉中含露,糖一般香甜。

紫沉麻

紫沉麻,其实不浮。有云水麻,实冷而光,宜为油泽。有光通麻,食者行不待烛,则巨胜也。食之延寿,后天而死。(出王子年《拾遗记》)

紫沉麻,它的种子不能在水上漂浮。有一种“云水麻”,种冷而有光泽,适于做有油性带光泽的东西。还有一种“光通麻”,吃了这种麻籽的人,走路不用依靠蜡烛。光通麻就是 麻。吃了 麻延年益寿,长生不老。

雨五谷

吴桓王时,金陵雨五谷于贫民家,富民家则不雨。(出《述异记》)

吴桓王的时候,在金陵下了一场五谷雨,专下到穷人家,富人家不下。

野粟石壳

宋高祖(“祖”原作“宗”,据明抄本、许本改)之初,当晋末饥馑之后。既即位,而 表二千余里,野粟生焉。又淮南诸山石壳生,石上生壳也。袁安云,石壳药名,穗之尤小者是也。(出《述异记》)

宋高祖刚即位的时候,正是晋末大饥荒之后。可是他即位不久, 南一带两千余里到处长出野谷子。另外,淮南一带的山上长出石壳来。袁安说,“石壳”是药名,穗子比野谷穗还小的就是石壳。

天芋,生终南山中,叶如荷而厚。(出《酉杂俎》)

天芋,生长在终南山中,叶子像荷但是比荷叶要厚。

雀 芋

雀芋,状如雀头。置干地反湿,置湿处反干。飞鸟触之堕。走兽遇之僵。(出《酉杂俎》)

雀芋,样子像雀头,放到干燥的地方反而显得湿,放到潮湿的地方,反而显得干。无论飞鸟走兽,一触上它便必死无疑。

甘 蔗

南方山有柑樜(“甘庶”二音)之林。其高百丈,围三尺八寸。促节多汁,甜如蜜。作啮其汁,令人涌泽。可以节蛔虫。人腹中蛔虫,其状如蚓。此消谷虫也。多则伤人,少则谷不消。是甘蔗能灭多益少。凡蔗亦然。(出《神异经》)

南方山中有甘蔗林。甘蔗高一百丈,围长三尺八寸。一节一节都不长,但是液汁很多。液汁蜜一样甜。吮吸它的液汁,使人肤色滋润有光泽。可以节制蛔虫。人肚子里的蛔虫,样子像蚯蚓。这是消化粮食的虫子。多了就伤人,少了粮食就难消化。这甘蔗能使多的减少少的增多。所有甘蔗也这样。

茶荈

叙 茶

茶之名器益众。剑南有蒙顶石花,或小方,或散芽,号为第一;湖州有顾渚之紫笋,东川神泉、昌明;硖州有碧涧、明月、芳蕊、茱萸簝;福州有方山之生芽;夔州有香山。 陵有楠木;湖南有衡山;岳州有浥湖之含膏;常州有义兴紫笋;婺州有来白;睦州有鸠坑;洪州有西山白露;寿州有霍山黄芽;蕲州有蕲门 黄。浮梁商贾不在焉。(出《国史补》)茶的名越来越多。剑南有“蒙顶石花”,有的是“小方”,有的是“散芽”,号称天下第一;湖州有顾渚的“紫笋”、东川的“神泉”和“昌明”;硖州有“碧涧”、“明月”、“方蕊”、“茱萸簝”;福州有方山的“生芽”,夔州有“香山”; 陵有“楠木”;湖南有“衡山”;岳州有浥湖的“含膏”;常州有义兴的“紫笋”;婺州有“来白”;睦州有“鸠坑”;洪州有西山的“白露”;寿州有霍山的“黄芽”;蕲州有蕲门的“ 黄”……

茶商们就不呆在盛产茶叶的浮梁了。

获神茗

《神异记》曰,余姚人虞茫,入山采茗,遇一道士,牵三百青羊,饮瀑布水。曰:“吾丹丘子也。闻子善茗饮,常思惠。山中有大茗,可以相给。祈子他日有瓯檥之余,必相遗也。”因立茶祠。后常与人往山,获大茗焉。(出《顾渚山记》)

《神异记》上说,余姚人虞茫进山采茶,遇见一位道士,牵着三百头青羊,正在一个瀑布下给羊饮水。他对虞茫说:“我是丹丘子。听说你善于喝茶,总想给你点好处。山里有一棵大茶树,可以供你采茶,希望你日后日子富足了,也一定要对它有所馈赠。于是虞茫就建了一座“茶祠”。后来他常领人进山,果然找到一棵大茶树。

飨茗获报

刘敬叔《异苑》曰,剡县陈婺妻,少与二子寡居,好饮茶茗。以宅中有古冢,每饮,先辄祀之。二子恚之曰:“冢何知?徒以劳祀。”欲掘去之。母苦禁而止。及夜,母梦一人曰:“吾止此冢三百余年,母二子恒欲见毁,赖相保护,又飨吾嘉茗,虽泉壤朽骨,岂忘翳桑之报?”及晓(“晓”原作“报”。据陈校本改),于庭内获钱十万。似久埋者,唯贯新。母告二子。二子惭之。从是祷酹愈至。(出《顾渚山记》)

刘敬叔在《异苑》里说,剡县陈婺的妻子,年轻的时候领着两个孩子寡居。她喜欢喝茶。因为宅子里有一座古墓,她每次喝茶都要先到墓前祭祀一番。两个孩子生气地说:“一个破坟丘怎么能知道有人祭祀,这不是白费劲嘛!”两个孩子想要把古墓掘开弄平。他们的母亲苦苦地劝阻才没掘平。到夜里,母亲做了一个梦,一人对她说:“我的坟在这三百年了,你的两个孩子常常要毁掉它,全靠你保护了它,又给我好茶喝,虽然身体烂在地下,但是哪能忘桑荫之德呢?”到天亮,她在院子里拾到铜钱十万。这些钱似乎在地下埋了很久了,唯独穿钱的绳是新的。她告诉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很是惭愧。从此,她祷告祭奠得更周到了。

消食茶

唐有人授舒州牧。李德裕谓之曰,到彼郡日,天柱峰茶,可惠三数角。其人献之数十斤。李不受,退还。明年罢郡。用意求,获数角,投之。德裕悦之而受。曰:“此茶可以消酒食毒。”乃命烹一瓯,沃于肉食内,以银合闭之。诘旦开视,其肉已化为水矣。众伏其广识也。(出《中朝故事》)

唐时有一个人被授予舒州太守。李德裕对他说,到了舒州郡之后,弄到天柱峰上的茶,要他送三两角来。结果那人到任以后给他送来好几十斤。李德裕没有接受,退了回去。第二年罢了郡。那人用心寻找,弄到几角,便投到李德裕家来。李德裕高兴地收下了。他说,这茶可以消除酒食里的毒物。于是就让人烹茶一小盆,浇在肉食内,用银器盖严。次日早晨一看,那盆里的肉已经化成水了。众人都叹服李德裕知识渊博。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