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五 宝六(钱、奇物附)

【回目录】

卷第四百五 宝六(钱、奇物附)

童子 文德皇后 岑文本 王清 建安村人 徐仲宝 邢氏 林氏 曹真

奇物

徐景 中牟铁锥 毒槊 集翠裘 谢灵 运须 开元渔者 杨妃袜 紫米 嘉陵 巨木  淮市人桃核 玉龙膏 段成式 李德裕 夏侯孜 严遵仙槎

童子

晋义熙十二载,淯县群童子,浴于淯水。忽见侧有钱出,如流沙,因竞取之。手满,放随流去。又以衣盛裹,各有所得。又见流线中有一铜车,小牛牵之,势甚奔迅。儿等奔逐,掣得一轮。径可五寸,猪鼻,毂有六辐,通然青色。缸内黄脱,状如恒运。于时沈敞(“敞”原作“敝”,据陈校本改)守南,求得此物,然莫测之。(出《洽闻记》)

(东)晋安帝义熙十二年,淯县的一群儿童,在淯河里洗澡,忽然发现身边有钱涌出,像流沙一样。于是孩子们就争抢着捞取那些钱,手捞满之后,许多钱顺流而去。他们又用衣服裹钱,各有所得。又看到流钱中有一辆小铜车,由一头小牛拉着,在水中跑得很快。孩子们追赶上去,拽下来一个车轮。车轮的直径有五寸,猪形鼻,毂上装有六根辐条,全是青色。从插轴的圆孔看,像是长久运转的样子。当时沈敞是南太守。他弄到此物,但是没有弄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文德皇后

钱有文如甲迹者,因文德皇后也。武德中,废五铢钱,行开通元宝(应为“开元通宝”——编译作者注)钱。此四字及书,皆欧洵所为也。初进样日,后掐一甲迹,因是有之。(出《谭宾录》)

有一种钱的图案像指甲掐出的痕迹似的,那是因为文德皇后而形成的。武德年间,废止五铢钱的流通,开始使用“开元通宝”钱。这四字的书写,是欧洵完成的。当初将设计图样送给皇帝审查时,文德皇后在那上面掐出了一道指甲印儿,因此铸钱的时候把指甲印儿也铸出来了。

岑文本

唐贞观中,岑文本下朝,多于山亭避暑。日午时,寤初觉,忽有扣山亭院门者。药竖报云,上清童子元宝,故此参奉。文本性素慕道,束带命入。乃年二十已下道士,仪质爽迈,衣服纤异。冠浅青圆角冠,衣浅青圆用帔,履青圆头履。衣服轻细如雾,非齐绔鲁缟之比。文本与语。乃曰:“仆上清童子,自汉朝而果成。本生于吴,已得不凝滞之道,遂为吴王进入,见汉帝。汉帝有事,拥遏教化,不得者无不相问。仆尝与方圆行下,皆得通畅。由是自著(明抄本无“著”字,当下文为句),文、武二帝,迄至哀帝,皆相眷。王莽作乱,方出外方,所至皆沐人怜爱。自汉成帝时,遂厌人间,乃解而去。或秦或楚,不常厥居。闻公好道,故此相谒耳。”文本诘以汉魏齐梁间君王社稷之事,了了如目睹。因言史传间,屈者虚者亦甚多。文本曰:“吾人冠帔,何制度之异?”对曰:“夫道在于方圆之中,仆外服圆而心方正,相时之仪也。”又问曰:“衣服皆轻细,何土所出?”对曰:“此是上清五铢服。”又问曰:“比闻六铢者天人衣,何五铢之异?”对曰:“尤细者则五铢也。”谈论不觉日晚,乃别去。才出门而忽不见。文本知是异人。乃每下朝,即令伺之,到则话论移时。后令人潜送,诣其所止。出山亭门,东行数步,于院墙下瞥然而没。文本命工力掘之,三尺至一古墓。墓中无余物,惟得古钱一枚。文本方悟,上青童子是青铜;名元宝,钱之文也;外圆心方,钱之状也;青衣铜衣也;五铢服亦钱之文也;汉时生于吴,是汉朝铸五铢钱子吴王也。文本虽知之,而钱帛日盛,至中书令。十年,忽失古钱所在,文本遂薨。(出《传异志》)

唐贞观年间,岑文本下了朝多半都在山亭避暑。一日午时,刚睡醒,忽听得有人在山亭院门外敲门。药童报告说,是上清童子元宝求见。岑文本平素喜欢道教,一听是道士求见,就急忙束带让他进来。进来的居然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道士,仪态气质超凡脱俗,真可谓仙风道骨,衣服也与众不同。戴浅青色圆角道士帽,披浅青色圆角帔,穿青色圆头鞋。小道士的衣服轻细如雾,有名的齐绔鲁缟也不能与它相比。岑文本和他说话。他便说:“我是上清童子,从汉朝时就修成正果。本来生于吴地,修得不凝滞之道之后,就被吴王送进京城,见到汉帝。汉帝有私心,阻塞教化,困惑不解的都求教于我。我尝与方圆走下去,全能够通畅。所以自文武二帝,直到哀帝,都喜欢我。王莽作乱,我才到了外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喜爱。从汉成帝时起,我就开始讨厌人间了,就解而去,或秦地或楚地,不一定在哪落脚。听说你好道教,所以来拜见你。”岑文本向道士问些汉魏齐梁之间君王社稷的事,道士有问必答,对答如流,事事都像他亲眼见过。他对岑文本说,史传之中,受委屈被冤枉了的以及虚有个好名声其实并不好的很多。岑文本说:“人的穿戴为什么不同呢?”道士回答说:“道就在方圆之中。我的外形是圆的,但是心是方正的。这是相时的准则呀!”岑文本又问:“你身上穿的衣服都很轻细,是什么地方出产的?”道士回答说:“这是上清五铢服。”岑文本又问:“听说六铢服是天上人穿的衣服,它和五铢服有什么不同?”道士回答说:“更轻细的就是五铢服。”他们谈着谈着,不觉很快谈到日晚,道士就告别回去了。他刚出门就忽然不见了,岑文本便知道他不是个平常人。每次下朝,岑文本都让人等候那道士,道士一来,他们就谈论个没完没了。后来又让人暗中跟踪他,看他究竟到什么地方去。结果是他出山亭门,往东走不几步,在墙下就眼睁睁地不见了。岑文本让人就地挖掘,挖三尺挖到一个古坟墓。墓中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枚古钱。岑文本顿然大悟。“上清童子”是“青铜”的意思;名“元宝”是钱上的字;“外圆心方”是钱的形状;青衣就铜衣;“五铢”服也是钱上的文字;“汉时生于吴”是汉朝在吴王那里铸了五铢一枚的钱。岑文本虽然知道这些,但他自己的钱财还是越来越多,官做到中书令。十年之后,忽然失去了那枚古钱,岑文本便死了。

王 清

元和初,洛村百姓王清,佣力得钱五锾(“锾”原作“锭”,据明抄本改),因买田畔一枯栗树,将为薪以求利。经宿,为邻人盗斫。创及腹,忽有黑蛇,举首如臂。语人曰:“我王清本也,汝勿斫!”其人惊惧,失斤而走。及明,王清率子孙薪之,复掘其根下,得大瓮二,散钱实之。王清因是获利如归,十余年巨富。遂甃钱成形龙,号王清本。(出《酉杂俎》)

元和初年,洛村百姓王清,卖苦力赚了五锾钱,就买了地边上的一棵枯死的栗子树,要把它加工成木柴出卖,赚几个钱花。夜里,有一个邻人去偷砍这棵栗树。砍入树身,忽然有一条黑蛇,抬起像人的手臂那么粗的头来,对偷砍树的人说:“我是王清的树干,你不要砍!”那人吓得魂飞魄散,丢下斧子就跑。等到天明,王清率领子孙把枯树砍倒,又往树根底下挖,挖出来两口大瓮,里面装满了零散的钱。王清因此获利而归,十几年之后成为巨富。那事之后,瓮里的钱就化作龙形,这钱称作“王清本”。

建安村人

建安有村人,乘小舟往来建(“建”原作“见”,据明抄本改)溪中,卖薪为业。尝泊舟登岸,将伐薪。忽见山上有数钱流下,稍上寻之,累获数十。可及山半,有大树。下有大瓮。高五六尺,钱满其中。而瓮小欹,故钱流出。子是推而正之,以石搘之。以衣襟贮五百余而归。尽率家人复往,将尽取。既至,得旧路,见大树而亡其瓮。村人徘徊,数日不能去。夜梦人告之曰:“此钱有主。向为瓮欹,以五百顾尔正之。余不可妄想也。”(出《稽神录》)

建安有个村人,撑着小船往返于建溪之上,卖柴为生。有一天,他把船靠了岸,上山砍柴,忽然看见山上有几枚钱滚下来。他往上寻找,一共拾到几十枚。寻到山半腰,他看到一棵大树,大树下有一口大瓮,瓮高五六尺,里边装满了钱。但是瓮稍微歪斜一点,所以钱能流出来。于是他去把瓮推正,用石头支住。然后他脱下衣服,包了五百多拿回家。他马上就领着全家人返回去,要把那些钱全弄回来。来到山上,找到原先那条路,很快就又来到那棵大树下。但是那口大瓮却不知哪里去了。那人悔恨得要死,徘徊了好几天也不肯离开。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告诉他说:“那些钱是有主的。几天前因为瓮歪了,用五百钱雇你把瓮弄正罢了,其余的钱不可妄想。”

徐仲宝

徐仲宝者,长沙人。所居道南有大枯树,合数大抱。有仆夫洒扫其下,沙中获钱百余,以告仲宝。仲宝自往,亦获数百。自尔每须钱,即往扫其下,必有所得。如是积年,凡得数十万。仲宝后至扬都,选授舒城令。暇日,与家人共坐地中,忽有白气甚劲烈,斜飞向外而去。中若有物,其妻以手攫之,得一玉蛱蝶。制作妙,人莫能测。后为乐平令,家人复往,于厨侧鼠穴中,得钱甚多。仲宝即率人掘之,深数尺,有一白雀飞出,止于庭树。其下获钱至百万,钱尽,白雀乃去,不知所之。(出《稽神录》)

徐仲宝是长沙人。他家道南有一棵大枯树,好几抱粗。一个仆人洒扫树下,从沙土中拾到一百多钱。仆人把这事告诉了徐仲宝,徐仲宝亲自前往,也拾到几百钱。从此以后,每当需要钱花,他就到树下洒扫,总有不小的收获。如此累计一年,共得钱好几十万。徐仲宝后来到了扬都,被选授为舒城县令。一天无事,与家人共同坐在院子里闲谈,忽然有一股猛烈的白色气体向外斜飞而去,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他的妻子伸手一抓,抓到一个玉蛱蝶。玉蛱蝶的做工十分巧,谁也不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后来他又调任乐平令,家人又要跟着前往,搬家时在厨房旁边的耗子洞中发现了不少钱。于是徐仲宝率领人往下挖掘,挖了几尺深的时候,有一只白色小鸟飞出来,落到院子里的一棵树上。于是在树下得钱一百多万。钱收完之后,小鸟飞去,不知飞向何方。

邢 氏

建业有库子姓邢,家贫。聚钱满二千,辄病,或失去。其妻窃聚钱,埋于地中。一夕,忽闻有声如虫飞,自地出,穿窗户而去,有触墙壁坠地者。明日视之,皆钱。其妻乃告埋瘗之处,发视皆亡矣。邢后得一自然石龟,其状如真,置庭中石榴树下。或见之曰:“此宝物也。”因收置筐箧中。自尔稍充足,后颇富矣。(出《稽神录》)

建业有个管库的人姓邢,他家里很穷。他攒钱攒到两千就生病。他的钱有的就丢失了。他的妻子偷偷地攒钱,埋到地下。一天夜里,忽然听到有一种声音象小虫在飞,是从地里钻出来的,穿过窗户飞去。有撞到墙上然后落到地上的,天亮一看,竟然都是钱。他的妻就把埋钱的地方告诉他,挖开一看,钱全没了。姓邢的后来得到一个自然生成的石龟,形状和真龟一样。他把石龟放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有的人看到了就说这是宝物。于是就把石龟收放到筐箧之中。从此,他家稍稍充足了些,后来居然过得很富了。

林 氏

汀州有林氏,其先尝为郡守,罢任家居。一日,天忽雨钱,充积其家。林氏乃整衣冠,仰天而祝曰:“非常之事,必将为祸。于此速止,林氏之福也。”应声则止。所收已钜万,至今为富人云。(出《稽神录》)

汀州有个姓林的人,他的先人曾经做过郡守,罢任以后一直在家里闲居。一天,天下的是钱雨,满地是钱。全家老老少少都往家里收钱,钱把家装满了。姓林的就整整衣冠仰天祷告说:“这是不正常的事,一定会带来灾祸的。现在赶快停止,就是林氏家族的福气啊!”钱雨应声而止。而他家收取的做已经巨万,至今还是富人。

曹 真

寿春人曹真。出行野外。忽见坡下有数十钱。自远而来,飞声如铃。真逐之。入一小穴。以手掬之。可得数十而已。又舒州桐城县双戌港。有回风卷钱。经市而过。市人随攫其钱。以衣襟贮之。风入古墓荆棘中。人不能入而止。所得钱。归家视之。与常钱无异。而皆言亡八九矣。(出《稽神录》)

寿春人曹真,正在野外行走,忽然看到坡下有几千钱从远处飞来,发出铃响一般的声音。曹真就去追赶那些钱。那些钱落入一个小小的地洞中。他用手往外抠钱,只弄到几十枚。另外,舒州桐城县双戌港,发生过旋风卷钱的事。风卷着钱从市场上掠过,市场上的人一齐跟着抓取风中之钱,用衣襟兜着。旋风进入古墓荆棘之中,人不能再追了,便停下来。回家一看,得到的钱与平常的钱没什么两样。但是大家都说钱少了百分之八九十。

奇 物

徐 景

晋时有徐景,于宣门外得一锦麝袱。至家开视,有虫如蝉。五色,后两足各缀一五铢钱。(出《酉杂俎》)

晋朝时有一个叫徐景的人。他在宣门外拾到一个绣有花样喷有香气的小包袱,回家打开一看,里边包着一个蝉一样的小虫,五色,后边的两条腿各缀有一枚五铢钱。

中牟铁锥

中牟县魏任城王台下池中,有汉时铁锥,长六尺,入地三尺,头西南指,不可动。(出《酉杂俎》)

中牟县魏任城王台下池中,有一把汉朝那时候留下来的大铁锥,长六尺,埋在地里三尺,锥头指向西南,不能动。

毒 槊

南蛮有毒槊,无刃,状如朽铁。中人无血而死。言从天雨下,入地丈余,祭地方掘入。蛮中呼为铎刃。(出《酉杂俎》)

南方有一杆有毒的长矛,没有开刃,样子就像朽烂的铁。人如果被它刺中,不出血就死。人们说这长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扎进地里一丈多深,举行过祭祀的仪式才挖出来。当地少数民族称它为“铎刃”。

集翠裘

则天时,南海郡献集翠裘。珍丽异常。张昌宗侍侧,则天因以赐之。遂命披裘,供奉双陆。宰相狄仁杰,时入奏事。则天令升坐,因命仁杰与昌宗双陆。狄拜恩就局。则天曰:“卿二人赌何物?”狄对曰:“争三筹,赌昌宗所衣毛裘。”则天谓曰:“卿以何物为对。”狄曰,指所衣紫絁袍曰:“臣以此敌。”则天笑曰,卿未知。此裘价逾千金。卿之所指,为不等矣。”狄起曰:“臣此袍,乃大臣朝见奏对之衣;昌宗所衣,乃嬖幸 遇之服。对臣此袍,臣犹怏怏。”则天业已处分,遂依其说。而昌宗心赧神沮,气势索寞,累局连北。狄对御,就脱其裘,拜恩而出。至光范门,遂付家衣之,促马而去。(出《集异记》)

武则天的时候,南海郡献来一件集翠裘。此裘非常珍贵富丽。张昌宗侍奉在左右,武则天就把这件集翠裘赐给了他。然后就让他当面穿上,和她玩一种叫做“双陆”的赌博 游戏。正赶上这时候宰相狄仁杰进来奏事,武则天就让狄仁杰和张昌宗玩一玩“双陆”。狄仁杰拜恩就座。武则天说:“你们两小赌什么东西?” 狄仁杰回答说:“三局两胜,赌昌宗身上穿的这件皮袍子。”武则天又说:“你用什么东西相抵呢?”狄仁杰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紫袍说:“我用这个。”武则天笑道:“你还不知道,他身上这件皮袍子价钱超过千金呢!可你那件,和它没法对等!”狄仁杰站起来说:“我这件袍子,是大臣朝对天子的衣服,高贵无价;而张昌宗的这件,只不过是受到 幸的衣服。两件相对,我还不服气呢!”武则天因为已经把衣服给出去了,也就只好依他说。但是张昌宗却感到羞赧沮丧。所以他的气势不振,沉默无语,连连败北。到头来只好乖乖地脱下集翠裘 给狄仁杰。狄仁杰拜谢武则天离去。走到光范门,狄仁杰把集翠裘送给一个家穿上,策马而去。

谢灵运须

晋谢灵运须美,临刑,施于南海祇洹寺,为维摩诘须。寺人宝惜,初不亏损。中宗乐安公主,五月斗百草,欲广其物色,令驰取之。又恐他人所得,因剪弃其余。今遂绝。(出《国史累纂》)

晋代的谢灵运, 须很好看,被杀临刑的时候,他把它施舍给南海郡的祇洹寺。祇洹寺把它做成了维摩诘的 须。寺中人一直很珍惜这 须,当初并不曾有所破损。到了唐朝,中宗的乐安公主五月斗百草,为了使物品种类繁多,就派人飞马去取那 须。又怕别人也弄到这东西,就把多余的全剪掉扔了。所以如今就一根也不复存在了。

开元渔者

开元末,登州渔者,负担行海边。遥见近水烟雾朦胧,人众填杂,若市里者。遂前。见多卖药物,僧道尤众。良久呻,悉无所睹。唯拾得青黛数十,斗许大。亦不敢他用,而施之浮图人矣。(出《逸史》)

开元末年,登州有个打鱼人,挑着担子走在海边上,远远望见近水处烟雾朦胧,乱哄哄地有许多人,就像一个市集似的。于是他就走上前去,看到那里多数都是卖药的,和尚道士特别多。其余他什么也没看到,只拾到几十块青黛,都像斗那么大。他也不敢做别的用,都施舍给和尚道士了。

杨妃袜

玄宗至马嵬驿,令高力士缢贵妃于佛堂梨树之前。马嵬媪得袜一只。过客求而玩之,百钱一观,获钱无数。(出《国史补》)

唐玄宗率兵马来到马嵬坡,命高力士在佛堂梨树前把杨贵妃勒死了。事后马嵬坡的一位老妇人拾到一只袜子,说是杨贵妃的袜子。打此路过的人都要求看看这只袜子,老女人就收费,一百钱一人次,赚钱无数。

紫 米

元和八年,大轸国贡碧麦紫米。上异之,翼日,出示术士白元佐、李元戢。碧麦粒大于中华之麦,表里皆碧,香气如粳米。食之令人体 轻,久则可以御风。紫米有类巨胜,炊一升,得饭一斗。食之令人髭发缜黑,颜色不老。(出《杜杂编》)

元和八年,大轸国进贡进的是碧麦和紫米。皇上觉得奇怪,第二天就拿出来给术士白元佐和李元戢看。碧麦的颗粒比中国麦粒大些,里外全是碧色,香味和粳米差不多,食用之后可以减轻人的体重,长时间食用可以御风。紫米有些像 麻,一升米可以做出十升饭,食用之后可以令人须发又密又黑,青春长驻,颜色不老。

嘉陵 巨木

阆州城临嘉陵 之浒有乌巨木,长百余尺,围将半焉。漂泊摇撼于 波者,久矣,而莫知奚自。阆之耆旧相传云:尧时泛洪水而至。亦靡据焉。襄汉节度使勃海高元裕,大和九年,自中书舍人牧阆中。下车未几,亦尝见之,固以为异矣。忽一日,津吏启事曰:“ 中巨木,由来东首。去夜无端,翻然西顾。”高益奇之,即与宾僚径往观焉。因广召舟子,洎军吏群民辈,则以大索羁而出之。初无艰阻,随拖登岸。太半之后,屹而不前,虽千夫百牛。莫能引之。人力既竭,复如前时。自是日曝风吹,僵然沙上。或则寺僧欲以为窣堵波之独柱,或则州吏请支分剞劂,以备众材。高以奇伟异常,皆莫之许。每拟还之于 ,但虑劳人,逡巡未果。开成三年上元日,高准式行香于开元观,僚吏毕至。高欲因众力,得共牵复其木焉。及至,则又广备縻索,多聚勇力。将作气引拽之际,而巨木因依假籍,若自转移,轻然已复于 矣。拒 尚余尺许,歘然惊迸。百支巨索,皆如斩截。其木则沿洄汨没,径去绝 。上及中流,寂然遂隐。高遣善泅者数辈,遽往观之。 水清澈,毫发可见。善游者熟视而回,皆曰:“水中别有东西二木,巨细与斯木无异。适自岸而至者,则南北丛焉(“焉”原作“马”,据明抄本、许本改)。”高顾坐客,靡不骇愕。自是则不复得而见矣。有顷,高除谏议大夫。制到,详其授官之日,即高役功之辰也。向使斯旬朔未获移徙,高之新命既至,则那复留意乎转迁,俾之仍旧。(出《集异记》)

阆州城靠近嘉陵 的边上有一根乌大木头。大木头长一百多尺,粗细将近总长的一半。这木头在水上漂荡冲撞已经多年了,谁也不知它是哪里来的。阆州的老年人相传说,是尧帝的时候发大水,把这根木头冲到这里来的。也没有什么根据的。襄汉节度使渤海人高元裕,大和九年从中书舍人迁任阆州牧,来到不久就见过这根大木头,觉得很稀罕。忽然有一天, 边的官吏又来报告说,那 中的大木头,从来都是头向东,昨夜无缘无故地翻然向西了,高元裕便更加惊奇。他立即就和同僚们径直赶到 边观看。于是就广泛召集摆船的,再吸收一些军吏群民,用大绳子挂住那大木头往岸上拽。一开始还没什么阻碍,随着大伙的一拖,那木头就出水登岸了。但是出水大半以后,它就屹立在那里不动了。即使是一千个人一百头牛,也不能拽动它。人们的力气竭尽之后,它就又恢复原样了。从此,它便在风吹日晒之下,僵卧在沙滩上。有的和尚想要把这根大木头做成大柱子,有的州吏想把大木头锯开,做木雕的原材料。高元裕因为此木奇伟异常,所以全没同意。他常打算把大木头送还到 里去。但是考虑到要许多劳力,就犹犹豫豫一直没有定下来。开成三年正月十五日,高元裕依照先例到开元观烧香,同僚官吏全部到了,高元裕想趁人多力众共同拉动那木头。于是就又弄来不少大绳子,召集了不少有力气的人,准备把大木头送还 中。就在大家将一鼓作气拉它的时候,它却借着众人的声势,好像自己转移,很轻易地就又回到水里去了。在它离 水还有一尺来远的时候,轰然一声巨响,上百条大绳子全都迸断,像斩断一样。那大木头则沿着漩涡沉没了。 面上立刻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寂静。高元裕派了几个善潜水的人下到水底观瞧。 水很清澈,一根头发也看得清。善潜水的人们在水底观察了许久才出来,都说:“水里另有东西方向两根木头,大小和刚才下去的那根没什么两样,刚才下去的那根南北向摞在那两根木头上。高元裕环视在座的人们,没有不惊骇的。从此那木头再也没人看见。过了些日子,高元裕出任谏议大夫。皇命送到之日,就是高元裕动身赴任之时。如果前几天那大木头没有被弄回 中,高元裕的新命令送到之后,他就会留意于自己的升迁,使那大木头仍然躺在那里。

淮市人桃核

水部员外郎杜涉,尝见 淮市人,桃核扇量米(“米”原作“来”,据明抄本改),止容一升。言于九嶷山溪中得。(出《集异记》)

水部员外郎杜涉,曾经看到一个 淮一带的买卖人,用桃核的半张壳量米,正好能装一升,说是从九嶷山的山溪中拾到的。

玉龙膏

安南有玉龙膏,南人用之,能化银液。说者曰:“此膏不可持北来。苟有犯者,则祸且及矣。”大和中,韩约都护安南,得其膏。及还,遂持以归。人有谓曰:“南人传此膏不可持以北,而公持去。得无有悔于后耶?”约不听,卒以归焉。后约为执金吾。是岁京师乱,约以附会郑注,竟赤其族。岂玉龙膏之所归祸乎?由士南去者不敢持以北也。(出《宣室志》)

安南有一种叫做玉龙膏的东西,南方人使用它,能把银子化成液体。说这事的人说:“这种药膏不可拿到北方来。如果有人违犯了,那么祸事就要发生了。”大和年间,韩约在安南做都护,得到了这种药膏。等到他任满要回去的时候,就要把这种药膏带回去。有人对他说:“南方人传说这种药膏不能拿到北方去,而你拿回去,只怕以后会后悔吧?”韩约不听,到底把药膏带回去了。后来韩约做了执金吾。这一年京城里发生了叛乱,韩约因为和郑注牵连到一起,竟被灭了族。敢情是玉龙膏给他带来的灾祸吧?从此以后,所有到南方去的人都不敢把玉龙膏带回北方来了。

段成式

段成式群从有言,少时尝毁鸟巢,得一黑石,大如雀卵,圆滑可爱。后偶置醋器中,忽觉石动。徐之,见有四足如綖。举之,足亦随缩。(出《酉杂俎》)

段成式的众随从讲过,段成式小时候曾经毁掉一个鸟巢,从中得到一块黑色石头,像鸟蛋那么大,又圆又滑,很是可爱。后来偶然把这块小石子儿扔到装醋的坛子里,忽然发觉那石子儿会动。慢慢地,见它长出四条像皇冠飘带一样的腿来。把它举起来,四条腿也随之缩回去。

李德裕

李德裕在文宗武宗朝。方秉相权,威势与恩泽无比。每好搜掇殊异,朝野归附者,多求宝玩献之。常因暇日休浣,邀同列宰辅及朝士晏语。时畏景爀曦,咸有郁蒸之苦。轩盖候门,已及亭午,缙绅名士, 扇不暇。时共思憩息于清凉之所。既延入小斋,不觉宽敞。四壁施设,皆有古书名画,而炎铄之患未已。及列坐开樽,烦暑都尽。良久,觉清飚凛冽,如涉高秋。备设酒肴,及昏而罢。出户则火云烈日,熇然焦灼。有好事者,求亲信察问之。云。此日以金盆贮水。浸白龙皮。置于坐末(龙皮有新罗僧得自海中,海旁居者,得自鱼尾,有老人见而识之,僧知李好奇,因以金帛赎之,又暖金带壁尘簪,皆希世之宝,及李南迁,悉于恶溪沉溺,使昆仑没取之云在鳄鱼穴中,竟不可得矣,旁原作劳,恶原作思,据明抄本改)。

东都平泉庄,去洛城三十里,卉木台榭,若造仙府。有虚槛,前引泉水,潆回疏凿,像巴峡洞庭十二峰九派,迄于海门, 山景物之状。竹间竹径,有平石,以手摩之,皆隐隐云霞龙凤草树之形。有鱼肋骨一条。长二丈五尺八其上刻云,会昌二年,海州送到(庄东南隅,即征士韦楚老拾遗别墅,楚老风韵高邈。雅好山水,李居廊庙日。以白衣累擢谏署。后归平泉。造门访之,楚老避于山谷间,远其势也,)初德裕之营平泉也,远方之人,多以土产异物奉之,求数年之间,无所不有。时文人有题平泉诗者,陇右诸侯供语鸟,日南太守送名花(“名花”原作“花钱”,据明抄本、陈校本改)。威势之使人也。(出《剧谈录》)

李德裕是唐文宗唐武宗时候的人。在他正执掌相时,威势和恩泽无比。他喜欢搜求奇珍异宝。不管是当朝的还是在野的,凡是给他送礼的,多半都是搜求宝玩献给他。他常常借着休假的日子,邀请同朝的宰辅及朝士宴聚。当时正是酷暑,烈日当头,晒得大地宛如蒸笼,一近中午,缙绅名士就只顾扇扇子了。这时候,人们都在思求一个凉爽的去处。等人们被迎入小斋,立时感到宽敞。四壁悬有古书名画。但是炎热之患未除。等到开樽痛饮,就不知闷也不知热了。喝上一会儿,便觉得清风凛冽,如同进入深秋。酒肴很丰盛,直喝到日近黄昏才罢。但是一出门又觉得风如火云如烟,焦灼难当。有好事的人就求亲信之人打听这是怎么回事。回答说,是因为用金盆装满水,把一张白龙皮浸泡在里边,放到了座位上(龙皮是新罗僧人从海中得到的,海旁居住的人,从鱼群尾部得到,有一个老人见到知道是宝物。新罗僧知道李德裕喜欢奇物,就花钱买下,又送暖金带避尘簪,都是稀世珍宝。到李德裕去南方时,都在恶溪沉没。让昆仑入水找它,说是在鳄鱼穴中,竟拿不到它了)。

东都的平泉庄,离洛城三十里。这里的花卉草木,舞榭歌台,仙境一般。前引的泉水潆回曲折,就像巴峡洞庭的十二峰和九川那样的山河景象。竹间曲径上有一块平石,用手摸去,全是隐隐的云霞龙凤草木之形。还有一条巨大的鱼肋骨,长两丈五尺,那上面刻道:“会昌二年,海州送到。”(在平泉庄的东南角,有韦楚老拾遗的别宅,楚老气质清高,喜欢游戏于山水间。李德裕为秀才时,多次以白衣的身份拜访过韦楚老拾遗。李德裕做宰相后,来到平泉,又登门访问,楚老躲避到山谷之中,以求躲避李德裕逼人的势头)李德裕营驻平泉的时候,因为他是远方之人,当地人多半都把一些土产异物赠送给他。所以数年之间,他无所不有。当时有的文人题了这样的诗:“陇右诸侯供语鸟,日南太守送名花!”是李德裕的威势太大才使人们这样啊!

夏侯孜

夏侯孜为宣宗山陵使。开真陵,用功尤至。凿皇堂,深及袤丈,于坚石中,得折金钗半股。其长如掌,余尚衔石中。工乃扶取以献孜。孜以寝园方近,其事稍异,因隐而不奏。(出《唐阙史》)

夏侯孜是宣宗朝的山陵使。他负责开掘真陵的施工,工程浩大。凿皇堂凿到一丈多深的时候,从坚石缝中,得到半股折断的金钗,一巴掌那么长。其余的半股还衔在石缝中。石工就将它取出来 给夏侯孜。夏侯孜因为寝园离得很近,他觉得这事不大正常,就隐瞒下来,没有向皇上奏明。

严遵仙槎

严遵仙槎,唐置之于麟德殿。长五十余尺,声如铜铁,坚而不蠹。李德裕截细枝尺余,刻为道像,往往飞去复来。广明以来失之,槎亦飞走。(出《洞天集》)

严遵仙槎,唐朝时放在麟德殿。全长五十多尺,敲击出声有如铜铁,质地坚硬,不怕蛀虫侵害。李德裕截下细枝一尺多,刻成道士像。这道士像往往飞去又飞回。广明以后这道士像失去了,严遵仙槎也相继飞去。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