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太平广记 >

卷第四百 宝一

【回目录】

卷第四百 宝一

金 翁仲儒 霍光 陈爵 苻坚 雩都县人 何文 侯遹 成弼 玄金 邹骆驼 裴谈 牛氏僮 宇文进 苏遏 韦思玄 李员 虞乡道士 赵怀正 金蛇

西方日官之外,有山焉,其长十余里,广二三里,高百余丈。皆大黄之金,其色殊美,不杂土石,不生草木。上有金人,高五丈余,皆纯金,名曰金犀。入山下一丈,有银;又入一丈,有锡;又入一丈,有铅;又入一丈,有丹铜。丹铜似金,可锻以作错涂之器也。《淮南子》术曰:“饵丹之为金也。”(出《神异经》)

西方日官城外,有座山。此山长十多里,宽二三里,高一百多丈,全都是又大又黄的金子。它的颜色特别美丽,不掺杂泥土和沙石,不生长花草和树木。山上有一个金人,有五丈多高,全身都是纯金的,名字叫金犀。进入山下一丈,有银;再进入一丈,有锡;再进入一丈,有铅;再进入一丈,有丹铜。丹铜象金子一样,经过锻制可以作为镶嵌涂饰器具的原料。淮南子》的学说中谈道:“把丹铜里掺入饵料,就可以使它变成金子。”

翁仲儒

汉时,翁仲儒家贫力作,居渭川。一旦,天雨金十斛于其家,于是与王侯争富。今秦中有雨金(“雨”原作“两”,“金”字原缺,据明抄本改补。)翁,世世富。(出《神异经》)

汉朝的时候,翁仲儒因家境贫困而做苦力。当时他家住渭川。一天早晨,天上象下雨一样落下十斛即一百斗金子在他家里。于是他可以和王侯比富。现在秦中地方还有象翁仲儒一样能得到天降金雨的人,因而世世代代都很富有。

霍 光

汉宣帝尝以皂盖车一乘,赐大将军霍光,悉以金铰饰之。每夜,车辖上有金凤凰飞去,莫如所,至晓乃还,守车人亦见之。南郡黄君仲,于北山罗鸟,得一小凤子,入手便化成紫金。毛羽翅宛然具足,可长尺余。守车人列云,车辖上凤凰,常夜飞去,晓则俱还。今晓不还,恐为人所得。光甚异之,具以列上。后数日,君仲诣阙,上金凤凰子。帝闻而疑之,以置承露盘,倏然飞去。帝使人寻之,直入光家,至车辖上,乃知信然。帝取其车,每游行,辄乘之。故嵇康《游仙诗》云,翩翩凤辖,逢此网罗”是也。(续《齐谐记》)

汉宣帝曾经把一辆黑色盖蓬的车赐给大将军霍光。霍光把这辆车全都用金子装饰起来。每到夜晚,车轴的插销上就有一只金凤凰飞出去,不知飞到哪里,直到天亮才飞回来。看守车子的人也看见了。南郡黄君仲,在北山用网捕鸟,捕到了一只小凤凰,拿到手里便变成了紫金,羽毛和翅膀都很完整,能有一尺多长。再说看守车子的人把那件事后报告了霍光,说:“车轴插销上的金凤凰,经常在夜晚飞出去,天亮才飞回来。今天天亮后还没飞回来,恐怕被他人得到了。”霍光对这件事感到特别奇怪,就把守车人所说的事都报告了皇上。过了几天,黄君仲到宫里去拜见皇上,便将小金凤凰献给了皇上。宣帝听说是他捕到的,很是怀疑。便把小金凤凰放在承露盘中,小金凤凰突然飞去。宣帝令人寻找,只见小金凤凰一直飞进霍光家,落到车轴插销上。宣帝这才信以为真。宣帝取回了这辆车,每当外出巡游,都乘坐这辆车。所以嵇康在游仙诗中有“翩翩凤辖,逢此网罗”一句。

陈 爵

汉永平十一年,庐 皖侯国有湖,皖氏小儿曰陈爵、陈挺,年皆十岁以上,相与钓于湖涯。挺先钓。爵往问挺曰:“钓宁得乎?”挺曰:“得。”爵归取竿纶,去挺三十步所,见湖涯有酒樽,色正黄,没水。爵以为铜也,涉取之,滑重不能举。挺望见,共取之,竟不能得。人入深渊中流,顾见如钱等正黄,数百千枚,即共掇摭,各得满手。走归示其家。爵父国故吏,字君贤,惊曰:“安得此。”爵言其状。君贤曰:“此黄金也。”即驰与爵俱往,到金处,水中尚多。贤自涉水掇取,爵、挺邻伍并闻,俱竞采之,合得十余斤。贤言于相,相言太守,遣吏收取。遣门下掾裕躬奉献,且言得金状。(出《论衡》)

汉朝永平十一年,庐 皖侯国内有个湖。皖侯国人氏中有两个小孩名字叫陈爵、陈挺,年龄都在十岁以上。这一天,兄弟俩一起到湖边钓鱼。陈挺先钓,陈爵过来问陈挺说:“钓到了吗?”。陈挺说:“钓到了。”陈爵立刻走回去拿鱼竿和鱼线。走到离陈挺有三十步远的地方,忽然看见湖边有个装酒的器具,颜色纯正而金黄,浸没在水中。陈爵以为是铜,便趟水进入湖中去取。因水下滑酒器重而拿不动。陈挺看见了,便过来和陈爵一起拿,仍然拿不动。这时他们二人已进到深水处的湖中央,忽然看见水中有象铜钱一样的东西纯正而金黄,有成百上千个,立刻一起去拾取。每个人两只手都抓满了,拿回家去给家里人看。陈爵的父亲是皖侯国过去的官员,字君贤。他看到儿子得到那么多金钱,惊奇地问道:“在哪里得到这些钱?”陈爵便把得到钱的经过说了一遍。君贤说“这是黄金啊。”立即和陈爵一块儿奔向湖边,来到有金子的地方,水中还有很多,君贤便自己下水去捡。陈爵、陈挺的邻居们听说之后,都争着来捡金子。金子全被拾取上来,一共有十多斤。君贤将这件事告诉了府相,府相又告诉了太守。太守便派人到陈家收取拣到的金子。陈君贤立刻派家人将金子献给官府,并讲述了得到金子的经过。

苻 坚

前秦苻坚建元五年,长安樵人于城南见金鼎,走白坚。坚遣载取,到城,化为铜鼎。(出《异苑》)

前秦苻坚帝建元五年,长安一个砍柴的人在城南看见一只金鼎,立刻跑回城去报告给苻坚。苻坚派人用车去拉金鼎,拉到城里,金鼎变成了铜鼎。

雩都县人

南康雩都县,跨 南出,去县三里,名梦口。有穴,状如石室。旧传尝有神鸡,色如好金,出此穴中,奋翼回翔,长鸣响彻。见之辄形入穴中,因号此石为鸡石。昔有人耕此山侧,望见鸡出游戏。有一长人,操弹弹之。鸡遥见,便飞入穴。弹丸正著穴上石,径六尺许,下垂蔽穴,犹有间隙,不复容人。又有人乘船,从下流还县,未至此崖数里。有一人,通身黄衣,担两笼黄瓜,求寄载之。黄衣人乞食,船主与之盘酒。食讫,至崖下。船主乞瓜,此人不与,仍唾盘内,径上崖,直入石中。船主初甚忿之,见其入石,始知神异。取向食器视之,见盘上唾,悉是黄金。(出《述异记》)

南康境内有个雩都县,过 向南走,离县城三里路,有个地方名叫梦口。这里有个岩洞,从外看形状像石头房子。很早的时候传说这里曾有神鸡,颜色象上好的金子,从这个洞穴中出来,展翅盘旋飞翔,长长的鸣叫声非常响亮,被人看见它就将身体缩进入洞中。因此称此岩石为鸡石。过去有人在这座山旁边耕种,看见鸡出来游戏,有一个身量高的人,手持弹弓射鸡。鸡远远地看见,便飞进洞里,弹丸正打在洞上边的岩石上。这块岩石直径六尺左右,向下垂正好遮住洞口,还留有一道缝,但不能再容下一个人。过去有人乘船,从下流回县城,离这座山崖还有好几里时来了一个人,全身穿黄色的衣服,肩挑两笼黄瓜,请求船主载上他。上船之后,穿黄衣服的人讨要吃的,船主给了他一盘酒食。吃完,船到山崖。船主要瓜,黄衣人不给,并且向盘中唾唾沫。而后径直奔上山崖,一直进入石洞中。船主起初对黄衣人很气忿,见他进入石洞,才知道是神异。船主取过曾经装过食物的器具观看,只见吐在盘子上面的唾沫,全都变成了黄金。

何 文

张奋者,家巨富,后暴衰,遂卖宅与黎程家。程入居,死病相继,转卖与邺人何文。文日暮,乃持刀,上北堂中梁上坐。至二更竟,忽见一人,长丈余,高冠黄衣,升堂呼问:“细腰,舍中何以有生人气也?”答曰:“无之。” 须臾,有一高冠青衣者,次之,又有高冠白衣者,问答并如前。及将曙,文乃下堂中,如向法呼之。问曰:“黄衣者谁也?”曰:“金也,在堂西壁下。”“青衣者谁也?”曰:“钱也。在堂前井边五步。”“白衣者谁也?”曰:“银也,在墙东北角柱下。”“汝谁也?”曰:“我杵也,在灶下。”及晓,文按次掘之,得金银各五百斤,钱千余万,仍取杵焚之,宅遂清安。(出《列异传》)

有一个叫张奋的人,家里大富,后来突然衰落。于是将住宅卖给黎程家。程家住进来后,死亡生病的事相继发生。程家又将此房转卖给邻居何文。何文在太落山之后,手中持刀,到北堂中房梁上坐定。到二更将尽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人,身高有一丈多,头戴高帽穿黄衣,升堂呼唤传问:“细腰,房中为什么有生人的气味?”回答说:“没有生人的气味。”不一会儿,有一个戴高帽穿蓝色衣服的人,再过一会儿,又有一个戴高帽穿白色衣服的人,问话和回答都和第一个人一样。快到天亮的时候。何文才从房梁上下到厅堂,象刚才听到的那样开始呼唤,问道:“穿黄衣服的是谁?”回答说:“是金,在厅堂西面墙壁下面。”“穿兰衣服的是谁?”回答说:“是钱,在厅堂前离井边五步远的地方。”“穿白衣服的是谁?”回答说:“是银,在墙东北角的柱子下面。”“你是谁?”回答说,“我是棒槌,在灶坑下。”到天亮,何文按次序挖开刚才说到的地方,得到金银各五百斤,铜钱千万枚,并拿过棒槌用火烧掉,于是这座宅院才清静安宁下来。

侯 遹

隋开皇初,广都孝廉侯遹入城,至剑门外,忽见四广石,皆大如斗。遹爱之,收藏于书笼,负之以驴。因歇鞍取看,皆化为金。遹至城货之,得钱百万,市美妾十余人,大开第宅,又近甸置良田别墅。后乘春景出游,尽载妓妾随从。下车,陈设酒肴。忽有一老翁,负大笈至,坐于席末。遹怒而诟之,命苍头扶出。叟不动,亦不嗔恚,但引满啖炙而笑云:“吾此来,求君偿债耳。君昔将我金去,不记忆乎?”尽取遹妓妾十余人,投之书笈,亦不觉笈中之窄,负之而趋,走若飞鸟。遹令苍头驰逐之,斯须已失所在。自后遹家日贫,却复昔日生计。十余年,却归蜀。到剑门,又见前者老翁,携所将之妾游行,傧从极多,见遹皆大笑,问之不言,逼之,又失所在。访剑门前后,并无此人,竟不能测也。(出《玄怪录》)

隋朝开皇初年,广都孝廉侯遹进城,到剑门外,忽然看见四块石头,全都象斗一样大。侯遹很喜爱这几块石头,收起放在装书的竹笼里,驮在驴背上。趁着歇驴的时候抱出来观看,四块石头全都变成了金子。侯遹到城里把金子卖了,得钱百万,便从市上买了十几个美丽的女人,回去后扩建住房和宅院,又在城郊购置了良田和别墅。后来侯遹乘着春天的景色出城游玩,所有的妓妾都乘车跟随他出游。下车后,一一摆上酒和做熟的鱼肉。忽然有一个老头儿,身背大书箱来到这里,并在筵席的最后边坐下。侯遹很生气并辱骂他,命仆把老头儿扶出去。老头儿不动,也不嗔怪和愤怒,只取过来满杯热酒吃下去后笑着说:“我到这里来,是求您偿还欠债。您以前把我的金子拿去,您忘记了吗?”说完,将侯的十几个妓妾全都抓住,放到书箱里,也不觉得书箱狭窄,背起书箱快步走去,行走的速度快如鸟飞。侯遹令仆骑马去追,可一会儿已看不见老头儿在哪里。自此以后侯遹家中日渐贫困。又退回到原来那样的生活。十几年后,侯遹去职归蜀,来到剑门,又看见以前那个老头儿,携带那些被他背走的妓妾在悠闲地行走,跟从的人很多,看见侯遹都大笑。侯遹问他们笑什么,他们却不说话;靠近他们,却又看不见他们到哪里去了。侯遹访遍了剑门前后左右,也没有看到这个老头。最终也猜不出是怎么回事。

成 弼

隋末,有道者居于太白山,炼丹砂,合大还成,因得道,居山数十年。有成弼者给侍之,道者与居十余岁,而不告以道。弼后以家艰辞去,道者曰:“子从我久,今复有忧,吾无以遗子,遗子丹十粒。一粒丹化十斤赤铜,则黄金矣,足以办葬事。”弼乃还,如言化黄金以足用。办葬讫,弼有异志,复入山见之,更求还丹。道者不与,弼乃持白刃刼之。既不得丹,则断道者两手,又不得,则刖其足,道者颜色不变。弼滋怒,则斩其头。及解衣,肘后有赤囊,开之则丹也。弼喜,持丹下山。忽闻呼弼声。回顾,乃道者也。弼大惊,而谓弼曰:“吾不期汝(“汝”原作“与”,据明抄本改。)至此,无德(“德”原作“得”,据明抄本改。)受丹,神必诛汝,终如吾矣。”因不见。弼多得丹,多变黄金,金色稍赤,优于常金,可以服饵。家既殷富,则为人所告,云弼有奸。捕得,弼自列能成黄金,非有他故也。唐太宗问之,召令造黄金。金成,帝悦,授以五品,敕令造金,要尽天下之铜乃已。弼造金,凡数万斤而丹尽。其金所谓大唐金也,百炼益,甚贵之。弼既艺穷而请去,太宗令列其方,弼实不知方,诉之。帝谓其诈,怒,胁之以兵,弼犹自列,遂为武士断其手。又不言,则刖其足。弼窘急,且述其本末,亦不信,遂斩之。而大唐金遂流用矣。后有婆罗门,号为别宝。帝入库遍阅,婆罗门指金及大毯曰:“唯此二宝耳。”问毯有何奇异,而谓之宝。婆罗门令舒毯于地,以水濡之。水皆流去,毯竟不湿。至今外国传成弼金,以为宝货也。(出《广异记》)

隋朝末年,有一个道士居住在太白山,炼丹砂,配制九转还丹成功,于是得道。道士居住在山上几十年,有个叫成弼的人供给他饮食并侍奉他。道士与成弼共同在山上住了十几年,而从不告诉成弼炼丹的方法。后来成弼因家中父母有丧,便向道士告辞回去。道士说:“你跟随我这么久,今天回去是家中有忧患。我没有别的送给你,送你丹十粒。一粒丹化十斤红铜,就是黄金,足够你办葬事。”成弼于是回家,像道士说的那样化黄金以满足使用。办完葬事,成弼有了邪恶的意图,又进山去见道士,请求道士能再给他一些丹砂。道士不给,成弼竟持刀威逼道士,还是没有得到丹砂,就用刀砍断了道士的两只手。又没有得到,就砍下了道士的双脚,道士颜色不变。成弼更加恼怒,就用刀砍下了道士的头。等到解开道士的衣服,见胳膊肘后面有红色的口袋,打开口袋里面就是丹砂。成弼很高兴,拿着丹砂下山。忽然听见喊他的声音,回头看,喊他的是道士,成弼大惊。道士对成弼说:“我没想到你到这里来,你没有良好的品德享用这些丹砂,神必定会杀死你,最终就象我一样。”说完就不见了。成弼得到了很多丹砂,用它变化了很多金子。那金子的颜色稍红,优于平常的金子,可以用来服食。成弼家于是非常富裕。不久,他便被人告发,说成弼自己私自造钱。官府将成弼捕去。成弼禀报说自己能把铜变成金子,并没有别的原因。唐太宗听说了这件事,下诏令成弼制造黄金。黄金造成,太宗皇帝很高兴,授以成弼五品官,命令他制造黄金,要将天下所有的铜都用完才能停止。成弼开始制造黄金。总共才造了几万斤黄金丹砂就用完了。这些黄金就是所说的大唐金。百炼而更加粹,非常贵重。成弼已经技艺穷尽而请求离去,太宗令他禀告造金的方法。成弼实在不知道具体方法,诉说自己不知。太宗皇帝认为他说谎,很生气,就用兵刃威胁他。成弼仍然说不出方法,于是他的手被武士砍断。还是不说,便砍掉了他的脚。成弼急得没有办法,只好述说了他能变化金子的来龙去脉。太宗也不相信,就杀死了成弼。而大唐金就在市上流通使用。后来有个印度僧人,自称能为人辨别宝贝。太宗皇帝把他带进库房一件件地察看。印度僧人手指大唐金和大毯说:“只有这两件是宝贝。”太宗问大毯有什么神奇和独特的地方,而说它是宝?印度僧人让人将大毯打开平铺在地上,向大毯上泼水,水都从大毯上流走,大毯竟一点都不湿。到现在外国还流传成弼金,并把它当作宝货。

玄 金

太宗时,汾州言,青龙白虎吐物在空中,有光如火,坠地隐入二尺。掘之,得玄金,广尺余,高七尺。(出《酉杂俎》)

太宗时期,汾州地方传言,青龙和白虎口吐一物在空中,发出的光象火一样,坠落 到地上面隐没进地下二尺。在此物坠落 的地方挖掘,得到一块黑金,宽一尺多,高七尺。

邹骆驼

邹骆驼,长安人,先贫,尝以小车推蒸饼卖之。每胜业坊角有伏砖,车触之即翻,尘土涴其饼,驼苦之。乃将镬斫去十余砖,下有瓷瓮,容五斛许。开看,有金数斗,于是巨富。其子昉,与萧佺 厚。(“ 厚”原作“附马”,据明抄本改。)时人语曰:“萧佺附马子,邹昉骆驼儿。非关道德合,只为钱相知。”(出《朝野佥载》)

邹骆驼,长安人,早先家中贫穷,曾经用小车推蒸饼卖来维持生活。每次越过胜业坊墙角埋的砖时,车轮碰上砖车子立即就翻,尘土把饼弄得很脏,邹骆驼为这很苦恼。于是他拿来大锄刨去十几块砖。砖下面有一大瓷瓮,容量在五十斗左右。打开盖看,里面有好几斗金子。于是邹骆驼家巨富。邹骆驼的儿子邹昉,和萧佺 情很深。当时有人谈论说:萧佺是驸马的公子,邹昉是邹骆驼的儿子。他们的 情与道德品行无关,只因为有钱才使他们相互知心。

裴 谈

裴谈为怀州刺史,有樵者入太行山,见山穴开,有黄金焉,可数间屋。樵者喜,入穴取金,得五铤,皆长尺余。因以石窒穴,且志之。又数日往,则迷其处。樵者颇谙山谷。即于洛城怀州。造开石物锤凿数车。州有崔司户,知而助之。将往开,而谈妻有疾,请道家奏章请命。奏章道士忽传天帝诏曰:“帝诏语裴谈,吾太行山天藏开,比有樵夫见之,吾已遗金五铤,命其闭塞。而愚人贪得,重求不获,乃兴恶。将开吾藏,已造锤凿数车。若开不休,或中吾伏藏。此若开锤凿。此州人且死尽,深无所益。此州崔司户,与其同心,但诣崔验之,自当有见。急止之,汝妻疾自当瘳矣。”谈大异之,即召崔子问故,果符所言。乃没其开石具而禁止之,妻寻有间。(出《纪闻》)

裴谈做怀州刺史时,有个砍柴人进入太行山,看见一个敞开的山洞,里面有黄金,可以装满好几间屋子。砍柴人很高兴,进洞去拿黄金,得到五锭,每锭都有一尺多长。于是砍柴人用石头封死山洞,并记下了山洞的位置。过了几天砍柴人又进山找那个山洞,就是找不到原来的地方。砍柴人对山谷特别熟悉,立即在洛城怀州,打造了开石用的工具锤子凿子好几车。州里有个姓崔的司户,知道了这件事并帮助砍柴人。他们将要到山中去开石,而裴谈的妻子由于有病,请道士向天帝上奏章请求延长寿命。上奏章的道士忽然口传天帝的告诫说:“天帝告诉裴谈,我太行山天帝宝藏库曾开,被挨山居住的砍柴人看见。我已经送给他黄金五锭,命他关闭堵塞了山洞。而这个愚蠢的人贪得无厌,重又去寻求而没有得到,便心起邪念,要凿开我的宝库,已经打造了锤子凿子好几车。假若他开石不停,也许会找到我埋藏的宝藏。如果在这里用锤、凿开石,这一州的人就会死尽,实在没有好处。这州的崔司户和砍柴人是一条心,只要到崔司户那里去验证这件事,自然会有所见。应立即制止他们去做这件事,你妻子的病自然会好的。”裴谈听后大感惊奇,立即召来崔司户的儿子询问原因,果然和那道士所说的一样。于是没收了他们的开石工具并禁止他们去开石。裴谈妻子的病不久就有了好转。

牛氏僮

牛肃曾祖大父,皆葬河内,出家童二户守之。开元二十八年,家僮以男小安,质于裴氏。齿牙为疾,昼卧厩中。若有告之者曰:“小安,汝何不起,但取仙人杖根煮汤含之,可以愈疾。何忍焉!”小安惊顾,不见人而又寝。未久,告之如初。安曰:“此岂神告我乎?”乃行求仙人杖,得大丛,掘其根。根转壮大,入地三尺,忽得大砖,有铭焉。揭砖已下,有铜钵剅,于其中尽黄金铤,丹砂杂(“杂”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其中。安不知书,既藏金,则以砖铭示村人杨之侃。留铭示人,而不告之。铭曰:砖下黄金五百两,至开元二十八年五月十八日,有下贼 人年二十二姓史者得之;泽州城北二十五里白浮图之南,亦二十五里,有金五百两,亦此人得之。诸人既见铭,道路喧闻于裴氏子。问小安,且讳,执鞭之,终不言。于是拷讯,万端不对,拘而闭诸室。会有画工来访小安,市丹砂焉。裴氏子诱问之,画工具言其得金所以。又曰:“吾昨于人处,用钱一百,市砂一斤。砂既好,故来更市。”张氏益信得金。召小安,以画工示之。安曰:“掘得铭后,下得数金丹砂,今无遗矣。”金宝不得,则又加棰笞治之,卒不言夜中亡去。会裴氏苍头,自太原赴河内,遇小安于泽州。小安邀至市,酒饮酣招去。意者小安便取泽之金乎!及苍头至裴言之,方悟。(出《纪录》,明抄本作出《纪闻》)

牛肃的曾祖父和祖父,死后都埋葬在河内郡。牛肃拨出两个家童住在那里守墓。开元二十八年,牛家用男僮仆小安,送到裴家作抵押。因小安牙齿有病,白天躺在马圈内,好象有人告诉他说:“小安,你为什么不起来?只要取来仙人杖的根煮汤含在嘴里,你的牙病就会好,为什么要忍苦呢?”小安吃惊地抬头看,不见有人而又躺下。时间不长,同开始时告诉他的话一样,又告诉他一遍。小安说:此话难道是神仙告诉我的吗?于是出去寻找仙人杖,找到大灌木,挖它的根,根转眼间壮大。挖进地下三尺,忽挖到一块大砖,上面还刻着字。揭开砖,在砖的下面,有个铜钵斗,在钵斗里全都是黄金锭,有些丹砂掺杂在里面。小安不认字,于是把黄金重新藏好,便把砖上刻的字拿给本村人杨之侃看。小安只留下刻的字给人看,而不告诉人是从哪里得到的。铭文说:砖下黄金五百两,到开元二十八年五月十八日,有个流落四方的 人贼子,二十二岁,姓史,得到它;泽州城北二十五里白塔之南,也是二十五里,有金五百两,也为这个人所得。众人已经看到了铭文,走在路上互相谈论而被裴氏的儿子听到了,回去问小安,小安躲闪着不说这件事,用鞭子抽,始终不说。于是拷打逼问,任你怎么样小安就是不回答。他们便将小安拘禁起来锁在屋里。恰巧有位画工来访小安,为的是买丹砂。裴氏的儿子引诱着问他,画工便将他知道的小安得到金子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对裴氏儿子说了。又说:“我昨天在别人那里,用一百枚钱,买了一斤丹砂。丹砂既又好,所以来这里想再买一些。”裴氏越加相信小安得到了金子。便把小安叫来,将画工领给他看。小安说:“我挖到刻字的砖后,在下面得到些金子和丹砂,现在一点都没有留下。”裴氏的儿子没有得到金宝,就又对小安用棍棒进行惩治,小安死也不说。晚上小安逃了出去。正好裴氏的仆人,从太原到河内郡,在泽州遇到了小安,小安邀他到街上的酒馆喝酒。二人酒正喝得尽情时,小安有人招呼就离开了,想来大概是去取泽州城北的金子吧。直到仆人回到裴家对他们说了这件事,他们才明白。

宇文进

夏县令宇文泰犹子进,尝于田间得一昆仑子,洗拭之,乃黄金也。因宝持之。数载后,财货充溢,家族蕃昌。后一夕失之,而产业耗败矣。(出《纪闻》)

夏县县令宇文泰的侄儿宇文进,曾经在田间拣到一个小玩具昆仑子,把它用水洗净擦干一看,是黄金,就把它当作宝贝保存起来。几年之后,宇文进家中财产金钱充足,家族兴旺昌盛。后来一天夜晚将昆仑子丢失,因而家中产业便消耗衰败了。

苏 遏

天宝中,长安永乐里有一凶宅,居者皆破,后无复人住。暂至,亦不过宿而卒,遂至废破。其舍宇唯堂厅存,因生草树甚多。有扶风苏遏,悾悾遽苦贫穷,知之,乃以贱价,于本主质之。才立契书,未有一钱归主。至夕,乃自携一榻,当堂铺设而寝。一更以后,未寝,出于堂,彷徨而行。忽见东墙下有一赤物,如人形,无手足,表里通彻光明。而叫曰:“咄。”遏视之不动。良久,又按声呼曰:“烂木,咄。”西墙下有物应曰:“诺。”问曰:“甚没人?”曰:“不知。”又曰:“大硬锵。”烂木对曰:“可畏。”良久,乃失赤物所在。遏下阶,中庭呼烂木曰:“金合属我,缘没敢叫唤。”对曰:“不知。”遏又问:“承前杀害人者在何处。”烂木曰:“更无别物,只是金。人福自薄,不合居之,遂丧逝。亦不曾杀伤耳。”至明,更无事。遏乃自假锹锸之具,(“具”原作“徒”,据明抄本改。)先于西墙下掘。入地三尺,见一朽柱,当心木如血色,其坚如石。后又于东墙下掘两日,近一丈,方见一方石,阔一丈四寸,长一丈八寸。上以篆书曰:夏天子紫金三十斤,赐有德者。遏乃自思:“我何以为德。”又自为计曰:“我得此宝,然修德亦可禳之。”沈吟未决,至夜,又叹息不定,其烂木忽语曰:“何不改名为有德,即可矣。”遏曰善,遂称有德。烂木曰:“君子傥能送某于昆明池中,自是不复挠吾人矣。”有德许之。明辰更掘丈余,得一铁瓮,开之,得紫金三十斤。有德乃还宅价修葺,送烂木于昆明池。遂闭户读书,三年,为范请入幕,七年内,获冀州刺史。其宅更无事。(出《博异志》)

天宝年间,长安永乐里有一座很不吉祥的住宅,居住在这里的人全都遭殃,以后便没人再住。有人暂时到这里住下,也不过夜就死去,终于使这座住宅荒废破落,唯有房屋的厅堂还存留着。由于住宅荒废因而生长了很多杂草和树木。有个扶风人叫苏遏,人很诚恳却被家中的贫穷所苦。知道有这座住宅,便以很便宜的价格,从房主那里把房子抵押过来。才立完契书,房主并没有得到一文钱。到了晚上,苏遏就自己提过一张低矮的床 ,在厅堂当中铺设好睡下。一更以后,没睡着,便出了厅堂,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看见东边墙根有一个红色的东西,像人的形状,没有手和脚,里外透彻明亮,它喊叫:“咄!”苏遏见那东西不动,过了很长时间,又按前次的声音呼喊道:“烂木,咄!”西边墙根下有东西应声说“诺”。问道:“什么人?”回答说:“不知道。”又说:“大硬锵。”烂木回答说:“可怕。”又过了很长时间,红色的东西就不见了。苏遏走下台阶,在庭院当中叫烂木说:“金应当注意我,为什么没敢叫唤。”回答说:“不知道。”苏遏又问:“在这之前杀害人的东西在什么地方?”烂木说:“再没有别的东西,只是金。那些人自己的福分薄,不应该住在这里,就死去,不曾杀伤。”直到天明,再没什么事。苏遏就自己借来铁锹,先在西墙下挖。挖进地下三尺,见一根腐朽的柱子,柱子木心的颜色象血一样,可它坚硬如石。后来又在东墙下挖了两天,挖了将近一丈深,才看见一块方形石块,宽一丈四寸,长一丈八寸,上面用篆书写道:“夏朝天子紫金三十斤,赐给有道德的人。”苏遏自己心里想:我以什么为德?又自己盘算道:我得了这些财宝,然后再修德,也可消灾。他沉吟不决。到了晚上,仍叹息不定。那烂木忽然对他说:“你为什么不改名叫有德,这样就可以了。”苏遏说:“好。”于是称作苏有德。烂木说:“君子您倘若能把我送到昆明池中,从此就不会再扰乱人了。”苏有德答应了它。第二天早晨,苏有德又向下挖了一丈多深。挖到一个铁罐,把铁罐打开,得到紫金三十斤。苏有德就把房钱还给了房主并重新修茸了宅院。把烂木送到昆明池。于是闭门读书。三年后,被范节度使请去做幕僚。七年内,官获冀州刺史。那座位宅再没出过什么事。

韦思玄

宝应中,有京兆韦思玄,侨居洛。性尚奇,尝慕神仙之术。后游嵩山,有道士教曰:“夫饵金液者,可以延寿。吾子当先学炼金,如是则可以肩赤松,驾广成矣。”思玄于是求炼金之术,积十年,遇术士数百,终不能得其妙。后一日,有居士辛锐者,貌甚清瘦,偢然有寒色,衣弊裘。叩思玄门,谓思玄曰:“吾病士,(“士”原作“亡”,据明抄本改。)穷无所归。闻先生好古尚奇,集天下异人方士,我故来谒耳,愿先生纳之。”思玄即止居士于舍。其后居士身疾,臞尽溃血且甚,韦氏一家尽恶之。思玄尝诏术士数人会食,而居士不得预。既具膳,居士突至客前,溺于筵席上,尽湿。客怒皆起,韦氏家童亦竞来骂之,居士遂告去,行至庭,忽亡所见。思玄与诸客甚异之,因是其溺,乃紫金也,奇光璨然,真旷代之宝。思玄且惊且叹。有解者曰:“居士紫金也。”征其名氏信矣,且辛者盖西方庚辛金也。而“锐”字“兑”从“金”,兑亦西方之正位。推其义,则吾之解若合符然。(出《宣室志》)

宝应年间,有个叫韦思玄的京城人,侨居在洛。生性崇尚寄异的事情,曾经羡慕神仙的法术。后来到嵩山游览,有个道士教导他说:“吃金液的人,可以延长寿命。先生您应当先学炼金,若学会炼金就可以和仙人赤松子、广成子并肩了。”韦思玄于是寻求炼金的方法。过了十年,韦思玄遇见的有道术的人几百个,可始终没有掌握炼金的技巧。后来有一天,有个叫辛锐的居士,相貌非常清瘦,看上去面带寒色,穿一件破旧的毛皮衣服,敲韦思玄的家门,对韦思玄说:“我是个有病的居士,无家可归。听说先生喜好古怪崇尚奇异,结 天下有奇特本领和有神仙方术的人,所以我特来拜见,愿先生能收留我。”韦思玄立即留居士住了下来。这以后居士身体患病,全身的肉都被血浸泡着且很严重。韦氏一家人全都厌恶他。韦思玄曾经邀请几位有道术的人共同吃饭,而居士没有被邀参加。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居士突然来到客人面前,把尿撒在筵席上,全都湿了。来客很愤怒都站了起来。韦氏家中的仆人也都过来骂他。居士于是告辞离去。走到厅堂,忽然不见。韦思玄与诸位客人都很惊奇。于是一看这尿,原来是紫金,并发出奇特明亮的光,真称得上历代所没有的珍宝。韦思玄又是惊奇又是感叹。有人解释说:这个居士是紫金。研究一下他的姓名也确实是紫金。辛就是西方庚辛金,而“锐”字“兑”从“金”,兑也是西方的正位。按字义推测,我的解释是符合其义的。

李 员

进士李员,河东人也,居长安延寿里。元和初夏,一夕,员独处其室。方偃于榻,寐未熟,忽闻室之西隅有微声,纤而远,锵然若韵金石乐,如是久不绝。俄而有歌者,其音极清越,泠泠然,又久不已。员窃志其歌词曰:“色分兰叶青,声比磬中鸣。七月初七日,吾当示汝形。”歌竟,其音阕。员且惊且异。朝日,命家童穷其迹,不能得焉。是夕,员方独处,又闻其声,凄越且久,亦歌如前。词竟,员心知为怪也,默然异之。如是凡数夕,亦闻焉。后至秋,始六日,夜有甚雨,隤其堂之北垣。明日,垣北又闻其声,员惊而视之,于北垣下得一缶,仅尺余,制用金成,形状奇古,与金之缶甚异。苔翳其光,隐然有文,视不可见,盖千百年之器也。叩之,则其韵极长。即令涤去尘藓,方可读之,字皆小篆书,乃崔子玉座右铭也。员得而异之,然竟不知何代所制也。(出《宣室志》)

进士李员,河东人,居住在长安延寿里。唐朝元和年间初夏的一天晚上,李员独自在他的卧室里,刚仰卧在床 上,还没睡熟,忽然听见屋内西边的角落有微弱的声音,细小又象离得很远,就好象撞击金石乐器所产生的韵律,像这样很长时间不断。一会儿又有人唱歌,歌声极其清远、清脆,又长时间不停。李员暗暗记下了所唱的歌词。歌中唱道:“颜色和秋兰青青的叶子不同,声音敢与石磬比鸣。七月初七这天,我要向你显示出原形。”歌唱完,音乐也停止了。李员又惊又感到奇怪。到了早晨,命仆人彻底查找声音的踪迹,可是找不到。这天晚上,李员自己单独在屋中,又听见了那声音,歌声凄凉幽远且时间很长,歌词也同前次一样。歌词唱完,李员心里知道这是怪异,默默地惊奇,象这样一连几个晚上,都听到了同样的声音。以后到了秋天,开始的前六天,夜晚雨很大,使李员家厅堂北墙倒塌。第二天,墙北面又听见了那声音。李员吃惊地观看,在北墙下得到了件乐器是缶,仅一尺多,用黄金制成,形状奇特古怪,与一般的金缶很不同。藓苔遮住了它的光亮,上面隐约有文字,但看不清楚,大概是千百年前的乐器。用手敲打它,它的音韵特别悠长。李员立即令人洗去它上面的泥土和藓苔,上面的字才可以阅读。字全都用小篆书写,原来是崔子玉的座右铭。李员得到了这件宝物感到很惊异,但始终不知它是哪个朝代制造的。

虞乡道士

虞乡有山观,甚幽寂,有涤道士居焉。大和中,道士尝一夕独登坛望。见庭忽有异光,自井泉中发,俄有一物,状若兔,其色若金,随光而出,环绕醮坛。久之,复入于井。自是每夕辄见。道士异其事,不敢告于人。后因淘井,得一金兔,甚小,奇光烂然,即置于巾箱中。时御史李戎职于蒲津,与道士友善,道士因以遗之。其后戎自奉先县令为忻州刺史,其金兔忽亡去,后月余而戎卒。

虞乡有座山观,非常幽静清寂,有个涤道士住在这里。大和年间,道士曾在一天晚上独自登上祭坛瞭望,见庭院中忽然有奇异的光,从水井中发出。倾刻有一物,形状象兔,它的颜色象粹的黄金,随光而出,环绕祭坛,很长时间,又进入井中。自这之后每天晚上就出现。道士觉得这件事奇怪,不敢告诉别人。以后由于淘井,得到一个金兔,很小,光亮奇特灿烂,道士立即将金兔放到巾箱中。当时御史李戎在蒲津任职,与道士友好,道士就把金兔送给了他。这以后李戎从奉先县令升为忻州刺史,那个金兔忽然失去,以后一个多月李戎死。

赵怀正

汴州百姓赵怀正,住光德坊。大和三年,妻贺,常以女工致镪。(“镪”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一日,有人携石枕求售,贺一环获焉。赵夜枕之,觉枕中如风雨声,因令妻及子各枕一夕,则无所觉。赵枕辄复旧,或喧悸不得眠。其子请碎视之,赵言:“脱碎之无所见,是弃一百之利也,待我死后,尔必破之。”经岁余,赵病死。妻令毁视之,中有金银各一铤,如模铸者。所函挺处,其模似预曾勘入,无丝发隙,不知从何而入也。梃各长三寸余,阔如巨指。遂货之,办其殓及偿债,不余一钱。贺今住洛惠节坊,段成式家人雇其纫针,亲见其说。(出《酉杂俎》)

汴州百姓赵怀正,住在光德坊。那是大和三年的事。赵怀正的妻子贺氏,经常做些针线活挣些钱。一天,有个人带着一石枕来卖,贺氏用一只玉环换下了石枕。赵怀正夜晚枕着石枕睡觉时,感觉到枕中好象有风雨声。于是让妻子和儿子各枕一晚,他们都没什么感觉,赵怀正枕着又有原来声音,有时喧闹声让他心跳而睡不着觉。他儿子请求他把石枕砸碎看里面有什么,赵怀正说:“如果砸碎它也不见里面有什么,这样就白白丢弃了一百钱的利啊。等我死后,你一定要把它砸碎。”过了一年多,赵怀正得病而死。他妻子让儿子砸毁石枕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石枕砸碎后,里面有金银各一锭,就象按模型浇注成的。好象是事先量好了再铸造一样,金银锭在里面没有头发丝大的缝隙,不知金锭和银锭是怎样进入石枕中。金锭和银锭各长三寸多,宽如大姆指。贺氏于是卖了金锭和银锭,办理了家中的丧事又偿还了欠债,没有剩下一个钱。贺氏现住在洛惠节坊,段成式家里的人雇她做针线活时,亲耳听见她说的。

金 蛇

开成初,宫中有黄色蛇,夜则自宝库中出,游于阶陛间,光明照耀,不可擒获。宫人掷珊瑚玦以击之,遂并玦亡去。掌库者具以事告。上命遍搜库内,得黄金蛇而玦贯其首。上熟视之,昔隋炀帝为晋王时,以黄金蛇赠陈夫人,吾今不知此蛇得自何处。左右因视额下,有阿麼字。上蹶然曰:“果不失朕所疑,阿麼即炀帝小字也。”上之博学敏悟,率多此类。遂命取玻璃连环,系蛇于玉彘之前足。其后竟不复有所见,以彘食蛇也。(出《杜杂编》)

开成初年,宫中有一条黄色的蛇,夜间便从宝库中出来,在皇宫的台阶间游玩,光明照耀,而不能捉到。皇宫中的人用珊瑚玦打蛇,于是蛇和玦都不见了。掌管宝库的人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地报告了皇上。皇上命令把宝库搜遍,得到一条黄金蛇而珊瑚玦则穿连在蛇头上。皇上仔细看这条蛇,说:“从前隋炀帝做晋王的时候,把黄金蛇赠送给陈夫人。我现在不知道这条蛇是从哪里来的?”殿下文武大臣于是看蛇额下,有“阿麼”两字。皇上急忙说:“果然不出我的猜疑,阿麼就是炀帝的小名。”皇上真是学问渊博而聪明,还有许多和这相类似的事情。于是皇上命人拿来玻璃连环,把蛇绑在玉猪的前脚上。从这以后宫中就再也没有看见蛇,这是因为猪吃蛇啊。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