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二 宝三

【回目录】

卷第四百二 宝三

隋侯 燕昭王 汉高后 后汉章帝 梁武帝 火珠 鲸鱼目 珠池 少城珠 青泥珠 径寸珠 宝珠 水珠 李勉 李灌 上清珠 守船者 严生 张文珗 卫庆 鬻饼

隋 侯

隋侯行,见大蛇被伤而治之。后衔珠以报。其珠径寸,纯白,夜有光明,如月之照。一名隋侯珠,一名明月珠(出《搜神记》)

隋侯在路上行走,发现一条大蛇被伤,就为它治疗。这条蛇伤好之后,就用嘴衔来一颗珍珠报答他。这颗珍珠直径有一寸,纯白色,夜间发光,像月光一样。这颗珍珠一名隋侯珠,一名明月珠。

燕昭王

燕昭王坐握日台,时有黑鸟白颈,集王之所。衔洞光之珠,圆径一尺。此珠色黑如漆,而悬照于云日,百神不能隐其灵。此珠出泉之底。泉在寒山之北,圆水之中。言波澜常圆转而流。有黑蚌,飞翔而来去于五山。黄帝、务成子游寒山,得黑蚌在高坐之上,故知验矣。昭王时,其国来献。王取宝璋水,洗其泥沙而叹曰:“悬日月已来。”见黑蚌生珠,已八九千回。此蚌千岁一生,珠渐轻细。昭王常怀握此珠,当盛暑之月,体自轻凉。号曰销暑招凉珠焉。(出王子年《拾遗记》)

燕昭王坐在握日台上,有一些白脖颈的黑色大鸟飞来,停落在王所。那鸟衔来一颗明澈发光的珍珠。珍珠圆径一尺,色黑如漆,把它悬挂于空中,各种鬼神都不能隐蔽其本来面目。此珠出自泉之底。泉在寒山之北,圆水之中。据说圆水里的水常常圆转而流。圆水里有黑蚌,来往飞翔于五山之中。黄帝、务成子游寒山的时候,曾在高坐之上得到过黑蚌,所以人们才知道黑蚌的灵验。燕昭王时,那产黑蚌的方国来进献。燕昭王取宝璋之水,将黑蚌洗净,叹道:“我将有可以悬挂的小太小月亮啦!”发现黑蚌生珠,已经有八九千回了。这种蚌一千年一生珠,它产的珠子渐渐减小。燕昭王经常怀揣和把玩这颗珍珠,时值酷暑盛夏,体肤微有凉感。故而名曰消暑招凉珠。

汉高后

汉高后时,下书求三寸珠。仙人朱仲,在会稽市贩珠,乃献之。赐金百斤。鲁元公主私以金七百斤,从仲求珠。复献四寸者。(出《列仙传》)

汉高后时,下诏书征求直径够三寸的大珍珠。有个名叫朱仲的仙人,在会稽那地方做珍珠买卖,就献上一颗。汉高后赐给他黄金百斤。鲁元公主私下用七百斤黄金的代价,向朱仲谋求大珍珠,朱仲便献给她一个直径有四寸长的。

后汉章帝

后汉章帝元和元年,明珠出馆陶,大如李,有明耀。三年,明月珠出豫章海滨(“滨”原作“昏”,据明抄本、陈校本改)。大如鸡子,圆四寸八分。(出《列仙传》)

后汉章帝元和元年,在馆陶发现了一颗明珠,像李子那么大,能发光。元和三年,在豫章海滨发现一颗明月珠,像鸡蛋那么大,圆长四寸八分。

梁武帝

梁大同中,骤雨殿前,有杂色宝珠。梁武有喜色。虞寄上《瑞雨颂》。(出《酉杂俎》)

梁大同年间,一场大暴雨夹着杂色珍珠落在殿前。梁武帝非常高兴。管理山泽的官便献上一首《瑞雨颂》。

火 珠

贞观初,林邑献火珠。状如水。云:于罗刹国得。其人朱发黑身,兽牙鹰爪。(出《国史异纂》)

贞观初年,林邑献给皇上一颗火珠。火珠的样子很像水。说此珠是从罗刹国弄来的。罗刹国的人,红头发,黑皮肤,齿如兽牙,手似鹰爪。

鲸鱼目

南海有珠,即鲸目瞳。夜可以鉴,谓之夜光。凡珠有龙珠,龙所吐也。蛇珠,蛇所吐也。南海俗云:“蛇珠千枚,不及一玫瑰。”言蛇珠贱也。玫瑰亦珠名。越人俗云:“种千亩木,不如一龙珠。”越俗以珠为上宝,生女谓之珠娘,生男名珠儿。吴越间俗说:“明珠一斛,贵如玉者。”合浦有珠市。(出《述异记》)

南海产有珍珠,就是鲸鱼的瞳仁儿。这种珍珠夜间可以照出人影,叫做夜光珠。大凡珍珠有龙珠,是龙吐的;有蛇珠,是蛇吐的。南海有这样的俗语:“蛇珠上千枚,不如一玫瑰。”这是说蛇珠不值钱。“玫瑰”也是一种珍珠的名称。越人有这样的的俗语:“种千亩木,不如一颗龙珠。”越人有以珠为上宝的 俗,生女孩叫“珠娘”,生男孩就叫“珠儿”。吴越一带的俗语说:“明珠一斛,其价如玉。”合浦有专门买卖珍珠的集市。

珠 池

廉州边海中有洲岛,岛上有大池,谓之珠池。每年刺史修贡,自监珠户入池采,以充贡赋。耆旧传云,太守贪则(“则”原作“即”,据明抄本改)珠远(“远”原作“送”,据明抄本改)去。皆采老蚌,剖而取珠。池在海上,疑其底与海通,又池水极深,莫测也。珠如豌豆大,常珠也,如弹丸者,亦时有得。径寸照室之珠,但有其说,不可遇也。又取小蚌肉,贯之以篾,曝乾,谓之珠母。容桂率将脯烧之,以荐酒也。肉中有细珠,如粱粟,乃知珠池之蚌,随其大小,悉胎中有珠矣。(出《岭表录异》)

廉州边海里有一个岛屿,岛上有一个大池,叫做珠池。每年刺史征收贡赋,都亲自监督采珠户到珠池中采来缴纳。据老年人传说,如果太守贪婪,那么珍珠就会远离而去,难以采到。采上来的都是老蚌,把蚌剖开从中取珠。珠池在海边,人们都怀疑池底与海是相通的。但是池水极深,不可探测。池中所产的珍珠,像豌豆那么大的,是普通的珍珠;像弹丸那么大的,也时常可能采到;直径一寸能照亮屋子的珍珠,却只有其说,不可遇到。另外,把小蚌的肉取出,用竹篾穿起来晒干,叫做珠母,容桂一带一般都用它炒菜下酒。见到肉中有米粒大小的珍珠的蚌,便知它是产自珠池。珠池里的蚌无论大小,全都胎中有珠。

少城珠

蜀石笋街,夏中大雨,往往得杂色小珠。俗谓地当海眼,莫知其故。蜀僧惠嶷曰:“前史说,蜀少城饰以金璧珠翠,桓 恶其太侈,焚之。合在此地。合拾得小珠,时有孔者。”得非是乎?(出《酉杂俎》)

蜀地的石笋街,夏季里大雨过后,往往拾到杂色小珍珠。一般人说这地方可能是海眼,但是谁也不清楚天上下珍珠的原因。蜀僧惠嶷说:“据史书记载,蜀地的少城是用金璧珠翠装饰的,桓 嫌它太奢侈,就把它烧了。少城旧址应当就在此地。所以能拾得小珠,并且时常有带眼儿的。”莫非正象像说的这样吧?

青泥珠

则天时,西国献毗娄博义天王下额骨及辟支佛舌,并清泥珠一枚。则天悬额及舌,以示百姓。颔大如 床 ;舌青色,大如牛舌;珠类拇指,微青。后不知贵,以施西明寺僧。布金刚额中。后有讲席, 人来听讲,见珠纵视,目不暂舍。如是积十余日,但于珠下谛视,而意不在讲,僧知其故,因问故欲买珠耶? 云:“必若见卖,当致重价。”僧初索千贯,渐至万贯。 悉不酬。遂定至十万贯,卖之。 得珠,纳腿肉中,还西国。僧寻闻奏,则天敕求此 。数日得之,使者问珠所在, 云,以吞入腹。使者欲刳其腹, 不得已,于腿中取出。则天召问:“贵价市此,焉所用之?” 云:“西国有青泥泊,多珠珍宝。但苦泥深不可得。若以此珠投泊中,泥悉成水,其宝可得。”则天因宝持之。至玄宗时犹在。(出《广异记》)

武则天时,西蕃某国献给她毗娄博义天王的下颔骨和辟支佛的舌头,并有青泥珠一枚。武则天把下颔骨和舌头悬挂起来让百姓看。下颔骨很大,像一把小 椅;舌头是青色的,大如牛舌头;珠子像拇指那么大,微微发青。武则天不知青泥珠的珍贵,把它送给西明寺的和尚了。和尚把这颗珠子装在金刚的脑门儿上。后来和尚讲经,有一个前来听讲的 人见了这颗珠子就目不转睛地看。十几天里,他总在珠下凝视,心并不用在听讲上。和尚心里明白,于是向 人道:“施主想要买这颗宝珠吗?” 人说:“如果一定能卖,我保证出重价。”和尚最初的要价是一千贯,渐渐涨到一万贯, 人全都答允。于是定到十万贯,成交 。 人买到此珠之后,剖开腿上的肉,把珠子纳入其中,然后回国。和尚不久就把这事向武则天禀奏了。武则天下今寻找这个 人。几天之后,使者找到了那 人,问他宝珠在什么地方,他说已经把宝珠吞到肚子里了。使者要剖开他的肚子检验,他没办法,只好从腿肉中取出宝珠来。武则天召见那 人,问道:“你花重价买这珠子,要用它干什么呢?” 人说:“西蕃某国有个青泥泊,泊中有许多珍珠宝贝。但是淤泥很深,无法将珍宝弄上来。如果把这颗青泥珠投到泊中,淤泥就会变成水,那些宝贝便可以得到了。”武则天于是拿青泥珠当宝贝。直到唐玄宗时,这珠还在。

径寸珠

近世有波斯 人,至扶风逆旅,见方石在主人门外,盘桓数日。主人问其故。 云:“我欲石捣帛。”因以钱二千求买。主人得钱甚悦,以石与之。 载石出,对众(“对众”原作“封外”,据明抄本改)剖得径寸珠一枚。以刀破臂腋,藏其内,便还本国。随船泛海,行十余日,船忽欲没。舟人知是海神求宝,乃遍索之,无宝与神,因欲溺 惧,剖腋取珠。舟人咒云:“若求此珠,当有所领。”海神便出一手,其大多毛,捧珠而去。(出《广异记》)

近世有一个波斯 人,来到扶风的客栈,见主人家门外有一块方形石头,就围着这块石头转绕了好几天。主人问 人为什么这样, 人说他要买这块石头捶衣裳。于是他说他愿出两千钱买这块石头。主人很高兴,就把石头卖给 人。 人把石头运出来,当众敲碎石头,从中剖出一颗径寸的宝珠来。 人用刀将自己臂腋处剖开,将宝珠藏在里面,就起程回国。在海上行了十几天,船突然遇到沉没的危险。摆船人知道这是海神向船中人索要珍宝,就逐个问谁身上带有贵宝,没有问出什么,无宝送给海神,于是摆船人要把 人扔下海去。 人恐惧,不得不剖开臂腋,把珠子献出来。摆船人冲大海说道:“如果想要此珠,就探出什么东西来领取吧!”海神便从水中伸出一只手来,手大而多毛,握着珠子没入水中。

宝 珠

岳寺后,有周武帝冠,其上缀冠珠,大如瑞梅,历代不以为宝。天后时,有士人过寺,见珠,戏而取之。天大热,至寺门易衣,以底裹珠,放金刚脚下。因忘收之。翼日,便往扬州收债,途次陈留,宿于旅邸。夜闻 斗宝,摄衣从而视之。因说冠上缀珠。诸 大骇曰:“久知中国有此宝,方欲往求之。” 士人言已遗之。 等叹恨。告(“告”原作“苦”,据明抄本改)云:“若能至此,当有金帛相答。今往扬州,所债几何?”士人云:“五百千。”诸 乃率五百千与之,令还取珠。士人至金刚脚下,珠犹尚存,持还见 等喜扌卞。饮乐十余日,方始求市。因问士人,所求几何。士人极口求一千缗。 大笑云:“何辱此珠?”与众定其价,作五万缗。群 合钱市之。及邀士人,同往海上,观珠之价。士人与之偕行东海上。大 以银铛煎醍醐,又以金瓶 盛珠,於醍醐中重煎。甫七日,有二老人及徒 数百人,赍持宝物,来至 所求赎。故执不与。后数日,复持诸宝山积。云,欲赎珠。 又不与。至三十余日,诸人散去。有二龙女,洁白端丽,投入珠瓶中,珠女合成膏。士人问:“所赎悉何人也?” 云:“此珠是大宝,合有二龙女卫护。群龙惜女,故以诸宝来赎。我欲求度世,宁顾世间之富耶?”因以膏涂足,步行水上,舍舟而去。诸 各言:“共买此珠,何为独专其利。卿既往矣,我将安归?” 令以所煎醍醐涂船,当得便风还家。皆如其言。大 竟不知所之。(出《广异记》)

的岳寺后面,有周武帝的帽子,那上面镶有一块珍珠,大如瑞梅。历代都没有把这颗珍珠当做宝贝。武则天的时候,有一位士人经过岳寺,见到这颗珍珠,开玩笑似的把它取了下来。天很热,走到寺门的时候换衣服,把珠子裹在脱下来的衣服里,放在金刚脚下。走的时候就忘记了带上它。第二天他便去扬州收债。途中宿在陈留客栈,夜间听到 人斗宝,他就拿着衣服出来看,于是就说了周武帝帽子上的那颗珠子的事。几位大惊道:“早就听说中土有此宝贝,我们正要去弄呢!”士人说已经遗失了。 人都感到遗憾,说道:“如果你能把它弄到这儿来,我们一定重谢你。你现在到扬州去,要收多少债?”士人说,要收五百千。几位 人便给了他五百千,让他回去取那珠子。他回到金刚脚下,珍珠还放在那里,就带回来见 人。几位 人高兴得直拍巴掌。一连饮酒欢乐了十多天, 人才谈到买珍珠的事,问他要卖多少钱。他使了个大劲喊出一千缗。大笑道:“你怎么污辱这颗宝珠?”几个 人一核计,定价为五万缗。几个 人凑钱买下这颗珠子。又邀士人和他们一起到海上去一趟,看看此珠的真正价值。士人就和他们一起到了东海上。一 人用银锅煎醍醐,又用金瓶 盛着那颗珠子,放到醍醐里重煎。刚刚煎了七天,就有两位老人领数百人,带着许多宝物,来到 人处,想赎那珠子。 人坚决不答应。过了几天,又带着宝贝来赎,还是不答应。三十多天以后,那些人散去了。有两位龙女,长得洁白端丽,投到盛珠子的瓶中,龙女和珍珠混合成膏。士人问:“那些要赎珍珠的都是些什么人?” 人说:“这珍珠是贵宝,必须有两个龙女卫护。诸龙爱怜女儿,所以才用许多宝物来赎。我所求的是超凡度世,难道还贪恋人间富贵吗?”于是 人用膏涂脚,离开船在水面上行走。其他 人纷纷说道:“我们共同买下这颗珠子,为什么你独占了好处?你走了,我们怎么回去啊?”那涂了醍醐的 人让他们用所煎醍醐涂船,说涂后可遇顺风还家。众人照办,果然如他所说。不知他后来到哪里去了。

水 珠

大安国寺,睿宗为相王时旧邸也。即尊位,乃建道场焉。王尝施一宝珠,令镇常住库。云,值亿万。寺僧纳之柜中,殊不为贵也。开元十年,寺僧造功德,开柜阅宝物,将货之。见函封曰:“此珠值亿万。”僧共开之,状如片石,赤色。夜则微光,光高数寸。寺僧议曰:“此凡物耳,何得值亿万也?试卖之。”于是市中令一僧监卖,且试其酬直。居数日,贵人或有问者。及观之,则曰:“此凡石耳,瓦砾不殊,何妄索直!”皆嗤笑而去。僧亦耻之。十日后,或有问者,知其夜光,或酬价数千。价益重矣。月余,有西域 人,阅市(“市”原作“寺”,据明抄本改)求宝,见珠大喜。偕顶戴于首, 人贵者也。使译问曰:“珠价值几何?”僧曰:“一亿万。” 人抚弄迟回而去。明日又至,译谓僧曰:“珠价诚值亿万,然 客久,今有四千万求市,可乎?”僧喜,与之谒寺主。寺主许诺。明日,纳钱四千万贯,市之而去。仍谓僧曰:“有亏珠价诚多,不贻责也。”僧问 从何而来?而此珠复何能也? 人曰:“吾大食国人也。王贞观初通好,来贡此珠。后吾国常念之。募有得之者,当授相位。求之七八十岁,今幸得之。此水珠也。每军行休时,掘地二尺,埋珠于其中,水泉立出,可给数千人,故军行常不乏水。自亡珠后,行军每苦渴乏。”僧不信。 人命掘土藏珠,有顷泉涌,其色清冷,流泛而出。僧取饮之,方悟灵异。 人乃持珠去,不知所之。(出《纪闻》)

大安国寺,是唐睿宗做相王时的旧官邸。他登基以后,才在这里建了道场。他曾向寺中施舍一颗宝珠,下令用它镇常住库,说它价值亿万。寺里的和尚把宝珠放在柜子里,竟不认为怎么贵重。开元十年,寺里的和尚为敬神敬佛捐款,开柜看宝物,要把它卖掉。见函封上写着:“此珠值亿万。”和尚们共同把函封打开,见珠子状如片石。赤色,夜间微微发光,光高几寸。和尚们议论道:“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东西,怎么能值亿万呢?卖一卖试试吧!”于是就让一个和尚到市上去卖。试一试这颗珠子的价值。过了几天,有钱人打听价钱,等到人家看了珠子,就说:“这是块普通的石头罢了,和瓦砾没什么两样,干嘛 乱要价?”人们都嗤笑着离去。和尚也觉得不太光彩。十天之后,又有问的,知道此珠夜间有光,有的出价几千。价格上涨了。一个月以后有一个西域的 人,到市购买宝物,见到此珠便大喜。看穿衣打扮可知,此人是 人中的富贵者。 人让翻译问道:“这珠子什么价?”和尚说:“一亿万。” 人摆弄了半天,恋恋不舍地离去。第二天又来。翻译对和尚说:“珠价确实值亿万,但是这个 人客居大唐很久了,现在只有四千万,可以吗?”和尚挺高兴,领 人去见寺主。寺主答应 人。第二天, 出四千万贯钱,把珠子买去。 人还对和尚说:“我付的珠价实在是太少了,将留下埋怨的。”和尚问 人从什么地方来,又问此珠有什么用。 人说:“我是大食国的人。贞观初年与大唐通好,我国贡来此珠。后来我国经常思念这颗珠子。征求能得到此珠的人,应授相位。征求了七八十年了,如今终于得到它了。这是颗水珠啊。每当行军休息时,掘地二尺,把珠子埋进去,水泉立刻流出来。可供几千人饮用。所以行军总不缺水。自从没了这颗珠子,行军就愁没有水喝。”和尚不信。 人让他掘地埋起珠子,不一会儿便泉水涌动,水色清冷,哗哗流淌。和尚捧水尝了尝,才确信此珠灵异无比。 人就带着珠子离去,不知去了何处。

李 勉

司徒李勉,开元初,作尉浚仪。秩满,沿汴将游广陵。行及睢,忽有波斯 老疾,杖策诣勉曰:“异乡子抱恙甚殆,思归 都。知公长者,愿托仁荫,皆异不劳而获护焉(明抄本无“皆异”至“护焉”八字)。”勉哀之,因命登舻,仍给饘粥。 人极怀惭愧,因曰:“我本王贵种也,商贩于此,已逾二十年。家有三子,计必有求吾来者。”不日,舟止泗上,其人疾亟,因屏人告勉曰:“吾国内顷亡传国宝珠,募能获者,世家公相。吾衒其鉴而贪其位,因是去乡而来寻。近已得之,将归即富贵矣。其珠价当百万,吾惧怀宝越乡,因剖肉而藏焉。不幸遇疾,今将死矣。感公恩义,敬以相奉。”即抽刀决股,珠出而绝。勉遂资其衣衾,瘗于淮上。掩坎之际,因密以珠含之而去。既抵维扬,寓目旗亭。忽与群 左右依随,因得言语相接。傍有 雏,质貌肖逝者。勉即询访,果与逝者所述契会。勉即究问事迹,乃亡 之子。告瘗其所, 雏号泣,发墓取而去。(出集异记)

司徒李勉,开元初年,作浚仪县尉。期满,他坐船行汴水之上,要去广陵。走到睢,忽然遇上一位有病的波斯老 人。老 人来到船前说:“我是个异乡人,如今病得很危险,想回 都,想借光搭您的船可以吗?”李勉可怜他,就让他上了船。他还给老 人粥吃。老 人十分感激,就说:“我本是王公贵族之后,做买卖来到这里,已经二十多年了。我家里有三个儿子,估计一定会出来找我的。”不几天,船只停在泗水,老 人的病情更重,就避别人对李勉说:“我们国内丢了传国的宝珠,征求能把宝珠找回来的人,即封公相禄位。贪图高位,离乡出来寻找宝珠。最近已经找到,如果把珠子带回去,立即就富贵了。这颗宝珠价值百万。我怕揣着宝珠行经他乡不安全,就剖开身上的肉把宝珠藏在里面。不幸得了病。现在要死了。感激您的恩义,就把珠子送给你吧!”说完,他抽刀剖开大腿,珠出人亡。李勉就给他置办了装裹,葬他于淮水之滨。秘密地把宝珠放在 人口中离开。到达扬州之后,住在目旗亭。忽然间与许多 人住到一处。旁边有一个年轻 人,模样很像死去的那个 人。李勉就询访那小伙,果然与死 人说的差不多。细一打听,他居然是已故 人的儿子。李勉将埋葬那 人的地点告诉年轻 人,年轻 人号泣一顿之后,掘开坟墓取遗骨而去。

李 灌

李灌者,不知何许人。性孤静,常次洪州建昌县。倚舟于岸,岸有小蓬室,下有一病波斯。灌悯其将尽,以汤粥给之。数日而卒。临绝,指所卧黑毡曰:“中有一珠,可径寸,将酬其惠。”及死,毡有微光溢耀。灌取视得珠。买棺葬之,密以珠内 口中。植木志墓。其后十年,复过旧邑。时杨凭为观察使,有外国符牒。以 人死于建昌逆旅,其粥食之家,皆被梏讯经年。灌因问其罪,囚具言本末。灌告县寮,偕往郭墦伐树。树已合拱矣。发棺视死 ,貌如生,乃于口中探得一珠还之。其夕棹舟而去,不知所往。(出《独异记》)

又《尚书故实》载兵部员外郎李约,葬一商 ,得珠以含之。与此二事略同。

李灌,不知他是什么地方人,性情孤僻好静,常住洪州建昌县。他常年横舟岸边。岸上有小茅屋为家,邻中有一位生病的波斯人。李灌可怜这位波斯人将不久于人世,热汤热水地侍奉他。几天之后他就死了。临死时,他指着他所铺的黑毡说:“这里面有一颗珍珠,直径一寸,送给你作为报答。”等他死了,毡子有微光闪耀。李灌从中得到那珍珠。他买棺木将波斯人埋葬了,秘密地将珠子放在死 人的口中,在墓边栽了一棵树当记号。十年之后,又过旧邑。当时杨凭是这里的观察使,有外国的通牒。因为 人死在建昌的客栈里,那些曾向 人施舍的人家,都被拷问了一年。李灌就问这些人有什么罪,囚犯们详细地说了事情的始末。李灌把真相告诉了县僚,并领他们到了埋葬波斯人的地方。他当年栽的小树已经很大。打开棺材看那死 人。死 人的面容和活人一样。于是从死 人口中取出宝珠,当天晚上乘船而去,不知去了哪里。

另外,《尚书故实》记载兵部员外郎李约,埋葬一个行商的 人,也曾把珍珠放在死者口中,与这事大体相同。

上清珠

肃宗为儿时,常为玄宗所器。每坐于前,熟视其貌,谓武惠妃曰:“此儿甚有异相,他日亦吾家一有福天子。”因命取上清玉珠,以绛纱裹之,系于颈。是开元中罽宾国所贡。光明洁白,可照一室。视之则仙人玉女,云鹤绛节之形,摇动于其中。及即位,宝库中往往有神光耀(“耀”原作“异”,据明抄本改)日。掌库者具以事告。帝曰:“岂非上清珠耶?”遂令出之。绛纱犹在。因流泣。遍示近臣曰:“此我为儿时,明皇所赐也。”遂令贮之以翠玉函,置之于卧内。四方忽有水旱兵革之灾,则虔恳祝之,无不应验也。(出《酉杂俎》)

唐肃宗小时候,常受到唐玄宗的重视。唐玄宗常常坐在肃宗面前,仔细地观察他的相貌,然后对武惠妃说:“这孩子的相貌与众不同,日后也是我家一个有福的天子。”于是玄宗让人把自己的上清玉珠拿来。上清玉珠用紫纱包着。玄宗亲手把它系到肃宗的脖子上。这是开元年间罽宾国所进的贡品。光明洁白,能把全屋照亮。仔细一看,则有仙子玉女、云鹤绛节的影象在里边摇动。等到肃宗即位以后,宝库中往往有神光闪耀。管库的人就向肃宗禀报了。肃宗说:“大概是上清珠吧?”于是令人把上清珠取出来。紫纱还在。于是肃宗热泪盈眶,让近臣们都来观看,说:“这是我小时候,明皇赐给我的。”于是命人把它珍藏在一个翠玉匣子里,放在自己的床 榻前。不管哪里突然间发生了水、旱或战乱之灾,肃宗就虔诚地向上清珠祈祷,没有不灵验的。

守船者

苏州华亭县,有陆四官庙。元和初,有盐船数十只于庙前。守船者夜中雨过,忽见庙前光明如火,乃窥之。见一物长数丈,大如屋梁,口弄一 火,或吞之。船者不知何物,乃以竹篙遥掷之。此物惊入草,光遗在地。前视之,乃一珠径寸,光耀射目。此人得之,恐光明为人所见,以衣裹之。光透出。因思宝物怕秽,乃脱亵衣 裹之,光遂不出。后无人知者。至扬州 店卖之,获数千缗。问 曰:“此何珠也?” 人不告而去。

苏州华亭县,有一座陆四官庙。元和初年,有几十只盐船停泊在庙前。夜半一场雨过,守船的忽然发现庙前光明如火,就偷偷地窥视,见一个长数丈大如屋梁的东西用口玩弄一 火。守船的不知这是何物,就把一根竹篙投过去。那东西受惊逃入草丛中,发光的东西留在原处。上前一看,原来是一颗珍珠,直径一寸,光耀夺目。这个人得了宝珠,怕别人发现,就用衣服把宝珠包起来。但是光亮仍然能透出来。想到宝物怕污秽,就脱下内衣 来包它,果然包住了。以后没有人发现它。他拿到扬州 人开的珍宝店里去卖,卖了好几千缗钱。他问 人这是什么珠, 人没有告诉他。

严 生

冯翊严生者,家于汉南,尝游岘山,得一物。其状若弹丸,色黑而大,有光,视之洁彻,若轻冰焉。生持以示于人。或曰:“珠也。”生因以弹珠名之,常置于箱中。其后生游长安,乃于春明门逢一 人,叩焉而言:“衣橐中有奇宝,愿有得一见。”生即以弹珠示之。 人捧之而喜曰:“此天下之奇货也,愿以三十万为价。”曰:“此宝安所用?而君厚其价如是哉!” 人曰:“我西国人。此乃吾国之至宝,国人谓之清水珠。若置于浊水,泠然洞彻矣。自亡此宝,且三岁,吾国之井泉尽浊,国人俱病。故此越海逾山,来中夏以求之。今果得于子矣。” 人即命注浊水于缶,以珠投之。俄而其水澹然清莹,纤毫可辨。生于是以珠与 ,获其价而去。(出《宣室志》)

冯翊郡的严生,家在汉南,曾经在游岘山的时候得到一样东西。这东西状如弹丸,色黑,比弹丸大,发光,看上去光洁清彻,像冰块一样。严生把它拿给人看,有人说这是一枚珍珠。严生就给它起名叫“弹珠”,平常放到箱子里。以后严生游长安,在春明门遇到一个 人,那 人拉住他说:“您身上带有奇宝,能让我看看吗?”严生就把珠拿出来给他看。 人高兴地说:“这是天下的奇货呀,我愿意出三十万钱买它!”严生说:“这宝贝有何用,能值这么多钱?” 人说:“我是西域人。此珠是我国的至宝,国人叫它清水珠。如果把它放到浑水里,水就会澄清。自从丢失此宝,将近三年了,我国的井泉全都浑浊了,国人都病了,所以才翻山过海来中国找它,现在果然从你这里找到了它。” 人立即让人打来一盆浑水,把珠子扔进去。不大一会儿,水就变得清亮明彻,纤毫可辨。严生于是把珠子卖给 人,获三十万而去。

张文珗

张文珗牧弘农日,捕获伐墓盗十余辈,中有一人,请间言事。公因屏吏独问。对曰:“某愿以他事赎死。卢氏县南山尧女冢,近亦曾闻人开发,获一大珠并玉碗,人亦不能计其直。余宝器极多,世莫之识也。”公因遣吏按验,即冢果有开处。旋获其盗,考讯与前言无异。及牵引其徒,称皆在商州冶务中。时商牧名卿也。州移牒,公致书,皆怒而不遣。窃知者云,珠玉之器,皆入京师贵人家矣。后自京东出,过卢氏,复问邑中,具如所说。(出《尚书故实》)

张文珗做弘农令的时候,曾捉到十多个盗墓贼。其中有一个要求单独和张文珗说话。张县令就让其他退下,单独审问。那人说:“我愿意立功赎罪。卢氏县南山尧帝女儿墓,最近听说被人盗了,盗去一颗大珍珠,还有一只玉碗,这两样东西都是无价之宝。还盗去许多其它宝物,都是当世少有人知的。”张文珗于是就派人去查验,尧女墓果然被盗。张文珗很快便把盗墓者捕获归案,拷问的结果与前者说的完全一致。等到让盗墓者供出他的同伙时,他说同伙都在商州的冶务中。当时商州由一个名字叫卿的人掌管。张文珗派人带着公文和他的亲笔书信前去 涉,人家很生气,不肯把案犯和赃物送来。暗中知情的人说,那些珠玉之器,全都到了京城富贵之家了。后来张文珗从京东出来,路过卢氏县,又向人们打听这事,人们也都这么说。

卫 庆

卫庆者,汝坟编户也。其居在 泉。家世游堕,至庆,乃服田。尝戴月耕于村南古项城之下,倦憩荒陌。忽见白光焰焰,起于陇亩中,若流星。庆掩而得之,遂藏诸怀。晓归视之,乃大珠也。其径寸五分,莹无纤翳。乃裹以缣囊,缄以漆匣。曾示博物者。曰:“此合浦之宝也,得蓄之,纵未贵而当富矣。”庆愈宝之,常置于卧内。自是家产日滋,饭牛四百蹄,垦田二千亩,其余丝案他物称是。十年间,郁为富家翁。至乾符末,庆忽疾,虽医巫并进,莫有征者。逾月,病且亟。忽闻枕前铿然有声,庆心动,使开匣。珠有璺若缕,色如墨矣。数日而卒,珠亦亡去。自是家日削。子复不肖,货鬻以供蒲酒之费,未释服,室已如悬磬矣。(出《三水小牍》)

卫庆,是汝坟人。他的住处在 泉。家世逐渐衰落,到了卫庆的时候,就沦为种田人了。有一次,他披星戴月在村南古项城下耕地,累了的时候停下来休息,忽然看见田地里白光闪闪,像流星一样。他抓到那东西揣到怀里。天亮回到家里取出来一看,原来是颗大珍珠。直径一寸五分,晶莹匀净,没有一点杂质。他用细绢把珠子包起来,装进一个漆匣子里。他曾把珠子拿给一个对宝物有研究的人看,那人说:“这是合浦那地方产的珍珠,拥有它,即使不做大官也会发大财的。”于是卫庆就更加珍视它,平常总把它放在卧室内。从此,他的家产一天比一天增多。养牛一百多头,垦田两千多亩,其它物品也日见丰富,令人叫好。十年的工夫,他就变成一个富翁。到了乾符末年,卫庆忽然病了。虽然既求巫又求医,但是总不见好。一个月之后,病得更重。有一天忽然听到枕头铿然有声,卫庆心里一动,急忙让人打开珠匣。一看,宝珠裂痕累累,色如墨黑。几天后他便死去,珠子也不翼而飞。从此,家境日衰。再加上他的子孙不肖,变卖家产换酒喝,还没脱下丧服,家里就一贫如洗了。

鬻饼

有举人在京城,邻居有鬻饼 。无妻。数年, 忽然病。生存问之,遗以汤药。既而不愈。临死告曰:“某在本国时大富,因乱,遂逃至此。本与一乡人约来相取,故久于此,不能别适。遇君哀念,无以奉答,其左臂中有珠,宝惜多年,今死无用矣,特此奉赠。死后乞为殡瘗。郎君得此,亦无用处。今人亦无别者。但知市肆之间,有西国 客至者,即以问之,当大得价。”生许之。既死,破其左臂,果得一珠。大如弹丸,不甚光泽。生为营葬讫,将出市,无人问者。已经三岁。忽闻新有 客到城,因以珠市之。 见大惊曰:“郎君何得此宝珠?此非近所有,请问得处。”生因说之。 乃泣曰:“此是某乡人也。本约同问此物,来时海上遇风,流转数国,故僣五六年。到此方欲追寻,不意已死。”遂求买之。生见珠不甚珍,但索五十万耳。 依价酬之。生诘其所用之处。 云:“汉人得法,取珠于海上,以油一石,煎二斗,其则削。以身入海不濡,龙神所畏,可以取宝。一六度也。(出《原化记》)

有一个举人住在京城里,邻居中有一个卖饼的 人。 人无妻。数年以后, 人忽然病了。举人常去看他,并送些热水、草药给他。但是他一直没好。临死的时候他告诉举人说:“我在本国的时候很有钱,因为战乱就逃到这里来。本来和一个同乡约定一起来的,同乡到现在没到,所以我只能等在这里,不能到别处去。遇到您这样体恤我,我没有什么报答您,左胳膊皮下有颗珠子,珍惜了多年,如今死去也就用不着了,就送给您吧。我死后请把我埋葬。您得此珠,也没啥用,此地人也再没有识货的,一旦听说有 人到此,您就拿着珠子去问他,应该能卖个好价钱。”举人同意了。 人死了之后,举人剖开他的左胳膊,果然取出一颗珍珠。珍珠大如弹丸,不怎么光泽。举人把 人埋葬之后,把珠子拿出去卖,根本没人问。三年之后,忽听新近有 人到来,举人就前去卖珠。那 人见到珠子大吃一惊说:“您是怎么得到这宝珠的?这不是此处所能有的,是从哪弄来的?”举人于是将实情相告。 人流泪说道:“那个人是我的同乡啊!我们本来约定同来寻这宝物,但是我在海上遇上大风,流转好几个国家,所以延误了五六年。到此之后刚要追寻,不料他已故去。”于是 人提出了买珠的要求。举人见珠子不太名贵,只要了五十万。 人依价付钱。举人问他此珠有何用。 人说:“汉人能做一种法术,把珠子拿到海上去,用一石油煎它,煎二斗油之后,它就变成一把曲刀。拿着这把曲刀下海身上不湿,龙神害怕,可以获取珠宝。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